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43章 天降橫禍,考驗大型護符的時候到了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就在白浪推銷早上才撿到,下午就被他折(物理)服的‘富貴丸’時,另一邊會長小姐姐也實力爆發,動作快到肉眼難辨,瞬息間結束了這場鍛煉。

  她雙手握刀橫于身前,做了個起手式,接著高挑身體瞬息間,與那只骷髏怪擦身而過,然后在骷髏身后兩米的位置止步。身體弓步前傾、定格、手中長刀緩緩歸鞘……

  而她背后空氣中、骷髏所站立位置上,四道說不上是刀光還是電光的痕跡,在同一刻爆發,然后逐漸暗淡,并從不同方位立體的將骷髏所處空間分割開。

  最后,這只疑似精英級別的怪物,咔啦啦碎成一地。

  會長收刀,邁著大長腿向白浪這邊走來。她對這個失蹤一周時間,又突然冒出來,還牽了條‘狗’過來賣的家伙很感興趣。而那兩個給她打工的‘大號’,也自覺的跟在身后。

  就在此時,異變突生!

  原本懷抱步槍,對著白浪這個‘熟人’不停嘮叨的慫妹,表情突然一陣恐慌。她低叫了一聲,下意識向后撤去,步法十分有靈性。

  而她的小腳丫每退一步,地面就出現一道裂痕,向她追去。慫妹連連蛇形后退,Z字閃電過彎,那裂紋鍥而不舍,轉折追蹤。此時不止她的腳下,包括白浪等人所站立的路面,都開始劇烈晃動,出現越來越多的裂痕。

  整條街道以眾人所在為核心,接近二十米的長度,同時破裂,并且還在擴大。

  最后,裂縫主脈匯成一條長龍,在街道上留下蜈蚣形狀的紋路,路中央高高隆起,如同微縮版地殼運動,形成山脈。細密的小裂痕,進一步向路兩邊蔓延。

  突然,根根巨大鋒利、不斷咬合、形如大剪刀的‘鋒利顎鉗’。穿透了路面,將一根經驗豐富的油條攔腰截斷,放聲慘叫!

  突如其來的劇變嚇壞了新人,一個個驚恐的尖叫出聲:“啊!!!”、“有怪物!”

  “都小心!這是鉆地魔蟲,快向馬路兩邊逃!不要停留!”幾個冒險者看到顎鉗后,立刻分辨出怪物的來歷,臉色慘白的告誡道,同時腿比嘴還快的移動著,將這些新人拋在一邊。

  說話間,一條條面包車大小的多足爬蟲從路面探出身,密密麻麻的節肢扭動爬行,像是噴泉從裂縫中竄出,迅速鉆出一輛公交車的長度,眼鏡蛇似的直立起來,在路面來回肆虐。

  這些魔蟲仍有未知的長度,深埋這片土地下方,光是想想就叫人毛骨悚然。而這樣的怪物,足足又五根!并且還在不斷增加,從附近冒出。

  這些鉆地魔蟲才露出一截,便不再向外移動,反而像商場店慶時,在門口擺放的超大號條狀迎賓氣球人一般,‘癲癇+觸電’般動感的扭曲起來,像一株海草在地面刷來卷去,開啟捕食模式,將一個個來不及逃走的倒霉者卷起、切斷、吞噬!

  這一刻,再不分什么新人或者老油條,面對超大型魔蟲,大家都是那樣的軟弱無力,無法抵抗……

  轟!一個老油條體內爆發澎湃的力量,手中揮動砍刀凌厲斬斷節肢,接著從半空跳落,腳下加速,在新人的慘叫聲中,頭也不回的飛奔逃離。

  伴隨鉆地魔蟲的登場,大量棲息在下地下空間的怪物,也順著裂縫一股腦向外涌出。鞋盒大小的昆蟲,膨脹到豬一樣大的老鼠,密密麻麻,潮水般散開。

  這些魔蟲所針對的,并不是區區幾個人類。大家只是點背,誤入了這場盛宴的餐桌。這些鉆地魔蟲原本地下驅趕大量生活在下水道系統的怪物,再將它們逼迫出來,堵在這片狹小的空間中,開啟一場獵食盛宴。

  而浪哥等人,就是意料之外的那一小碟餐前免費花生米,或者榨菜什么的?

