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68章 煉金術師職業任務前置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次日清晨,剛加了一夜班,用誠意與生命在飆戲的白浪。才睡醒沒多久,就被人喊到一棟守衛森嚴的小樓中。

  很快,他在一間布局雜亂,堆滿各種文件、圖紙、試驗器具的臨時辦公室內,見到那個十分欣賞他‘妙手仁心肱二頭肌’的老家伙。

  昨天與狗仔樂園新人達成合作后,浪不僅自己擺拍一套藝術照,還拉著其他加班的戰地醫生一起合影。戰地記者離開后,白浪并未懈怠,依舊認真負責的救治傷員,直到深夜才離去。

  這份連自己都被感動的‘誠意’,顯然被外界接收到。此外,隨著‘陣營貢獻’的提升,契約者逐漸獲得信任,并通過不同的分支任務,觸發并開啟不同的‘機緣’,地位也得到提升。

  有的人開始升官,成為小隊長,能用‘貢獻’兌換炮灰士兵;有的人接觸到一階段的‘血族隱藏陣營’,走上另一條攻略線。

  白浪無論業務能力,還是奉獻精神都得到認可,陣營貢獻也不低,自然觸發了自己的‘機緣’。如今誤打誤撞,疑似接觸到了‘亞美斯國家煉金術師’這條線?

  “小子,你來了!”

  屋內一扇小門被推開,前天將他破格提拔成戰地醫生的枯瘦老頭,從臥室中走出來,點頭示意他找個位置座下。

  “您找我有事嗎?”

  老者點點頭,坐到浪的對面,推開桌面上的雜物,雙肘壓在桌面上,一派審視的說道:“嗯。我看過你的檔案,無論才能、思想,還是意志都符合我的要求,我問你,你知曉煉金術嗎?”

  白浪心中一動,暗道正戲來了,于是點頭:“知道。”

  “那你對‘煉金術’有多少了解?說說。”

  “這是一種能夠改變物質構成與外形,并且制造出另一種物質的技術。基本原則是‘等價交換’,原材料與煉成的物質的質量與元素與必須是相同的。但具體的技巧與知識,我并不清楚。”

  老頭滿意的點點頭:“已經很不錯了,看來你也是有心人,做過不少功課,只是缺乏學習途徑而已。現在,有一個接觸并學習煉金術的機會擺在你面前,愿意抓住它嗎?”

  “愿意!”

  “軍部希望能夠從戰場中,吸納一批有才能又值得信賴的年輕人,成為軍方煉金術師,而我看中了你。細究起來,煉金術包羅萬象、流派眾多,涵蓋了所有的自然科學分支。學習起來更是繁瑣枯燥,需要投入大量精力與時間,一旦入門再難反悔。每個流派都有擅長的領域、獨特的‘術式體系’與‘煉成陣’。我的研究領域的是醫學與生物方面,并不擅長戰斗,你要思考清楚。”老頭認真告誡道,一旦入門就無法反悔。

  浪哥抬頭挺胸,充滿自信與自豪的說道:“我考慮清楚了,我就是為醫學事業而生的!不存在后悔。”

  管他什么流派?先學就是了,不吃虧!

  “好,這是我整理的入門資料,你先拿回去熟讀,過兩天為你安排一個摸底測試,看看你的基礎水平如何。此外,中央軍部還有一個秘密任務需要執行,你聽說過‘吸血病’嗎?”

  當白浪離開辦公室時,手中多了一疊資料,同時接到一個分支任務。

  你開啟了一階段隱藏陣營‘國家煉金術師’。

  你觸發了分支任務:煉金術基礎入門與吸血癥候群的調查。

  通過任務介紹可以看出,這個世界的‘煉金術’已經初步普及,私人學習的門檻與難度不算高,只要肯砸錢,總有三流的敗類煉金術師,愿意出售傳承。就像他在羅格營氪金強化技能、向齊貝林氪命修煉波紋一樣。

  普通契約通過‘非任務渠道’掌握的煉金術,包括他此刻因為表現優異,被列入‘預備役候選名單’也一樣。掌握的力量只能在本世界使用,不受樂園認證。

  不過新觸發的‘通過體檢注射疫苗,暗中收集血液樣本,調查軍營內吸血鬼’的任務,一旦完成優秀,不僅能將他憑智商學到的‘煉金術’,轉變成樂園認證的獎勵,甚至還有額外的驚喜……不愧是‘隱藏陣營獎勵’。

  如果血族陣營的隱藏獎勵是‘血統強化’,那么通過老者觸發的‘任務’,則提供了‘職業線索’。若他繼續攻略中央軍部這條線,和‘血族陣營’對著干,除了可以固化‘煉金術’這一能力外,若表現優異,還能開啟‘煉金術師’這個職業,以及‘國家煉金術師’進階職業。

  ‘職業欄’的最大好處,是跳出五個能力欄的限制,掌握職業范疇內的任意技能,數量不限,打造出技能樹。但職業欄中的所有技能,如論如何提升,并不能反饋屬性點。點亮的職業技能再多,也無法提升硬件素質。

  在此之前,白浪已通過‘死靈醫師手札’,觸發過‘死靈法師’的職業前置線索。

  此外,樂園內最主流的‘職業’獲取方式,是連續固化三個同體系、同種類的‘能力欄’,必然觸發相關的‘職業任務’。比如三個法系能力、三門功法、三個戰斗技能,或者三個忍術……等等。

  然后就是現在通過‘任務’,獲得相關職業線索。

  除了這些,必然還有其他觸發方式,他只是不知曉罷了。

  告別老者后,白浪又恢復到‘陣地截肢專家’的日常模式中。不同的是,不時會有受傷的契約者溜入他的帳篷內,付費接受血療。

  奶爸浪的‘人設’已經樹立起來,又有錢收,自然不會拒絕。無非割腕放血,添加各式調料,攪拌一番后,再逼迫對方飲下一碗熱乎乎,散發著血腥氣,并且不可名狀的粘稠血漿。

  雖然體驗度極差,但療效卻無可辯駁指責。

  “哥,就是那個人!”

  一道叫喊聲,將失血過多有些迷糊的白浪警醒。抬眼看去,前方圍了一大群人,領頭那個矮個子有點眼熟?直到看清一尊扛著巨盾的鐵塔漢子,門神似得守在一旁,他才驚覺原來是仇家尋仇來了!

  這個矮小的年輕人,正是剛降臨戰場時,被他徒手挖子彈的受害者。聽說對方有個哥哥,是某個正式團隊的骨干成員。眼前這伙人,似乎不是一階段的契約者。

  此刻他深處軍營,背后有靠山的白浪并不慌張,反而惡人先告狀,開口問道:“我記得你!你是來付醫藥費的嗎?”

  聽到這話,往事浮現歷歷在目,少年狠狠瞪了浪哥一眼,氣惱卻沒有開口。

  這時,一個與他有著相同發色的青年微笑開口:“閣下就是奧特蘭德先生吧?久仰大名,感謝你救下舍弟一命。之前任務緊迫,來不及向你道謝。”

  “不客氣,不客氣。”白浪擺擺手,推脫道。看樣子,不是來找麻煩的。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