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6章 你爸爸永遠是你爸爸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白浪此時的手槍被打落,不知掉在哪里?身體躺在地上,每根骨頭都在呻吟。

  他手中突然多出一個小紙包。用衛生紙折成小方塊,里面包裹著綠色的‘燃燒之血-結晶’,是他昨夜的勞動成果。此時想也不想,就塞進嘴里,一口吞下。

  口水迅速打濕紙包,接著澀感在喉頭舌根擴散。原本的劇痛瞬間被灼燒感壓制并替代,像是鎮痛劑+興奮劑。

  他的心臟劇烈狂跳,綠色的能量鉆進血管擴開始擴散,詭異的條紋從胸口蔓延開,體內涌現出新的力量。

  你過量服食‘燃燒之血’,力量+1.1(臨時)、體能+1.2(臨時)、敏捷+0.5(臨時),精神受到未知力量侵蝕,你沒有通過判定……

  獸人察覺到白浪身上的變化后,仿佛認出殺父仇人,表情變得猙獰仇恨,氣勢更加兇殘狂暴,快步上前一把抓向白浪小腿。

  此時的‘浪哥’也陷入狂化之中,已經感覺不到疼痛。一股全新的力量,臨時覆蓋在原來的殘軀上,屏蔽了大腦傳遞的疼痛與傷害,進一步壓榨他的潛能與健康,并且帶來了無與倫比的力量(臨時)。

  猛地縮腿躲過獸人抓取,接著身體團成一圈,翻滾趴伏在獸人的側面。

  接著白浪雙腿猛蹬地面,從側面飛撲向獸人一條胳膊。就像沉淪魔從背后跳撲人類一樣,他也在纏斗這只更巨型的獸人。

  與此同時,腦子有點被腐蝕壞的浪哥,狂暴怒吼道:“愿邪能與我同在,你這只部落豬,去死吧!”

  魔化獸人右臂擺動,想甩開白浪,同時左手從胸前伸過來,要抓住他的右腿,接著狠狠一握,將這小蟲子扯掉。

  此時白浪有著無窮動力,腰部發力轉動,身體靈活一晃,突然施出關節技,騎在獸人肩膀上,雙腿一盤一絞,鎖住它的頭顱與喉嚨。

  然而獸人右手猛向后一抓,五指扣住白浪的膝蓋,接著握攏發力,只聽見‘咔咔咔’的骨骼碎裂聲。

  碎人膝蓋者,人恒碎之。

  白浪放聲慘叫,表情同樣兇狠,此時手中多出一柄螺絲刀,想也不想就雙手合握,高舉過頭。此刻沉淪魔‘脆皮.有點咸’與他并肩戰斗,浪哥繼承了沉淪魔一族代代相傳的優良傳統,義無反顧向著自己襠部扎去!

  當然,擋在他襠部前面的,還有一個巨大獸人腦袋,充當防御緩沖。

細長的螺絲刀又快又狠,獸人來不及阻止,就瞬間穿透眼睛,刺入腦袋深處,接著‘流血’效果被觸發,在裝備特殊的效果下,血流不止  “吼吼吼……!”

  獸人痛苦吼叫著,一只手攥緊白浪右腿,身體左右搖擺,將他從身后扯下來,對準地面瘋狂摔打。像綠巨人毆打洛基一般,反復來回甩動,藥店地面轟轟轟的顫動,最終發泄似的甩出藥店。

