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8章 午夜街道上被怪物熱情追殺的我……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房間內,白浪手持生存斧,先對著空氣以不同力道揮動空劈,感受著生存斧的重心,以及發力收力的感覺。

  緊接著,仍不滿足的他目光亂瞄,又開始砍柜子、砍房門、劈墻;中途還更換了砍刀、武士刀進行比對,發現斧頭的破壞力更勝一籌。

  砰砰砰……

  吱嘎!

  “對不起,打攪您了!”

  就在他忘情揮斧砍墻時,房門突然被人打開。一位女性推門而入,正巧看到白浪雙手持斧,剁情敵似的暴力劈墻、碎屑四濺的一幕,接著猛的一哆嗦,連連道歉將房門關上。

  女人退去后,他也停止破壞,將斧頭掛在腰間,繼續掃視起來。

  屋內裝備琳瑯滿目,但第一個任務是跑路,背包不能太重。想到天臺那鋪天蓋地的飛行怪物,生存斧破壞力雖強但攻擊范圍太短,于是又順手拿起一根金屬球棒。

  沉甸甸的,握在手中很有分量。他雙手揮動,發出‘嗡嗡’破空聲,接著轉身,對準千瘡百孔的廁所大門,再次發動攻擊。

  砰砰砰……

  吱嘎!(開門)

  碰!(關門)

  體驗裝備期間,又有人推門闖入,在看到某個精神病對著墻壁發泄后,便悄悄退出去。白浪同樣鉆了隔壁幾個房間,發現里面物資大同小異后,再沒浪費精力。

  大約15分鐘后,他整裝完畢,乘電梯一路下降,最終抵達一樓大廳。電梯門自動開啟后,入眼一片狼藉。

  此時大廈一層恢復照明,大廳卻落滿積灰與泥土,空氣潮濕帶著霉味。破碎龜裂的玻璃窗戶,被報廢汽車撞歪的大門,大理石地板上零星生長著野草與植被,野獸留下的足印,干涸發黑的血跡,以及散落的風干骨骼……

  從一層殘存的裝潢,依稀能分辨出當初高端大氣的格局。不過顯然廢棄了很長時間,處處破敗,甚至有鳥類在吊燈上做窩,此刻被燈光驚醒,在室內拍打翅膀、發出警告叫聲。

  此外,拳頭大小的昆蟲,也圍繞著燈光旋轉,高速扇動著翅膀發出嗡嗡聲。大廳各處都能看到野獸生活的痕跡,甚至在這里做窩,留下大量的糞便,以及踐踏后的新鮮腳印。

  或許是突然恢復電力的緣故,這些野獸都被驚走,并沒有看到。

  白浪警惕前行,一腳踢開擋在身前的老化旅行箱。兩只蜥蜴模樣的生物受到驚嚇,化做一道黑線從中竄出,逃的不見蹤影。

  他環視四周,不遠處幾個全副武裝的幸存者,正聚在玻璃旁邊向外眺望,神色猶豫踟躕不前。看到白浪時,似乎認出他在天臺熱心幫忙,于是友好的點了點頭。

  這里的狀況出乎他意料,一樓明亮燈光并未吸引怪物的沖擊,大廳除了蟲子與鳥外,異常的安靜。

  見白浪走近,一個男人向他招招手,開口相告:“外面有一群怪物在埋伏窺視,但沒有靠近,我懷疑它們可能畏懼這里的光線。我們……”

  白浪走過去,向外遠眺,黑暗中反射出一雙雙發光眸子,亮白色、幽綠色、猩紅色……一眨一眨非常滲人。但大廈燈光的照明范圍內,卻一個怪物也沒有,都躲在更遠的陰影中。

  他不清楚這是什么狀況?但預想中怪物如同電影內古惑仔一般,里三層外三層人山人海將大樓包圍的水泄不通,只待一聲令下就一擁而上,揮動西瓜刀將幸存者淹沒的夸張場景并未發生。

