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33章 233,一個值得慶祝的數字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三日之后,旅游團的‘練膽特訓’圓滿結束,新人們一個個洗心革面、脫胎換骨,小隊也返回羅格營休整。

  這幾天里,白浪并沒有閑著。‘僵尸煉心大陣’早就布置完畢,每天都有源源不斷的新鮮沉淪魔供新人們毒打刷經驗,他也清閑下來,投身于偉大的‘醫療事業’當中,并初步完成‘醫療稱號’預熱工作,找回那救死扶傷的感覺,成功刷出第一個稱號‘殺魔名醫’。

  這個稱號主要用來贊揚他‘救一魔,殺一魔’,維護天道平衡運轉,保持人口不增不減的‘守序中立’行為。

  具體表現方式為:他將一只只瀕死的沉淪魔從死神手中搶救回來,證明了自己醫術水平高超后,再將已經脫離危險的沉淪魔一一送走,又贏得了守護世界的功德。

  一增一減,一救一殺,一生一死,雙倍的仁慈與功德,真是完美。(完全忽略了沉淪魔都是被自己打到瀕死的事實。)

  這天清晨,睡了一個舒服覺的隊員們再次聚集,即將開啟新冒險。身穿冒險者服飾的夏菁,顯得格外亢奮,面帶掩飾不住的笑意。

  見到白浪后,她激動的說道:“白學長,白學長。我昨天夜里受到樂園提示,不僅成功完成一環任務,還因為短片質量超出預期,獲得了一個e級支線劇情的獎勵。”

  兩天前,夏菁就將白浪導演的‘橡皮血案’成功上傳狗仔樂園接受審核。今早收到過關的評價與獎勵。振奮之下,連隊長都不叫,直接改口學長。

  “支線劇情,那是什么東西?”白浪不解,怎么有點耳熟?

  袁昕這時背著一把大刀走了過來,解釋道:“那是八卦樂園發行的特殊‘權限獎勵’,可在魔女樂園在內的多個空間通用,屬于硬通貨。”

  白浪恍然:“原來如此,恭喜恭喜。試煉任務難度最低,但收益極高,是一個累積原始資本的好機會。你以后應當繼續努力,切忌驕傲自滿。”

  “我明白,我不該小覷隊長你編寫的劇本,你才是專業人士,懂得觀眾們爽點所在。若按我的思路拍,鐵定撲街。所以接下來的試煉,請隊長多指教。”

  浪露出孺子可教的笑容:“幫助你通過試煉,本就是我的任務內容。”

  只混到一個配角的馮櫻,心中羨慕嫉妒恨,故作不屑:“切,商業互吹。那種腦殘反智垃圾短片也能過審?現在弱智觀眾的欣賞水平真低。”

  接著,夏菁向他透露了‘二環試煉任務’內容,需要拍攝剪輯一部連續性質的片子,至少七集以上,每集60分鐘以上,題材不限。可以是紀錄片、可以是專題報道、也可以是連續劇……

  如果質量不足,可以數量來湊。但畫面、鏡頭、對焦等等,都必須答道最低要求。畢竟,狗仔樂園不養廢物!

  小隊再度啟程,得知目的地依舊是那座超市的天臺后,馮櫻唉聲嘆氣:“又來?已經在那里練習三天,就連這個膽小的半精靈都出師了,還回去做什么?”

  鋼太郎也幫腔道:“沒錯,隊長。這兩天的任務太簡單了,我想挑戰更高的難度。”

  白浪看向眾人,解釋道:“今天去那里,并不是進行特訓,而是為你們準備一些防身的秘密武器。鋼太郎想挑戰更高難度可以理解,但夏菁、杜克都是普通人,缺乏自保力量,貿然進入城區太危險。”

  馮櫻質問道:“你的秘密武器很厲害嗎?能保護小胖子不被那些lowb的女獵手抓走,燉成湯吃掉?”

  “今天過后,你們什么都不用做,安全指數提升三倍有余。”白浪充滿自信。

  天臺,又一批新鮮的沉淪魔,被懸掛在鐵架上,如同豬肉鋪待選的商品,等待著白醫生的臨幸。

  這時,浪挑選了一只成色最好的,二話不說橫煉啟動、波紋爆發,小臂肌肉鼓起,一巴掌掄在對方腦袋上,發出清脆聲響,打的它腦袋差點從脖子上飛走,頭顱劇烈瘋狂顫動,智障色腦震蕩波紋疾走在顱內爆炸,將這只沉淪魔抽的魂飛魄散,喪失思考能力。

  白浪如今的實力,無需麻醉扳手,單純使用臂力,就能幫助患者進行‘物理學無痛麻醉’。

  左手將沉淪魔提起,丟在早就準備好的案板上,他扭頭看向一臉委屈,噘嘴做出一副小表情,但格外漂亮可愛的半精靈,嚴肅道:

