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95章 專業過彎,真理漂移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心懷鬼胎卻各有所圖的雙方,快速擬定合作契約。

  白浪竭盡全力玩弄文字,用一條條約束展現出誠意,打消對方疑慮。他將用一個無法口述的‘秘密’來交換現場血族的所有權,并由樂園來客觀公正的裁定是否等價?

  那位佩刀男子一面和他周旋,借機恢復實力;另一面也花言巧語表示,只要白浪所言非虛就給予足夠的回報,不讓他憑白付出。

  很快,一張充滿文字陷阱,但看似沒什么大問題的塑料契約,在樂園見證下締結成功。

  彼此都隱藏了某些小心思,雙方也都心知肚明,但緊張的氣氛卻突然緩和下來。沒有了撕破臉,合作順利進行,看似各取所需誰也沒虧,最終勝負如何全憑手段。

  關于契約,白浪只能說敵人漏算兩點,成為他翻盤的關鍵。

  首先對方低估他這個樂園萌新所能接觸的情報上限。對方認為白浪即便知道一點關于高階的秘密,礙于見識眼界的關系,不可能太超綱。白浪口中的‘大秘寶’含水量很大,就像井底之蛙把井口當成天,一驚一乍博人眼球。

  據‘契約’約定,這個秘密價值越高,他們支付的報酬就越大。把‘真理之門’作為天平一邊的砝碼,白浪懷疑對方可能賠不起。

  面對這個坑,對方同樣有所準備,并且充滿自信。一旦白浪透露的秘密價值過大,他們有足夠手段繞開契約的懲罰,通過殺人滅口方式,規避的賠償。

  浪死了,契約就作廢了。

  男子想的很好,如果浪合作態度良好,賞他一些好處,留下做爪牙又何妨。若對方的‘情報’價值超乎想象。先不提付不付得起的問題,他們也絕不會允許這樣一個變數,將他們的‘秘密’再賣給其他的人。必須滅口,保護自身利益不受損害。

  這般無恥的雙方拼到最后,自然是比誰更高明。

  于是,就有了浪的第二個坑:路費問題。

  從儲物空間中取出一大卷金屬薄片,在地面鋪開,是一張2×2的復雜煉成陣。這是白浪安排手下尸生人制作的‘便攜式人體煉成陣’,隨時隨地發車,直達根源。

  接著,白浪發出‘請君入坑’的邀請:“如果你們準備好,就請站進來吧。”

  看到地面上鋪展開的復雜煉成陣,男子眉頭微微蹙起,沒想到白浪會來這手,有些遲疑起來。

  ‘煉金術’他當然知道,但自身五個能力欄已滿,并沒去分心學習,因此看不懂。不過他也清楚,煉成陣千奇百怪包羅萬象,主動站上去的危險,不亞于鉆進一個未知陷阱中。

  “煉成陣?你想做什么?”

  “樂園有限制,我不能透露太多,但我保證這是你接觸到這個秘密的唯一途徑。那些高階契約者,也用的相同辦法。不放心的話,你們可以留一個在外界守著,另一人隨我前去獲取那份機緣。機會只有這一次。”

  聽到白浪的蠱惑,男子沉吟不語。

  白浪反道:“還在磨蹭什么?畏手畏腳。契約都簽了,有那么多條約束在,我敢亂來嗎?光是樂園的懲罰與反噬,就活不過下一次任務。”

  “也對,是我多慮了。讓我來吧,炎你留在這里。”

  男子看向已經坐起,目光充滿惡意,隨時暴起偷襲白浪的年輕人。

  “不!我也要去,我同樣信不過你這個家伙!”疑似精神病的青年狂犬病發作,狂躁起來連隊友都咬。

  “商量好了沒?那就開始吧,時間不等人。”

  這時,他已將人體煉成的材料,都放置在煉成陣內。自己也站了上去,營造出一種誤導,仿佛要通過一些‘材料’來啟動這個魔法陣。既然白浪站進去,那么他們也沒問題。

  有傳火樂園做見證,兩個契約者被白浪忽悠到煉成陣內,以‘原料祭品’的身份等待發車。

  “那么……煉成!”

  老司機雙手按動陣圖邊緣,精神力溝通地殼,二度真理飆車,輕車熟路直達根源!

  不詳的氣息在據點內爆發,煉成陣仿佛溝通到異維度,爆發血色光芒。緊接著,一根根黑色手臂鉆出來,將白浪三人扯了進去。

  不存在掙扎,面對一個星球的力量,今天誰也逃不掉!

  看到這一幕,周圍的狼人躁動不安,卻沒有逃跑,依舊看押著茍延殘喘的血族。

  再回神時,白浪孤身一人來到巨大的真理之門前,對著守門人搖搖手:“嗨,又見面了!”

  沒有具體形象,只有一個人形輪廓的純白光人來到他面前:“需要交易嗎?”

  “按照慣例,我先咨詢一些問題。記得上次你說,這里提供裝備合成、升級服務?能幫我看看嗎?”