  反倒零零星星、松松散散的十幾只,不成氣候的樣子。眼前一幕與預期嚴重不符,他心中那點警惕與擔憂,竟然煙消云散了。

  仔細想想也對,真若到了那個地步,任務難度絕不是什么‘極易’,而是‘地獄’才對!這個開局任務,并不應該太難才對。

  這時候,開口的男子也說完自己的想法。

  看得出他們并不愿直接沖陣,而是打算等人數變多后,一起沖鋒,彼此分擔壓力,一舉突破外界怪物的封鎖包圍。

  白浪對此自然沒有意見,他同樣不想傻乎乎的第一個沖出去,為其他人獻身引怪,最后被一群怪物追逐+包圍,慘叫著被拖進小拐角中。

  沒多久,陸續又有人來到第一層。

  這些人有的找到了主心骨,相互抱團加入小團體;有的人不信任外界,選擇獨行;也有人在進入這個世界前彼此認識,相互扶持組成搭檔。

  剛才發言的男子見人數差不多,再次起身說道:“諸位,我們已經耽擱不少時間,如果不想被困死的話,就一起沖出去!若繼續拖延,我擔心外面的怪物會越聚越多,成功逃脫的幾率將大大降低。”

  白浪再次向外看去,也不知是是否錯覺?發光的眼睛,變的更多了?

  “我們不等其他人嗎?人多力量更大!”一個慌張的年輕人詢問道。

  這時,一個掂著大號消防斧的胡子壯漢,蔑視對方一眼,冷聲道:“這是你的自由。但別忘了,人數變多同樣容易吸引怪物攻擊。繼續拖延下去,外面的怪物數量只會不斷增加。總之,我將帶頭沖鋒,愿意一起離開的站出來,決不強求。現在開始倒計時……”

  白浪看了看人家的斧頭,又看了看自己的,突然有些慚愧。

  大胡子話音剛落,就有人站了出來。并非所有人都膽怯,只想躲在大廈,指望別人+坐以待斃。眼睜睜看著怪物不斷增加的感覺,同樣很糟糕,還不如豁出去拼一把。

  白浪也認真分析過,一路莽穿的可能性非常大!畢竟那個引導者也說過,這個任務考驗的是心態。不要慫,就是干。

  30秒倒計時結束,胡子的身邊聚集了七個人,其中還有一個女的,胳膊有肌肉的運動系。白浪抓著球棒,也在其中。

  或許是從眾的緣故,又有兩個猶豫不決的男人咬牙站了過來,打算拼一把。

  “出發……!”

  消防斧大胡子一腳踹開變形的大門,沖出大廈,外界冷風不斷,黑暗中傳出騷動與野獸的怪叫。

  白浪抬頭,能看清大量飛行毛怪,在天空盤旋徘徊,但受到未知原因阻礙,它們無法降落到地面來,嘰嘰喳喳叫的更加急促。他猜測周圍的怪物,極有可能被相似的力量驅逐著,無法靠近大樓。

  “營地的方向就在那邊,大家一起沖啊!”胡子分辨周圍環境,用斧頭指出一個方向,接著一馬當先帶頭沖鋒,殺入黑暗的街道。

  “殺啊!”一群人紛紛握緊武器,調整呼吸,緊隨其后,氣勢洶洶的向怪物們懟去。

  然而那些隱在暗處,眼睛泛光,回以咆哮吼叫聲的怪物,立刻一哄而散,狡猾的向兩側規避,并不急于攻擊。

  白浪此刻混在人群中,拋開心中顧慮撒足奔跑。借著天空紅光,他能看清周圍環境。

  破敗荒廢的馬路,遍地的垃圾與雜草,道路被人清理過,兩旁堆積著各式生銹車輛。黑暗中,還有許多鬼鬼祟祟快速竄動的黑影,那是綴在身后,一路跟蹤的怪物們……它們體型有大有小,顯然不是同一品種。

  很快的,他身邊的隊友,不斷遭到襲擊。或發出驚呼聲閃躲避讓,或者爆喝一聲為自己壯膽,揮動武器進行反擊,接著傳來怪物的慘叫聲……

  白浪精力充沛、血脈僨張,仗著年輕力壯跑的飛快,耳畔是呼嘯而過的風聲,心中混合了緊張、興奮與刺激。完全沒有平日里只要運動一小會,都累得半死的感覺。

  午夜時分,空蕩無人的破敗街道上,白浪被一群怪物追逐著奪命飛奔,速度仿佛飆出新高度,甩開一個又一個隊友,腦中突兀的閃過一句話:只要我跑得夠快……

  心臟狂跳、血液奔流、神經緊繃,全身涌動出無盡動力,讓他找到了小學時代第一次在網吧玩通宵求生之路時,被一群喪尸追著打時的感覺:緊張、心跳、刺激!

  就在這時,一只半人高的猙獰紅皮魔物,忽然從一輛廢棄車中蹦出,張開惡臭鋒利的嘴巴,怪叫著揮動武器,向白浪砍來。

無線電子書    維度侵蝕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