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45章 杜克飛升(下)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你悟了嗎?”

  白浪一步步靠近杜克,將冒死圍上來保護小胖子的沉淪魔一一錘翻,再次逼問。

  過去小半個月里,杜克捕獲大量‘寶可夢沉淪魔’,與其結下深厚戰斗友情。每一只都走進他的心靈深處,不再是‘路人’。

  白浪卻沒停止動作。第三只、第四只……他一邊施壓一邊逼問。杜克悟沒悟不知道,但這孩子絕b被嚇到,已經懵了。雙腿雙手,控制不住的瑟瑟發抖。

  “卡拉尼……”

  寒光一閃,白浪轉動手腕耍了一個劍花,將騎士劍尖血跡甩掉后,默默收劍。老巫師那個長著魔鬼犄角的腦袋,卻掉落地面,骨碌碌滾到一邊。

  血花飛濺撒了杜克一臉,白浪一腳踢出,老巫師的身軀轟然向后倒去。

  受不住刺激的杜克‘哇’的一聲哭了出來。他雙腿發軟跪在地上,將卡通版寶可夢巫師的軀干摟在懷中,口中喃喃自語哭訴道:“勇者四號、勇者五號……還有甘道夫……嗚嗚嗚。”

  一向沒什么存在感的夏菁,心中無名火蹭的冒出來,她看不慣白浪的行為,想上前制止、阻攔、喝問,卻被袁昕一把按住肩膀,對她搖了搖頭,示意她看下去。

  “哭?癡兒,你還沒有頓悟,一切外物皆不可長久,唯有勇猛精進之心才是依仗嗎?為何哭哭啼啼做小女兒狀?你心中有恨、有怨、有不甘、無助嗎?殺它們的不是我,而是你的軟弱啊!”

  這時,白浪手臂波紋爆發,攥緊‘麻醉扳手’閃爍銀色電弧,隨即扳出如龍。在杜克座下最強督軍那咆哮反抗的迅捷殺招中,輕巧繞開對方攻擊路線。

  一道銀光穿過對方的招式空隙,重重抽打在側臉頰,‘麻醉詛咒’爆發。督軍在欺身、飛撲、抬手撕扯的造型中翻起白眼,摔向白浪,又被他一腳踹回杜克面前。

  一把匕首被扔在杜克面前,白浪失望道:“我原本想讓你親手收服并培養一只寵物,親自參與進它們的‘生老病死’當中,最后在悲傷中領悟‘萬物消長,天道輪回’的真諦,完成你走向成熟的最后一步。唯有付出真心,經歷一場刻骨銘心的‘生死輪回’洗禮,你的心、你的精神、你的靈魂才會成長,變成真正的男子漢!”

  “可惜我能力有限,無法加速它們的成長;而這次旅行時間有限,你即將回歸自己的世界,所以我只能跳過‘生老病死’四苦,讓你體驗更刺激的‘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讓你徹底成熟,補全最后的心靈破綻。”

  白浪上手背負,由上而下俯視杜克,滔滔不絕道出自己的良苦用心。

  杜克懷抱無頭巫師,跪在地上涕淚橫流,眼神空洞,也不知聽沒聽進去?

  夏菁一臉不忍,偏過頭不敢去看,心道:他還是個孩子啊,才八歲半!

  馮櫻卻目露恍然之色,暗暗點頭,心道:這是魔門‘斬俗緣’之法。

  “這個隊長有兩把刷子,而且很負責任。他這些天一直隱忍不發,就是讓杜克與他的寶可夢建立信任培養出感情。此刻一朝爆發,將寶可夢統統轟殺掉,刺激對方令其加速成熟,斬卻心中俗緣。讓杜克在這一刻,同時體驗到‘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人生三大苦。”

  “尤其杜克這家伙還是個孩子,心智不全,可塑性極高,正是思想改造的最佳年級,隊長你千萬不能放過他!在最幼的年紀里,打造出完美無瑕的靈魂防御,彌補心靈漏洞,大徹大悟獲得大智慧。這對杜克未來的人生道路,簡直開掛一般。”

