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40章 贊美你,邪能母親浪知錯了,請寬恕我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營地重歸安靜,篝火劈啪作響,小紅皮抱頭蜷縮瑟瑟發抖,白浪俯身檢查‘沉淪魔巫師’,結果……

  “竟然沒有鑰匙?!”

  他立刻打開主線任務,已變更為4/10。代表‘老巫師’與‘督軍’都被樂園判定為精銳怪物。這還是他第一次碰到,精英怪爆不出裝備的!

  “MD!你這個老窮B。究竟有多無能?真素個five!”

  但很快,他從督軍身上找到一把黯淡‘藍色鑰匙’。成色很差,卻撫慰了受傷的心靈。直到此時,才有空研究自身面板。

  個人屬性欄,發生了巨大改變。

  本次重鑄并恢復基礎狀態后,他的屬性恒定為力量5.4、敏捷5.3、體能5.5。總屬性增憑空加‘0.5’左右。

  這說明‘邪能’帶來的捷徑強化,被樂園認可了?(樂園:呵呵)成為自身一部分,甚至能帶出這個世界!

  也正是這份‘作弊’得到的力量,才導致他自身處于‘侵蝕、污染’狀態。

  總體而言,白浪發現自己賺爆!

  按照樂園規則,別的試煉者無論試體驗‘非凡體質’;還是主動接納邪能,獲得更強力量。任你在任務世界日天艸地,在回歸后,這些非樂園認證強化都會被清空,折算成‘余燼’,被打回原形。

  他們的屬性、力量,只是臨時增加。

  而自己,剛剛掛了一次。恰好卡在‘邪能’污染血脈前一刻,將臨時獲得的‘肉身素質’,默認為巔峰數據,并進行鎖檔。通過重鑄保存了‘素質’,卻清空大量‘邪能’,重新成為未接觸邪能的普通人(精神污染不受重鑄影響),這是在卡樂園的bug!

  (白浪的‘邪能污染’,是0.5總屬性帶來的代價。)

  比起實質性獲益,區區‘負面狀態’算個雞兒?!

  浪哥當即狂喜的表示:‘我還能死!’

  于是他狗膽包天,不知悔改的取出一粒‘燃燒膠囊’,再度彈進嘴里,默默感受。十幾秒后,邪能母親降臨,他臉色突然難看起來……接著轉變成詭異狀態。

  忽然,浪哥狗瞪口呆,怒爆粗口:“尼瑪……原來還能這么玩?”

  首先,可以確認‘寒霜氏-禁忌邪能鍛體術’對他這具人類之軀的強化,已經挖掘到極限。這具身體的潛力就是現在的‘0.5’,已達到天花板,挖不動了。

  就算嗑再多邪能膠囊,瘋狂鍛煉,也無濟于事。

  其次,當他吞下這枚膠囊后,體內殘留‘邪能污染’尚未清除,再次得到補充,又打破臨界點,再次被樂園告知‘是否綁定邪能種子’?

  與之前不同,這次沒有老巫師轟殺他。原本被迫中斷的邪能侵蝕流程,被強制執行下去……他的臉瞬間氣綠了!

  這就是‘不作死就不會死嗎?’白浪心中微微有些悔意。

  ‘難道又要自我終結?’他甚至有一點點有恃無恐。

  (浪哥總是重復著相同的錯誤)

  但下一刻,當他選擇‘拒絕’后,整個人驚呆了!

  此時的浪哥,終于領悟到:‘原來不作死,就不知這個世界究竟有多奇妙?!’

  原本他以為,‘亞人血統’是樂園給予的,受到樂園節制。能給予就能剝離。每次觸發‘重鑄’天賦,都經由樂園之手完成重生,并且給出相應提示,反饋多少IBM粒子。

  但隨著一次次親身經歷,白浪發現了真相。意識到‘血統’是自己的!并不完全受樂園影響。是他憑真本事復活,與樂園何干?!

  樂園是能影響自己,但他的優先度更高!自身血統如何變化?樂園提示只能參考,不能全信!

