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9章 隱藏NPC死靈法師線索?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能按時抵達營地的,都算試煉者者中的精銳。在引導者離開后,幾個有野心、有想法的人站來出來,試圖留下眾人,進行勸說,組建一個精英團隊。

  不過白浪人困馬乏,戒備心比正常人更高,加上小腿咬傷急需處理,因此沒有停留,直接上到大樓四層尋求治療。

  他一走,其余人也紛紛做鳥獸散。都急著進入這大樓尋求幫助與治療。

  四層的布局有些像私人診所,燈光明亮環境安靜,因為是夜晚,沒什么人。空氣中彌漫著消毒水味道。

  在前臺咨詢了值班妹子,白浪取出‘身份卡’完成認證登記,被安排到04號治療室。

  房間不大,分為問診的辦公室,以及附帶的手術病房。白浪從站立角度看去,病房中擺著一張病床,以及治療器具。

  問診室的椅子上,坐著一個眼角糊了眼屎,頭發凌亂如雜草,正低著頭打瞌睡的白人老頭。

  砰砰!

  白浪輕輕敲門,驚動了對方。接著,老者戴上掛在脖子的破舊眼睛,抻直脖子左右張望,盯著他看了好一會,直到眼神恢復焦距,才恍然:“是病人嗎?里面請,什么情況?”

  詢問間,眼屎老頭不斷打量他,又問道:“你是新來的吧?聽說今天晚上有一批新人將抵達,看樣子就是你們了。你有錢看病嗎?沒錢還請自動出去,不要打攪老人家休息。”

  白浪立刻前臺開的一張票據遞給對方,老頭看完再不擔心:“這樣就沒問題了,說出你的問題,救死扶傷可是我的天職。”

  白浪扯掉T恤,露出肩膀處的抓傷,接著又提起褲角,亮出被繃帶纏死,但依舊在緩慢滲血的傷口:“我在來營地的路上,遭受了一種飛行怪物的襲擊;之后,小腿又被一種半腐爛的活尸惡犬咬傷……”

  “我看看。”

  老頭取出一把剪刀,將繃帶剪開。接著他打開一瓶酒精,先喝了一小口,隨即精神振奮,又喝了一大口,化身噴壺張嘴噴在白浪的腿上,進行清洗,將血污與污跡擦去。隨后,他又拿起鑷子,粗暴的探進傷口中,反復攪動觀察,痛到白浪狂翻白眼,忍不住喊了出來:“疼疼疼疼!疼!!”

  “唔……肩膀的傷口不嚴重,但那些食腐飛禽的利爪很臟,抓屎又抓肉的,攜帶著大量細菌,我猜已經感染了!不過比起這點小問題,你的腿傷更嚴重,已經中了尸毒,腐尸的毒素與地獄的力量,正在你的體內擴散。如果不治療的話,大約一周后,你將變成一具新鮮出爐的活尸。小概率你將魔化變異,成為邪惡陣營的一個雜兵。”

  “一周?”白浪有些吃驚,比起喪尸來,這些活尸好弱啊。

  “怎么,嫌慢嗎?你還可以通過大量進食魔物尸塊,加速墮落魔化的進程,同時還能一定程度提升活尸后的身體素質。”老者慢悠悠的解釋道。

  白浪越聽越不對勁,輕咳一聲:“那個……我是來治病的。”

  老者冷冷瞥了他一眼:“兩種治療方案,便宜的打針吃藥,圣水消毒,縫合傷口,3枚銀幣就夠了,不過恢復周期比較長,大約一周可治愈。如果你肯多花10銀幣,我可以使用‘治療藥劑’加速傷口痊愈,回去睡一覺就復原了。你選吧……”

  “呃……打針吃藥縫合?!”白浪看著病房內,各種現代化的治療儀器,總覺得那里怪怪的,這畫風有些違和。

  “有什么問題嗎?”老者刮掉眼角的眼屎,彈在身后的墻壁上,越來越精神,展現出不凡的神采,如同一位隱藏NPC。

  浪哥再壓制不住心底好奇,問道:“這一點也不魔法,難道沒有治療法術?”

