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03章 我想和你玩個游戲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白浪不久前吸收過一枚余燼結晶,繼承全套鋁熱煉金術。雖不能靈活運用在實戰中,但給他充足時間準備,完全可以打造出專屬陣地,將任何怪物都燒進地獄中。

  這處隱藏在落葉下的煉成陣,就是他精心準備的必殺。在地面下方埋了足足半儲物空間的鋁粉與氧化鐵材料,連他自己都不確定會爆發出何等可怕威力?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絕對很強、極強、超強!絕強!!

  為防止敵人有所察覺,識破陷阱不上當。他特意在一里外安排假陷阱,一步步瓦解對手的警戒心,引其上鉤。

  果然,在一追一逃的極速追逐中。對手漸漸放下警惕忽略外界,專心盯著蛇皮逃竄的白浪。直到一腳踏入陷阱后,才頓覺不妙,但為時已晚。被寄生觸手控制的煉金師,直接引爆陷阱。

  巨大的火光沖天而起,刺耳爆炸響徹云霄,如同一顆不斷生長的火樹向上方噴發光焰,又如一枚冉冉升起的小太陽,在空中飛速膨脹擴張。

  激烈的鋁熱反應瞬間爆發,釋放出足以燒穿融化金屬的3000℃高溫,刺目的強光照亮了夜空,讓天地一片白熾,白浪都承受不住偏頭,眨眼便將血族吞沒,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

  鋁熱反應的瞬間,他就察覺又一條小觸手被徹底毀滅分解。

  隨后熱浪、爆炸、沖擊波呈環狀向外擴張,將他連人帶車一同吹飛吹翻,大量泥土被掀上天空,又傾斜而下,如同海浪拍打地面,將他淹沒覆蓋。

  嗡嗡嗡……

  重新啟動的載具,從地下重新飛射而出。

  此時空氣一片滾燙,缺乏氧氣。每一口呼吸都能點燃鼻腔、氣管與肺葉,他不得不屏氣。沖天火光漸漸熄滅,但周圍的樹木卻噼啪作響,仍在燃燒。

  先前布置的煉成陣,此刻變成一個巨大的熔巖隕坑,焦臭在空氣中蔓延,如同巖漿的黑色粘稠物質在緩慢滾動、冒泡。

  “嗬嗬嗬……”

  隕坑中央,一團散發出濃郁生命力的物質,在奮力掙扎、蠕動、變形,像一團被燒焦的史萊姆,與地面接觸的位置不斷傳出石板燒的滋啦聲。

  一根人類手臂狀的骨骼,從這團物質中探出,在突破那團物質時,大量血肉黏著在骷髏上,漸漸變成一只恐怖而又獵奇的,剝掉皮膚的手臂。

  緊接著,腦袋的部分也鉆了出來,快速生成面部,露出一張爛臉,正是尚未死透的韋恩。他惡毒的瞪著白浪:“我要殺……”

  “這還不死?”白浪驚嘆對方強大的生命力。

  他準備的‘鋁熱劑’數量,完全可以將一輛坦克燒融。那瞬間爆發的高溫與熱量,足以將任何二階怪物烤成焦炭,不剩一點渣才是。

  但沒想到這怪物竟然活下來了,甚至保持著意識,能夠說話。對方必然掌握了某種超越物理化學現象,并能對抗‘科學’的不科學力量。神力?還是血族的天賦?

  “可惜,最后一次開門機會不能留給你。”

  白浪沒急著離開,而是從空間內取出一柄步槍,保守的拉開距離,將五枚‘凈化彈’卡在彈夾上,隨即拉動槍栓,近距離瞄準地面上蠕動的怪物。

  剛剛成型的頭部,看到這一幕,艱難的出聲:“不,不……”

  砰!砰砰砰!

