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62章 任務完成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不知道是自己戴上‘石鬼面’后,綜合實力又強了一截,還是這次出現的吸血鬼水平弱了一點點?

  計都在一次簡單的‘換傷’后,快速擊斃敵方隊長;而黑色荊棘的偷襲也毫無意外的成功,見敵人背脊折斷,瞬間喪失反抗能力后。

  計都小姐姐已經全面爆發,速度升到極致,筋力解放,白皙皮膚下方隆起根根鮮紅血管,右臂籠手握成鐵拳,一式‘巖擊流碎石轟’砸出,憑空打出爆響聲。

  她身體伏地呈沖刺狀,右臂抬高與眉眼齊平,全身力量扭成一股,右拳怒龍般砸出……臂鎧頓時爆發血色電弧,拉長成一條鮮紅殘影。極致速度撕開空氣,發出噼里啪啦的電流炸裂聲,呼嘯著向獵物錘去。

  “吼!”

  第二只血族怒吼著悍然迎擊,隨即拳面相撞,變形、凹陷……緊接著整條手臂的骨骼發出‘咔咔咔’的粉碎聲,在計都的怪力鮮血籠手的雙重克制下,摧枯拉朽的斷裂、扭曲、粉碎、變形,血霧炸裂,徹底被打爆。

  而他另一只手,卻緊握一把短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她右側軟肋刺去。但在千鈞一發的危機關頭,被一股無形力量猛然攥緊手腕,掰斷。

  打爆對方右臂的‘鮮血臂鎧’并未停止,計都二度跨步速度更快,五指猛地張開,帶著殘余的紅芒流光,掀起極具壓迫力的惡風,撲面而來。

  掌心投下的陰影在眼中飛快放大,遮蔽了視野,隨即一片漆黑。

  小姐姐借助前沖之勢,一把扼住對方整張臉,指尖利刃彈射、握緊,抓的顱骨吱吱作響,然后勢不可擋的推動對方頭部向前沖刺。

  鮮血圣母在接觸到邪惡的黑暗生物后,又一次爆發出神圣的克制力量,血色電流將對方的頭部籠罩包裹,只得放聲哀嚎慘叫。

  而計都右手向下方按去,徑直將對方的頭顱塞進地面,地面一陣轟鳴。而她供起曼妙腰肢,一路推動著向前加速沖刺。擺裙下的大長腿頻繁交替沖刺,以優雅的姿態將一只吸血鬼貫入大地中,一路火花帶閃電的摩擦沖刺十幾米,留下一道長長的犁痕。

  隨即漫天灰燼飛舞,終結了第二只。

  此時黑色荊棘,已化作一道黑色閃電,向著第三只扭頭逃離的血族飚射而去。

  鮮血圣母榨干第二只血族,將其化作灰燼后。她立刻單膝跪地,取出特制步槍,架在肩上瞇眼瞄準,咧嘴微笑,這一切順利的仿佛如有神助。

  這次出現的吸血鬼,雖然實力不錯,但僅僅是一階段的程度,略微有些棘手而已。看樣子,第一次追殺的難度并不高。但依次遞增襲來,二度來襲就不會像現在這么輕松了。

  “叛徒!有叛徒!”最后的逃亡者回頭瞥見這一幕,心中既驚恐又憤怒。

  作為一名等級不高的新人,他能確定兇手是一個漂亮至極的女性血族背叛者。雖然氣息古怪了些,但她絕對是吸血鬼沒跑了。沒想到對方竟然獨占寶物,選擇內訌滅口,必須將這個消息傳遞回……

  一枚凈化彈貫穿他的骶骨,在子彈穿透身體的瞬間,便表爆發出針對血族的特殊能量,直接將腰部打爆,仍有大量血肉相互連接,慘烈摔倒。

  在第三個血族放聲慘叫,下半身已經開始灰燼化,眼看就要慘死當場時。極速追擊的‘黑色荊棘’恰好趕上,已然化身為漆黑狼人。

  利爪揮舞間,在吸血鬼傷口往上兩寸的位置,攔腰橫切,一爪兩段,將其撕裂。

  這種腰斬傷勢,看似一分為二極度致命傷,但對于‘血族’而言,反倒留了他一條命。計都這么做,也是為了給浪哥洗罪,故意放走一個活口,將她的信息泄露出去,既誤導了血族的判斷,也徹底洗白浪哥。

  轟隆隆!

