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79章 破碎的核彈夢,決定做條出臺咸魚。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整個下午,白浪都沉浸心不在焉的工作狀態,雙目失焦但手速如風,跟隨本能擺弄一個個患者,沒有出任何差錯,但腦子里全是煉金術的奧秘,不自覺的,就會在病患創口上,額外縫一些無意義的線條,構成特別的圖案。

  除了更加浪費縫線,讓病人們更痛苦外,對于傷口愈合沒有任何好處。

  “但在康復后,可以留下充滿象征意義的‘神秘符號傷疤’,如同紋身般美觀。這是醫術與藝術的融合,自帶美化效果,可大大降低患者的抵觸自卑心理。我可真是個為患者著想的仁慈醫生啊!”

  在被管理急救營的長官批評時,白浪硬著頭皮,如是辯解道。

  ‘結晶’賦予的知識中,所有煉金學派都建立在共同的科學基礎上,但各有一套符號、構圖編譯體系。導致相同的‘碳酸飲料煉成’,也能產生眾多分支:可樂流、百事流、雷碧流……

  這既是一種加密,也是溝通地殼,調動星球能量的‘儀式陣圖’。

  不同派系,將自家研究的尖端知識、化學公式,轉化成抽象復雜的‘煉成陣圖案’進行表達。就像番號車牌復雜的鏈接地址,轉化成‘二維碼’,普通人憑借肉眼能看明白嗎?

  不能!所以被外人得到,缺乏‘解析理解’路徑,同樣不能發動。

  然而用自家的app掃一掃,嘿嘿嘿……

  你懂的!

  這是煉金術師們保護‘自主知識產權’的防盜防破譯加密措施。同時,這種封閉循環的圓形煉成陣,也可理解成細胞膜,在精神力引導下,與地殼能量構成滲透壓,來催動內部的煉成反應。

  白浪此刻就繼承‘融之流派’的陣圖術式,以及大量編譯好的煉成陣。利用這些‘煉成陣’,他能做到徒手搓鋁熱炸彈。但無法實戰運用,這就比較坑了。

  他現在是優雅的學院派‘煉金術師’,能在安靜的環境下,充分準備,搓出漂亮的小火山來。

  總不能打著打著,突然讓敵人停下:“喂!你等我十分鐘,讓我給你畫一個必死無疑的煉成陣,讓后你再跳進來好不好?”

  另外,徒手搓核彈理論成立,但并不靠譜。

  煉金術的威力與知識、經驗成正比。懂得的越多、經驗越豐富,構造的‘煉陣’越接近真理,煉成的效率越高,威力更大。相反,他這種半文盲初哥,就是個渣。

  若是將Emc2這種民科常識轉化成‘陣圖’,哪怕精神力爆表,牽動海量地殼能量,也煉不出核彈。但誰若將厚厚十幾本辭海字典的《核彈制造說明書詳解》轉化成復雜到令魔鬼哭泣的‘煉成陣’,這說明你掌握了‘核彈’的制造知識,能搓出核裂變來。

  弄懂‘煉金術’的原理后,絕望的白浪是選擇拒絕的。

  他很清楚,自己并不是聰明人。大學雖然零掛科,但有一半科目是‘小抄’的功勞。

  他有自知之明,頂多將初高中級的知識轉化成‘煉成陣’,做一個二流煉金術師。想把‘煉金術’當做根基,就必須有‘苦行僧的覺悟科學家的天賦’,刻苦鉆研一輩子知識,以科學路線觸及真理。

  這和他的‘血牛之道’背道而馳。浪果斷拒絕成為‘血療之國家煉金術師’,用醫學來拯救這個病態的國度。

  不過撿現成煉金知識來輔助強化自己,他一點也不拒絕。

  晚飯結束后,他慣例來到契約者活動區域,試圖收集一些新鮮的情報。而清晨的‘計都事件’也成為討論熱點。

  雖然這起突發事件的前因后果,白浪與樂園都心知肚明。但樂園依舊把‘計都’作為劇情發展的一部分,認可了‘血族陣營’發布的懸賞任務。

  同時,也給眾多契約者,發布了一個調查‘神秘女血族(計都)事件真相’的任務。誰真能逮住計都,就可以順藤摸瓜,牽扯到那枚‘晶胚’,觸發更多任務。

  (計都:有個毛的真相?我當然是為了完成樂園給我的任務啊!)

