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40章 吸溜吸溜ReoReoReoReoReoReo……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這日,杜克帶著他那群已結下深厚友誼的‘沉淪魔特戰隊’,在小伙伴馮櫻的指揮下,利用‘魔體炸彈’智取一只野生督軍,并對其進行長達一個半小時的拷打,成功將其物理感化。自食其力憑智慧獲得人生中第一個強大‘寶可夢’(惡系格斗系)。

  夏菁全程跟拍,準備重新剪輯后附上BGM,當做禮物送給杜克的家人,讓他們也體驗一下小胖子脫胎換骨,向男人蛻變的進化軌跡。

  白浪帶著小助手奧菲莉亞來到私人手術室,進行日常醫療訓練,也是在完成另一份‘委托任務’。

  樂園曾向他發布提升鍛煉奧菲莉亞膽量的任務,于是帶領妹子完成一次次外科手術,哪怕她不動手,只是近距離觀看,也能起到鍛煉效果。唯有直視淋漓的鮮血,才能面對慘淡的人生,這就是一種修行、一種成長。

  事實上,效果非常理想。

  但隨著近一段時間的磨合,奧菲莉亞不僅勝任‘手術助力’工作,也漸漸習慣開膛破肚再縫合帶來的刺激,愈發的麻木冷靜,得到了‘勇敢’。單純醫療手術,再難刺激到她。她已經是個成熟的妹子了。

  同時,這種‘極限精神療法’也很危險,一不留神就會翻車、黑化、崩壞。浪也是依靠豐富的臨床經驗,精確把握每次任務分寸,并及時犧牲色相,每每在失控邊緣將其‘吻醒’,才沒有釀成不可挽回的惡果。

  然,他至今未出現一次差錯,樂園任務完成度僅有65,說明半精靈仍未出師,不符合樂園要求。

  舊套路已經對她無效,想繼續提高‘完成度’,就必須找到新的刺激手段,讓她擺脫麻木,品嘗到新的心靈刺激,并在下一次翻車前,及時將其拯救。

  白浪殫精竭慮,終于研發出一套‘醫療事故療法’。

  在一次次看似正常的手術中,突然對奧菲莉亞進行干擾,或嚇她一跳或者將藥品掉包,主動制造醫療事故,忍痛讓這個純凈的妹子,親手沾染一條條沉淪魔的性命,造成心靈打擊。

  第一次‘破殺戒’對她三觀沖擊很大,直接將任務完成度刷到70。但那次失手擊殺病患后,半精靈也變的警惕起來,不再麻木冷漠,反而格外專注警惕,與白浪勾心斗角。

  但她依舊低估了人類的底線,白浪并非此次手術都故意犯錯,反而三真一假,如同狡猾的老獵人一直逼迫壓榨她的精力,制造種種假象消磨耐心。

  奧菲莉亞一旦松懈大意,就立刻發起攻擊,在妹紙放松警惕的瞬間,再次引發醫療事故,讓她親手送沉淪魔升天。

  短短五天光景,半精靈失手擊殺的沉淪魔數,便已突破兩位數,承受著巨大的心靈煎熬。好在白浪總在緊要關頭犧牲小我,時不時親她兩下舒緩緊張的心情,用更加強烈的‘心靈羞澀刺激’將她從黑化的深淵中拉出來。

  但親臉也是有‘耐受性’極限的!

  親啊親啊的,哪怕奧菲莉亞心中再羞澀,但也漸漸習慣了。每天不被浪哥啃一兩口,反而會悵然若失。

  最危險的一次,白浪連啃三口都無法將她從‘人格崩壞危機’中喚醒。無奈之下,浪毅然犧牲了自己。想要打破對方的心之壁障,唯有超越親臉,于是他選擇大聲啵護士嘴!

  “啵!”

  半精靈妹子當時徹底驚呆了!

  這可是她的初吻啊!而累積近一周的負面情緒、心靈毒素,也在這一‘啵’之下冰雪消融一掃而空。再也不顧上自己擊殺魔的自責與負罪感,腦中全是初吻被奪的患得患失,捂著臉,害羞的逃走了。

  當然,這也是白浪降臨索摩戈后,全新人生中的‘初吻’。雙方損失慘重,兩敗俱傷,沒有贏家。若不是為了救人,白浪他……

  事后,浪并沒有為此沾沾自喜,他是為了醫術早就放棄兒女私情的奇男子,并不會故意啵半精靈嘴,僅僅是想將對方從心靈深淵中挽救回來。

  對此,他只感到驕傲,并沒有享受。(每每想到這里,浪都不禁砸吧砸吧嘴。農夫山泉有點黏。)

  手術臺旁,白浪揮動‘扳手’,在正對著自己發呆走神的半精靈面前微微一晃,狐疑的問道:“集中精靈!不要走神,你的臉為什么又變紅了?”

