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87章 我想和你們玩個刺激游戲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隨著一聲痛呼,小半截胳膊墜落地面,灑落點點血跡;而斷臂血管被計都主動控制閉合,并沒造成出血。

  “好快刀。”

  小姐姐面色蒼白,贊了一句,怎么看都像是死鴨子嘴硬的逞強。黑色荊棘提刀呆立,面對自家主人的贊揚,用充滿雜音的機械音答非所問:“我擦?我擦?我的頭發更短,可以滾啦!”

  隨著不間斷的召喚黑色幽靈配合戰斗,不僅自己御使能力更強,黑色荊棘同樣在蛻變。

  過去,它表現出低端的自律智能。而今天,它突然的開口也預示著,突破某種限制?進入新的領域,這不禁令她更加期待。

  ‘黑荊棘’的基礎能力已開發完畢,如今只能隨著素質增強而微弱提升。若是它能覺醒智慧,綜合實力可大幅度提升,當成半個‘影分身’使用。

  彎腰撿起右臂,拋給身后的尸生人戰士,計都冷聲道:“搞快點。”接著,她又看向另一個被‘小觸手’控制的低級煉金師:“做好準備,聽我暗號行事。”

  “遵命。”×2

  兩個麻木的傀儡同時行動起來,而外界的戰斗不僅更加激烈,也不斷向4號實驗室靠近。

  此時的實驗室外圍,一個血族感應到‘晶胚’從未間斷的奇異波動,大聲提醒道:“東西就藏在那個方向!我來拖住他,你們速戰速決!”

  言罷,這個疑似頭領的血族,后背突然被血色能量晶體刺破,那是幾根巨大的,違背了常識的能量器官,像極了尾獸的尾巴,又像是吔屎鬼的赫子,向著煉金術師抽打而去,在空氣中留下一道道殘影。

  而他身邊的吸血鬼,與其他更弱一籌的煉金師對戰。此時幾個血族,已經突破其他戰斗煉金師的包圍,向計都所在沖刺而去。

  “休想!”

  白磷煉金師雙手合十按動,空氣中爆發定向爆炸,將血族的攻擊沖擊開。心中一凜,那個方向是……難道這些血族的目標是‘賢者之石’?

  紅石由兩個團隊共同負責,而計都躲藏的4號實驗室,恰好負責最后一步的‘合成’。難道有人私自隱藏了部分紅石?但也不至于令血族如此興師動眾,一定有更加珍貴的東西,隱藏著我不知曉的陰謀。

  他的大腦在戰斗中高速運轉,突然腦補得出一個結論:

  莫非……有內鬼?它們是為了完整的‘紅石煉成技術’?結合血族前天爆發的沖突,以及昨夜的試驗所襲擊,他想出一個極為可怕的陰謀。

  雖然仍有邏輯問題,但一股發自內心的寒意傳遍全身。我不知道真相是什么?但我知道,阻止你們就對了!

  如果血族知道他的心中想法,一定會冤枉哭的。

  “休想逃走!給我留下!”

  他的小拇指上,戴著一個鑲有紅色碎鉆的戒指,那是一小塊紅石。用來充當煉金術增幅器,取消煉成陣;但由于數量稀少,遠不能像前天的‘獅頭煉金師’那般肆意揮霍。

  轟轟轟!轟轟轟!

  連續不斷的爆炸中,血色能量器官在激烈反擊。然而血族占據數量優勢,遠非這些煉金師可比。

  轟隆!

  計都所在房間的墻壁被轟碎,一道血影沖了進來,隨即立刻鎖定她,極速轉折變向,向著小姐姐飛撲而來,伸手向她抓去。

  無形中,黑色荊棘一拳砸出,氣浪卷動化為螺旋。它雖無橫煉、血族體質加成,單憑純粹力量而言,不在計都之下。更何況它的拳頭上,還纏繞了一層附魔棘刺,打的對方刺骨劇痛,慘叫著倒飛出去。

  一拳轟飛。

  嗖嗖嗖……又是三個血族趕到,它們的氣息比計都上次獵殺的血族更加可怕,莫非是二階段的精銳炮灰?

  “沒錯就是她!那股陰冷的假貨氣息,還有晶胚,就在她身上!”

  計都獨特的盜版血族氣質,此刻與晶胚釋放波動重疊起來。她孤身站在角落,右臂空蕩蕩,嘴角帶笑,與沖進來的血族格格不入。

  “女人,乖乖將東西交出來。”

  白磷煉金師奮不顧身闖進來,想要阻止血族的陰謀,突然看見昏迷不醒的同事,緊張道:“道格拉斯先生!”

  此時三方齊至,血族、煉金師、小姐姐。計都感覺時機成熟,立刻開口道:“諸位,且慢動手!我有一言,請諸位靜……”

  “少廢話,將東西交出來!”又一個暴躁血族就要動手掠奪,接著感受到無形中的威脅,突然抬手擋在面前,接著手背憑空出現三道刻骨的爪痕,讓現場突然一靜。

  計都也趁機扯開外套,襯衫外纏滿了炸藥!外衣內測同樣掛滿密密麻麻的黃色方塊……“都住手!信不信勞資現場自爆?大家一起升天!”

