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42章 戰場急救:‘八錯,我就是一名專業的妙手神醫’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暈眩的感覺一閃而逝,白浪眼前恢復了光明。

  接著不等他意識完全清醒,僅僅是剛睜開眼,耳畔就傳來了巨大的爆炸聲,隨后耳中一陣嗡嗡,外界的一切都聽不真切,腦中是突如其來的尖銳耳鳴。

  噪音、震動、熱浪、沖擊波……將他直接掀翻在地,瞬間向著左側翻滾倒地。緊跟著,就被一層薄土蓋住。隨后才感覺到憋悶與難受,小臂也傳來微弱的刺痛感。

  狠狠的搖頭,甩掉頭上泥土砂石,他努力集中意識,終于清醒過來。四周喊殺聲、射擊聲、炸藥爆炸、炮火轟鳴……不絕于耳,就連地面也在無規律的微微顫動。

  抬頭望去,白浪發現自己處于某個戰場的核心區域。

  這是一處草地砂石的平原,四周沒什么掩體。天空灰暗、地表植被稀疏,遠方有大量黑煙升騰,附近是炮擊的彈坑,戰場規模很大,綿延很長距離,彼此交錯混亂至極。

  他的小臂上,還插著不知從哪里飛來的彈片?隨手拔出丟掉地面,大概是被女同桌撓傷的程度。

  此時戰局膠著,到處都是慘叫聲、喊殺聲,兩方人馬冒死沖鋒,子彈無規律的在空地上飛掠。不過如此空曠的地帶,被流彈擊中的概率也是極低……思索間,他的胸口又是一痛,一枚彈頭嵌在他胸膛的夾克上。

  不過在‘魔抗夾克’與‘橫煉’的共同作用下,只是胸口一悶,就像被人正面錘了一拳,并沒破防,但他還是迅速伏低身體,不再那么張揚。

  周圍的人群涇渭分明,一方穿著藍色的統一軍隊制服,而另一方則是卡其色軍服,從兩個不同方向在相互攻擊。除此之外,白浪所處的這片戰場,還以極低的密度,零星分布著服裝風格鮮明的契約者。

  不只白浪穿著夾克,不遠的十幾米開外,還有一個家伙穿著鎧甲,正雙手護在面前,抵擋攻擊。因為過度另類的造型,已經成為了被集火的焦點。

  在樂園臨時加載的語言模塊下,他能夠聽懂兩邊的話語。都在大喊催促快點搞死對方,似乎都在對自己這批‘異類’喊話,命令自己進攻,但完全分不清楚自己屬于哪一邊。

  更過分的是,兩個陣營在催促的同時,都毫無顧忌的對著他們開火射擊。白浪很快也被一隊土黃色軍服的士兵盯上,有意識的向他掃射,逼的他開始閃躲。

  在他附近,大約還有四五個契約者,其中有一個已經反擊,向著藍色陣營發起沖擊,速度極快,奔跑中身形忽然變的模糊無法捕捉……此外,還有一個人從儲物空間內抽出一面巨盾立在身前,擋住了一個躺在地上哭喊的少年,后者貌似中彈了?

  “集結!向我靠攏!”

  二十米開外,一位日常便裝的男子,突然放聲大吼,吸引了附近所有人的目光。

  下一刻,他冒著眾多士兵的雙向圍攻,單膝跪地,雙手猛錘大地。霎時間,兩堵超過一米厚的石墻‘隆隆的’拔地而起,構成一個簡易防御工事。緊跟著,無數子彈埋入石壁中,留下一堆凹坑。

  白浪毫不猶豫,一個翻滾調整方向,接著以蹲地姿勢止住,隨即腳下用力一蹬,‘噌’的飛竄出去,身形矯健幾步便躲進掩體的背后,接著掏槍還擊,同時向這個男人發問:“這是什么情況?”

  作為第三次任務的萌新,他連新手期都沒完全脫離,自然要虛心請教這條看上去經驗豐富的老咸魚。

  “我也不清楚,沒收到任何提示,應該是測試突發環境下隨機應變的能力。”

  他說話時,白浪已經看見遠處。有兩個契約者,一個直接被炮彈轟中,倒在升騰的火焰與濃煙之中;而另一個則因為速度敏捷不夠,先被擊中大腿摔倒,隨后被大量子彈集中射擊,附近地面都變成紅色,掙扎了沒多久就掛了。

  兩人簡短交流時,頭頂上方又傳來一次爆炸。

  土黃色陣營方向,對著突然升起的石臺發動炮擊,精準命中白浪這邊,炸塌了半個邊角,大量土石坍塌向著他傾瀉。

  逼的他不得不縮回腦袋,抱頭抵擋,接著掀飛土石:“呸呸呸……”

  從清醒到此刻不過三兩分鐘,周圍死了好幾個。而持盾大漢也掩護一瘸一拐的少年,向這邊移動。少年的腹部,滲出一大片暗紅血跡,氣喘噓噓。

  不過這條咸魚少年也不完全是廢柴,似乎撐起了一個護罩,為大漢減輕壓力,但他的臉色更加蒼白了虛弱了。

  “他中彈了,你們誰有醫療能力?誰會急救?”