  一口氣將五發子彈打入那團物質當中,肉漿濺射、頭被爆掉一半,但又快速成型,并且更加獵奇詭異,發出一連串令人毛骨悚然的嚎叫聲,依舊頑強的沒有死亡。

  這時白浪也感到不妙,敵人身負重傷已經沒有了威脅,而他肩負重任,沒必要為了區區一把鑰匙延誤時機,甚至陷入新的危機中。

  于是他果斷從心,舍棄了這團極度不穩定、隨時有暴走失控可能的肉團,扭轉車頭口中念出啟動咒語:“咆哮吧,怒羅衛門號!”

  小綿羊的排氣管向外噴出等離子光焰,進入核爆模式,呼嘯著轉動輪胎,在身后掀起高達兩米的泥土,一聲轟鳴電射而出,向著血族韋恩碾壓。

  粗糙的輪胎摩擦著怪物絕塵而去,對它落井下石又踩了一腳。

  白浪已確認這輛載具遠超出低階戰場的上限,有大量功能待挖掘。即便如此,第一次啟動就讓他橫跨戰場難度,進入二階。此時又碾了一次怪物后,不給它追趕機會,瞬間拉開距離,向著據點極速行駛。

  在鋁熱煉成陣啟動的剎那,方圓數十里地內,都聽到爆炸聲、感受到大地顫動、看到曇花一現的光芒。

  富貴丸心知這就是老板傳達的行動信號,一顆心突然懸起,找上另一位共同值班看守‘邪神之種’的同伴,擔憂道:“感受到了嗎?好強的威力。”

  “一定是那些煉金師出手了,只有他們才能掌握如此可怕的力量,不過缺陷同樣巨大。”

  富貴丸走到他身邊,遞來一罐啤酒,身位卡在對方后邊,視覺的盲區中,憂慮道:“你覺得韋恩會有事么?”

  這個血族沒有防備,接過啤酒打開拉環,喝了一口后,整要說話時,突然危機降臨,他剛繃緊肌肉,調整身體做出防備,胸口就一陣劇痛,染血手臂破胸而出。

  兩股相似的力量在體內同時爆發,相互干擾糾纏,讓他全身劇痛無力。

  “你……”血族瞪大眼睛,揮手砸碎屋的花瓶,試圖發出聲音。

  “抱歉,我是臥底!”

  富貴丸貼在他的而后,一只手臂鎖喉絞殺,臂膀中釋放出紅色能量,纏繞著血族的身軀;另一只手退回對方體內,緊緊握住心臟,全力壓制對方。

  “房間我已經布置過,你就是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聽見!并且,我使用了一點小道具,是專門針對血族開發的,你敗了!”

  富貴丸緊緊勒住對手,將其禁錮住,持續壓制。有心算無心之下,一回合就將對手擊敗。

  “叛…叛徒!”

  據點外圍,老遠就聽到刺耳咆哮聲劃破寂靜的夜,只見一個光點迅速放亮靠近。負責守衛的血族紛紛警惕起來,發出警報、取出武器瞄準敵人,嚴陣以待。

  這一次白浪不再掩飾,還有一段距離時就大聲開口:“滾開!不要攔我!我是奧特蘭德,我有重要情報匯報大人。”

  白浪剛經歷一場‘鋁熱爆炸’,衣衫襤褸分外狼狽,額頭身上都是血跡,來不及擦拭過分慘烈。加之他一路橫沖直撞、來勢洶洶,說話聲理直氣壯,自有一股威勢,讓那些血族陷入遲疑。

  這些血族并不傻,也沒到腦洞大開到懷疑他居心叵測的地步。看到白浪如此焦急緊張,不禁猜測起是否有內情?不過領隊的血族還是恪守本職,直接選擇開火還擊,想要逼退他。

  “我尼瑪!”白浪怒瞪雙眼,演技上線,在即將抵達據地警戒線時,突然高舉方鉛盒,將邪神之種展示出來,異力爆發,現場一片鴉雀無聲。

  教會早就發布奪回‘晶胚’的任務,并且三次行動都未得手。此刻被奧特蘭德抓在手中,還這么凄慘的樣子,瞬間腦補出一出劇情。

  “不要攔我,全員戒備,去外面做好迎敵準備。韋恩大人被強敵拖住,讓我將這個先帶回來,交給兩位大人處置。都給我滾,別擋路,我要面見兩位大人,你們別跟來,去外面守著。”白浪騎車沖入據點,一副十萬火急的樣子,順腳踹翻一個擋路的。

