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00章 新的邪靈之種,以德報怨、不計前嫌、寬大為懷……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白浪再次出現時,手下狼人全都蒸發。他以史上最強富貴丸(2階)麾下一名優質雜兵的身份,向著‘血螺教會’某核心據點(邊境某村莊)趕去。

  身后還跟著四個被‘小觸手’控制的血族小伙伴。在浪的惡趣味下,擺出‘火影跑’的沙雕姿勢,雙臂后擺在林中疾行,有內個味。

  前進的路途中,白浪不斷詢問咨詢,富貴丸則認真作答,很快就挖出他想要的情報。

  鋼煉世界并非型月,不支持詭異的魔術,缺乏各種基盤、大源。因此血族的力量有兩個來源:自身血統衍生出的天賦異能系類,以及通過邪神獲取的超凡力量。

  “血螺教會是一個蠱惑誤導平民,收集信眾的信仰,利用‘邪神’轉化出神力,再為己所用的邪惡組織。它們并不真的信奉‘邪神’,而是將其當做傀儡工具,制造‘神力’的奶牛。”吸血(富)貴丸解釋道。

  “真的存在‘邪神’?而且被你們控制住了?”白浪一臉不相信,太扯淡。

  “‘邪神’或者‘邪靈’有兩類。一種是最初始祖們留下的‘邪神之種’,孵化出的‘神靈’并沒有意識,就像特殊的工具,被不同教會實力把持;另一種,則是高級血族們竊取‘邪神’之力,一步步轉化而成,它們是危險的異端。”

  聽完‘富貴丸’解釋,白浪有些懂了。

  血螺教會培養的‘邪神’,應當是高階契約者留下的‘邪靈之種’。在他們回歸樂園后,‘邪神之種’長期處于被架空利用的智障狀態,不懂得反抗,如同rbq被本土血族把持,用來充當生產神力的工具。形成了一套全新的‘神力體系’。

  換個角度來看,這對‘契約者’并非壞事,而是互惠互利的投資。

  契約者缺乏時間、條件,沒能力親手創建教會,收集信仰之力,培養出一尊‘邪靈’。因此將種子留給本土血族,放出一些甜頭,讓它們代替自己培養壯大,收集信仰,下一次回歸時收割。

  然而也不乏翻車事件:

  比如高階契約者干脆戰死,亦或是降臨不及時,那些‘邪靈’或‘邪神’長期失控,被一些野心勃勃、無視禁忌、挑戰權威的本土血族竊取吞噬,最終形成另一種更強大的‘本土血族邪靈’,破壞游戲平衡,也是樂園指定討伐的‘污染物’。

  這些‘本土邪神’徘徊在更高級別的戰場區域,和白浪本次任務無關。

  “血螺教會如今分裂成兩部分,勢力最大的是原教旨派系。它們培養了一尊代號‘血螺’的邪神,在南部邊境高速擴張。并在不久之前,向亞美斯的血族總部申請到兩枚新的‘邪靈之種’,準備繼續孵化,進一步擴大教區的范圍。兩枚種子,一顆成功孵化,另一枚失蹤。”

  “另一部分,是我們這些新調任的血族。我們雖然使用‘邪神之力’,并負責培育孵化兩枚‘邪神之種’,但并不完全信任它們。除非能夠將其吞噬,據為己有,即身升神,但這種禁忌之術非常隱秘,只在少數死徒間流傳。”

  “過去幾十年里,常有‘邪靈復蘇失控’的事件發生,那些祭祀失去神力源頭,實力一落千丈。所以利用‘邪靈’雖能快速變強,但終究是外力,不值得依賴,不是真正的出路。”吸血貴總結道。

  “所以你走的是另一條路了?”白浪好奇詢問,想從中發現新的商機。

  富貴丸點頭:“嗯!如今血螺教會隱隱分裂,除了培養邪神的原教旨外,我們還從總部那邊得到一份‘真祖之血’。作為上位的血族,可以從‘后裔’體內提取大量精血,將這些‘血液’收集起來,層層提取作為原料,可以用來喂養‘真祖之血’,讓其增殖。”

  “通過這種手段獲取的‘偽真祖之血’,可以大幅度提純血統,得到進化,變得更強。但隱性的缺陷,必然轉化為那位‘真祖’的后裔,受到更上位的控制。”

  白浪撇撇嘴:“聽起來也不怎樣嘛。”

  “即便如此,也不是每位血族都有資格享受的。不過我們掌握了一項技術,利用第五元素、萬用靈藥的‘賢者之石’,重新提煉再萃取‘偽真祖之血’。通過分解、再煉成的方式,抹殺掉血液中真祖留下的信息,并盡可能還原,得到一種純凈的‘人造真祖之血’,成為不受控制的新真祖。”

  “你們成功了?”白浪頓時來了興趣,這顯然是一種更加高級的血統。綠色?還是更高?

  “成功也失敗了。”

  “這怎么說?”