  “奧菲莉亞,還是老規矩,你來做我的助手小護士。手術最關鍵就是爭分奪秒,與死神賽跑。而你的任何一次失誤,一點點差錯、一秒鐘的拖延,都會帶給患者無盡的痛苦、折磨甚至死亡!當然了,你也不必過于自責,因為它們都是罪有應得的地獄魔物,你完全以故意不作為,耽誤治療,借我這把刀來殺光它們。不需要動一根手指,就能讓它們以最痛苦的方式絕望的死去。就我個人而言,還是非常欣賞你這一點的,你終于殺生了。”

  白浪故意用這種話來刺激天性善良的軟妹子,多少有些道德綁架脅迫的味道,而就在昨天,奧菲莉亞已經間接殺死了若干只痛不欲生的沉淪魔,并且被白浪花式夸獎鼓勵。

  什么‘智慧與美貌并存,殺人于無形中;天使的臉頰蛇蝎的心腸,你終于開竅了;這張泫然欲泣的純潔小臉蛋根本無法讓人聯想到你就是殺人元兇,演技太棒啦;我真是越來越喜歡這樣的你了……’等贊美之詞,令妹子的內心充滿了痛苦委屈,一整晚都在做噩夢。

  此時聽到似曾相識的話語后,半精靈腦中全是昨夜的恐怖畫面,無數只沉淪魔從地獄中爬出來,拖著半截身體在身后拉出一道長長的血跡,一個兩個發出凄厲的慘叫,哀嚎著要在她的腿上寫一個大大的‘慘’字來詛咒她。

  然而更恐怖的是,她居然夢到浪哥了!

  而且浪哥依舊扮演著守護神的角色,在每一只爬向她的沉淪魔亡靈脖子上,拴著一根鎖鏈,遛狗般控制著沉淪魔將她包圍,逼近墻角,卻又無法抓住她。

  無論她如何哭泣求饒解釋,白浪都無動于衷的對著她微笑。每當她想要從噩夢中驚醒時,浪哥就會對她飛吻,威脅著要親她一下。就這樣,一臉糾結的妹子主動把自己困在噩夢中,接受著無邊的折磨。

  如果白浪知曉她的心理活動,一定會開懷大笑,因為他成功了!他成功通過一系列心理輔導治療,讓奧菲莉亞在做夢時,依舊能克服心中恐懼,直面無數沉淪魔,并且不再逃避,與它們對峙到天亮。

  這說明什么?

  當大家在白天付出相同的努力,鍛煉膽量、克服恐懼時;她還在夢境中,依舊偷偷抓緊時間補習,繼續與沉淪魔對峙磨練膽量。此乃‘勤能補拙、笨鳥先飛、龜兔賽跑’,他作為心理醫生,真是太成功了。

  白浪只用一席話語,就讓奧菲莉亞回憶起曾一度被浪所支配的恐懼,眼神漸漸變的麻木空洞,行尸走肉般來到那只‘物理麻醉沉淪魔’身旁,數量用皮帶系住它的四肢與腰腹、頸部,徹底固定好。

  白浪很滿意奧菲莉亞的行動,點頭道:“很好,遞工具。麻醉者,先進行消毒。”

  雙方彼此配合已經兩天,漸漸產生默契。小姐姐單手抓起扳手,另一手伸向那塊融入了圣水的‘肥皂’,潦草在扳手上擦拭一下,象征這柄扳手已經被圣力凈化、消毒。

  這就好比某神職人員對豬念兩句經文后,無需一系科學程序,就能通過神力殺光一切病菌與寄生蟲一樣。

  接過扳手,轉到‘麻醉’銘文一面,狠抽、狂抽、一通爆抽,終于將醒過來又疼昏過去的沉淪魔,深度麻醉掉。

  而全程拍攝醫學教程的夏菁,忍不住哆嗦起來,努力深呼吸,令自己冷靜。這樣的畫面她拍了兩天,但每每親歷,依舊感到震撼。

  反倒是半精靈小姐姐,面色冷淡無動于衷,不停拿起濕紙巾,溫柔的幫白浪擦拭掉臉上沾染的血跡。但顫抖的雙手,還是出賣了她的心情。

  ‘哎,人格分裂還不徹底啊。’白浪哀嘆一聲。

  奧菲莉亞太善良了,所以他想創造一個勇敢的人格來保護她,但似乎不怎么成功?難道要嘗試另一套‘黑化療法’嗎?雖然同樣能幫助半精靈自強自立,但白浪還是希望保留下她天真開朗的那一面。

  “奧菲莉亞,真是越來越出色了。”馮櫻小聲對杜克嘀咕道,但后者總覺哪里怪怪的,又說不上來。最終點頭承認:“我會向奧菲莉亞姐姐學習的。”

  這時,白浪已經舉起一把‘美工刀’,在沉淪魔的肚皮上手起刀落,劃出一個y字形,標準的解剖手法,同樣適用于心臟手術。

  上個任務世界,他雖然是名滿軍營的‘戰地傳說’,但治病救人他沒機會接觸高端手術。但這次不同,有大量無私奉獻的沉淪魔主動現身,幫助他完成一場場‘心臟手術’。

  而一次次實踐,最能提升一位名醫的業務能力。試問,一個手下有80條沉淪魔亡魂的心臟手術巫醫,和一位醫學院畢業的心臟手術天才學生,究竟誰更強?