  袁昕正是看出白浪良苦用心,才出手阻止了夏菁的干擾。

  這一幕看似白浪在欺負小孩子,實則一切都是為了杜克著想。這一批沉淪魔犧牲小我,卻讓杜克在8歲的年齡體驗‘人生三苦’。

  這是怎樣的成就?相當于人工塑造一只‘幼版宇智波鼬’來;而且是8歲半就堪破紅塵的‘滅族鼬劣化版’。

  這哪里是精神層面的霸凌?分明是天大機緣。我們應該相信白醫生的學術素養,他可是專業的業余級心理醫生!(袁昕對白浪充滿信心)

  浪將匕首丟到昏迷的督軍身邊,冰冷無情的說道:“我所在星球的老家,曾有一鄰國,哪里的老師要求學生親手將一枚雞蛋孵化,從小雞仔養到大,最終再流著眼淚將其宰殺吃掉,種種領悟‘感激、生死、輪回’等哲學觀念。”

  “可惜那個民族資質不足,生性涼薄,未能領悟‘輪回妙諦’,反而入了魔道,從中領悟出一些bt之理,但這個方法還是有可取之處。我沒時間讓你親手養一只雞,卻可以幫你速成。杜克,親手了結這個督軍!”

  他嘴上這么說,其實完全是施壓。如同化學反應中的‘催化’,加速杜克成熟蛻變:“杜克,今天就由你親手超度這個魔物的,并品嘗一番,讓它永遠活在你的體內。繼承它勇氣,勇敢走下去。”

  然而精神已經瀕臨崩潰黑化的杜克,遲遲沒有回應。馮櫻看到這里,突然下定決心,從口袋里掏出一張符箓,暗中一點貼在杜克的后背上。

  下一刻,小胖子終于有所變化,露出一臉震驚表情,眼中寫滿了掙扎,但毫無用處,艱難的伸出手,明明極力抗拒,卻不得不屈指抓緊地面的匕首。

  “不!不要啊!快停下來,快停啊!”

  杜克緊張的大喊,結果他的身體不為所動,在馮櫻操縱下,拾起短刀刺向督軍。手起刀落、再起再落、三起三落……

  他最喜愛的‘勇者王’,此刻開始吐血,眼中露出絕望,控訴道:主人你為何要戳我?!

  “不不不,這不是我干的,不是我,不是我!”

  馮櫻再次變幻指訣,那張符箓燃燒成灰,消失不見。她心中一聲嘆息:‘小胖子,姐姐我只能幫你到這里了。剩下關卡能否頓悟?就看你自己造化了!’

  “哇啊啊啊!”在馮櫻默默祝福時,杜克體內的‘魔之呼吸蜜汁波紋’再度被引爆,被他雙手引導進督軍體內。

  這一次,他的精神高度緊張,在悲痛悔恨中以8歲幼齡感悟‘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激發出遠超他這個年紀該有的‘波紋力量’。

  杜克心中仍抱著一絲不切實際的妄想,享用自己的‘波紋之力’救回督軍。結果‘蜜汁波紋’灌注對方傷口后,立刻飄散出一股令人垂涎三尺的香味。

  嘶溜!

  突如其來的口水,打斷了杜克心中哀傷,讓他退出半黑化的深淵邊緣。這‘蜜汁波紋’與‘督軍傷口’奇妙反應,就像白浪犧牲色相啵半精靈嘴一樣,以‘食欲’幫助杜克克服了負面心理狀態。

  再次抬頭時,小胖子眼中紅芒一閃,清醒許多,感激道:“白大哥,我悟了!做人不能靠別人,只能靠自己。只有我不斷變強,才有實力保護自己的寶可夢。勇敢的寶可夢毫無意義,需要勇敢的是我自己!我以前只是將這句話掛在嘴上,根本沒有理解過真正含義,謝謝大家的幫助!”

