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52章 心臟移植手術,燃燒之血來歷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一覺睡到被餓醒,白浪舒舒服服滾了五分鐘,才戀戀不舍爬起來,去營地中覓食。

  吃過飯后,他在熱鬧的市場逛起來,順便出售掉這幾日的收獲。將儲物空間內累積的垃圾銷售一空,換了不少金幣。

  在路過一家攤位時,突然被一只只關在鐵籠中的沉淪魔吸引。

  “老板,你這沉淪魔怎么賣?多錢一只?”浪哥停止腳步,審視這群瘦小的小紅皮。

  “一金幣兩只,附贈鎖鏈,多買優惠。”

  “質量如何?保活嗎?我看它們都有傷在身,全是殘疾。”浪哥挑三揀四道,試圖壓價,卻被認作挑釁。

  老板不悅的反駁:“便宜不就行了?你管那么多干嘛?拿來當寵物養啊!”

  營地中販賣活體沉淪魔,通常只用兩個用途:要么拿來當小白鼠,測試一些藥劑性能,或者測試武器、法術的攻擊力;要么就是拿來獻祭,進行一些特殊的儀式。當然,也有黑心商買回去充當肉餡,偶爾因為比例失調造成食物中毒。

  “嘿,我還真準備養一只!你這些都太瘦小,是安全區捕捉的廢柴吧?我想要一只健康強壯的。”

  失去了富貴丸的白浪心理空落落的,打算再買一只寄托心靈。

  老板被他噎住,想了想回復道:“你等著,我馬上就來。”

  很快,老板單手提來一個籠子,里面關押著一只狂躁嘶叫的沉淪魔,各方面都比‘富貴丸’強出一截,除了斷指和丟了一個耳朵外,很健康。

  浪哥一眼就看上它:沒錯了,你就是我要的富貴丸二號!

  一番討價還價,白浪以一金幣的價格,獲得了這只桀驁不馴的沉淪魔。哪怕雙手雙腳被鐐銬困死,嘴里塞了口球,依舊試圖逃跑,有著極強的攻擊性。

  大庭廣眾之下,白浪也不好用物理學感化他,只能拖著它向螺旋大樓走去。

  四樓治療區,白浪辦理掛號,預約了04治療間的死靈老醫生,很快見到對方。

  看到白浪提著一只掙扎的沉淪魔進來,老人好奇問道:“我記得你,那天晚上的新人。又受傷了嗎?怎么還帶了禮物?這多不好意思。”

  “我健康的很。不過我清楚記得,您說自己是整個營地里最好的外科醫生?”

  “沒錯,我當初可是差一步就考取‘亡靈法師執照’的專家,經驗豐富手藝精湛,價格公道童叟無欺。可惜喝酒誤事,我因為‘酒后施法’被終生禁魔。”老者唏噓感慨著,順手擰開一瓶醫療酒精,并記到了浪哥的賬單上。

  白浪看了直搖頭。這個酒癮,絕不是‘酒后施法’那么簡單,絕B造成過重大惡性事故,比如引發生化危機、亡靈天災什么的?

  “那再好不過了!我今天來,想請您做一場手術,將此物移植到它的心臟中,有難度嗎?”

  浪哥張開手掌,露出一個粉紅色,鵪鶉蛋大小的橢圓形球體,看的老者一臉迷茫不解:“這是什么?”

  白浪沒好意思直說:“一種機關,用來控制馴化沉淪魔。”

  老頭聽完破口大罵:“你們這群年輕人真是吃飽撐著沒事干,就知道浪費財富!有這閑錢,從我這里買幾瓶稀釋過的保命藥劑不好嗎?喜歡使魔的話,完全可以契約強大的,非要搞這種無意義、還浪費錢的實驗。沉淪魔這種垃圾,有什么價值?”

  “五金幣,接不接?不接我去隔壁。”

  “接了!我這里還有一種‘電擊項圈’,小帥哥你感興趣嗎?只要五銀幣,很劃算的。”

  “……”

  浪哥一臉無語,這羅格營地的風氣不行啊。

  “給我也來一副吧。”

  “好嘞!”

  手術過程十分順利,白浪站在手術室冷眼旁觀,卻感覺熱血沸騰。

  老者依舊粗暴的消毒、麻醉注射,接著手起刀落,凌厲的切開沉淪魔胸口,接著牽引拉開肋骨,將跳蛋綁定在‘富貴丸2號’的心臟上,打了個死結,接著重新縫合,再注射一支‘治療藥劑’,讓傷口快速愈合。

  整個過程刀光劍影簡單粗暴,因為患者不是人的緣故,省卻一大半流程,前后不過一個小時。

  這讓浪哥生出一種,原來醫療手術如此簡單的感慨。

  老者聽完浪哥的感慨,孺子可教的點撥起來。

  “不錯,外科手術說白了,就是裁縫與木匠的活計。截肢不就是鋸木頭嗎?扎住血管,有一把力氣,再來一把好鉅子,記得消毒就沒問題了。開刀無外乎切開,再認真的一層層縫回去?只要你細心,就是最優秀的那一個!”

