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02章 武神碎襠踢、邪能波紋連彈,11-2=9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一口氣打空手中彈夾,聽起來麻煩?但前后不過呼吸功夫。

  在其余圍觀掠陣的嘉德騎士尚未反應過來時,白浪對面的‘魔眼-達戈尼特’,便已經被爆頭+爆心+爆手+爆腿……

  如此可怕的致命傷,也未能將其扼殺。對方沖鋒突刺的速度極快,此時手足中槍,根本無力停止身形。

  對準白浪要害的騎士劍,已經大幅度偏移并滑落;額頭突然出現的血洞,讓他劇烈后仰,看不清前進路線;而腿部槍傷,讓他喪失重心,向前摔去。

  雙方距離極近,眨眼功夫便來到白浪面前。

  而他也收起手槍,獅子搏兔全力以赴,直接啟動Lv3‘橫煉’效果,身體驟然暴漲一圈,化作鐵青色修羅惡鬼。

  皮下交織糾纏的青黑筋膜,將體內‘波紋’牢牢鎖死,如同一臺人形蒸汽鍋爐。波紋就是水蒸汽,不斷在體內瘋狂運轉卻無處發泄,為他帶來夸張的‘巨力’增幅!

  “一檔!”

  古人有云:‘傷其十指,不如斷雞之犬。’

  白浪腿出如奔雷,瞬間彈射而去,如同開大腳般,在對方頭部重新愈合的瞬間,已然臨身。

  轟隆隆!

  這一腳呼嘯而出撕裂空氣、風卷殘云……精準打雞,轟在襠下。

  他清晰感受到腿面傳來盆骨、骶骨的斷裂聲,一往無前,助其飛升,但卻少了點什么?咦,破裂聲哪去了?

  事后才反應過來,原來這大胡子他性轉了。

  此時哪怕沒有痛覺的‘尸生人’,也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

  除了被鎖在體內,作為‘一檔’動力的波紋外,另一部分波紋在體表炸裂,順著這式重踢,與澎湃勁力一并灌入體內,引發連續不斷的融解與內爆。

  下一秒,在眾多嘉德騎士喊出:“小心!”、“卑鄙!”、“可恥!”、“偷襲!”等單詞時,但達戈尼特直接被狂暴的力道送上天空,體內波紋反復碰撞傳遞,太陽的波動點燃了食尸鬼的血液,就像遇見太陽開始消融的雪。

  當其落地時,已經沒了聲息。

  才一個照面,還未展示那無與倫比的‘魔眼’,甚至連第一劍都沒刺出,達戈尼特就被白浪送走了。

  “古人誠不欺我也!”

  鐵青的‘惡鬼浪’緩緩收回右腿,感受著強大的‘一檔狀態’。心中非常滿意,并向其余的嘉德騎士勾勾手指:“下一個!”

  與‘一腳入魂’的白浪相比,齊貝林‘白銀色左輪疾走’的效果卻大打折扣。

  ‘炎之刺殺’首先是樂園裝備,異世界現代化槍械,威力完爆老式左輪,而且有著不俗的火系傷害;其次,他仍然保留著‘魔彈’的體悟與使用技巧。雖然不被樂園承認,卻可以將IBM粒子灌注,活學活用。

  最后,他發現IBM粒子是種不錯的‘波紋’載體,能鎖在子彈內不逸散。這也是‘一檔’的工作原理,混入荊棘的‘橫煉’如同一層鍍膜,將波紋鎖在體內變成燃料。

  物理、附魔、荊棘、波紋、武神碎襠踢……多重復合傷害,讓達戈尼特開場即撲街。

  齊貝林的偷襲固然成功,但只是擊傷對手,創造出破綻。另一邊的瓦根趁機出手,揮動起長劍,在一身蠻力的加持下,成功砍飛對方一只右手。

  緊接著,瓦根與齊貝林相互配合,一個化身‘翡翠色鐵布衫’肉盾正面牽制,另一個單手更換子彈,開槍偷襲要害。

  與這兩邊相比,反倒是公平公正與敵人交戰的喬納森,不敵那高速舞動的快劍,陷入舉步維艱的境地。

  “卑鄙!你竟然使用暗器,褻瀆了偉大的騎士精神!”

  其余幾個看熱鬧的‘吊襪帶騎士’,見白浪膨脹一圈,抬手釋放出響雷,一個照面就打死達戈尼特,讓他們又驚又怒。

  這貨根本就不是人類!它能擊殺達戈尼特,就代表對自己也有威脅。不行,必須除掉!