  與此同時,不遠處傳來巨大的爆炸聲,甚至能看到一團火光沖天而起,很快就迅速消失,但視網膜中仍才殘留著火焰升騰的形狀。

  這場爆炸,是她專門為‘舔狗丸’埋設的炸藥,一旦有人來追擊他,就直接引爆。

  聲爆炸非但昭示‘臨時工富貴丸’已經被發現,進入大逃殺模式,同時整個軍營也被驚動,很快就會被更多的士兵圍剿。

  而此時距離主動開啟方鉛盒,僅僅過去七分鐘……

  “這么慢?還要再拖延八分鐘。”

  計都小姐姐看了看表,接著閉目感應自己的‘鬼綿羊’,正在高速移動。隨后從兜里掏出一把遙控鑰匙,按動‘返航’后,向著一處空曠地帶飛馳。

  做為青銅載具,‘怒羅衛門號’擁有自動駕駛、導航回程等功能。否則核爆模式下,白浪根本不存在駕馭問題,而是十死無生的翻車、翻車、再翻車。

  他這次能夠快速抵達軍營,純粹是提前設置坐標,勉強讓自己坐穩不翻,任由載具自動行駛返航。現在,他以‘車鑰匙’做定位,讓小綿羊帶著‘臨時工’前來匯合。

  另一邊的臨時工富貴丸,此刻被最后一只獨行的血族盯上。他將那枚‘黑色晶體’揣在口袋里,正騎著‘鬼綿羊’極限飆車。因為并非‘車主’的緣故,他沒資格進入核爆模式。

  但全力以赴的日常版小綿羊,最高時速仍能飆到150左右……這是小喵人媽媽曾經私自改裝的結果,也是她帶女兒們飆車的日常速度。(并沒有核爆溜孩子,已經算她保持理智了。)

  作為‘青銅載具’,計都與坐騎間有著特殊的聯系,能夠感知雙方距離越來越近。于是它選好埋伏點,將步槍對準鬼綿羊駛來的方向……靜靜的呼吸,等待著。

  遠處,一追一逃兩個身影映入眼簾。

  臨時工正騎著‘小綿羊’在路面上加速,因為路況差、視野有限,以及人生中第一次騎電瓶車,臨時工的速度并不快。

  身后,吃了一次埋伏爆炸的血族獨行者,此時灰頭土臉衣襟染血,但速度只快不慢的拉近彼此距離。

  計都沒有遲疑,立刻瞄準開火,一聲槍響,第二枚凈化彈沖著對方心臟射去,想要一擊必殺!

  危急關頭,血族有所感應。在她扣動扳機那一刻,便在死亡危機的警示下竭力變向。再加上正處于極速奔跑的狀態,計都的彈道預判出現誤差,被對方擦著身體躲過,子彈落空。

  下一刻槍聲再起,她沒有任何停留,而是在預判后一前一后連開兩槍,將僅存的‘凈化彈’統統打空。

  如果第一槍命中,那么第二槍必然也中,徹底擊殺對手。如果對方有實力躲開第一槍,那么必然被迫進入她預設的陷阱中,至少被重創一次。

  果真,極速移動中強行變向的血族,大腿爆開一朵血花,接著凈化之力在傷口處快速蔓延。遠遠地摔倒、跪地、翻滾起來,同時遠處也傳來槍聲,臨時工富貴丸悶哼一聲,墜車落地,急速翻滾……

  無主小綿羊自動駕駛,返回計都的身邊,然后消失不見。

  而僅僅是一個凡人的‘臨時工富貴丸’,此刻眼中燃燒著熊熊斗志,口中呢喃‘女神’,竟然頑強的爬起來,不顧身體的傷勢,居然悍不畏死掉頭,后背飆著血,加速向自斷一腿的血族發起沖鋒。

  同時,口中還高呼道:“主人,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我次奧!

