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36章 杜克特訓,第一份兼職任務:黃金精神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一號,給我上啊!八門遁甲之陣,開門!”馮櫻大喊大叫,推動到一檔,指使自己的剝殼懵率先發動攻擊。

  “勇敢者,快還擊啊!”杜克對著另一只手中拿菜刀的沉淪魔,急切叫道。

  兩只怪物頓時拼在一起,拳打腳踢,潑婦勁十足,宛如廣場舞大媽火并斗舞。

  “廢物,休門、生門,開!快上啊,快使用里蓮華。”馮櫻一臉惱怒,絲毫不顧自家寵物的承受能力,又連推兩檔,為心臟注入新的動力。

  “啊啊啊啊!三擋。”

  杜克看到自己的沉淪魔被壓著爆錘,心中焦急,也跟著推到三擋。

  被壓制的沉淪魔頓時暴走反抗,一式回身踢踹中敵人襠下,馮櫻的剝殼懵突然跪倒,蝦米一樣弓腰,鬼畜抽動。接著,它們彼此撞擊,抱在一起,相互撕咬、糾纏。

  “傷門、杜門,爆發吧,一號!”

  馮櫻一口氣推到五檔,她要五門全開,徹底引發‘一號’的全部潛力。

  然而只聽一聲慘叫,一號突然張口噴出一股血霧,抽搐著倒下,說死就死,走的灑脫。而陣亡后,它胸膛內5級震動依舊強勁,非但傳出‘嗡嗡’聲響,甚至尸體也在高頻震顫、抖動。

  另一只沉淪魔兔死狐悲物傷其類,也捂著胸口,邊啼血,邊發出悲鳴。杜克連忙關閉遙控,心中后怕不已。

  白浪突然出聲:“停!比賽結束,這一戰,杜克勝。”

  惱怒于自家沉淪魔不爭氣的馮櫻,不服氣道:“什么嘛,都怪這東西太垃圾,才五檔就撐不住了。退貨,退貨!”

  “閉嘴,是你太過分了,一點也不珍惜自己的寵物。我給你遙控器的目的,是掌握、訓練、教導它們,發揮出更強更出色的戰力。你卻一味摧殘、逼迫、壓榨,毫無愛惜之心。這些沉淪魔太弱,根本撐不過四門……呸,四擋之后的生命透支,你們悠著點玩。”

  “即便開到‘四擋’,也很難撐過1分鐘。三擋的話,可以維持大約2分鐘以上;二擋可以撐5分鐘左右。只要多多努力,一旦沉淪魔適應一檔模式,可以續航10分鐘。不過無論開幾檔,一旦經歷超負荷戰斗,最好休息半小時再暴走,否則過度磨損很容易像這只一樣暴斃。”

  白浪警告了所有人,不止是告誡馮櫻,也在說給其他幾人聽。戰斗到此,出現了第一次嚴重事故,一只沉淪魔因‘臉紅心跳’而亡。

  之前奧菲莉亞與夏菁的戰斗中,根本沒發生過類似慘案。包括杜克在內,都比較珍惜自己的‘寵物’。唯有馮櫻缺乏愛心,把沉淪魔當玩具折騰,真是個魔鬼!

  無奈搖了搖頭,白浪一邊感慨現在的小孩子好狠的心,一邊蹲下身‘殺魔取蛋’,準備再換一只沉淪魔接受這枚‘心臟起搏器’,重置剝殼懵。

  “喏,再給我一個行嗎?我會愛惜它們的。”

  馮櫻乖巧遞出‘1號遙控’,裝可愛道,企圖萌混過關,再騙一只新寵物。白浪今天一共改造了17只,還有不少剩余。

  浪翻起白眼:“沉淪魔也不是風吹來的,手術成本不高,但風險高,奧菲莉亞今天就害死了五個。還有人工費、其他的附加費用,十張卷子換一只,不過分吧?”

