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30章 學以致用知行合一,實驗性質電影短片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啪啪!

  白浪拍拍手,將重獲自由的新人召集到一起,同時警告道:“馮櫻!你收斂一點,否則待會實訓課沒你的份。”

  小蘿莉聞言立刻扔掉手中作案工具,一副假裝四處看風景的樣子。

  這時,白浪也完成對一串沉淪魔的分揀工作,將老弱病殘都挑出來,留給下手沒輕沒重的孩子們。

  隨后,這些沉淪魔都被拴上鎖鏈,唯一擁有施法能力的巫師,也被打斷雙腿、卸了下巴、繳了法杖,正蜷縮在角落無助啜泣。

  “都圍過來,這種人形小紅皮魔怪,你們昨天在營地里應該都看到過。現在近距離觀察,別被它們一副膽小懦弱的樣子欺騙到。瞧瞧它們的利爪,看看這獠牙……它們本性邪惡,兇殘嗜血,是新手區的經典魔物。大家仔細看,比起別的魔物怪獸,它們的身體結構與人類有許多相似之處。”

  “今天這堂課,內容就是如何高效、快速、以最省力的方式擊倒、擊殺這種最常見的魔物。然而我教你們的,不僅僅只針對這一種怪物,還可以繼續擴大到一切人類、類人系魔怪的身上,對你們未來的成長,有著不可估量的助益。所以要好好學習,認真聽講。”

  “人體要害方面的知識,鋼太郎早就學習過,這堂課只需旁聽。用這些魔物來印證你的知識,加深鞏固你的技巧。”

  說著,白浪拖動鎖鏈,將第一只沉淪魔流星錘般旋轉起來,再拋到人群中央。這只紅皮魔物非常狡詐,瞬間暴起襲擊杜克,一蹦三丈高,結果被白浪反扯鎖鏈,拽了回去。

  即便如此,那瞬息間兇猛的撲擊,血盆大口鋒利獠牙,以及口臭風暴,依舊嚇的杜克連連后退,一屁股摔在地上,雙股顫顫,驚魂未定差點就哭出來。

  “看到了吧?這種魔物很危險,不要有同情心。面對它們,你們要打氣十二分的警惕。”說話間,白浪一腳踏下,踩在小紅皮后背,將它踏在地面上,胸口傳來咔咔的斷裂聲。

  “先來給你們說道說道手臂的脆弱部位在哪里?同樣一根棍子,使用相同的力度打下去,有的時候只能打痛對方,但有的時候卻能打斷手,這區別在于……”

  接下來,白浪以實體活物為案例,詳細介紹了面對沉淪魔時,該如何攻擊?并親自做示范,先用錯誤的手法暴打它們,打的它們抱頭鼠竄,手臂紅腫,但依舊充滿活力;接著再用正確的手法打斷小臂,瞬間喪失生活自理能力,左愛妃駕崩。

  然而這并沒有完,他先用小臂做示范,再換大臂來復習知識點;接著左愛妃死亡,再換右妃,又是兩次正反教學加深影響;最后再換兩條腿,傳授新的‘腿部要害知識’,逮著一只沉淪魔猛薅羊毛,打到四肢癱瘓,才依依不舍的罷手。

  接著,他遞出水管棒,逼迫奧菲莉亞、夏菁,杜克、馮櫻兩兩一組,以其他新鮮的老弱病殘沉淪魔為練習對象,進行實戰演練。

  一方面鍛煉膽量,另一方面也是學習戰斗技巧,獲得自保之力。

  小蘿莉躍躍欲試,拎起棍子開始實踐,杜克剛剛被嚇壞,如今有小伙伴帶頭,一咬牙也惡向膽邊生,開始落井下石。

  一時間,天臺上棍聲慘叫聲聲聲入耳。

  “隊長,它們看起來太可憐了。”夏菁比較有道德底線,遲遲不肯動手。

  至于奧菲莉亞,廢柴一條,白瞎了一張好臉,瑟縮在夏菁身后,不敢直視白浪。

  “想想這些邪惡生物犯下的累累罪行,它們并不值得同情。你現在看到的,不過是假象,如果沒有我捕捉鎮壓它們,它們會攻擊人類。你知道它們的鍋里,煮的是什么嗎?人類!你對它們仁慈你,就是對自己殘忍,就是對其他人類殘忍。若沒有我這種強者坐鎮,換成你們孤身一人被這群怪物包圍,又將會是什么樣的下場呢?”