  他高舉邪神之種自投羅網的畫面,唬住了每一個血族,怎么思考都覺得沒有毛病。奧特蘭德,血族,自己人;邪神之種,立功,上交高層;方向,據點內部。他又不是搶了就跑,而是來送,為什么要攔?

  就這樣,這些血族紛紛避讓,讓白浪一路來到供奉另一枚‘邪神之種’的房間,接著破門而入。

  大門再次關閉,維克多看到了站在一片血泊中的富貴丸,他身下還有一個生死未卜的血族。

  “我要的東西呢?”維克多出聲詢問。

  “就在這里面……”富貴丸拉過桌面一個箱子,突然打開蓋子,露出一顆漆黑的骷髏頭,眼眶中還凝聚著血色紅光,仿佛擁有靈性與意志,正盯住白浪咧嘴微笑,并且釋放出一道精神沖擊,讓他意識陷入空白。

  “但我改注意了,邪神之種我也要。沒想到另一枚居然藏在你身上,今天真是我的幸運日。”

  富貴丸時刻保持著與‘邪靈’的聯系,持續發動能力,抑制著白浪的意志,對他進行一種精神污染攻擊。接著走進他的身邊,從白浪的手中奪走那枚‘晶胚’,隨后反手刺穿他的心臟。

  “唔……”白浪腦中一團漿糊,大量吵雜的聲音同時在顱內響起,無法集中意識。

  索性他一直在防備富貴丸,在推門之前,就在黑色荊棘的IBM粒子中,錄入了大量指令。此時身后的黑色荊棘,突然爆發一聲狂嗥,吼斷了白浪的負面狀態,也暫時打斷富貴丸與邪靈間的聯系。

  啪!白浪雙手抓住富貴丸攥緊晶胚的手,一心二用,命令黑色荊棘也提起桌面的木箱甩了過來。

  “毫無意義的掙扎,我早就痊愈了。接觸到邪靈后,你那點小手段根本控制不住我。”

  富貴丸五指攥緊白浪的心臟,釋放出奇異的血能,由內而外摧毀他的身體結構,迅速扼殺他的生命。而boss模板的干部位,也顯示出鮮紅的‘叛變’。

  “我想和你…玩個游戲……”

  白浪依舊死握著富貴丸手臂不放松,掌心微雕的‘人停煉成陣’被啟動,主材料為一只富貴丸,和人體成分沒差了,還多了一身衣服。而黑色荊棘也抓住那個黑色的骷髏頭,被‘人體煉成’視作白浪的一部分,被計入其中。

  下一刻,富貴丸果斷斬掉自己的手臂,抽身飛退,極速遠離白浪。而刺眼的紅光從白浪雙手迸發,化作一個漩渦,伸出無數黑色手臂,抓住了富貴丸的斷臂,纏繞住白浪,黑色荊棘更是提著骷髏頭,主動沖了上來。

  白浪沒搭理逃走的富貴丸,反而與黑色荊棘聯手,和‘真理’爭奪那只攥著邪神之種的斷手。準確講,是那枚邪神之種,他從未想過會被富貴丸奪走?

  最終,幾只來自真理的黑色的手掌,被黑色荊棘用狼嘴咬斷,在白浪的幫偏下,它硬是從真理真理中,一口咬住富貴丸的手臂,被拖了進去。

  最終白浪消失不見,只剩下一臉絕望的富貴丸,被一群黑手扯住全身,硬是給拖走……

  地面上掙扎爬行的斷臂丸,不甘落入真理中,心中極度恐慌下,一把扯住好隊友的身體,連同昏迷不醒的血族也一并揪入真理內部。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