  富貴丸回道:“成本問題,我們缺乏‘賢者之石’。而且代價高,產量很低,并不劃算。”

  一小時后,白浪一眾抵達了血螺教會的真正據點之一。

  浪與其他四個小伙伴,由于等級太低,被限制在外圍等待。‘吸血貴’則肩負重任,進入教會內部。在述職匯報之余,嘗試接近另一枚已經孵化的‘邪神之種’。

  好在新富貴丸雖算不上血螺教會決策層,但地位身份也不低。原本職責就是護送第一枚‘邪神之種’抵達并孵化。甚至還有一個小圈子,秘密研究‘人造真祖之血’的可行性。

  可以說是歷任富貴丸中,最‘干凈雪白、心懷大志、野心勃勃、實力非凡、行動能力強大’的‘英才型富貴丸’;不過還是被更狡猾的浪戴上必須死項圈,并點亮了‘我不是還有生命嗎?’這項天賦技能。

  奈何這個‘技能’只針對計都生效,目前富貴丸僅僅和白浪保持塑料合作關系,忠誠度有限,全是威脅恐嚇脅迫出來,并在6點惡人魅力作用下勉強維持。

  它隨時有反水的可能,畢竟這也是富貴丸的傳統藝能。

  不過,只要白浪讓它做的事情,沒超出富貴丸的利益底線,不比逼它送死,并時不時給一些好處,他是不會跳反的。

  等到‘富貴丸必須死’逐漸侵蝕它的理智后,就更好控制了。

  富貴丸離去后,白浪在這處聚集地,遇見不少血族陣營的契約者。他們陸續和奧特蘭德神醫打起招呼,紛紛示好。

  這些都是放棄基礎主線任務,轉入‘血族線’。有的沖著‘邪神體系’去,有的為了獲取‘血族血統’,有的則想加入‘饗夜’。或者像白浪這樣,抱著不可告人的目的,來自挖墻腳的。

  這時,他收到樂園提示,主線任務第三環刷新出來:襲擊摧毀狼人陣營的核心據點。

  敵對陣營的信息,也被裘老頭通過特殊渠道,傳遞過來:毀滅血螺教會的‘核心邪神血螺’。

  本輪任務到現在已經明朗化,這是一次培養新人,提供大量職業與力量體系,相互拆塔的團隊對抗。如果雙方選擇互送人頭,專心拆塔,那么結局就是皆大歡喜。

  如果像身邊的契約者一樣,貪圖血族陣營的利益獎賞,就會轉變成‘守塔方’,和敵方陣營對剛,下場一定很慘。

  奧特蘭德神醫在這次大型試煉中,沒有任何做為,排位一路掉到61名,反而破了歷史記錄。這并不是他強,而是前面的契約者都掛了……

  “奧特蘭德,到底發生了什么?為什么我背后的團隊質問我,這次的任務失敗了?你們到底遭遇了什么意外?”

  突然,裘老頭留給他的通訊器發出滴滴聲,戴上后,聽到老頭驚慌的詢問。

  “你這個老垃圾,竟敢坑我?你還有臉問為什么?你介紹的都是什么垃圾玩意?一點合作精神、道德素養都沒有。勞資辛辛苦苦幫他們陰了所有的血族,他們倒好,獨吞不說還想殺我滅口,完全沒有合作的誠意!當我是乞丐呢?”

  “然后呢?他們怎么了?你們爆發沖突了?”裘德洛緊張問道。

  “怎么了?當然是死啦!兩個都死了,沒有遭遇任何意外,一切都在我的預料之中,毫無反抗之力的被我送走了,走的特別安詳,還給我留下了一雙新鞋。rise?”白浪開心的笑了起來。

  “干!你!大!爺!你不能這樣做,你怎么敢?我們可是合作伙伴啊!你這是在坑我,我……”老頭瞬間慌了。

  “合你Grandfather的做!是你先坑我的,若非我還有點本事,不知道要吃多大的虧?不過無所謂了,仇我也報了。反正你跟他們才是真正的隊友,我只是你介紹的,天塌了有你這個中介扛鍋,我并沒有違背咱們之間的約定。”

  “祖宗!你這是在殺我啊,咱們什么仇什么怨?我也是被他們脅迫,才組成臨時隊友,我跟他們并不熟,不知道跟你合作的垃圾會這么坑。”

  通訊器另一邊的裘老頭,臉都憋紫了。既想弄死白浪這只瘋狗,又想搞死身后團隊的王⑧蛋們。

  “無所謂了,我以德報怨,已經釋懷了。”白浪一副‘我原諒你’的口氣,風輕云淡,特別有肚量。以德報怨、不計前嫌、寬大為懷……得饒人處且饒人,字里行間都流露出人性的光輝。

  “別啊,你還不知道他們背后有著不小的勢力吧。消息一旦泄露,非但我討不到好,你也別想逃走。”裘老頭威脅道。

  白浪翻起白眼:“我都把他們的鑰匙開了,那么多好東西,我當然知道他們來頭大。所以,接下來的任務小爺我不做了,您老盡管告密去吧,我只要妥妥的茍起來,熬過這次任務就夠了。總之,我賺到了,哪怕最低任務評價也不虧。你老慢慢熬吧……記得帶隊來抓我,等你喲!”

  裘老頭欲哭無淚:“祖宗!我的小祖宗,給老漢我指一條活路吧!”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將它們也一并坑掉如何?”白浪試探的問道。

  “o(╥﹏╥)o……我還有別的選擇嗎?”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