  在心臟手術界,曾以八十種不同手法醫死80只沉淪魔的白神醫,才是真正的權威!很多專家教授都有所不如。

  “止血鉗、皮筋、膠帶紙、藥棉、502、吸塵器、……”白浪不斷開口索要工具,奧菲莉亞總能及時遞來,甚至用小型吸塵器將流出的血液全部吸走……“打火機,幫我把這支煙點上。”他首次嘗試心臟手術,心理壓力不小,決定抽支煙提神醒腦,“來,把針穿一下,剛才那根線被我燒斷了,在線等,很急的!”

  半精靈立刻拋下手中工作,對著天空的光亮,將線頭懟進針孔中。

  手術進行一大半后,白浪雙手在沉淪魔體內拔來拔去,嘴里叼著根煙,煙頭一亮一滅,不斷用鼻孔吐氣。突然,他揮手一變,從儲物空間內取出一枚粉紅色的橢圓形球體。

  “那是什么東西?”臉色蒼白,全程關注白浪手術的杜克,好奇問道。他身旁的鋼太郎,也是一臉的不解。

  小馮櫻看到‘粉紅色無線震蕩彈’后,立刻一臉鄙夷表情,就連夏菁和袁昕也好不到哪去,古怪的看著白浪。

  聽到杜克的提問,白浪忙里抽閑,叼著煙頭含混不清說道:“心臟起搏器!”

  “屁嘞!”馮櫻立刻反駁。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白浪手起刀落,行云流水,當著眾人面完成一次優雅開膛,一顆紅心砰砰跳動。

  正要放狠話的小蘿莉,臉色驟變后退半步。心中對‘八級震蕩彈’的鄙夷不屑,統統被白神醫這手神乎其技的露天手術震懾并壓制住。

  其他人更是紛紛扭頭……唯獨鋼太郎咬牙堅持。而袁昕目露精光,眼含贊賞之色。

  死掉的魔物并不可怕,鋼太郎已經擊殺過好幾只,但這樣折磨人家,就太過分了!

  似乎看穿對方的想法,白浪搖頭道:“少年,我這不是折磨,而是救助!你知道這些魔物為何短命嗎?它們整日為生活奔波,一頓飽一頓饑,飲食不規范、營養攝入不均衡,導致心臟超負荷運轉,提前衰竭。而移植震蕩彈后,有助于心臟按摩,加速血液流通。以‘震蕩之力’刺激幫助心臟搏動,重新獲得更強大的生命力!這是心臟手術的真諦啊,孩子!”

  說著,他繼續向奧菲莉亞索要扎帶等道具,將震蕩彈固定在心臟上。

  “呼……!”

  完成這一切后,白浪對著它的心臟,深深吐了口煙。現場瞬間煙霧彌漫,如同老神仙顯圣。老練的從嘴里摘下煙頭,夾在指尖,對著傷口彈幾下,用煙葉灰進行消毒殺菌,幫助傷口愈合。

  他的香煙,都是樂園特制的,不含尼古丁,反而含有各種中草藥。煙灰可用于傷口愈合。

  隨后,他連煙頭也一并彈進去,露出輕松表情,再次向小助手索要工具,一通暴縫,將沉淪魔修理完畢。

  “真是一場完美的心臟手術啊!”

  說罷,他取出‘嗜血者’,裝填一支混合了膠水的血漿,對著傷口刺下,發動血療術。自帶粘性的生命之血,迅速將傷口縫隙粘合,加速痊愈。

  一個響指,昏迷的沉淪魔睜大眼睛,死而復生。

  白浪將遙控器遞給鋼太郎:“喏,拿去試一試效果。”

  “這是什么?”鋼太郎不解。

  “遙控器,控來控制心臟起搏器的。一共有八個檔位,沉淪魔的生死從此在你掌控之中。這就是我為你們本次旅游計劃準備的秘密武器!有了遙控器,就掌控了他們的生命,無論用來探路,還是用來防身,都再適合不過。它就是免費的召喚獸、通靈獸、寶可夢,死了我再造。”

  說著,白浪又遞給鋼太郎一個‘震蕩彈’一個‘遙控器’。

  “這一控一蛋,分屬于不同兩組。無線感應,距離大約在十二公里左右。我在這顆震蕩蛋中,內置信號追蹤器。你若遇到經濟危機,就使用另一個遙控器,向我發送摩斯密碼,我手中的‘震蕩蛋’報警后,就主動前去救援。若是到了飯點,我也會開啟我手中的遙控,讓你的震蕩蛋跳動起來,通知你回來吃飯。”

  “知道你不想在在這里浪費時間,帶著這個寵物滾蛋吧!”

  “原來如此,這是一套通訊裝備?隊長真是太有智慧了!”鋼太郎激動道。

  馮櫻聞言不忍直視,任何不健康的東西到了白浪手中,都能改邪歸正,發揮出正能量!

  “白學長真不愧是一個純粹的人、一個高尚的人,一個有道德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夏菁崇拜道,她徹底服了!</div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