  “當然有,但是價格更貴,而且我也辦不到。如果你肯花錢,‘治療藥劑’不就是魔法物品么?就算便宜的療法,也用到‘圣水’了,這東西很魔法啊。”老頭看他的眼神怪怪的,似乎從未見過這么弱智的患者。

  白浪卻不在意,厚著臉皮問道:“您老難道不是‘醫療系人員’嗎?難道沒有掌握法術的力量?”

  “我只掌握著幾個小戲法,算不上法職。當年考取‘死靈法師認證資格’被淘汰掉后,就轉職醫療行業了。現在的新人素質越來越差,這點常識也沒有嗎?快點,決定選哪套治療方案?”

  老人不耐煩的催促起來。

  白浪連忙回答:“貴的!”

  “這還差不多,安心躺著別動,我去給你準備一下。”

  老者指了指簡易的‘病床+手術臺’,然后自顧自忙活起來。

  很快取出一套手術裝備,戴上橡膠手套后,熟練的清洗傷口,殺菌消毒,這次他再沒用嘴噴。切割掉壞死的組織后,又粗暴的在傷口上,澆了一瓶混入高濃酒精的‘圣水’,那酸爽滾燙的滋味,痛的白浪放聲大叫。

  雖然平躺著看不見傷口,但他感覺仿佛被濃酸潑了一般,傷口都發出了‘滋滋’聲。

  “別鬧,忍著點!這點小傷,瞧你叫的跟個娘們一樣。圣水可以去除邪惡力量,你不覺得很過癮嗎?聽聽這美妙的聲音吧!”

  一系列操作完成后,老醫師開始縫合腿部傷口,風格依舊粗暴但快速。最后,他從抽屜中取出一瓶粘稠混濁,如同半凝固血液的深紅色藥品,插入針頭,抽取了一半管。

  老者將針頭刺入縫合好的傷口內,開始推動注射。白浪立刻感受到傷口內部,傳來清涼麻癢的感覺,十分舒適,仿佛血肉正在蠕動愈合,比那‘硫酸圣水’強了百倍。

  “這是什么?”

  “治療藥劑啊!蘊含著濃郁的生命能量,從那些沉淪魔心臟中提取凈化的。無論內服或外敷,都能加速傷勢愈合。”老者低頭處理傷口,心不在焉的解釋道。

  “為什么不直接使用?縫合傷口豈不多此一舉?”

  “當然是為了節約成本啊。你這點小傷,如果直飲,一瓶才能康復。但我只用了1/10的劑量,就搞定了。同樣的是傷口,經過處理后再使用,不僅節約,而且效果更好。反倒是嚴重的外傷,不經過處理直接服用澆灌,雖然能迅速痊愈,但血肉神經在再生過程中,會錯誤連接形成壞死,導致嚴重暗傷。”

  說話間,老者又處理了白浪的其他傷勢,連掌心的咬痕也沒有放過:“承蒙惠顧,一共20銀幣,刷卡支付,不用客氣。不要洗澡,回去睡一覺就好了。”

  感受著全身酥酥麻麻的感覺,白浪安心許多,對于這位救死扶傷的暴躁老頭也充滿了好感。原本對未來沒有任何規劃的他,忽然覺得‘醫生’是一個很不錯的職業。

  于是脫口問道:“我可以跟您學習醫術嗎?”

  “你感興趣的話,我不介意教你一些小技巧,但這是付費的,而且并非什么‘超凡能力’。當然了,如果你對‘死靈法師’感興趣,我這里有基礎的啟蒙教材。醫學是死靈的基礎,好大夫未必是法師,但死靈法師一定是好大夫!整個營地,恐怕也只有我這里有門路。回去之后,多向你那些同伴宣傳推薦,做得好,以后看病給你打折。”

  付費后被老者干出病房的白浪,依舊感覺怪怪的,學習魔法傳承這種事情,難道不應該重重考驗、敝掃自珍嗎?

  怎么只需付費就行,還要求自己向其他人宣傳推廣?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