  聽到白浪的話,半精靈娘羞愧的低下頭。夏菁則翻起白眼,她全程跟拍,那五只沉淪魔分明是白浪業務能力不足給害死的,關半精靈什么事?

  “就再給我一次機會唄,就一次。我若再弄死它們,下次一定用卷子還。”

  衛星蘿莉嘴臉一變,開始撒嬌賣萌,最終騙到一只新寵物。

  對戰就此告一段落,幾位新人紛紛散開,在天臺的不同位置訓練兩只沉淪魔,試圖讓它們掌握冷兵器,進一步提高能力。甚至打出組合技、合體技來。

  這時,白浪將杜克單獨叫到身邊,決定盡快完成第一個‘兼職任務’。

  他眼睛盯著扔懸掛成一排排,來不及處理的沉淪魔,與小胖子談心聊天:“小杜克,我知道你的夢想是收獲一只‘勇敢無畏’的寶可夢。有夢想、有野心是好事情,但任何事都要從基礎做起,正所謂萬丈高樓平地起。你若好高騖遠,什么都不做,只等我捕獲一個強大的寶可夢給你,當然可以。但那樣的‘寶可夢’絕不是最完美的。”

  小胖子若有所思:“那什么樣的寶可夢才是最完美的?”

  “自然是靠自己努力,親手折服并捕獲的!通過自身努力獲得的成果,尤其是收獲前的這段過程,以及你為之付出的汗水,遠遠比別人給的更加珍貴。我給你一只寶可夢,你永遠只有一只。但你若成功一次,掌握了經驗,就能獲得第二、第三、第四只!”

  “看到這些沉淪魔了嗎?它們雖然弱小,但收服起來也有難度。我不清楚你在自己的世界中,有沒有成功收服的經歷?但你這次旅行帶了那么多精靈球,不要浪費它們,從沉淪魔做起,嘗試收服第一個寶可夢吧!”

  白浪拍了拍他的腦袋鼓勵道:“任務世界的東西,是無法帶離的。你就算將它們全部收服,將來也難以帶走,不過收服沉淪魔的經歷,你從中領悟的做人道理,都會變成寶貴財富,陪伴你一生,最終讓你成為一名偉大的訓練家。”

  小胖子被浪哥蠱惑了,心中格外感動,涌現出無限的勇氣,用力點頭,并從背包中掏出一個精靈球,‘啪嘰’砸向被懸掛的一只沉淪魔。

  打在人家襠部要害,然后球掉在地上,滾了幾下,毫無反應。

  捕獲失敗!

  “→_→……”胖子的熱情被冷水澆滅,他在自己的世界里,就因為連續三個月沒有收獲一個小精靈而感到挫折失敗,逐漸走向自閉。

  白浪看著杜克的表現,詢問道:“你過去是如何抓精靈的,跟我說說。”

  小胖子沒有戒心,分享祖傳的經驗。他身邊的人,都是前往野外尋找精靈,然后丟出精靈球,靠顏值吃飯,總有一定幾率捕捉到。同時,精靈球的珍貴程度,也和捕捉幾率掛鉤。俗稱用錢砸,簡單質樸的道理,和追女友一樣。

  此外,如果某些精靈天生與你相性極高,有極大幾率成功。如果以上都不行,還可以故意貼上去跪舔,提供食物、展示誠意,依舊是追女友套路,有幾率成功。

  如果獲得了初始寶可夢,則可以發動一場公平對戰,將對方削弱后,有更高的幾率捕捉。

  聽著杜克的描述,白浪皺起眉頭:“不對勁,你的思路認知都是錯誤的。拼臉、撞運氣、靠人品、砸錢、跪舔……你對自己的定位有問題。做人,怎能將希望寄托于外物之上?真男人的成就,都是靠雙手掙回來。收服寶可夢的關鍵在于,讓其放棄抵抗。你為什么不嘗試用拳頭?用強?下毒、迷藥、武器呢?”