  浪哥像一枚炮彈,徑直飛出破碎的窗戶,砸進路對面廢墟中。

  此時他已經滿臉是血,內臟破裂出血、骨骼斷裂、氣若游絲,下半身甚至失去了知覺,眼神也快要失去光彩。

  但可悲的,他體內‘燃燒之血’仍在生效作用,不斷壓榨透支著生命力,源源不斷轉化成新的力量。抑制住自身疼痛,不斷為他充電,讓他再次恢復‘精神’。

  奈何骨骼破碎、肌肉撕裂,他連爬起來都做不到,只能處于想死不能死的被動吊命狀態,痛苦的煎熬著。

  附近的利刃魔看到浪哥像個垃圾似的嵌在地上一動不動,紛紛怪叫起來。它們懾于獸人散發的兇殘氣勢,不敢靠近,但更不舍得離去,搖擺不定煎熬難耐。

  藥房內的獸人單手攥住不斷流血的螺絲刀,向外一拔,瞬間飆血三丈,痛到無法呼吸,雙手捂著頭彎腰跪倒地上,凄厲的慘叫起來,甚至顧不得白浪。

  那些利刃魔等待片刻,見獸人還沒追出來,而白浪依舊陷入半死不活的癱瘓狀態。不由大著膽子,向這邊摸了過來。

  浪哥此時表情難看,他已經感受到這群利刃魔流露的惡意。等了這么久,終于兩敗俱傷,它們當然不介意漁翁得利。

  好在浪哥體內源源不斷涌出力量,讓他不斷恢復,至少右臂勉強能夠活動。‘炎之刺殺’被打飛,不知丟在哪里?但他儲物空間內,還存著一柄手槍,突然出現在手中。

  手腕轉動,艱難的抵住太陽穴。

  浪哥側目望去,幾只利刃魔手持武器,謹慎的向自己走來,眼中閃爍著狡詐的光芒。

  白浪嘴角浮起一個諷刺的笑容:“你爸爸,永遠是你爸爸!”

  死機、黑屏、重啟……

  在利刃魔的視界中,白浪爸爸身上飄出大量黑色煙霧,將他包裹纏繞起來。

  你經歷了一次普通的死亡,IBM粒子+4。

  再度睜開眼時,白浪突然抬起手,將槍口對準正抬著一把廚刀,準備向他心口捅去的利刃魔。

  雙方同時僵住,場面一度陷入尷尬,接著‘砰!’的一聲。利刃魔腦袋開花,子彈從后腦勺射出,接著向后仰跌,摔倒,挺尸。

  現場一陣死寂,接著其他幾只‘兒子’拋下武器,一哄而散作勢要逃……

  “知道了我的秘密,還想逃?”白浪此時精神充沛,連瞄準都沒用,直接開槍。三只利刃魔挨個倒地,并沒死透仍在爬行,接著補槍,將這些逆子一個個了結掉。

  心中感慨少量一批好狗啊!這次回歸營地后,或許可以嘗試馴化沉淪魔?

  此時他轉頭,看向捂住右眼,血液漿汁不斷從指縫流出的獸人。對方聽見槍響后,已經爬了起來。

  雙方隔空對視,獸人一臉憎惡仇恨,一瘸一拐向白浪走來,已經進入重傷狀態。

  浪哥再次取出一個衛生紙包,吞入口中,很就血脈沸騰起來。。

  你受到‘燃燒之血’的過量侵蝕,力量臨時+1、體能+1、敏捷+0.7……你的精神意志受到侵蝕,未經過判定,……

  耳邊的提示統統拋在腦后,白浪更換彈夾,收入空間中。他雙眼充斥血絲,突然咧嘴笑了起來,吼叫著向獸人極速沖刺。

  “贊美邪能!”

  對方站定,顫顫巍巍揮出一拳。而白浪突然矮身,靈活翻滾,敏捷的從獸人側后方跪地而立,接著手中多出一把手槍,抵在它的腿彎,砰砰砰!連開三槍,膝蓋被打穿射爆,留下一個大窟窿。

  魔化獸人無力跪倒,反手向身后肘擊砸動,勁風響起。白浪直覺敏銳無比,全力起跳,高高躍起,躲開后肘的同時,再借助自重一記肘擊砸落,轟在獸人頭頂。

  獸人頭部受創,劇烈震動引發眼部傷勢,痛苦擴散開,讓它下一波的攻擊都消散開。

  白浪搶過節奏,雙臂向身體兩側拉開,接著左右開弓,雙拳如炮彈般瘋狂暴打在獸人左右太陽穴,連續不斷越來越快。

  他雙臂肌肉虬結,體內血液在沸騰,感覺雙拳釋放著力量。而攻擊牽引到眼球的傷勢,獸人再次痛苦的顫抖起來。

  此刻手槍再現,抵住魔化獸人的后腦,連開四槍。白浪快速抽身后退,警惕的觀察。

  巨大的獸人跪倒在地,不斷抽搐顫抖,好一會才歸于平靜……

  “呼……這感覺真是……太棒啦!”

  藥效尚未過去,白浪更換彈夾后,走進藥店內,拾起掉落的炎之刺殺與彈夾,扯過一張椅子坐在藥店中央休息。

  他此時雙臂劇烈顫抖,全身肌肉鼓脹爆炸,戰斗的沖動仍未消退,正一波波的沖擊著理智,隨之處于失控邊緣。

  他既擔心徹底喪失理智,又擔心藥效過后的虛弱期,同時還擔憂是否有怪物循著響動找過來?于是果斷將槍口倒轉……

  再次出現時,白浪身體恢復到最佳狀態,一身衣物破舊不堪。精神雖然‘飽滿’,但心神卻疲憊不堪。

  你經歷了一次差評的死亡,IBM粒子+1。

  此時魔化獸人的身上,漂浮著一柄淡藍色鑰匙。

  “這波不虧。”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