  什么神經連接就像綁線頭,再不濟就是連接電線,血管同理;骨頭斷了跟修理凳子斷腿沒有區別,無非一個是木頭一個是骨頭……手術沒你想象的那么神秘,全是體力活,從手術刀到鉗子再到電鋸,象征著醫術在不斷提升,最適合男孩子了。

  嗯……肛腸科的掏糞工與真正的掏糞工沒有任何區別,只是能吹著空調干活罷了。

  在老者的教導下,浪哥對‘救死扶傷’的醫療職業,有了全新認知,并產生一種莫名向往。心底更生出‘我也能’的豪情。

  “學醫很難嗎?我現在入行,會不會晚了?”

  “難?一點都不難!你這種新人,完全可以先從實踐做起。放棄知識累積,知行合一,實踐中總結,再回過頭對比醫療書籍,往往能夠有更深刻的體會,進步神速。要記住,手下死的多了,醫術自然就提升了。”老者揮動血手,拍打浪哥肩膀,鼓勵道,“學醫,可是能拯救世界的啊!”

  手術結束后,兩人將‘富貴丸2號’遺棄到一邊,開心的聊了起來。

  老者提醒道:“小子,你這種玩法后遺癥很多,這只沉淪魔活不過一年,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什么?這么久!”白浪十分震驚,對老者的醫術水準肅然起敬!

  他感覺就老頭的治療風格,2號能活過一個月都是奇跡。

  見浪哥如此詆毀質疑自己的能力,老者瞬間沒了交流的興致,詢問道:“上次讓你幫我宣傳‘死靈法師’的傳承,怎么不見有人來找我?”

  “您很缺錢嗎?”

  “一直都缺啊。”

  浪哥見對方白發蒼蒼,和電視上的騙子差不多,又考取過死靈法師執照(失敗),應該有些見識,于是說道:“我這兒有個東西想咨詢您,順便購買一批藥劑。但這件事需要保密,你懂的。”

  “放心,我口風向來很嚴,你一個新人,能有什么好東西?拿出來瞧瞧。”

  “這個!”浪哥取出一粒‘燃燒膠囊’,遞給對方。

  “這是什么破玩意,感冒顆粒?”老者瞅了眼瓶子,是地獄入侵前的一種感冒藥。

  “你把它打開。”浪哥暗示。

  老者聞言,滿不在乎的扭開膠囊,結果綠色的結晶體灑了一手,接著臉色驟變,急促道:“小子,這東西你哪兒來的?不是被封殺了,禁制流通么。”

  “您認識這東西?”白浪開心起來,總算碰到識貨的了。

  “不該你知道的事情少問,我也是為了你好。”老頭皺著眉說道。

  “我手頭有不少,來路不正,會不會很麻煩?能跟我說說這東西的效果嗎?……”浪哥連連追問,一副沒心沒肺的模樣。

  他很快就能完成任務,又不會長久留在營地,絲毫不擔心自身安危。相反,他還想通過‘燃燒之血’,將上次黑吃黑的兇手引出來。同時還關系到‘調查真相’這個分支任務。

  如果老者人品好,自然不用擔心什么;如果他轉手出賣自己,正好引蛇出洞。

  “您老不是缺錢嗎?有興趣收購一批嗎?這應該是好東西吧?”浪哥繼續利誘道。

  “行行行,這種膠囊,給我來五瓶,我用治療藥劑折算給你。你這種年輕人沒有渠道,貿然拿出來死無葬身之地,我就不一樣了。”

  老頭人品一般,但也算不上坑貨,至少沒出賣浪哥的想法。不過前腳還告誡浪哥,轉過頭就想充當他的代理人,讓白浪十分鄙視。

  “這東西和‘亡靈法師’有些關系,具體來歷你不必細究,只要清楚‘燃燒之血’已經全面被禁制,不再生產就行。理論上,一些大勢力還在制造,但不會外流;許多狂暴藥劑都要用它做原料……”

  老者給浪哥這個大金主科普了許多知識,包括‘燃燒之血’的性能。這東西根本就不是直接服用的,吃不了幾粒就要瘋掉,倒是魔物變異獸的體質能夠承受,甚至可以快速進化變強。

  老者表示,愿意提供技術,幫浪哥制造簡易版的‘狂暴藥劑’,大幅度減弱副作用,臨時增幅屬性,幾乎沒有什么‘邪能侵蝕’危害。白浪自然是點頭同意。

  不過關于‘燃燒之血’的來源,老者卻諱莫如深,沒有提及。

  你獲得重要情報,分支任務‘調查真相’完成度進一步提升,是否接取任務?

  ‘否!’浪哥再次拒絕,還是那句老話,有這功夫,他多刷幾個怪就賺回來了!

  最后,他又從老者手中,獲得了一份‘行醫心得手札’,得到了空間的提示。

  你與死靈醫師霍華德友好度突破臨界值,開啟……獲得道具‘行醫心得手札’,可作為職業開啟前置條件。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