  “這……”杜克目瞪口呆,三觀隱隱有些破裂,他后悔了,他后悔和白浪交心。這次談話結束后,他感覺自己再也回不到原來那只無憂無慮的天真小胖子狀態了!我被精神污染了,我才八歲啊!隊長,你做個人吧!

  “你為什么要吃驚?”白浪露出不解,“手段是什么并不重要,重點是結果。只要你心中懷抱善意,讓我們跳過收付過程,當你收服它們后,依舊可以以真誠相待,彌補做過的錯事,打開它們的新房。這對它們而言,依舊是一個完美的歸宿。”

  “你想利用它們作惡嗎?不!你想傷害它們嗎?不!你是真的喜歡它們,想對它們好嗎?是的!那么只要你杜克是一個善良的訓練師,先上床后買票又怎么了?不依舊是完美的大結局嗎。你比其他任何一個訓練師,更能帶給它們美好的生活、無盡的榮耀。何錯之有?!”

  “這……”杜克突然愣住了,他發現隊長說的好有道理,盡管哪里有些不對勁。但如果換成自己的話,對于那些寶可夢而言,未必不是一個完美的歸宿,只是它們有眼無珠,看不到自己的內在美罷了。

  杜克越品,越是這個味!

  寶可夢們雖然有智商,但并沒有接受過教育,知識有限、閱歷淺薄,區區一群小畜生,你指望它們挑選訓練師能有什么眼光?很多都會被外在的假象欺騙,選擇一個平庸的訓練師,一輩子庸庸碌碌,反而耽誤了自己。

  就像小孩子不懂事,需要家長來指引方向,只有長大后,才會意識到長輩的苦心。自己不該過度在乎那些年幼無知的寶可夢想法,而是用自己的手段助它們成材。當未來獲得成功后,它們才會意識到當年的愚蠢與無知。

  “那么我該怎么做呢?”

  “用‘物理開解’的方式,令其敞開心房。先不著急,你有遙控器,由易而難,你先嘗試收服自己的‘沉淪魔’寵物。成功后,再利用收服的‘真寶可夢沉淪魔’對戰的野生的‘(#`O′)剝殼懵沉淪魔’,繼續收服,累積經驗和自信。當你經驗豐富,又修成‘七彩陽光古拳譜’后,就可以放棄精靈球,像個斯巴達一樣,用雙手教育它們,不借助外力物理收復!”

  白浪暢想道:“當你做到憑自己實力收服一只只沉淪魔后,等你回到自己的世界,那些普通精靈又有何難?”

  “杜克,你要明白一件事,你許愿的初衷并非想要一個‘勇敢’的寶可夢,而是你自己缺乏自信與勇氣。勇敢的寶可夢只是虛假的支柱,只能暫時支撐你的弱點,并不能真的克服缺陷,終有一天會再度暴露。只有當你充滿勇氣后,你的寶可夢都會受到你這個主人的振奮鼓舞,統統擁有勇氣,成為勇敢的寶可夢!”

  “哪怕綠毛蟲,也敢單挑裂空座。好了,就讓我來教導你‘黃金精神’的真諦吧!”

  杜克一臉感動,眼眶淚光閃爍。他其實心理也明白,自己一直在逃避心中的懦弱:“嗯,拜托你了,白大哥!”

  看到杜克鄭重的樣子,白浪忽然想到了喬納森.喬瑟夫,這孩子心中也有一份堅持,或許……白浪立刻修改了杜克的訓練計劃,想看看這孩子有沒有繼承‘仙道波紋呼吸法’的潛質?

  如果有,他或許能親手培養出一位‘天王’來!

  擁有了波紋呼吸法的杜克,能夠輕易折服絕大多數寶可夢。不僅如此,那些寶可夢在他都‘波紋’幫助下,也能進一步優化矯正個體數據。

  或許某一天,杜克的皮卡丘能在擂臺上,使用出‘雷之呼吸柒之型’……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