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97章 Debuff戰術,新的催眠者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當三人再度回到現實時,兩名契約者已經搖搖欲墜。盡管他們心中燃燒著熊熊烈焰,但再次被強收費后,真真正正的油盡燈枯、強弩之末了。

  若白浪還能再來一次‘真理漂移’,甚至不用親自出手,便可將二者坑殺。

  第一次進入真理后,他們根本沒有考慮過,白浪會二度漂移過彎返回此地,這完全是思維死角。

  換任何一個正常人,在‘真理之門’的精神沖擊下都會陷入狂喜。哪怕心思再縝密再冷靜,也考慮不到這一點。畢竟進出真理的代價十分可觀,即便擁有‘賢者之石’的高階契約者,也不會這般浪費糟蹋。

  所以第一次進入真理,他們便承受不住巨大誘惑,在預留出‘路費’后,進行一系列交易,戀戀不舍的離去。

  隨后的二度、三度被迫漂移,非但沒再進行任何交易,反而被連續強制收費,損傷到根基,威脅大降。

  這正是白浪的‘debuff戰術’!

  他憑實力、憑財力、憑智力拉低對手等級,公平公正、合理合法、苦心孤詣、干得漂亮。

  白浪想不到的是,對方付出的代價超乎想象。

  此刻佩刀男子尚能保持理智,雖然元氣大傷,但仍有一戰之力;另一個精神不穩定的青年,屬于那種過度消費的類型。

  他第一次真理過彎時,就以某個想要放棄的‘固化欄’做代價,和守門人完成交易。以為能‘洗點、交易’兩不誤,然而所謂的‘等價交換’并非洗點清空那么美好。

  真理從他靈魂中,永久性挖走屬于‘能力欄’的部分根基。相當于開鑰匙爆出的‘余燼結晶’。

  交易結束后,青年的‘能力欄’沒有洗點清空,反而因為根基受損,導致固化能力處于‘癱瘓、失效、封印’狀態。有些像白浪血族化后,無法動用的‘波紋’,并且更糟糕。

  最慘的莫過于,被破壞的‘能力欄’將永久陷入‘灰色封印’狀態。除非重返樂園投入大量余燼重新修復;亦或者付出巨大代價,真正的洗點重練,培養一個新能力取而代之。

  但在此之前,本次任務世界內,它非但發揮不出根基價值,還憑白占據一個‘能力欄空位’,毀了對方的力量體系。而相似的事情,他被迫體驗三回,如今堪稱‘根基報廢’,一代廢人。

  也幸虧白浪不清楚真理之門的腹黑手辣,否則都要為青年感到悲傷。

  一個契約者就五個能力欄,你到底被挖了幾次墻角?還能戰斗嗎?干脆自殺吧。

  回歸現實的剎那,白浪與佩刀男子早有覺悟,雙雙進入最強模式展開廝殺,而那個青年干脆跪地,痛苦的慘叫起來。

  “啊啊啊啊……我的耳朵?我聽不見了?不!這不可能?假的,這不是真的,我怎么可能我聽不見?”

  連續三次強制收費,最強的‘佩刀男子’也不得不忍痛自廢一份根基,并且東拼西湊永久遺忘大量未固化卻真正掌握的‘知識、技巧、經驗’,才湊足路費,勉強保住一身實力。

  比起‘出入真理’這個稱號,這點損失他承受得住。下一步就是宰了這個混蛋!

  面對本就重傷未愈,又被三次強制收費,甚至連成熟的戰斗模式都有所遺忘的敵人,白浪橫煉全開,全身筋肉鼓脹虬結,野牛般加速沖撞上去。

  “死吧!”

  男子拔刀上撩,剎那間刀光如瀑,向白浪席卷而去。

  血族的敏銳迅捷,讓他鬼魅般折閃避開,緊貼著刀光閃爍到對方面前,一拳轟出如泰山壓頂,逼迫男子回防,右手握刀,左手架住刀面,擋在身前。

  白浪這一拳,兇猛狂暴,砸在刀身上彎曲成一道圓弧。對方借助刀身反彈之力向后退去,卻被白浪更加快速鬼魅的一爪,握出肩膀處一條畸形的手臂。

  連續三次人體煉成,可不僅僅是開門那么簡單,浪同樣試圖創造一個禁忌生命,當然這不可能成功。

  不過白浪前后投入三份‘人類’的材料,此刻同時體現在佩刀男與拳套青年的身上。

  他們的后背、肩膀、大腿、小腹等不同部位,生長出不屬于自己的肢體器官,那是練成失敗的產物,附著在血肉上,形成畸形組織如同連體人,并且不受他們的思維控制。

  只要付得起‘賢者之石’,就能抵消這種‘畸形合成’。但他們在第二三次漂移時囊中羞澀,只能接受生體煉成,等待回歸后再‘清除異常狀態’。

  此刻卻被白浪抓住破綻。

  男子刀術精湛,身法完美無缺,但多出來的不受控肢體卻是敗筆。

  白浪一把扯連接在他身體上的畸形手臂,用力反折、扭斷,‘咔嚓’一聲脆響,劇痛傳至心間,讓他動作一亂。

  隨后,白浪不給對方出手機會,五指微動、使出關節技,順著‘獵奇畸形手臂’的生理構,順勢發力、制服對手、逼迫其按照自己的力量流動方向而移動。

  下一刻,白浪全力爆發,肌肉解放,橫煉全開,雙臂筋肉迅速虬結,氣血貫通全身,整個人化做紫紅色的怪物,最強鋼拳掄出,要砸爆對方腦袋。

  敵人再度出刀回擊,倉促間力道不足速度不夠,白浪手臂詭異的波動,留下道道殘影,繞開刀鋒,雖然被切開一道不深的傷口,卻成功轟在對方肩膀上。

  劇烈的轟擊下,打的對手身形踉蹌,不過男子的身體堅韌程度,同樣超出浪的預料,體質很強非常強勁!有些麻煩。

  吸……!