  血族仿佛看到什么笑話,嗤笑出聲:“可笑。區區炸藥,你以為有用嗎?”

  “哦?那你們想奪取的‘邪神之種’呢?能承受住嗎?別過來,都別動!后退兩米,否則我會很不安!”計都眼睛亂轉,不斷計算著屋內的人數……

  血族見她無路可逃,隱隱包圍住額頭冒冷汗的煉金師,感覺掌握了主動權,再度勸說道:“你已經無路可逃了,不如投降。我可以保證給你一條活路!”

  那個領頭的血族勸說起來,他不僅想穩住計都,更想將她俘虜,逼問出更多情報。這個假血族太詭異,處處透露出不對勁,她背后隱藏著陰謀。

  此時,幾個血族的心中蒙上一層淡淡不安。總覺得事情不對味,對方完全沒有抵抗,這是在送,而且送的太輕易,反倒讓他們心生不妙。

  “你究竟想說什么?”

  白磷煉金術師也察覺到不對勁,一邊思索應對之策,一邊暗自警戒,想救走地上昏迷的煉金師……他發現事情與預料大為不同,對方的目標是這個女人,這是血族內部的沖突。那么這個女人目的呢?禍水東引,利用研究所來避難,還是其他什么……

  就在三方僵持的時候,計都說道:“你們知道嗎?人類是由65氧,18碳,10氫,3氮,1.5鈣,1磷,0.35鉀,0.25硫,0.15鈾,0.15氯,0.05鎂,0.0004鐵,0.00004碘,以及微量的氟、硅、錳、鋅、銅、鋁和砷而組成的……”

  不安的感覺更濃,那個血族頭領蠢蠢欲動,準備出手拿下對手:“這是什么意思?”

  計都自顧自道:“人體煉成!既是以肉體、靈魂、精神來進行人的煉成。也就是說,只要能夠煉成這些東西,就可以不依靠母胎來讓人類誕生,這是神的領域!正因為違反了大自然法則與社會倫理,所以才被視為禁忌,從古至今從未有人成功……”

  “這就是你入侵研究所的目的?”白磷煉金師一臉費解,對方想竊取賢者之石來進行人體煉成?

  血族心中不安,懷疑這與她竊取‘晶胚’有關,她想要成神?

  計都聳聳肩,感覺編不下去,連自爆威脅都懶得繼續裝,無趣道:“抱歉啊,我只是想說……我想跟你很玩個游戲!即便拖延這么久,依舊湊不夠人數。真令人感到沮喪啊!游戲開始,動手!”

  “不對!”

  在某個血族感覺到不妙時,毫無存在感、趴伏蜷縮在地面、被小觸手控制的煉金師,已將雙手按在地面,隨即爆發光芒。

  巨大地毯掩蓋下的‘超大號煉成陣’突然被啟動,爆發出強烈的煉成反應,將所有人都籠罩住……

  “逃!”

  “來不及了,祭品們。”計都冷笑,靠在墻壁上看著。

  從頭至尾,她都站在煉成陣外側,保持著安全的距離。在此之前,她指揮手下忙活了一個小時,就是為了繪制這幅加大型號的煉成陣。

  ‘煉成陣’尺寸從來都不是問題,直徑越小,越能展現煉金師的高超造詣。不斷加大尺寸并不是難事。最大的煉成陣,可是以國家為陣圖的。

  地毯下方覆蓋的,是一個不知道是否正確的人體煉成陣圖。原料方面,雖然她湊齊了‘人類構成’的全部元素,然而這張多出來的‘地毯’,以及額外擺放的桌椅茶杯,顯然超出了一個‘人類’該有的成分。因此,原料的錯誤比例,就已經注定這是一場必然失敗的煉成。

  更有問題的是,這個煉成陣中站著兩個國家煉金術師,五名血族……他們完全是以‘不明真相吃瓜活祭品原料’的身份,出現在煉成陣當中,更嚴重的破壞著本就不知道正不正確的煉成反應,真的注定是一敗涂地啊。

  (盡管尸生人再三保證,陣圖絕對沒問題。)

  所以計都從頭到尾考慮的問題只有一個。人體煉成注定是不成立的,而從古至今少有人能活著完成這個項目,她猜測主要是‘代價’問題。

  于是,她決定臨死前浪一把!主導一場游戲。玩贏了自然喜大普奔,玩脫了也能安然脫身。

  如果煉成者明知注定失敗,并且要付出慘重代價,甚至生命,卻依舊主動煉成(自殺),那么圖個什么?接觸到真理,獲得無盡的智慧嗎?

  那么作為代價,主動獻祭是否成立?能否減少自身付出的代價?比如此刻,一次明知失敗仍要進行的煉成,以兩位國家級煉金師五只強大的血族做‘誠意’,不知道我的‘小觸手干部’能否一次超神?

  如果他死了,是否同歸于盡,能團滅這群人?如果他活下來,又會變的多強?是否能擺脫‘觸手肉芽’的控制?擺脫‘干部位’的束縛,背叛自己呢?

  這一切的一切,即將揭曉!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