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17章 提升,倒計時歸零,追兇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這次開箱中,除了三件極特殊的‘活化器官’外,還有兩枚余燼結晶,都屬于樂園硬通貨。

  其中一枚‘鱷魚體質’,源自兩大家‘女裝重漢’之中,皮膚格外粗糙堅韌的那位。從字面介紹來看,與白浪的‘非凡體質+橫煉’差不多,并不屬于血統類,而是被動的特殊體質強化,價值很高,也不會造成血統偏移,但是!……丑拒。

  第二枚余燼結晶‘獅心王劍技’,白浪沒有猶豫,直接糟蹋在自己身上。

  指甲蓋大小的‘結晶’融入掌心后,他感到一股暖流沖入頭顱,接著大量騎士戰斗的碎片畫面浮現。一招又一招獨立零散的‘劍式’,在腦中重復播放,宛如身臨其境。

  他親身與一個個不同敵人廝殺,鮮血飛濺、嘶吼連天,甚至順帶學會了騎馬沖鋒,以及幾句古英語粗口,對于踩屎也不再那么抗拒。

  當這些碎片結束后,亂七八糟零散招式融合起來,組合成一套松散劍劍技,如同本能烙印在靈魂深處,但身體上仍覺得生疏。它們就像一套缺乏參數的‘半成品公式’,在填入自身數據并磨合后,會演變成專屬劍技。

  在遭遇戰斗時,可以將敵人、環境、武器等變量代入,進行專業的克制與搏殺。當然,經驗不足把自己玩死,實乃自然之理也。

  你掌握了‘無名劍技-13式’,白色品質,是否固化為專屬能力?

  與自學得不到認可的‘波紋’不同,獅心王的‘劍技’是樂園認證技能,還附贈靈魂碎片感悟與戰斗經驗。哪怕不固化,他一樣能全盤繼承,堪比一個訓練多年的預備役騎士,巔峰是第二個‘獅心王’。

  如果選擇固化,這門‘劍術’將突破桎梏,隨著等級提升迅速達到中世紀‘劍圣’水準;并隨著能力品質提升,超越此地球極限,衍生出這個世界并不存在的斗氣、劍氣、魔劍……

  ‘拒絕!’

  一套劍術而已,不值得浪費一個‘能力欄’,構成他的根基。這與‘血牛肉盾大肌霸’的初衷不符。白浪已經打算好,將第三能力欄留給‘波紋’。既能增幅自身、又能治療,還能續航黑色荊棘、極限透支壓榨暴走,靈活多變。

  到時候精氣神‘三花聚頂’,不比區區一套劍技更有前途?

  最后一把‘真/偽娘?劍圣’的鑰匙,白浪并沒開啟。

  他有種預感,五把嘉德鑰匙已經耗盡他最近積攢的人品。必須再續一波節操值,與迪奧的鑰匙一同開啟。

  苦苦等待的白晝,白浪并沒浪費時間,而是選擇一處空曠房間,揮動獅心王騎士劍,開始磨合劍術。

  他雖是劍術小白,但在羅格營擅使一把球棒/火箭筒,長于繞背、劍反、菊刺郎,也有獨到的‘近戰械斗’領悟。

  如今,他根據自身戰斗風格、理念、習慣、身體發力角度,不斷雕磨調整心中那套朦朧的劍術,感覺越變越強,雙手劍不再是一件工具,反而靈活隨心起來。

  “這套劍術雖然不差,包含了沖鋒、防御、騎乘沖擊……但缺少克敵制勝的‘究極必殺’,若能開出偽娘劍圣的‘大咸魚疾風突刺’就完美了!”

  臨近傍晚,白浪開始休憩,并且總結不足。

  當夜幕即將降臨時,一位衣著破舊的‘郵差’穿過漫長隧道,進入這片絕地。緊接著就看到不遠處戰場上遍地死尸,嚇得心驚膽戰,想要轉頭逃跑。

  然而一想到那個怪人的許諾,又摸了摸口袋中的錢幣,他最終鼓起勇氣,忐忑穿過死寂無人的村莊,最終來到古堡前,見到守在門口欣賞晚霞的白浪。

  他戰戰兢兢的鼓起勇氣,開口詢問道:“請問您是奧特蘭德先生嗎?”

