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83章 縱橫兩大陣營的資深神秘老爺爺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簡單的掙扎反抗后,老頭裘德洛就被白浪帶著一群馬仔,死死壓制住。按在地面上好一頓暴揍!

  對方實力雖然不差,但白浪在一階段中也處于中上游,更是新晉肉搏型小天才;再加上一群如狼似虎的‘尸生狼人’,制服碾壓一個連續高強度工作兩小時的老頭,實在綽綽有余!

  砰砰砰砰……

  拳頭如雨點般落下,白浪同時逼問道:“說!你都看穿了什么?!”

  “‘殺狼名醫’奧特蘭德?你果然是隱藏最深的那個!這些狼人沒有心跳,氣息陰冷,全都是死尸吧!是你這個邪惡的巫醫,精心策劃將它們轉化成亡靈生物的,對不對?你根本不是什么醫生,你是死靈巫醫!學醫的果然都是變T……啊!”

  老頭沒說完,就被浪哥一個嘴錘抽歪了臉,氣急敗壞道:“你才是死靈法師!你全家都是巫醫!休要污我清白,我是正兒八經的職業醫生,血療不是巫術,是醫術!”

  最忌諱被人誤解的白浪,在聽到這句質疑后立刻炸毛了,毫不留情的將對方打到屈服!

  “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鬼話?你以為這樣就能讓我屈服?”

  “啊啊啊啊,你這個混蛋,打夠沒有?”

  “快住手啊!我年事已高,經不住折騰,哇,手要斷了啦!求別打,會出人命的。”

  “饒命,饒命!好漢住手,我愿稱你為神醫,請不要再打我了!”

  “我認慫,無論什么條件我都答應!”

  “我有秘密,我有大秘密,我可以簽訂契約……”

  10分鐘后,鼻青臉腫的老頭在白浪起死回生‘螺絲刀扳手’組合下,吃痛揉著腫起的腮幫子,重新坐了起來,并含糊不清嘟囔著什么。

  “哦?看來你的喉管并未被徹底校正?不過沒關系,來,再讓你見識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醫術?看我‘白銀色波紋疾走正骨法’!”

  手中的‘機械詛咒扳手’爆發出燦爛的白銀色波紋,向著老頭的喉管狠狠抽去,下一刻‘麻醉詛咒’發作。

  “別慌,‘正骨’的觸發幾率很高的,總有一次能成功不是?”

  砰砰砰……砰砰砰……

  其實從一開始,白浪就沒有下死手的意思。相反,他對這個老家伙的詭異行為感到好奇。

  “也就是說,你是地方陣營的契約者?”

  裘老頭連忙搖頭:“不不不,我和你一樣,都是亞美斯陣營的一員。不過我所屬的團隊,卻在阿爾哥路,我是在選擇陣營時,被派遣過來的。我們有著隱秘的聯系手段。”

  “哦,我明白了,你是個臥底咯!”白浪恍然。

  “可以這么說,我一直低調隱藏在契約者的外圍,并不接觸核心任務,只累積基礎的‘貢獻與參與’,就是怕被認出。同時,也可已將這邊的情報,及時傳遞回去……”

  老頭一五一十的回答,看似已經任命的樣子,但直覺驚人的白浪,認為對方依舊有所隱瞞:“你既然是我們這邊的,又如何驅策狼人的?”

  “咳咳,這涉及一個隱私,我……”

  白浪突然打了一個響指:“富貴丸,揍他!”

  “是!”

  砰砰砰……砰砰砰……

  “啊啊啊,不,不要!我說,我說!是稱號,我使用了稱號能力!”

  眼眶也被打腫的老頭連忙告饒,向白浪開啟一塊面板,顯示了他的稱號‘變節者’。

  變節者(藍色):你的節操低的令人發指,你是隱藏的兩面派,無恥的墻頭草。佩戴本稱號后,可在一定范圍內共享接取敵對陣營任務,領取敵對陣營獎勵,驅使敵對陣營成員……

  備注:切記,不要暴露!否則你的陣營貢獻度將被逆轉,并疊加敵方陣營‘負貢獻’;當你轉投敵營時,擁有前科失去間諜價值的你將不被信任,你的貢獻將接‘受減去原陣營貢獻’的判定。

  白浪觀賞完‘變節者’稱號,也是大開眼界,這老鬼兩邊通吃啊!

  假設,他在亞美斯的貢獻為800,并且憑借‘變節者’在隊友的幫助下,在阿爾哥路刷出1000的敵對陣營貢獻。他結束任務回歸后,將以1000800來結算最終受益。

  然而一旦自己爆料他的真面目,裘老頭將遭受反噬。非但己方陣營貢獻變成8001000,敵方陣營也要變成1000800。

  所以……自己拿捏到對方一個把柄?難怪他想要隱藏,這種秘密簡直要害啊。

  “真是個不錯的‘稱號’,這就是你能驅策狼人的秘密?”

  “不錯,我所屬的團隊也接取了阻止‘亞美斯行動’的任務。他們消耗陣營貢獻,兌換了一支狼人小隊的指揮權;而我混入最外圍的劃水團,手持這枚徽章充當坐標,只需要等待狼人來襲,隊伍必將一蹶不振不戰自敗,屆時我將順利脫身,潛藏進戰場中,不斷傳遞情報……甚至指揮這支狼人小隊,襲擊亞美斯的隊伍,并將貢獻加在‘敵對陣營’上。”

  老頭乖乖說道,他攻擊敵對勢力屬于‘亞美斯陣營貢獻’,而偷襲隊友時,憑借‘變節者’可增加敵方貢獻,怎么做都不會吃虧。

  這也是他行事低調,主動加入劃水團的原因。進了主力攻略團,還怎么挖墻腳、自掘墳墓?不坑自己人,還怎么刷貢獻?