  “所以攻擊它們,就是替天行道,就是斬妖除魔,就是保護世界!你的每一棍,都是一份功德,你殺的是魔物,拯救的是一個個無辜的生命。所以睜開眼,看破虛假迷障,認清真相!然后舉起正義的短棍,對這些罪惡的生物,揮動武器吧!你不攻擊它們,就是在殺人啊。”

  就這樣,夏菁在白浪的道德綁架道德脅迫下,委屈的忍住眼淚,不得不對手無縛雞之力的殘疾沉淪魔們,揮出罪惡的一棍,錯了,是向著罪惡揮出一棍。

  白浪扭頭,看向一臉畏懼,遲遲不肯行動的半精靈:“你呢?奧菲莉亞……依舊無動于衷嗎?”

  “我我我……我怕,我我我不敢。”半精靈羞愧的低下頭,不敢面對他。

  身后,兩個熊孩子在揮出罪惡的……在向罪惡揮出第一棍后,很快就克服了心理障礙,獲得了勇敢。你來我往,打的不亦樂乎。

  “看看他們,你欠缺的只是一分勇氣,勇敢邁出第一步,來,你行的!”白浪將短棍塞進妹子手中,幫她握緊。

  半精靈的身體瑟瑟發抖,不停往后退去,卻被白浪死死拉住。恨鐵不成鋼的問道:“你害怕我嗎?”

  “不不不不……怕!”

  白浪腳步一轉,來到半精靈身后,從后方擁住她,在耳畔恐嚇道:“兩條路,是我舔你一口,還是你打它一棍?十秒機會,開始吧。”

  白浪不惜犧牲自身色相,來幫助對方克服困難。說罷,開始不停的吹耳旁風,為奧菲莉亞施加心理壓力。

  “十……九……八……”他故意拉長聲調,讓妹紙越來越緊張,但還是遲遲不肯行動。

  白浪甚至開始懷疑,對方是故意的,她一定是看上自己了,想以這種方式來占自己的便宜?不得已,潔身自好的白浪在喊到三時,故意停頓片刻,模仿起大蛇丸在她身后吸溜舌頭。

  終于,奧菲莉亞鼓起勇氣,輕輕敲打了沉淪魔一棍,邁出了勇敢的第一步。白浪也深出一口氣,能讓這種學渣勇敢打出第一棍,已經是一個大進步了。

  接著,他重新召集學員,為兩只沉淪魔驗傷,點評道:“太讓人失望了,我剛剛教你們的知識點,都忘得一干二凈,一點章法也沒有。這一次杜克表現不錯,克服了心中恐懼,但其他方面仍需要努力。”

  “接下來,我再以這些魔物為靶子,傳授你們一些戰斗技巧。過幾天咱們會深入危險的城區,面對沉淪魔時。該如何迎擊、防御?以最小付出,獲得最大收獲?看清楚了!”

  說罷,白浪又現場表演了手撕沉淪魔。

  分別利用拳法、格斗術、殺人體操等招式,一一拆解,詳細教學。隨后,他又傳授了幾個妹子比較實用的‘女子防身術’,對沉淪魔進行了慘無人道的……之后,又示范了幾招比較簡單實用的關節技、地面絞殺技,將它們一一絞昏、折斷,不能自理。

  期間也出了一點小事故,他在示范‘騰空絞脖’時,因為太過興奮,沒有收住力道,失手將一款7成新的教學道具給報廢掉,心中充滿羞愧,沒有履行到一個老師的職責。

  但好在學生們被他眼花繚亂的必殺技展示震驚的目瞪口呆,根本沒注意到有一只沉淪魔偷偷咽氣了,走的特別安詳,其它沉淪魔發現后心中滿是嫉妒,用眼睛質問:為什么不是我?!