  “是我。你是溫富貴派來的?他有什么口信帶給我。”

  “我不知道那位先生叫什么,但他讓我轉告您,他會將你的目標引到倫敦城的‘富勒姆路-布朗普頓墓地’這片地帶。如果您尋找不到,可以去‘金斯路125號’的公寓中,那里放著最新的情報。”

  郵差猶豫片刻,再次說道:“那位先生還說,當我將口信傳達到,您會給我剩下的報酬?”

  “哦,我知道了。”白浪摸了摸衣兜,突然問道,“你是怎么來的?”

  郵差立刻討好道:“騎馬。”

  這個時代,500英鎊都能在倫敦買一棟別墅了,因此白浪甩給對方10英鎊:“你的馬我要了,自己走回去吧。如果擔心走夜路碰上狼,就在這個村子隨便選間房過夜。反正這里的人都死光了,翻到什么財物都是你的。”

  郵差聽完猛的一個激靈,不敢多留,抓著錢低頭就走,甚至不敢去看白浪。他沒有取馬,也不敢走夜路返回,于是選了一棟看起來不錯的房間,踹開門躲了進去。

  最終,這個郵差在白浪幾人離去后,認真細致搜刮了整個村莊,積攢一筆財富,過上了不錯的日子。

  返回古堡時,夜色已經降臨。但距離24小時的倒計時還有一段時間,白浪找上喬納森與齊貝林,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咱們這次挫敗了迪奧的野心,我認為他短時間內不會再卷土重來,而是第一時間選擇逃離,而且逃離英國。一旦到了更加廣闊的歐洲大陸,有心躲藏之下,便再沒人能找到他。那時候,他還有亞洲、美洲、非洲等退路可選。”

  白浪此時,露出了‘沼躍魚’般看穿一切的睿智目光:“如果我是迪奧,絕對會在第一時間逃亡倫敦,那里有英國最大的碼頭,魚龍混雜,可以輕易混入任何一艘船中。”

  “你說的很有道理!”齊貝林深深點頭。

  喬納森開口:“所以接下來,我們該怎么做?瓦根的傷勢很重,需要照顧,不能將他獨自留在這里。”

  白浪則答道:“沒錯,但別忘了,迪奧與我們一樣,無法在白天行動,而且受了致命的重傷,僅存一個頭顱。他想要康復,需要大量時間與鮮血;而且他絕對不敢高調行事,因此效率一定很慢。”

  “我是這樣打算的,由我率先出發,連夜趕往倫敦。憑借‘偵探’的身份聯絡警局,封鎖碼頭港口進行排查,不給他逃走的機會。而你們先送瓦根返回喬斯達家的莊園,請專業的醫生與護士來照料他,再來倫敦與我匯合,一起擊敗迪奧這個惡徒。”

  喬納森想了想,感覺沒毛病。無論他還是齊貝林,在倫敦的影響力都不如對方大。而且奧特蘭的背后,還有一個神秘的‘彷徨海’做靠山,比自己更適合。

  齊貝林也沒有反對,而是深深看了浪哥一眼,說道:“就拜托了你。”

  白浪也不清楚齊貝林看出多少,但三人間的信任度顯然開始下滑,不過他已經不在乎了。接下來的任務,并不需要喬納森插手,則是他與迪奧的私人恩怨。

  還保留著‘正義伙伴’的身份,就足夠了。而在解決掉迪奧之后,他也會向喬納森證明自己的‘清白’。

  當白浪與喬納森三人分頭行動后,并沒急著直奔倫敦,而是趁夜色沖入一片森林中,憑借無雙劍舞砍死了一堆小動物,從儲物空間內取出調料,開始燒烤。

  這個世界的吸血鬼,并沒有不能吃飯的限制。一樣可以正常進食喝酒,只不過對它們而言,血液才是真正的食物,而食品的意義不大,是拿來滿足味覺,感懷人類時代生活的調劑品。

  直到后半夜,24小時的倒計時歸零后,他才熄滅篝火,騎馬朝著倫敦狂奔而去!

  從余燼結晶中繼承的‘騎術’,以及‘嘉德騎士勛章’帶來的加成,讓他輕松駕馭馬匹。他對自己的騎術有著模糊的估算,類似與單手騎自行車,還能抽空拿出手機看時間、切歌的水準,已經不是初學者了。

☚ To Be Continued……推薦票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