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10章 野望、破滅、卷土重來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白浪竊取血螺教信仰的行動,雖卓有成效,但并非一帆風順,同樣遭遇了激烈打擊。

  這段時間,主線任務瀕臨尾聲,兩大陣營的弱雞契約者陸續被淘汰掉,剩下的都在玩命刷分,進入水深火熱的期末沖刺階段。

  持有一份‘邪神之胚’,又死了一只高階富貴丸,重傷遺失另一位高階血族的‘白浪團伙’,實力空前虛弱,自然成為狼人陣營的頭號攻擊目標。不僅德不配位軟弱可欺,而且肥美可口獎勵可觀。

  真正的‘邪靈之胚’(黑色骷髏頭)早被白浪在真理中支付掉,打造了‘信仰武裝’。如果他低調一點藏起來,假裝什么都沒發生,可以安安穩穩茍到歸回。

  但浪的天性就是那么浪,沒有風也能自己蕩。于是他選擇繼承血螺遺志,組建‘治愈教會’快樂割韭菜。樂園立刻將他當做‘任務目標’,發布給敵對陣營。讓他友情客串血族另一只護‘神’小隊。

  關鍵問題在于別人來砍他,可以觸發支線任務。殺了他的血族信徒,不僅爆裝備,還增加陣營貢獻。誰若砍翻白浪,毀了‘命運十字架’,還能獲得‘邪神之種’,樂園豪禮相贈。

  但白浪面對四面八方的敵人,沒有任何樂園提示,只是單純友情客串不拿片酬。頂多憑運氣爆鑰匙,吃低保勉強維生的樣子。

  他第一天傳教時,就遭遇了一支狼人小隊的試探性攻擊,最終將辛苦收集的‘信仰之力’轉化為‘陣地模式’,全員加持了‘荊棘反傷’,并消耗一次‘群體血療術’后,擊潰敵人,盡數斬殺。

  這一戰過后,二十多只血族死了五個,令他心痛不已。其余傷員皆被他用‘血療’奶活。而荊棘娘的鮮血圣母,儲備了6條罪業之魂。

  總體算下來,他打了一場勝仗。白浪也生出濃濃的野心,感覺自己發現了一條致富之路:

  這次戰斗他雖然付出5個手下,但佩戴石鬼面后,他開啟‘可循環尸生人暴兵模式’,多出了31狼人5吸血鬼的新炮灰。

  一加一減,凈賺36炮灰!

  這帶給浪迷之自信。當年阿爾薩斯,不就是靠這招發家致富的嗎?

  隨后,白浪重新召喚合并了尸生人狼人小分隊。再次遭遇敵軍時,由荊棘娘領著尸生人先上,拼死對方一部分,消耗了體力戰力后,再放出血族收尾,用圖騰柱鼓舞士氣。

  無論敵我雙方,剛死掉的先拿來趁熱血祭‘圖騰’,然后轉化成‘尸生人’廢物再利用。白浪通過這套操作,在早期時不斷補兵,雄心壯志。

  但沒多久,他便只能勉強維持住團隊規模,好懸沒有被敵人打爆。因為他發現‘尸生人’實力很弱,契約者能力五花八門,根本不是對手。這里又沒有大英動物園給他改造‘動物系尸生人’,被打爆后無法再次利用。

  并且,他隱藏在遠離戰場的村莊地區,缺乏大量高質量尸體暴兵。于是浪漸漸熄了野望,一路戰略轉進,只想守住一畝二分地,繼續割韭菜混日子。

  好景不長,隨著‘諾頓、卡爾文小隊’全員失聯,血螺教派人調查那處據點,發現人去樓空,貴重的‘邪神之胚’下落不明,令教會高層異常憤怒,認為這是一場蓄謀已久的背叛,全員叛逃。

  他們利用‘血螺神’進行預言追查,再也感受不到‘邪靈’的蹤跡下落。與此同時,白浪不斷撬墻角的行為,也引起教會重視。

  血螺的祭祀明顯感覺到‘信仰被分流’,一個陌生的‘治愈教會’出現,開始搶占市場,居然用出了‘派發雞蛋’的卑劣招數?實在太有創意了,于是他們也開始惡意抄襲,發放更多的雞蛋擠壓市場,挽回損失,并派出一隊血族前去圍剿。

  白浪團伙頓時雪上加霜,在承受狼人壓力之外,又開始被血族襲擊,一時間岌岌可危。

  在最近一次激烈的遭遇戰中,卑鄙無恥的契約者破解了尸生人的弱點,居然使出了廉價的‘紫外線手電筒戰術’,模擬日光在一瞬間殺穿了白浪辛苦打造的‘尸生人大軍’,比他當年用‘馬克沁波紋疾走’更加過分。

  殺聲沖天的戰場上,望著一地撲街的尸生人大軍,浪心甚慌,辛苦攢下的家底這般喪盡,不由仰天長嘯,悲從中來,嘆曰:“悠悠蒼天,何薄于我?”