  不過老頭的計劃與白浪不謀而合,這讓他陷入深深的自我懷疑當中,難道自己的‘智力’就是這種水平?

  白浪突然意識到,當他想偽裝成‘治療人員’混入團隊做寄生蟲時,有一群寄生咸魚黨也打著同樣的算盤;當他想驅策一批狼人,偽造脫身證據時,這種老貨也有著一樣的想法。

  “我果然只是凡人的智慧啊!”

  從小就有自知之明的浪哥,對自己的智力越來越沒自信了。所以放棄思考,專心加血條的‘耐毒打肉盾路線’,才是真正的出路啊。

  智商不足,血條來補!

  當我的血條突破天際后,任何陰謀算計就都變的毫無意義了!這一刻,白浪不禁為自己的機智點贊,陷入深深的陶醉之中。

  “那么,你是從什么時候察覺我發現你破綻的?”

  在老頭一臉無辜的解釋中,白浪總算清楚前因后果。

  他自己因為單飛心切,于是以暴力趕工的速度,在短短兩小時內,敷衍潦草的發動偷襲,一擊即走從不停留,從不將混亂擴散到最大。

  所以這支劃水團,幾乎賺不到任何貢獻,完全是拿到基礎參與度就閃人,以蛇皮走位奔向下一個目標。因此阿爾哥路陣營,也難以及時反應,被他一口氣偷襲了三個據點,直到第四個才爆發了一次真正的戰斗。

  而白浪清新脫俗的不走尋常路戰術,也讓本就心中有鬼,擔驚受怕的裘老頭,陷入懷疑當中。‘變節者’嘛,大家都理解的,承受著巨大心理重壓,整日疑神疑鬼小心警惕,養出多以的毛病。

  在白浪的‘蛇皮行軍戰術’中,老者手中的‘徽章’總是隱約感應到狼人小隊,就被重新甩脫。而追擊他們的‘真狼人小隊’每到一處混亂的據點,就被拖延耽誤一回,追擊距離反倒拉得更遠。

  到最后,裘老頭不得不懷疑這是白浪的陰謀。

  奧特蘭德早已看穿了一切,在用這種手段試探自己?想從四個隊友中,偵測出內鬼。尤其在遭遇‘尸生狼人’襲擊后,白浪擋住了滑板的軌跡,而老頭也起了殺心,不管是不是真的看穿?他都要殺浪滅口。

  畢竟自己的‘變節’身份一旦暴露,這次任務的收益也將徹底爆炸,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拿最終收益冒險。

  再經過先前那一輪試探后,更加堅定了‘奧特蘭德早已洞悉一切’的念頭。于是裘老頭志得意滿亮出徽章,想要圍殺浪哥,為‘敵對陣營’增加一份貢獻。

  接著就被群毆了。

  “也就是說,你這‘徽章’還有效,那支真正的狼人小隊還在趕路?”白浪拿起對方的‘徽章’問道。

  “嗯嗯嗯,很快就會過來的!”老者連連點頭。

  與此同時,那支追擊的狼人小隊,已經迷失在荒野之中。畢竟浪哥的移動軌跡太飄了。

  這時,裘老頭突然說道:“奧特蘭德,請不要暴露我的秘密,我愿意合作,與你簽訂契約。你殺了我、揭露我,并不能得到多少好處。相反,我的身份同樣能為你帶來巨大助益,我可以向你透露阿爾哥路陣營的情報,兩邊聯手做局,左右通吃。”

  “這……”

  白浪思索起來,裘老頭的確是一步好棋。他雖然不能‘變節’,橫跨兩大陣營,但卻可以利用這糟老頭子,與對面的狼人勾搭上。

  不過,這老家伙節操這么低,信不過啊!

  裘德洛也看出白浪的擔憂,急忙道:“我很有誠意的,我可以和你簽訂最高級‘契約’,樂園作見證,比我的團隊契約級別更高!”

  “你這就出賣自己的團隊了?”白浪不喜反憂,這貨的節操值比想象中更低。

  “奧神醫您誤會了,我們可不是真正的團隊。我是上個任務被逼著和他們簽了一個契約,欠了一大筆錢,這一次被迫入隊合作。而且這種臥底模式,雙方都有利可圖,才勉強合作下去的。我與我的團隊沒有信任、沒有感情,我也是被迫的,但我對您卻是真心的!更何況,我與你合作,并不損害團隊的利益,大家有著共同的利益基礎。”

  白浪對此表示理解,兩邊陣營并非針鋒相對,操作得當,可以避開矛盾,互惠互利各取所需。

  “行吧,你擬定一份契約,我來過目。”

  白浪勉強接受這個老渣渣的建議。雖然信不過他的節操,但浪哥信得過‘樂園’的約束。

  老頭連連稱是,低下頭擬定契約,嘴角露出一個得逞的笑容。

  他除了‘變節者’外,還有一個更強大的稱號,卻從無人知曉。

  那就是——‘老賴’!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