  “我沒有!我只是昨晚上沒有睡好覺,有些困了。”奧菲莉亞矢口否認,目光游移,并不時偷瞄他幾眼。

  白浪只覺得這家伙今天怪怪的,不僅反應比往常遲鈍,連遞東西都毛手毛腳:“去,沖兩杯咖啡提提神,你一杯我一杯。”

  “好噠!”半精靈甜甜一笑,扭頭跑掉。

  “古古怪怪?”白浪不停思索對方這是受了什么刺激?應該如何治療。接著隨手抽打手術臺上的試驗品,麻醉波紋連續激發,抽的對方狂翻白眼,“咦……怎么吐白沫了?腦中居然凹進去,次奧!全碎了。”

  很快,半精靈端來兩個杯子,遞給白浪的那杯咖啡表面,還用牛奶拉出一圈圈心形花紋:“隊長,這是給你的。”

  “Fuuuu!”因工作失誤略顯慌張的浪哥,看也沒看直接一口氣吹皺,接著趁熱飲下,“痛快!開工,拿我斧來。”

  奧菲莉亞小嘴一撅,表情格外委屈,眼眶濕潤捧著杯子遲遲不肯動。

  “你今天怎么回事?是飄了嗎?一直心不在焉,連手術都消極懈怠。為什么還不動手?”白浪的眼神突然凌厲起來,仿佛早已看穿了一切,胸有成竹道,“莫非……你是想騙我親你嗎?奧菲莉亞,你真是越來越壞了。”

  “不!我不是,我沒有,別瞎說!”半精靈驚慌失措,激烈搖頭,連手中咖啡灑落地面都沒注意到,十分心虛氣短。

  “那你倒是動手啊!這貨腦袋被我不小心敲碎,撐不了幾分鐘就要涼了,再不趁熱就來不及了!你是想浪費我的醫用素材嗎?讓我背負搶救無效的污點咩?”白浪厲聲批評。

  “不不不,我沒……”半精靈哆嗦著手掌,臉頰發紅耳朵發燙,連忙撿起一把手斧遞給白浪,并揣摩自家隊長的心意與行事風格,直接拿起一柄鋒利的手術刀,準備配合。

  浪總是喜歡‘斧劈’后,追加‘手術刀切割’,形成一套連續技。果然,白浪緊跟著說道:“快點,動手,用手術刀將這里切開,注意分寸,不要傷到血管。”

  半精靈今天格外不在狀態,羞愧道:“不行的,我這……這樣動手,會…會害死它們的。”

  “不,你撒謊,你分明是想害我出丑,故意不作為。奧菲莉亞,你變了,你學壞了!你這是在報復我。”

  “才不是!”

  “吸溜!”

  白浪瞬間閃現,出現在她身側,大蛇丸附體般對著她的臉頰突然吸溜了一聲,陰森森的說道:“這個味道,是說謊的味道。”

  “啊啊啊啊!”

  全程格外緊張的半精靈,承受不住這突如其來的逼迫與刺激,大腦一片空白,下意識揮舞手中手術刀,以小粉拳小幅度高頻連續抖動戳刺的攻擊方式,將一柄手術刀舞成一邊銀光,反復的攻擊怪物臟器,呼吸間戳成馬蜂窩的形狀。

  當她冷靜下來時,白浪露出奸計得逞的笑容:“恭喜你,達成完美的擊殺。毫不留情,直奔要害,無限補刀……今天中午加雞腿喲。”

  說罷,白浪伸手從手術臺上擺放的水果拼盤中挑出一枚櫻桃,拋入嘴里,接著得意的看向奧菲莉亞,將櫻桃停在舌尖,施展出快速撥動技巧,如同NBA球員用手指轉動籃球一樣,開始用櫻桃來轉動自己的舌頭,并發出:“ReoReoReoReoReoReo……”的聲音。

  他又一次贏得勝利了!

  成功將這口醫用素材事故死亡的黑鍋,完美拋到對方身上。它既不是自己用‘催眠者’打死的,也不是自己醫療技術不足搶救失效,而是奧菲莉亞瘋狂補刀一套連擊帶走的。

  忽然!