  隨即,大量契約者圍攻,血族信徒冒死相抗,浪轉頭,對富貴丸道:“富貴,既到此處,只得決一死戰!”

  富貴丸眼中含淚,驚道:“不可!”

  浪怒曰:“生死有命,何哭之有!”

  富貴丸看向那些一臉絕望的弱雞血族,勸道:“主公縱然不怯,但兵將盡皆膽寒,安能復戰?豈不聞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浪無奈,心知大勢已去,再無力回天,于是橫煉全開、荊棘娘開道,一路‘收取再釋放’,靈活運用‘圖騰柱’之威,燃燒辛苦積攢的信仰之力,一邊心中流血,一邊聯手黑色荊棘娘,使用‘鮮血圣母’喪心病狂的收割敵方狼人靈魂……最終死里求生,鎮壓亂局,成功突圍,殺出一條血路。

  這場大敗,令白浪損兵折將。最終存活的血族不到1/4;矮子里拔將軍的‘血族親衛隊’全員覆滅;富貴丸為了拼掉另一個強者負傷。

  不過鮮血圣母中累積的靈魂已經爆棚,倒也說不上虧了。畢竟尸生人不值錢,只不過他的滾雪球戰術注定失敗。有些對不起自己‘幕后黑手’的名頭。

  他這次若‘幕后黑手’成功,將治愈教會搞起來,除了能大撈一筆信仰之力外,關鍵是這份成功的履歷,可以再次強化‘幕后黑手’的含金量,使稱號效果再得到提升。

  如今失敗后,他的行為依舊符合‘幕后黑手’,但提升程度大打折扣。一加一減之下,感覺虧了一個億。

  就在一行人慌不擇路,趁月色于小樹林中急急而奔時,忽然大雨傾盆,掩蓋了身后蹤跡,追兵漸遠,浪心方定,但見血族雜兵皆饑餒,行走不前。

  白浪領隊,又逃了十余里,此時血族皆饑倒,衣衫濕透,士氣低迷,失魂落魄。忽然前軍后軍一齊發喊。

  浪大驚,怒喝:“此天亡我也!”

  隨即帶隊疾馳夜奔,路盡頭,埋伏著一群血族,其中一‘二階強者’大叫:“賊人哪里去?”

  眾低等血族見了,亡魂喪膽,面面相覷。唯獨富貴丸大喝一聲:“主人先走,我來阻他!”抄起家伙便迎了上去。

  白浪又豈是貪生怕死之輩?

  但見他圖騰柱插入大地,再度展開戰場,全員嗜血狂暴、邪能燃命、荊棘反傷、血療續命。信仰之力反向滲透信徒靈魂,強制開啟‘遠程操作模式’,一波降智打擊后,身邊雜兵頓時氣勢如虹膽氣如龍,一股腦沖了上去,兩邊戰士混戰一團。

  白浪趁亂,召喚黑色荊棘娘,給了她臂鎧與雙手劍;自己則左手持起子,右手持扳手,一路‘吸血麻醉’、‘輸血正骨’在敵人包圍中無雙亂舞,再度掀起血雨腥風。

  此時的他,早去了‘血族血統’,回歸人類身份,以命換命以傷換傷,抬手間波紋縱橫,一把‘嗜血者’邊捅敵人邊戳自己。敵人越戳越虛弱,自己越插越精神。而右手‘催眠者’同樣白銀疾走,打的敵人腳步踉蹌、喪失知覺,反抽的自己一次次從殘廢狀態爬了起來,骨骼碎了也能勉強維持住,繼續戰斗。

  萬幸血族的花樣不如契約者那么多,雖然強但很單一。白浪最終利用‘荊棘反噬’,兇殘的相互換傷。以人類之姿,夸張的血條長度血療技術,活活拼掉一個以自我再生見長的二階血族,震懾住敵軍。

  血族伏兵終究太少,白浪帶著重傷的富貴丸,以及最后兩個雜魚,成功殺穿包圍,隱遁于黑暗中。

  這一役后,他看似大敗虧輸,卻默默湊出三份‘偽紅石’。

  距離‘出入真理’只差最后兩次漂移。自己重鑄一番,毛線損失都沒有,反而在絕境逼迫中,將波紋突破到Lv5。

  唯一令他惋惜的,就是燒了大量信仰之力。

  至此,白浪也由明轉暗,但依舊沒有放棄竊取信仰。反而發揮靈活機動優勢,不斷暗中襲擊、綁架、控制優秀的血族與狼人,逼迫其改信,再用幕后黑手稱號束縛。

  接著,他帶領親信遁入一個個村莊,冒死不忘割韭菜,傳播《造血干細胞福音》,打一槍換一個地方,繼續愉快的和血螺教會做對。

  血族方面圍攻幾次,奈何白浪太滑,無奈選擇放棄。而狼人陣營的契約者,也被白浪的‘壁虎斷尾’戰術搞到崩潰。

  浪只要自己逃了,就能卷土重來。吶,你們知道嗎?浪的移動速度可是秒數500米喔!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