  將最弱一批道具分給幾個人后,馮櫻率、杜克陸續掌握一些戰斗技巧,就連半精靈也被逼著打昏了一只。

  僅僅一個白天,渾渾噩噩的奧菲莉亞,全程都在驚嚇與恍惚中度過。

  當精神疲憊又麻木的她再次清醒時,只看到手中握著一根沾血的鐵棒,腳邊躺著一只昏迷的沉淪魔。她都想不起之前發生了什么?只記得而后溫熱的吐息。現在再看那邪惡的沉淪魔,明明就倒在腳下,但她出奇的無動于衷,也不怎么害怕。

  這麻木疲倦的感覺,就是傳說中的勇敢嗎?我也有勇氣了!

  對這種入門級教學毫不感興趣的袁昕,來到白浪身邊,討要那具報廢的沉淪魔教學道具:“你之前說要送我禮物,就是這些吧?這個已經咽氣,不如交給我處理如何?”

  “好!”

  袁昕與白浪一樣,都有各自的目標。她雖然對‘骷髏料理’感興趣,但現成的沉淪魔食材也不會錯過。

  于是在白浪教導學生時,拖走一只,在臨時搭建的廚臺上勤洗、切割,想研究出食材屬性,哪些部位可食用,又該如何烹飪才能徹底釋放它的營養價值?

  實踐課進行到下午5:00時,天色漸漸昏暗起來,眾學員氣喘吁吁,白浪果斷喊停。

  他做這么多,表面看起來是幫助新人克服心理恐懼、學習戰斗技能,但實際上還是為了自己。他需要一批受傷的沉淪魔來治療,磨煉醫術。

  沒有病患怎么辦?那就創造病患!

  “大家表現的很好,今天的訓練到此結束。你們可以適當休息,但今天的任務并未完成。”

  白浪興高采烈的將沉淪魔們重新收集起來,依照傷勢輕重排序,準備開始救治。但在此之前,還要給他們找點事做,別來打攪自己。

  “還有什么?快說,快說。”

  馮櫻今天過得非常開心,這是她半年來過的最充實的一天。在名師教導下,充分調動起學習積極性,知行合一學以致用,鍛煉了膽量,學習了技能,強勁了體魄,磨煉了意志,降服了魔物,收獲了功德,簡直完美。

  “倒不是什么大事。夏菁你來,趁大家有時間,把我早晨說過那部短片的其他戲份補拍一下。”

  “嘛短片?”馮櫻好奇道。

  白浪解釋道:“夏菁是狗仔樂園的試煉者,她的試煉任務就是不斷拍攝一段段‘任務錄像’然后上傳,在‘樂園聯盟’的其他空間進行試播,其他契約者觀看打分,以此評判她是否有資格成為真正的契約者。單純的拍攝很難取勝,所以我打算將今天的試煉內容,制作成一個有劇情內容的實驗性質短片。”

  “拍戲?有我的份嗎?”馮櫻興奮道。

  “有,現在就拍你和杜克的部分,以及杜克和奧菲莉亞的部分。主要的素材已經有了,爭取今天晚上就上傳第一個‘短片’,幫助夏菁完成一環任務。”

  白浪至今沒忘記夏菁的‘試煉任務’,這讓后者非常感動。

  “那個,我把故事大綱重新修改了一下,更加完美,你們來看看。這部戲一共四個角色,分別是杜克扮演的弟弟,馮櫻你飾演的弟弟同學,以及女主角奧菲莉亞擔任的‘姐姐’,和最后跑龍套的我,無名吃瓜先生。”

  導演白浪將夏菁,以及三位主演叫到身邊,開始講戲:

  “故事的起因是這樣的,第一幕發生在學校的課堂內。講述了與馮櫻同班的小霸王杜克,搶走了她新買的一塊橡皮,并對女同學進行了經典的校園霸凌,而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

  “等等,為什么我這么弱?我才是霸凌者!”蘿莉不滿道。

  “這只是開局的引線,你后期會黑化復仇的。”白浪翻著白眼,“女主角是奧菲莉亞,最精彩的重頭戲就是早上的試煉內容。我繼續講了,你們揣摩各自的角色與心理活動。馮櫻扮演的女同學,已經不是第一次被欺負了,懷恨在心的她終于一朝黑化,趁著杜克的善良姐姐奧菲莉亞帶他外出游玩的機會,在飲料中下藥,將兩人雙雙迷暈,孤身一人拖到了一處廢棄的工廠,也就是這里。”