  說著,他取出了嗜血者、催眠者、命運十字架、鮮血圣母……幾件最常用的裝備,以及那枚隨身攜帶的‘邪神之種’。此時打開鉛盒,并未爆發異力,也沒有觸發第四輪追殺。

  守門人同樣對其他世界的‘奇物’,一樣樣檢查起來,配合的鑒定、講解,并且成功觸發‘信仰武裝’的信息。

  命運十字架、鮮血圣母具備‘信仰武裝’載體的潛力,是否合成,請做出選擇……

  此外,白浪又對其他裝備提出各種要求,也觸發樂園提示信息。任何一件道具,搭配不同的‘代價’,會出現多種選項。

  在咨詢‘裝備強化’的過程中,白浪不停提問:“我記得你說過,我們這些‘外來者’接觸真理的待遇,與這個世界居民不同。”

  此時雙手高舉‘命運十字架’,在頭頂來回轉動檢查的守門人回道:“沒錯,你有什么問題?”

  “那么同為‘外來者’,主動進行‘人體煉成’的煉金師,與充當‘原材料’被動卷入的外來者,遭受待遇也有差別。對嗎?他們支付的路費是否更貴?亦或是要接受一次‘人體煉成’?”

  “你的問題已經超出我回答的范圍,好奇的話,你可以去試試。”

  “好吧,再談談這個‘扳手’。你能不能讓‘正骨’與‘麻醉’兩個效果變得可控?還有這個‘鮮血圣母’,能否解除女性限定的條件……”

  白浪看似在詢問守門人,實則再向咨詢樂園,許多讓守門人感到費解,不知該如何作答的問題,他都獲得了樂園的提示。

  在白浪與守門人啰嗦時,另外兩個契約者,也陷入相似的空間中,遇到一個人形輪廓的白光。

  “哈哈哈哈,真理之門?真是太有趣了!真是出乎意料的大驚喜。什么,交易嗎?來吧,來吧,我已經迫不及待了,將我的固化能力拿走啊,早就想清空洗點了!”

  在精神有問題的青年狂喜時,另一處獨立空間中的佩刀男士,在詢問清各種問題后,內心既興奮激動,又感覺非常不爽,他被耍了。

  “哼!被算計了。”

  與真理的交易很容易,等價交換。永久遺忘部分知識、付出一份代價,就能交換到新的知識。無論付出多寡,真理都樂意交易,不存在最低消費,甚至可以直接離開。

  但‘路費’卻是另一回事。

  進入真理的方法簡單,然而離開的門檻很高,并且強制扣費。

  從那么多高階契約者爭奪‘賢者之石’就能看出一二。連高階契約者都不愿以‘賢者之石’之外的方式出入真理,就知道有多坑了。

  再度恢復意識時,白浪重回人間,腦子立刻清醒過來,同時聽見耳畔的狂笑聲,以及被偷襲攻擊的危機感。

  青年還沉浸與‘真理交易’的亢奮當中,而沒有準備紅石就被扯進去的男子,已經收到來自白浪的濃濃惡意,此刻一刀刺向他的后背,快如流光龍吟虎嘯,要置浪于死地。

  “那么,再來一次吧!”

  鋒利的刀刃剛刺穿白浪的腹部,三人腳下還沒涼透的煉成陣,就再度爆發血光,一根根黑色手臂再度探出,扯住三人的手腳,將他們拽了進去。

  “你該死!”男子的冷靜表情終于出現變化,動怒的吼道。

  “不!”嘴角笑意還未散盡的青年,也再繃不住了。他是精神病又不是沙雕,同樣知道害怕。

  是個人都經不住白浪這么折騰,第二班‘真理返鄉車’,出發!

  那些退縮在角落的狼人瑟瑟發抖,完全不理解這些祖宗在做什么?

  “嗨……我又來了……”

  真理之中,守門人百無聊賴耷拉著一條腿,坐在半空中,對浪哥做了一個請自便的手勢。這群傻子反復進來送路費,它又不虧,隨意了。

  白浪卻明白,僅僅一次‘人體煉成’是無法掏空敵人的,甚至有可能讓他們變的更強大。畢竟是資深者,底蘊未必比自己薄,可以支付非本世界的知識、身體概念、以及‘能力欄’離開。

  不過沒關系,初次進入真理并保持理智的人,恐怕不會錯過這種機會,將除‘路費’之外身上的‘零錢’都消費掉。畢竟機會難得,不可能付了路費空手而歸,也沒人會吃飽撐著再來一趟,簡直腦殘。

  那么,如果猝不及防再來一次呢?已經消費干凈的他們,能否安全的走出來?

  三位契約者再度返回人間,兩人已經怒急。

  還剩2/5牛頓紅石的白浪,狂笑著沒有做任何抵擋,第一時間發動第三次煉成,一邊吐血一邊大笑:“驚喜不驚喜?刺激不刺激!皮皮蝦,我們走!”

  第三班‘真理探親車’再出發,讓我們一路逮蝦戶到真理的深處!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