  “咳咳,我就是一名醫生!我在現實世界,也是一位醫療工作人員。”在小貓人咖啡屋蹭霸王餐的白浪,滿臉自信暗藏驕傲的說道。

  “太好了!”

  大漢臉上露出驚喜,樂園中醫生可不多見,通常只懂兩手急救包扎。

  四個人才聚在一起,這處臨時掩體立刻成了被攻擊的重點,就在白浪剛撕開對方貼身一副,將手掌對準方傷口,準備爆發波紋,來一波鎮痛緩解時。

  這時,藍色陣營的雜兵們,又朝著他們開炮了!

  我太陽你mom!

  劇烈的晃動中,少年發出聲嘶力竭的痛苦慘叫:“啊啊啊……!”

  白浪一時手滑,兩根手指粗暴的插進對方傷口內,名醫的人設瞬間破裂,蒙古大夫閃亮登場!于是他心頭一狠,計上心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攪動起來,攪著攪著,就摸到了一粒彈頭。

  少年此時臉都是鐵青的,額頭青筋炸裂,死不瞑目的瞪大雙眼,眼球中全是血絲。上一刻還是虛弱咸魚的他,此時就像開了嗜血狂暴,能拿眼睛殺人,和白浪有殺父殺父夷族之仇。

  何止少年?就連掩護他的大漢都震驚了,愣愣看著白浪那還粘著灰塵碎屑的臟手……不知道該說寫什么?另一位便裝男士,此刻竭力維持修復石墻,用余光瞥到這一幕,眼角抽搐起來。

  “莫慌,再忍忍!”白浪寬慰道。

  他動作雖然粗暴,但毫不拖沓猶豫,攪動傷口也是那么迅速果決。就好像只要我動作夠快時,神經傳遞就跟不上我的速度一樣!

  總之,長痛不如短痛,白浪在這方面的節操值還是很高的,完全沒有折磨的想法。捏住彈頭,抬手就拔!隨即,淡金色電流在指間迸發,白浪拔出手指時,灌了一年份的‘波紋力量’做補償。

  這是一股治療傷口、加速痊愈、補充細胞生命力的能量,雖不至于瞬間愈合那么神奇,卻極好的調理傷口,起到鎮痛、麻痹、補充營養……等效果,讓對方好受許多。

  “事急從權,現在沒工夫慢慢治療,只能速戰速決。”

  他將彈頭丟在少年身上,解釋道:“雖然不太衛生,但我使用了‘治療技能’。忘了介紹,我一共四個能力欄,就固化了足足兩個治療能力!這點灰塵早被樂園認定的能力抹消,所以你不必擔心。”(分明是兩個強化體能的‘醫療’能力)

  他說話間,已經拔出一只匕首割開掌心,將滿手流淌的鮮血按在對方傷口,發動了‘鮮血治療’。紅芒一閃,浪哥直接用自己的‘血條’,堵住了并強行愈合了傷口。

  而之前的‘波紋’,就相當于當年初‘死靈醫師’先為他清洗、縫合、消毒,再注射治療藥劑時,能起到大幅度節約的效果。

  如果單純飆血,白浪可能要消耗1/20的血條,但此刻,節約了至少一半。

  這血腥殘忍的一幕,如同部落的巫醫在胡搞瞎來,但少年明顯感覺自己好多了,腹部的疼痛都不明顯了。其他兩人也感受到‘能力’發動的波動,乖乖閉嘴。這是一個不走尋常路的‘治療系’。

  說好的奶媽圣光呢?你的畫風為何如此與眾不同?

  這時,掌心傷口迅速黏合住的白浪,打算換個地方繼續茍著,考慮該如何逃生?

  而那個速度極快,沖入藍色陣營的男子,也通過特殊手段,將聲音傳了過來:“別管身份陣營,先擊殺一方,另一邊就會停止攻擊。言盡于此,好自為之。”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