  “錯!十九世紀是科學的時代,槍械才是主流王道,你們這群舊時代的殘渣,豈能明白‘槍就是劍,劍就是搶’的真諦!下一個是誰?”白浪喝問,還想再斷其一指。

  不過嘉德騎士又不傻,有人立刻喊道:“大家一起上!我們已經是尸生人了,邪魔外道不需要遵守騎士精神!”

  “對,一起上,殺了他!”其余的騎士忌憚造型恐怖,如同修羅的白浪,果斷拋棄所謂的江湖道義,決定連手殺了過來。

  與此同時,艾克特以一敵二面對小號‘翡翠色肉盾’瓦根與‘白銀左輪’齊貝林默契的配合,逐漸露出不支。

  關鍵是齊貝林抬手那一撥子彈重創了要害,接著被瓦根抓住機會。

  此時聽到‘一起上’的口號,又一尊‘吊襪帶肌肉天使’跳了出來:“艾克特,我來助你!”

  白浪這邊,也有兩個全新騎士提著大劍,向自己穩步走來。

  也連忙切換彈夾,大聲喊道:“敵人太強,人多勢眾,不要和他們硬拼!邊退邊戰,靈活移動。還有……服藥!”

  聽到他的提醒,齊貝林臉色鄭重,吞下了白浪先前發給眾人的‘燃燒膠囊’。區區一粒,并不會產生致命的副作用,卻能在戰斗中爆發出‘逆轉戰局’的力量。

  吃下膠囊后,常年控制呼吸、搬運血液的齊貝林,立刻感受到‘燃燒之血’的可怕效果:“太強了,我感到血液仿佛在燃燒,某種邪惡的力量,源源不斷從體內誕生。它在吞噬我的生命!難怪奧特蘭說這是‘禁藥’,生死關頭才能動用,真是太邪惡了。”

  “不!齊貝林先生,力量沒有正邪之分,用在正途它就是正義的力量!”出身食尸鬼街,已經洗心革面的史比特瓦根,深深的感慨道。

  他何嘗不是改邪歸正的典范?就與這力量一樣:“讓我用這邪惡而強大的力量,來為人類奉獻吧!”

  下一刻,嗑掉膠囊的瓦根,揮劍沖刺,憑借臨時爆發的邪能力量,暫時抵擋拖延住肌肉壯漢。而齊貝林也被其精神感染,狂奔起來,抬手再次打空左輪,子彈擊爆艾克特握劍的手臂與小腿,讓對方動作一滯。

  此時齊貝林凌空躍起:“仙道波紋飛踢!”

  他的雙腳空中發動了三連踢,翡翠色波紋疾走在腳尖綻放,一腳重過一腳狠狠抽在敵人的臉上,打的他頭部變形,額骨錯位……

  被‘燃燒之血’污染后,波紋疊加了邪惡的屬性。如果正常波紋是‘太陽’般焚燒掉尸生人的話;那么此刻的翡翠色波紋,如同一輪慘綠色的‘邪能太陽’,不僅燒的更加熾烈,還多出掠奪生命的效果,就像在普通火焰中添加了強效助燃劑。

  連續三腳,消耗了將近1/3的波紋儲量。齊貝林落地時雙腿發軟、體內一陣空虛,臉色慘白起來,而名為‘艾克特’的騎士,已經無力的跪在地上,雙手死死捂住臉頰,仰頭望天痛苦咆哮。

  他的眼眶、嘴巴中,向外釋放出綠色的火焰,在不斷燒灼大腦與血肉:“啊啊啊啊……”

  十一位嘉德騎士,已經死掉兩個,但仍有九人之多。

  雖然在今人眼中,他們都是古代的大英雄,嘉德騎士團歷代最優秀的傳奇;但自從迪奧將它們喚醒后,這群騎士并不齊心,相反彼此不服氣。

  他們分屬于不同時代,最早與最晚的兩位,相差了近400年。互不相識,存在著代溝,并非同時代的騎士那般默契、肝膽相照。(事實上同時代的騎士,依舊勾心斗角,相互背后捅刀……)

  文無第一武無第二,他們都是各時代的佼佼者,橫掃同代、性格無比驕傲,認為自己才是最厲害的。

  老騎士們看不慣孫子的孫子的孫子,而后輩們則歧視老古董,使用的都是被淘汰的戰術、戰技……因此,一些互相看不順眼的,仍保持冷眼旁觀狀態,足有四人之多。

  這一次,瓦根與齊貝林各自面對一個敵人,而白浪一人獨戰兩個不存在僥幸大意的巔峰騎士。

  ☚_To_Be_Continued……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