  如果‘亞人血統’是輛車。那他之前毫無經驗,屬于自動駕駛。并且以樂園提示來判斷。但隨著磨合熟悉,他漸漸能控制方向盤,決定方向,甚至自動駕駛這輛車。

  再次觸發‘邪能綁定’提示,白浪毫不猶豫‘拒絕’,保持‘血統純凈度’。但身體的侵蝕不以個人意志為轉移,繼續改造下去。

  他上次因為掛點,被迫中斷,通過重鑄釋放掉體內‘邪能物質’,逃過一劫。這一次,白浪的身體不可抑制的‘全面邪能化’。

  而在此之前,亞人血統全力爆發,在‘拒絕’的瞬間,進行了一次鎖檔。

  白浪意識到,他的個人數據、身體屬性、靈魂信息,在這一刻被鎖死。無論之后發生任何變化?哪怕徹底加入‘邪能母親’的懷抱,當他再一次重鑄時,并不以死亡前一刻為‘坐標’,而是以此刻的‘鎖檔點’為基準,進行新一輪重鑄,直接洗白!

  (浪哥面對邪能母親,羞愧的低下頭:對不起,我是臥底。)

  繼續大口大口吃著‘邪能膠囊’,白浪的氣息越來越邪惡恐怖,嚇的那只沉淪魔瑟瑟發抖,一動都不敢亂動。

  而浪哥安靜的坐在督軍身體上,默默感知著血統的變化,并且收到大量來自樂園的‘提示、建議、警告’,以及‘恐嚇’……

  樂園在提醒他,這樣的行為舉動是不對的。卻沒有加以阻攔,或者說,根本無法阻止自己作死?

  此時的浪哥,越發篤定自己是真的開掛了!

  于是他無視警告,繼續等待……

  “不作死,就不知道世界真奇妙。沒有神農嘗百草,哪有這么多中藥?沒有一代代原始人前赴后繼被毒死,鬼知道番茄、黃瓜是能夠食用的?我白浪,就是偉大的傳火樂園先驅者,以身試法,無(le)怨(ci)無(bu)悔(pi)!”

  邪能上頭,浪哥思如泉涌,越想越明白:

  其他試煉者是死亡后,被拉進來的;唯獨他是活著時,被樂園綁票的!

  別人如果有血統,也是任務世界獲得,經過認證獲(閹割、加料)的。

  而自己的血統……媽蛋!說起來他就生氣,他的血統可是自帶的!還被‘傳火空間’的高級玩家搶劫了。

  什么樂園強制補償獎勵?明明都是我自己的!樂園她虧欠我!

  十分鐘后,感覺新生的浪哥站了起來,身體膨脹一小圈,看起來更加魁梧。邪能母親沒有原諒他,所以他并沒變綠。然而體表的血管,卻如紋身般凸起,形成綠色的紋路。

  “贊美邪能!我感到了新生!這就是力量口牙!”

  浪哥握緊拳頭,剛勁有力,小臂根根青色血管在蠕動,感覺他能打十個!力量屬性跳到6.1,并非臨時增幅,只要不死,就能一直持續下去!

  亞人血統變成灰色,自身狀態多出一個‘邪能化’。邪能這種力量,真實的出現在身體內,卻沒有被‘樂園’認可,所以不是‘自身綁定能量’,也沒有進行數據顯示,只能直觀估摸感受。

  倒是被雪藏的‘非凡體質’,出現新的選擇是否融合‘邪能’,衍生為邪能體質?

  如果他選擇是,這個能力會被轉變。將來等自己再次重鑄洗白,與邪能Say_goodbye后。這個能力卻變更為‘邪能體質’,與自身沖突。

  因此白浪選擇‘否’,繼續雪藏。

  ‘邪能浪’看著全新版面,自覺打開新世界大門,快步走到沉淪魔身邊,二話不說按著暴打一頓,釋放出毀天滅地的力量,打的對方鬼哭神嚎。

  你獲得沉淪魔A的臣服,開啟‘寵物系統’。

  在一番物理感召之下,A深刻認識到以你的強大、兇殘,與狡詐,完全符合它心目中主人的形象,并發自內心的崇拜你。是否綁定A,成為認證寵物?一旦認定,不可撤銷、不可更改,死亡后寵物欄處于灰色,無法重啟。

  備注:我會告訴你,它只是被打怕了?

  “……”邪能浪突然停手,看著被打倒奄奄一息的沉淪魔,陷入了沉思。

  “樂園,能否開啟‘試體驗版-寵物系統’?我還是個新手,我要申請新人試煉福利!”邪能浪進一步試探著樂園的底線。

  是否支付100余燼,開啟臨時寵物契約。此福利僅能試煉任務期間使用……

  原來還要錢啊?

  “我選擇,拒絕!”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