  巨型魔蟲不斷從地下鉆出,肆無忌憚的獵食,也將道路切割成兩半。

  早在慫妹驚恐的后退時,浪哥也察覺不妙,扯住不安顫抖的‘富貴丸’,向著慫妹的方向奔去。

  原來它剛才死死扣住地面,是恐懼馬路下方的氣息,看來是自己誤會它了。以后有機會的話,就少打幾頓作為補償吧!

  無窮盡的地下怪物,向爆掉的水龍頭,拼命向外噴涌、泛濫、擴散,這一幕嚇的眾人慌不擇路,抱頭鼠竄。原本兩個‘大號’還有一些職業操守,想帶著莊會長一同逃離。

  然而小姐姐不知怎么想的?要么責任心爆棚,無法拋棄自己的同學;要么有其他原因,竟不顧自身安危,放棄跑路,將身邊隊員托付給兩個焦急不耐的‘大號’,自己繞遠路向著白浪這里追來。

  剛遇見慫妹,就開啟久違的大逃殺模式,浪哥輕車熟路的來到她身邊,左手一把撈起小蠻腰。像是老鄉過年在鄰村偷乳豬似得,將大型護符再次抱托在腰側,心中頓時有了底氣,撒足狂奔。

  “護身符,告訴我,哪個方向活命幾率較高?”

  面對洶涌澎湃的地下怪物潮,白浪一點頭鐵硬剛的勇氣都沒有。

  亞人是不怕死,但死在這群怪物手中,就代表生生死死的無限被吃循環……自己一定會被當成祖傳‘吃不盡’,封印在下水道的最深處,成為某種地底怪物的傳家寶,直到老死的那一天!

  “蟲蟲蟲蟲……蟲子啊!”

  身體輕盈,被白浪當乳豬撈起的慫妹。也扭動身軀換了個舒服姿勢,緊緊蜷在浪哥腰間,感受到久違的安全感,同時驚恐的喊道:“我哪里知道哪里安全?快逃啊,浪哥!老鼠追上來了!啊啊啊,好大的鼻涕蟲!”

  白浪回頭,原本只露一段的鉆地魔蟲,再次向外移動,其中一條就選擇他的方向,追趕著大量怪物沖過來。

  浪哥心頭一狠,甩動纏繞在手腕的鎖鏈,將富貴丸再次飛轉起來,然后砸出流星錘,打翻一頭大老鼠,造成嚴重的追尾事故。

  “隨便挑一個方向!不然陪我一起當蟲屎!”

  “上樓!”慫妹將頭埋在白浪身上,隨手瞎指一個方向。白浪定睛一看,那邊真有高樓,也沒多想就沖了過去。

  在兩人一‘丸’逃生時,一根根粗主壯肥碩的鉆地魔蟲陸續來到地表,足有好幾節地鐵車廂的長度。更獵奇的是,它們一節節的甲殼軀體,還可以擠壓或者拉長,充滿韌性與靈活性,絕非地鐵可比。

  當它們徹底進入狩獵環節后,以與體型截然相反的速度和敏捷,快速在地面爬行,用身體做圍墻,劃出弧線,圈攏、驅趕、圍堵這些口糧,逼迫它們轉換方向。

  那一些天真頭鐵的,想要從魔蟲身上爬過去的。結果剛接觸到魔蟲的軀殼,就被靈活鋒利的螯足刺穿,插在腿上繼續移動。

  提前逃命的幸存者,一部分成功逃離魔蟲的狩獵范圍,但那些遲了一步的,最終被魔蟲們堵住街道的兩頭,最終被困死在這片絕境。

  隨后,越來越多的魔蟲沿著街道兩邊移動,進一步驅逐追趕獵物,收攏包圍圈。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