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13章 過彎、漂移、翻車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我叫白浪,正義的伙伴,此刻面對不可戰勝的強敵,身負重傷危在旦夕。圖騰柱儲備能量有限,留給我的時間不多了,但我沒有絕望。

  如此大敵,只可智取不可力敵,我仍有一張隱藏的底牌。但機會只有一次,我必須成功!

  白浪深呼吸,快速移動與敵人周旋纏斗,憑借敏銳感知和陣地模式的加成與壓制,一次次避開人造人‘最強之矛’攻擊。配合黑色荊棘不斷發起攻擊,將扳手到騎士劍都用了一遍,然而效果有限。

  為最大程度發揮幽靈的能力,他放棄給黑色荊棘佩戴‘鮮血圣母’。那樣做雖然能提升攻擊力,卻也暴露它的身形,得不償失。

  敵人態度同樣堅定,不為外物所擾,無視白浪騷擾與誘敵,硬抗圖騰柱壓制,穩扎穩打進行持久戰。發揮不死身特長,拼光他的手下,不斷消磨他的體能,最終更將富貴丸重創放翻,五根手指齊射,爆了富貴狗頭。

  只需要繼續耗下去,白浪必死無疑。

  然就在此刻,白浪切換扳手反身跟上,與黑色荊棘互換位置再度強攻。雙方速度同時透支加快。

  漆黑的無形狼人猛然張口,一聲狂嗥,首次動用精神沖擊,震懾對方,讓人造人動作一頓。此前連續多次物理撞擊后,催眠者早已攢足‘詛咒之力’,此刻波紋疾走疊加麻醉暴擊,白浪一扳手抽在對方身上,齊齊爆發,讓對方全身酥麻發軟,喪失了對身體的控制。

  黑色荊棘正面欺上,伸出雙臂,一左一右按在側臉與額頭,用力一錯,清脆嘹亮。而白浪也收起麻醉扳手,從背后抱擒,為確保煉成陣成功啟動,雙手死死按住對方的開襟,與皮膚接觸,恰好壓住那條銜尾蛇,觸感驚心動魄。

  連續數次真理過彎的老司機,此刻強行集中意志,催動精神力,啟動掌心煉成陣,繼而爆發出紅色光芒,在她耳畔喝道:“同歸于盡啊!”

  迅速從麻醉重傷中恢復的人造人,心中不安,但白浪將她勒的死死,全身肌突起扭動,如同鋼索緊繃纏繞、又如蟒蛇絞殺,勒的她呼吸困難、雙臂走形,就連胸骨都不斷凹陷,快要斷裂。

  人造人掙扎不得,翻轉雙手將十指對準自己,壓在白浪一雙魔爪上。最強之矛爆射,非但洞穿彼此,從浪后背刺出十根尖銳的滴血長矛,更將他掌心的煉成陣紋身切割破碎,不再圓滿。

  不過‘人體煉成’一經開啟絕不會停止,大量黑色手臂從白浪掌心涌出,將人造人、黑色幽靈、連同胸膛被穿孔十次的白浪一起扯入真理。

  二人一幽靈消失后,矗立的‘圖騰柱’失去指引與控制,轉慢停止運轉,自動關閉,并且散發出邪能光芒,將幾個信徒(親信)的靈魂扯出吸走,連尸骸中的血液一點點流淌過去。

  “噗!”

  剛進入真理之門,白浪張口就吐,污血穿透空白人形輪廓,守門人沒有沾染半滴。

  “這種東西屬于垃圾,不能用來交易。”

  “送給你做見面禮了。一邊去,別來煩我。”

  白浪檢查了胸膛傷勢,最嚴重一處刺穿心臟,不過他還有血療能自救。

  快速取出一支‘白板血漿’,向里面滴入幾滴膠水,搖勻后填裝進‘嗜血者’握柄內。他翻轉螺絲刀,順著胸膛破損處刺入心臟,先用放血療法,拔除淤血梳理通道;隨即重新注射血液,補充生命力的同時,將心臟的破損暫時黏住。表情也跟著舒緩下來。

  他這番治療操作,已涉及到‘血療’真諦,凌駕于尋常醫學手段之上,運用之妙存乎一心。目前掌握‘膠水、咖啡……’等寥寥數種添加劑,仍在摸索當中。

  守門人已經見識過一回,此次再看依舊贊嘆有加:“你真的不考慮出售這種能力嗎?我很有誠意的。”