  在‘蜜汁香味’中驚醒的杜克,豁然開朗,自己剛剛差點陷入心魔中,真是危險!

  白浪露出欣慰笑容:“孺子可教,你過關了,已經是一位優秀的‘訓練家’。只可惜你的寶可夢都犧牲了。”

  “不,白大哥,勇者五號還活著,但它對我已經沒有意義了。這次旅行我獲得最寶貴財富,這這份‘覺悟’。諸位哥哥姐姐,我再也不會拘泥于世俗眼光,更不會妄自菲薄,而是堅定不移走自己的‘道’,用這雙‘蜜汁波紋鐵拳’,打昏制服一只只寶可夢塞進精靈球中。我杜克絕不讓你們失望的!”

  白浪卻道:“說得好,不過你的旅游委托就是一只‘勇敢寶可夢’,我不會違約的。鋼太郎昨天告訴我一則消息,12公里外的一個便利店中,盤踞著一只強大的‘獸人亡靈’,它應該是你現階段能夠駕馭的最強‘寶可夢’了,現在就出發,為你收服它。”

  “好。”杜克點點頭。雖然他精神得到洗禮,已經不在意是否抓住‘寶可夢’,但他并不介意白得一只強大的寶可夢。

  當天下午,一場人多勢眾的圍毆后,白浪成功將那只‘獸人亡靈’打成重傷,被杜克收服進‘大師球’中,變成一只‘幽靈系格斗系’的寶可夢。

  至此,杜克的‘兼職任務’完成度直接飆升到120,隨時可以飛升離開這個世界。

  在最后的臨別時,白浪贈送了他正在修煉的《金鐘罩》與藥方,鼓勵道:“回到自己的世界后,不要懈怠,好好修行,你實力越強大,收服到的寶可夢就越強。”

  “嗯,大哥!我是不會停下‘波紋氣功’與‘金鐘罩’修行的!”杜克一臉感激,是白浪這位人參導濕,帶給他新的人生,指明了未來的道路。

  夏菁看到杜克的成長,也是感慨萬千。將已經剪輯好的‘杜克專題錄像’送給對方。

  “謝謝夏姐姐!”小杜克鞠躬。

  “這套小學奧林匹克套餐就給你了,你這個年紀明明該上二年級,卻輟學滿世界抓寵物,玩物喪志。不可以忘記學業哦!”比杜克小一歲半的馮櫻,語重心長的遞出一包習題冊,并做賊心虛的偷瞄白浪。

  后者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輪到奧菲莉亞時,半精靈本來準備了禮物,但臉色突然一變,看向杜克書包中的精靈球,開口道:“可以將那個裝著‘勇者5號’的精靈球交給我嗎?”

  杜克雖然不明白,但還是照做了。因為他此次旅行,只能帶回一個委托的‘勇敢寶可夢’,已經確定是他白大哥替他捕獲的‘超級綠巨皮獸人亡靈’了。因此這個裝有‘勇者5號’的精靈球,會在返回時被清空。

  奧菲莉亞接過精靈球后,白浪立刻發現不對勁的地方,就像那回開寶箱一樣。

  “給,它好像變化了?”

  “這……?”杜克一頭霧水。

  袁昕卻笑了:“這個精靈球被樂園認證了?屬于道具,而且是你的專屬物品,并不跟你的‘精靈名額’沖突。”

  杜克也反應過來,驚喜道:“這么說,我可以帶兩個寶可夢回家了?謝謝你,奧菲莉亞姐姐。”

  袁昕笑道:“可不止兩個,而是無數個。這份《沉淪魔毒料理食譜》就送給你做禮物吧,調配時候要小心,最讓讓你的父母來烹飪。你這個精靈球,完美解決了‘魔法食材’的來源。”

  白浪也鼓勵道:“是啊,你若長期服用‘沉淪魔毒膳’,效果遠超普通藥方,甚至能夠超越那些擁有超能力的訓練家!”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