  一把淡藍色的鑰匙從醫用素材身上漂浮起來,白浪表情一僵,不可置信道:“奧菲莉亞,你又爆鑰匙了?難道是你的臉,吸走了我的幸運!”

  妹子一臉委屈,但想了想自己貌似并沒吃虧,只是上了隊長的惡當,又被他欺騙誤殺了一只沉淪魔。

  “哎……”

  她嘆了口氣,忽然覺得比起這段時間的心累,直面鮮血、為魔物做手術、甚至擊殺邪惡的魔鬼,也不算什么了。難道這就是成長與成熟嗎?

  因為奧菲莉亞被樂園預定的關系,她已經是‘見習契約者’,類似的事情已經過多次,白浪看到鑰匙并不感到奇怪。

  但是……奧菲莉亞至今的擊殺數量絕不超過15,但她開出的鑰匙,卻足足5把,這個比例高的有些嚇人。

  “打開看看?”

  白浪征詢對方的意見,他雖好奇,但絕不會強迫對方,也不會貪圖奧菲莉亞的收益,僅僅是感動不可思議,想滿足一下好奇心。

  “好啊!”

  半精靈抓住鑰匙,對著空氣一戳,扭動,接著一個寶箱浮現。開啟后出現幾樣東西,而奧菲莉亞選擇了‘共享’。

  就在這時,她的臉呈現出‘意外’的小表情,伸手向一枚余燼結晶抓去,隨即古怪的力量波動向外擴散。白浪可以感覺大,她動用了某種能力,接著再度松手,依舊是那枚‘余燼結晶’沒有變化。

余燼結晶:巫師契約(變異)。契約。召喚類。藍色品質  描述:召喚類能力,在任何世界消耗魔力召喚一只‘沉淪魔巫師’為你作戰。此召喚物非‘寵物’,無法激活并使用‘寵物模板’,可固化能力欄進行升級。此項契約為變異能力,召喚物死亡后,無需付費重新填補契約空缺,可自動重置,時間24小時。

  備注:契約物死亡后,需自行重新填補。請上交此塊‘結晶’,你將得到等價補償。

  “你對它做了什么?”白浪詢問道。

  這塊結晶明顯出問題了,按照備注解釋,正常的‘契約獸’死亡后,需要想辦法重填,但這塊余燼只要等待24小時就能再度刷新出來。

  奧菲莉亞同樣露出不解:“我不清楚,我只是感到這塊結晶對我有一種吸引力,然后就不由自主抓住,體內涌出一股力量,它就發生了變化。”

  “什么力量?你的能力欄嗎?是‘冥想法’,還是你的‘召喚術’?”

  “我說不上了,好像都不是,但又有一種聯系……”半精靈也在思索,這種狀況她還是第一次碰到。前四次開寶箱都沒發生過。

  白浪則懷疑,這是不是和她的‘原始能力’有關?這種情況很像卡bug,比如他的‘存檔’,就違反了正常的契約者待遇,總能無限白女票‘一次性血統’,獲得臨時增幅,還不擔心血脈污染詛咒。

  突如其來的‘余燼結晶’,破壞了兩人之間的愉快互動。白浪暫停工作,帶著妹子去午休混飯,順便咨詢一下袁昕等人,是否對這塊‘余燼’感興趣?

  白浪因為開啟了‘專屬使魔任務’的緣故,特地研究過‘寵物/使魔’。與這種‘契約能力’有巨大區別。

  使魔/寵物模板,具備契約者的特性,同樣可以開啟‘能力欄、血統欄……’相當于多出一個高成長性的‘附庸’,與英靈很像。這種高質量‘使魔’一旦死亡,整個寵物欄會變成灰色不可用,徹底廢掉。

  而固化進能力欄的‘契約技能’,遠遜色于寵物/使魔。不過可選范圍很廣,甚至可以同時契約復數的召喚物,形成一份契約。而且死亡后,也能支付代價重新填補。但成長潛力、上限,都不如寵物。

  至于更多的區別,他也不知道。既沒有使魔,也沒有契約技能,都是打聽來的。

  沉淪魔巫師這種炮灰召喚物價值很低,但24小時無限重制,卻讓它煥發出新的價值。這種垃圾拿來戰斗,簡直雞肋,不過當做食材的話,就是一塊永遠也吃不完的新鮮肉源。

  (莫名的,白浪想到了自己的‘亞人血統’。)

  (沉淪魔巫師:肉聯廠何苦為難肉聯廠呢?)

  這塊余燼結晶,或許會對袁昕的胃口:“走,咱們去找袁姐。”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