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20章 世界級傳說度黃道十二宮的遺產,完美究極生物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走在追尋迪奧的路上,白浪收到這樣一段信息:

  你對迪奧一次次的縱容,最終養虎為患,讓他復活了歷史上惡名昭彰的蘇格蘭魔王,威廉.華萊士……

  白浪表情一僵,這不是你暗示我做的嗎?這鍋我不背。

  你對瑪麗.雪萊的縱容與無視,讓她帶走這頭兇獸;并在死亡后將其釋放,讓它失去捆縛自己的鎖鏈……

  咦…等等!這不是喬納森的決斷嗎?關我奧特蘭什么事?

  24分鐘前,百獸的魔性爆發,殺入了綠園的宮殿中,XXXXXXXXX,導致維多利亞時代提前落幕。

  咝……!白浪倒吸一口冷氣,好可怕的樣子。

  兩分鐘前,你手刃了魔王,為這個輝煌的時代畫下了休止符!

  突然感覺自己好偉大呀。

  你直接參與并間接導致了‘維多利亞時代的終結’,由1901年1月提前至1888年10月。現統計你在此次事件中的參與度……統計本時代大不列顛對全球的影響力……統計……

  白浪憑他那差1分及格的世界史底蘊,也清楚這個時代的‘英國’,如同當初萬國來朝的‘大唐’,是當之無愧的世界核心。這瓜可大了去了。

  你參與并制造了‘世界級事件’,對星球的歷史進程造成偏移。你的參與度不足,你獲得了41.23%的‘世界級傳說度’,+0.4傳說度。

  What?

  白浪震驚了,腳下一個踉蹌,這干我鳥事?!

  雖然這0.4的‘世界級傳說度’絕對是不明覺厲的好東西,他照收不誤,但是樂園也不能憑空污人清白!說的我好像罪魁禍首似得?

  在白浪撿到一筆飛來橫財時,多虧‘時代終結者-威廉’的拖延,為迪奧爭取到一段時間,勉強拉開距離。但她心中惶惶不安,不知該何去何從?

  此時前往碼頭,恐怕來不及了。敵人定設下天羅地網,等待自己送上門去。難道就這樣繼續倉惶逃往鄉下,偽裝成村姑,等待時機?

  “我迪奧不甘心啊!”

  漂亮的迪奧小姐姐何等驕傲自負之人?此刻心中委屈,竟泫然欲泣。

  溫富貴‘咕嘰’一聲吞下口水,心中暗道非禮勿視。他同樣對白浪充滿敬畏,更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拿老家一句話來說,就是‘卸磨殺驢,兔死狗烹’。

  那個魔鬼享受的,是追逐迪奧,將其玩弄于股掌之間的樂趣。一旦迪奧真被他擊殺,那時自己還有價值嗎?……沒有!

  溫富貴不傻,反而非常奸詐,雖然缺乏魄力與勇氣,但也有獨特的特長,那就是不可理喻的情報收集能力與交際能力。

  “迪奧主人,我有一計,不知當講不當講?”

  迪奧不屑的看了溫富貴一樣,罵道:“你這廢物又有什么餿主意害我?!”

  逃亡中,溫富貴信誓旦旦向迪奧賭咒保證道:

  “迪奧主人,請您再相信我一次!這回,我絕對沒有撒謊騙人。我從可靠渠道得知,那‘奧特蘭德’來自一個名為‘彷徨海’的獵魔機關,負責調查全球各類超自然案件,他只是一名普通的獵魔人。在這個組織內,曾有一個名為‘黃道十二宮’的部門。其中每一位星宮之主,都必然是享譽全世界的‘傳奇獵魔人’,全方位的超越了奧特蘭。十二宮寧缺毋濫,每個時代都未必有三位‘星主’同時存在,甚至出現過斷代。而最近一代的‘傳奇’,正是American的吸血獵人-鴨脖拉汗.林墾!”

  “什么?你在逗我嗎?你以為我不知道林肯是American的第16代目?”

  “不,我沒有騙您,您說的也沒有錯。誰規定了,總統就一定與獵魔人沖突呢?就像奧特蘭,不也是一位偵探兼職法醫嗎?他還透露過,自己想成為一名懸疑小說家。”

  溫富貴反問,他說的如此有道理,迪奧竟無言以對……

  “你從哪里打聽到的?”

  “都是奧特蘭德在喬斯達家族說的,我買通了幾個仆人,偷聽來的。鴨脖拉汗遇刺,就是黑暗勢力一手策劃的反噬。他手中的‘戰斧’亦是傳承自一代目‘花生燉’的圣器,曾斬碎過一張墨西哥石鬼面,獲得了克制吸血鬼的力量。”

  溫富貴鄭重其事的,將白浪忽悠喬納森與瓦根的垃圾話,轉述出來。用更加篤定的語氣,‘你必須信我’的表情說出來,弄的迪奧變幻莫測,一時間竟分辨不出真假?

  “你想怎么做?”迪奧心中升起一線希望,追問道。

  溫富貴的眼中閃爍起狡詐的目光,他選址這家酒館,就是因為靠近泰晤士河:“迪奧主人,我想說。在英國…就在倫敦!就有這樣一尊強者在沉睡。如果我們將他喚醒,轉化成尸生人的話,一定能夠擊敗奧特蘭德。那可是一位傳奇啊!”