  “咳咳,放我回去,這是路費。”

  白浪匆匆站起,將一枚‘偽紅石’談給對方。接著全神戒備,要求回歸。

  人造人屬于原住民,不受樂園保護,進入真理必然遭受重創,甚至會死。不過他依舊不敢放松警惕……

  精神恍惚中,他再次回到現實時,緊接著眼前黑光一閃,隨即雙臂劇痛,兩只手掌齊腕而落。原本已經破損的‘煉成陣’紋身,徹底報廢掉,他喪失了再度‘人體煉成’的資格。

  轉頭看去,身旁人造人露出半張骷髏化的恐怖臉頰,正緩慢生長出血肉、神經、血管,一點點愈合,恢復成那張美麗的面龐。不過面容卻猙獰扭曲,透露出憎恨與憤怒。

  “你還活著?”

  白浪對此非常吃驚,這還是他第一個毫發無損從‘真理之門’中返回的乘客。

  浪出道至今,用‘人體煉成’不知坑死多少人?哪怕能活著回來的原住民,一個個也元氣大傷,被‘人體煉成’折磨成畸形的怪物。

  然而成也真理敗也真理,他太依賴這種不可控的力量,總想憑借卡bug拖死敵人。但真理的路費并非是什么‘攻擊’,只不過規格太高,凡人承受不起。今天終于碰見不受影響的了,瞬間大敗虧輸。

  “卑鄙的家伙,沒想到你也活著回來了?真理之門,真是好手段,太讓人吃驚了。”對方回應時,五指長矛再度爆射,搶在白浪閃躲前刺穿雙肩與膝蓋,讓他徹底跪了。

  “你活著回來,說明你的煉金術很強大,并且付出了代價,算是一個‘人柱’。所以我不會殺你…”說著,對方上前,揮手斬斷他的手筋腳筋,“…老老實實在這里待著!這次的收獲真不錯……”

  此時,一顆心沉入谷底的白浪露出不屈服的表情:“人柱。國土煉成?做夢!我奧特蘭德就是死,也不會讓你們的陰謀得逞,你休想得到我!”

  言畢,黑色荊棘現,補刀,一腳踏向白浪的腦袋,走的決絕而又慘烈。

  “你……!”

  聽到‘國土煉成’,人造人心中陡然一驚,剛想逼問卻看到白浪頭部凹陷,舍生取義走的慘烈。

  她既驚又惱,突然有些煩悶慌亂。一方面擔憂‘國土煉成計劃’是否已經泄露,又泄露多少?另一方面總覺得白浪死的蹊蹺,但檢查后是真的涼透。

  不過她沒有耽誤,立刻反身向十字架走去,這東西才是她的目標,用來引血族出洞的誘餌。調查出‘奧特蘭德’,并且被對方拖入真理,又被對方搶先自殺,統統都是意外。

  對于那個看不看見卻存在的東西(黑色幽靈),她心中充滿疑惑和不解,卻沒去糾結。這幾年,她遭遇太多無法理解的力量。

  你經歷了一次無力的死亡,IBM粒子1

  背對白浪檢查‘圖騰柱’時,挺了一會尸的白浪,也悄無聲息完成重鑄。這也是他唯一一次機會,一旦復活必然被對方洞悉秘密,若不能將其擊殺,就再也沒有然后了。

  怦怦!怦怦!

  心跳重啟,人造人瞬間警惕,回望。

  邪能鎮壓,再度爆發!

  “贊美你!……”同時響起。

  由于距離圖騰柱太近,人造人這次受到的壓制更強,當她轉頭時,滿血復活的計都小姐姐右手佩戴著‘鮮血圣母’,滿臉堅毅加速沖鋒。

  看到這張清純美麗帶著淡淡神性光輝的俏臉,就連人造人也被這美好的畫面迷惑了一刻,心中生出這個女人是誰的想法?

  隨即當她警惕,抬手的時候,黑色荊棘娘再度一聲狂嗥,制造了0.1秒的機會。

  “我審判你,有罪!”

  迎著飛射而來的最強之矛,計都右臂爆發出密密麻麻的波紋電弧,‘神圣擊殺、慈悲之握’同時發作。

  急速靠近,瞬間錯身,以胸膛被五指貫穿為代價,成功將‘鮮血圣母’刺入對方胸膛。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