  計都小姐姐一臉mmp,誰讓你自作主張跑去送死的?滾回來啊!不要給自己加戲,你這個垃圾!

  受傷的血族同樣瞪大眼睛,無法理解飛走的鴨子突然掉了個頭,向著他的嘴巴發起沖鋒,這是什么節奏?但無論如何,你送死,那就去死吧!

  血族舉起手槍,對準迎面而來,一臉狂熱想讓小姐姐刮目相待的‘臨時工富貴丸’扣動扳機,連續射擊!

  但更詭異的一幕出現了,這一刻的‘舔狗丸’,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偉大的‘舔.奧利弗.富貴.道格丸’!他繼承了富貴丸一脈代代相傳的成長型神器‘必須死’。一號丸、二代丸、富貴溫在這一刻靈魂附體!舔狗丸一個人,卻代表了富貴丸悠久傳承的‘漆黑意志’。在這一刻,他不是一個人在戰斗,他不是一個人!

  面對迎面射來的子彈,‘奧利弗貴’的心中沒有一絲畏懼、一絲波瀾,他的大腦放空,眼前畫面逐漸變得遲緩,被計都小姐姐隨手點亮的‘三個傳承菜單’中,此刻屬于二號丸的‘小天鵝舞步’開始發光。

  下一秒,他仿佛如有神助,竟在血族的近距離射擊中,腳下玄奧步伐連續不斷,旋轉、跳遠、他閉上眼,腳尖著地,用心靈在感應,燃燒靈魂燃燒潛力,雙臂突然懸于胸口抱環,竟然原地再次騰挪,旋轉了十幾個圈,有一種直升機螺旋槳擺脫重力起飛的意境。

  當他再次落地時,小碎步反復水平橫移……鬼魅般用腳尖輕點地面,雙腿大跨步、飛躍劈叉、再飛躍大劈叉,穿越過一發又一發子彈,在血族打空彈夾的剎那,來到了對方面前。

  “這不可能!”

  這突如其來,卻發自本能的‘小天鵝芭蕾步伐’,連血族都臥了個槽,實在無法接受這違背常識的現實!他竟然被一個人類躲開了連續射擊?

  “受死吧!”

  燃燒中的富貴丸一腳飛踢,鞭腿重重掃在血族的頸部,接著對方身體微微晃動,畫面定格,雙方僵持不動……

  “好弱?”

  血族又愣住了,這是什么情況,能閃避開自己射擊的人類,竟然這么弱小?這是陰謀嗎?他不可置信飛速出手,瞬間洞穿了‘舔狗丸’的心臟,在對方絕望不甘的注視下,聽到一句遺言:

  “女神……我讓你失望了……”

  就在血族一臉臥槽時,黑色荊棘一拳轟在他的正臉上,將斷腿的血族打的倒飛三米遠。隨后黑色荊棘兇殘撲上,發起一系列高速高攻的殘暴襲擊。

  而后計都也越過不斷吐血的‘舔狗丸’,左右夾擊,輕松擊殺最后一只血族。

  提前設伏,又有‘凈化彈’與‘鮮血圣母’兩件專克血族的裝備,今夜的戰斗實在太輕松了。唯一的傷亡,是腦子有坑、強行給自己加戲,又主動尋死的‘臨時工富貴丸’。

  不過連番戰斗的爆炸與槍聲,已經驚動了軍營,大量士兵向這邊追來。但血族勢力似乎不愿暴露?再沒派人來。

  于是她摘下散發出微芒的‘新必須死’,接著拿出令人感到不適的‘晶體’與鉛盒,跨上載具繞著軍營遛彎。沒有超出距離,也沒有與追來的隊伍碰面,而是一路躲躲藏藏,耗盡最后的兩分鐘后,重新裝回‘方鉛盒’,選擇撤退。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