  “誰?”

  “泰晤士河北岸威斯敏斯特教堂,黃道十二宮之主,圣杯的守護者,彷徨海的首腦,艾薩克.牛頓勛爵!”

  迪奧聞言,眼中爆發出一團火光:“我們走!”

  她提起礙事的裙子,高昂著雪白的鵝頸,沿著泰晤士河畔小路,向著西敏寺的方向狂奔……

  白浪一路追蹤,很快失去了溫富貴留下的記號,心中暗罵這個芭拉又背叛了自己。不過對方留下的痕跡,讓他成功追蹤到泰晤士河畔。

  “嗯?難道投河了?”看著渾濁污穢堪比三哥母親河的河水,白浪打消了縱身一躍的念頭。憑他對迪奧的了解,就算死,她也不會投入這種河流的。

  很快,白浪就在路邊發現了高跟鞋踩踏地面的痕跡,這是迪奧與溫富貴的腳印!

  她們在沿河逃跑,那邊有什么?這個方向……難道是大英博物館?迪奧是想復活古埃及的法老王來對抗自己嗎?

  白浪沿著泰晤士河的方向看去,再跑一段路,就是大本鐘……哪里是時鐘塔的底盤。但可惜這是波紋的世界,并非圣杯的世界,法老王也不過更加古老的干尸而已,就算你成功復活它們……語言溝通怎么辦?

  迪奧你太天真了,智商都被胸部吸收光了嗎?你是懂得埃及語,還真以為英國是宇宙的核心,千年前的埃及人也要學習不成?

  白浪一路追蹤,腳印最終卻在即將抵達‘蘭貝斯橋’時拐了個彎,向著西敏寺繞去……他按下心中疑惑,加速追去。

  果然,大教堂的幾個守夜人被殺,脖子上還留著對稱的牙印。

  “迪奧,你逃不掉的!”

  “找到了!終于找到了!”

  耶路撒冷禮拜堂中,幾個還沒涼透的修士躺在地上,他們的十字架乃至他們的主,對于迪奧沒有半分克制效果。這個世界的吸血鬼,可以堂而皇之光明正大的出入教堂,也不懼怕所謂的銀器與大蒜。

  此時迪奧已經用蠻力,打碎了牛頓勛爵的陵墓雕塑,接著一點點發力,推開了合攏的棺蓋。

  而順著死尸一路追來的白浪,也聽到某個大廳中,傳來石雕摔碎的聲音,心中感到不妙,徑直沖了進去,口中抱怨道:“到底再搞什么鬼?”

  白浪沖了進來,而迪奧也揭開了棺蓋,看向白浪時狂笑出聲:“奧特蘭德你來晚一步,看看這是什么?彷徨海黃道十二宮之主的牛頓勛……”

  她清脆的聲音戛然而止,只看到偌大石棺中,擺放著小小的木盒子。

  白浪同樣驚呆了,不可思議的看著迪奧與溫富貴,鬧半天你們居然當真了?不對,這是我拿來唬騙喬納森的,你們怎么可能知道?

  “主人,怎么了?你為什么不行動?”溫富貴見迪奧不動,焦慮催促道。

  “盒……盒子?”迪奧呆呆的說道,無法接受這個殘酷的打擊。尸體呢?牛頓呢?

  “咳咳,牛頓是火化的!”白浪弱弱的說道。

  (牛頓:“我就知道當我死后,會有無數人試圖掀翻我的棺蓋,擺脫重力的束縛。所以我不土葬了!我要超越棺材,鉆進盒子,讓你們無棺可掀,可悲的靈魂永遠被重力束縛!”)

  “不!”

  迪奧絕望的咆哮起來,一拳打碎了那盒骨灰。而白浪也抽出手搶,瞄準著又一次背板自己的溫富貴。

  “嗯?”指節感到一痛,迪奧面色微微一變,抬手掃開那些粉末,從散落的骨灰內部,捏起一枚紅色的石頭。

  那是一塊散發出龐大生命力,仿佛無數怨魂在耳畔集體嘶號的紅色結晶。

  “那是什么?”白浪瞬間轉頭,看向迪奧纖細的玉手,輕輕捏住的那塊寶石,反射出攝人心魄的酒紅色!

  “賢者之石!”

  溫富貴雙眼爆發出狂熱的光芒,他已經將白浪口嗨的那一套奉為真理,第一時間意識到迪奧手中之物,“這是牛頓爵士晚年創造的煉金奇跡,效仿‘艾哲紅石’創造的‘賢者之石’,迪奧,把它給我!”

  溫富貴狂熱的一躍而起,沖向迪奧,試圖搶走那枚紅石。

  而迪奧雖然換了女身,但依舊是吸血鬼,大長腿側踢,將溫富貴踹回去的同時,將‘紅石’丟入了口中。

  “臥!槽!這不會是真的吧?”

  白浪此刻有種想抽自己嘴的沖動!叫你口嗨!叫你口嗨,現在嗨了吧?樂園把賢者之石刷出來了。

☚ To Be Continued……推薦票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