  白浪指了指周圍的天臺。

  “這哪里是廢棄工廠?我一個人有那么大的力氣?”小蘿莉翻起白眼吐槽一句。

  “你閉嘴!隨后,復仇者馮櫻并不敢真的報復,只想恐嚇對方。于是將奧菲莉亞姐弟,關進房間中,利用僵尸進行恐嚇,最終折磨對方一整天。但她因為貪玩而忘記了受害者,直接回家了。直到一個由我扮演的無辜吃瓜,從附近路過時,聽到杜克的慘叫求救聲,好奇尋來,解救了嚇昏過去,手無縛雞之力的兩姐弟。”

  “好俗啊。”馮櫻鄙視道,“我完全沒有戲份嘛!”

  “結局呢?”小胖子杜克居然被吸引了,追問道。

  “盡管昏迷過去的奧菲莉亞擁有神仙顏值,手腳被捆,因驚恐國度而陷入昏迷,任人采擷。但吃瓜路人并沒有乘人之危,而是將昏迷的小姐姐抱上了自己的小綿羊,帶回羅格營地,將她交給巡邏隊,得到了表揚。全劇終。”白浪合起劇本,“如何?”

  “整個短片最精彩的重頭戲,就是‘奧菲莉亞與僵尸’獨處一室,被囚禁時各種無限真實的演技爆發,實在是太令人憐惜心痛,演技堪稱影后。再加上她美麗的臉蛋、惹人憐惜的柔弱氣質,這個短片一經推出,絕對能夠圈粉無數!”

  白浪對自己的本子充滿信心。

  然而當事人卻害羞的低頭,不知該高興還是難過流淚?明明在夸自己漂亮,為什么好想哭、好悲傷?

  “隊長,我覺得還不錯,壞孩子得到了懲罰。”杜克思索著,評價道。

  “你很不錯,這個短片有頭有尾,符合邏輯,并且發人深省。控訴了‘校園暴力’這個尖銳的話題,并在片尾上升華了‘人間有大愛’的主題思想。吃瓜哥自始至終都沒有透露姓名,充分體現了‘拾妞不昧、做好事不留名’的美好品質,與杜克霸凌同學的惡行形成鮮明對比。”

  夏菁突然插嘴:“導演,你扮演的角色最后救走奧菲莉亞,那么杜克哪去了?”

  “被遺忘了唄,我的小綿羊只能帶一個人,當然是選擇更柔弱、更能吸引男性眼球的奧菲莉亞啦,她才是吸粉點啊。雖然故事有頭有尾,并且有著深刻的主體,但其實短片的核心還是奧菲莉亞和僵尸的互動故事,她才是女主角,你只要把她拍的漂亮又好看,觀眾是不會在乎小胖子的。”

  馮櫻罵道:“太沒有邏輯了!你還是不是男人了,你在沒有人的報廢廠房中,發現一個昏迷不醒的漂亮妹子,居然不做點什么?就這么上交營地了?你在侮辱觀眾的智商嗎?”

  “那怎么辦?我們的短片雖然獵奇了些,但三觀要積極向上。我拾妹不昧上交營地怎么了?這才是我的行事風格!”

  “你都不摸兩把?你連火爆大片必有激情戲的真理都不懂嗎?吻戲也行啊!”馮櫻鄙視道。

  “不好吧……”全程旁聽的奧菲莉亞弱弱反駁。

  “最后一段是用來升華主題的,我主動親她豈不乘人之危。太猥瑣太掉b格了?不如這樣吧,奧菲莉亞,等你醒來后,發現是我救的你,無以為報,我勉為其難讓你親一下臉?”白浪討價還價。

  夏菁搖頭:“算了,隊長。你編的那個結局就挺好。這個短片的核心,其實是早上試煉時,拍攝的那些畫面,其他不過是包裝而已。”

  “賓果!這個實驗短片,就叫它‘一塊橡皮引發的血案之半精靈美少女密室僵尸監禁無慘’吧!你們現在去把其他的文戲片段都補上,然后你連夜趕工,剪輯視頻,爭取兩天內上傳狗仔樂園……絕對爆款!”

  其他人無奈,迫于白浪的淫威,不得不補拍前因后果,按照他的品味拍攝了這么一個小短片。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