  (樂園:你是不是蠢?這個任務當然是為了拆穿你的身份,揭露你女裝大佬的真面目!)

  契約者方面有兩種態度,一方認為小姐姐疑似‘二階契約者’?也有人覺得她是劇情人物。但‘二階實力’是公認的,具體陣營不明、目的不詳,一旦逮住她就能拿獎勵提升任務評價。

  “我覺得她是原住民,而且還涉及了一段重要的故事,若是能抱住她的大腿,那么一定很溫暖!出賣她太不智了,一定有更深層的隱秘可挖,甚至可能開啟‘二難度’分支任務……”

  白浪聽到這里,當即‘呵呵’出聲。勞資的腿也是你能抱的?只可惜,他無法接取第二個‘任務’,不禁有些失望。

  (樂園:呵呵!你想告訴我‘是我給你發的任務’來完成任務騙取獎勵嗎?/白浪:你猜對了!)

  計都的出現,加速引爆亞美斯南部軍區的內部矛盾,就連契約者也隱現對壘格局。

  此外,基礎主線任務,被那個由二階老司機帶頭發車的‘鐵之手’攻略到‘第二環’,面向所有契約者開放。

  ‘鐵之手’一躍成為貢獻榜的第一位;白浪因為太茍、太低調,忙著專屬任務,沒空參與主線攻略,缺乏競爭力又跌到72名。

  然而他不走樂園任務平臺,單靠‘血療’替重傷的輪回者治療,賺了不少余燼以及抵債的垃圾道具,收益并不比攻略主線任務差多少。

  而且‘殺狼名醫’名聲在外,如今每天都有隊伍拿著調令,邀請‘白醫生’前去各個營房為傷員治療(暗中獻上狼人做祭品)。

  履行戰地醫生職責之余,浪哥也頻繁‘出臺’接私活。通常是好幾家契約者小隊共同出資,共享‘白神醫’,但絕不包夜!因此,他的陣營貢獻一直沒落下,勉強在及格線徘徊。

  主線任務,2環:調查確定阿爾哥路‘四號研究所’。

  ‘鐵之手’在昨天完成一個高難度任務,狠懟了那個阿爾法大隊,死了不少炮灰,但也獲得了許多重要情報。包括白浪意外跨難度參與的那場截殺。

  在計都小姐姐亂入之前,無論亞美斯軍方還是血族,都將目標鎖定在這個‘四號研究所’。阿爾路哥獲得了東方大國‘新國’的秘密援助,在邊境進行一個極端可怕,能夠顛覆‘亞美斯多利斯’的禁忌實驗項目……因此有了這場入侵戰爭。

  (其實是為主動入侵,侵略阿爾哥路,完成自家禁忌項目:‘國土煉成’而找借口。)

  如今‘計都’吸引了血族的注意力,但‘四號研究所’的威脅依舊不減,是浪哥所在陣營本次主線的真正目標。集合所有人之力,調查并推翻這個研究所。

  因為只需要有參與度,并且陣營貢獻達到基礎標準,就能順利回歸,所以忙著渡劫的浪哥決定放棄‘主線’安心做條劃水狗,他的精力都將集中在‘專屬任務’上!

  二階段的專屬任務,完成后,任務總評價絕不會低。反倒和一群資深老咸魚搶‘主線任務’,太累太辛苦,還有被打黑槍的可能。因此,他更加堅定做一名‘出臺不包夜神醫’的念頭。

  就因為他的不爭不搶,安心做一條咸魚,努力強化磨煉‘治療技能’,反倒被更多團隊看中!

  耐得住寂寞,專心治療大道,不為主線任務所動,這才是一個奶爸應有的品質正確發育方式。因此,包括‘鐵之手’在內,許多資深強者、團隊頻繁向浪哥遞橄欖枝。

  對此,白浪只想說一句‘你們誤會了,開計都小號太辛苦,我是真的不想練大號!’

  “嗨,我沒有遲到吧!”狗仔樂園戰地記者丹尼,風塵仆仆來到白浪身邊,看了看表問道。

  “你遲到了五分鐘,我晚上還有幾場手術,長話短說。”

  “沒問題,你要我調查的情報,都準備好了!”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