  深吸一口氣,胸膛鼓起,接著雙臂瞬間消失,化作無數殘影呼嘯著砸出,如同連續發射的炮彈,掀起惡風向對面砸去,鋪天蓋地狂暴霸道連綿不絕,還不時夾雜膝撞、鞭腿、撩陰武神踢。

  打的佩刀男子左抵右擋,狼狽退卻,咬牙承受。

  “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

  白浪不爆發則已,一出手恨不得將所有底牌都砸出去,在把握住節奏瘋狂輸出時,他不斷將‘IBM粒子’轉化為附魔攻擊,試圖打穿敵人的防御屏障。

  這個男人抵抗的異常頑強,他雖然拳拳到肉,但對方體內不斷傳出詭異的反震之力,將勁道不斷卸走抵消,自身只承受其中一部分,因此表現的格外堅韌。

  與那些原住民不同,精銳的契約者固化了千奇百怪的能力,即便對方被‘真理之門’坑了3次,剩余的根基就未必比他差。白浪唯一的Lv5,也不過是白色的橫煉,對手的核心能力絕對是藍色以上,他很難打穿。

  想到這里,白浪更加不顧一切的狂暴輸出,毫不在意自身損傷,他要以力壓人,不給對手任何反抗機會,一波帶走、碾壓到底。

  轟轟轟轟……

  他雙手輪轉,一次又一次碰撞,攻速極快力大勢沉,沒有什么特殊的能量加持,有的只是最純粹的力量,一直占據上風。

  最狠辣的還是不顧自身損傷,一次次自殘式碾壓,并且建立了‘反噬鏈接’,對方每次反抗回擊時,他雙臂骨骼承受不住的破裂劇痛,也被反饋傳遞給敵人,一次次破壞干擾對手的節奏。

  雖然雙臂一次次斷裂,但‘血魔胎衣’形態下又被迅速修復,再斷裂……

  不過白浪能感覺到,對手也在隱忍中積蓄醞釀某種可怕的殺招。這股力量已經積蓄很久,一直在壓縮再壓縮,一旦爆發勢必石破天驚。

  突然,對手動了,放棄防御,空門大開,以重傷換一式先機,任由白浪一拳轟碎胸口骨骼,橫刀斬來,想要逼退他。

  “做夢!”

  橫煉形態下,白浪五指箕張,不退反進迎向刀光,一把攥住刀鋒,堅韌的皮膚筋膜被一層層切開。對手感覺就像是拿刀切割堅韌的橡膠輪胎,越陷越深舉步維艱,抽刀更難。

  鮮血順著血槽流淌,白浪一把攥緊刀刃不松手,荊棘反傷下,對方掌心一陣劇痛,動作出現更大偏差。

  他此刻箭在弦上,退半步就是萬劫不復,于是白浪再一次回旋踢,借著對格擋時機,從儲物空間內取出那把‘催眠者扳手’。

  乓乓乓……

  下一秒,白浪雙手掄動一柄0.65m的大扳手,與男子的快刀連環碰撞,迸發一連串火花。

  “好扳法!”

  白浪自己大喝一聲,對自己的‘王婆扳法’充滿贊賞。

  男子瞳孔減縮,心中暗道:好一柄奇門兵器!

  如今的扳手經過‘真理(樂園)’的改造,變成一柄0.65m的戰斗兇器。在扳手正反兩面的握柄上,分別用亞美斯的文字,雕刻著‘麻醉、正骨’兩個銘文。

  白浪在真理中,付出不小的代價,將這件‘裝備’重塑優化:

  用正面抽打時,會爆發‘正骨詛咒’,而用反面抽打,則激發‘麻醉詛咒’。如果選擇用18mm厚且沉重的側面敲砸對手,那就是純粹的物理‘攻擊頓擊暴擊’。不僅如此,用側面進行物理攻擊,還附帶‘臨時概率積蓄’(詛咒之力累積)效果,可提高詛咒觸發幾率。

  也就是說,從今往后,催眠者不再是一把善惡不分,難以駕馭的混沌系醫療器材。

  想正骨?用正面抽;想麻醉?用反面砸。如果使用攻擊力最強的‘側面’疊加沉重的‘活動扳手頭部’,即可造成物理學頓擊傷害,還能將制造的‘傷害’以‘詛咒之力’的形式積攢起來,提升詛咒觸發。

  白浪日后行醫時,完全可以先用這把‘物理學戰斗扳手’打死兩頭牛作為獻祭,累積足夠的‘詛咒之力’,再用正面或反面狠抽患者,就能瞬間爆發詛咒,再拿螺絲刀狠狠戳、重重的擰,最終隨手快速縫合。

  啊!這真是一場完美而又迅速漂亮的手術啊!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