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木葉之影流

第四百二十一章 ?錯誤、不可調和之處

更新時間:2020-02-12  作者:紅葉知玄
就在羽生正在跟旗木朔茂交流著壓根不靠譜的“組織發展規劃”的時候,綱手剛剛吃過了簡餐,她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自己,又把家務處理好之后,這才出門離家。

羽生的計劃聽起來好像是要把影流打造成市值1.4萬億兩的大組織一樣,然而實際上他只不過是想趁機公款私用而已。

但這種措施其實沒什么意義,對于一個有著“博彩”這種有益身心的愛好的人來說,肯定是手邊有多少錢她就會輸掉多少錢的,不存在她的可支配資金增加了,那她就會收斂一些的可能性,事實上,情況只會相反。

更何況綱手還是一個總是會賭輸的人。就算把整個火之國給綱手,那她也會把這整個國家給輸個底掉。

這敗家婆娘是真的難養。

綱手離開家之后,先是去木葉醫院呆了半個上午,處理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之后,臨近中午的時候她又離開了木葉醫院,去往了三筱留下的那個小院子。

繩樹依然住在那里。

隨著時間的推移,特別是雨之國的大戰結束以來,綱手待在那邊以及與繩樹相處的時間越來越少了,某種程度上說,綱手潛意識之中作為“家”的地方正在發生著轉移哪怕身體里流淌著一樣的血,可每個人依然會有著各自的生活,這是不可避免也無需避免的事情。

綱手非常疼愛她的弟弟,然而這種疼愛卻并不具備那種再也容不下其他感情的唯一性。相反,最初的繩樹才是一直沉浸在那種姐弟二人“相依為命”的感覺之中的人,不過隨著他年齡的增長,這樣的情緒也會越發的趨于平淡化。

哪怕一個人前后感情一致,但隨著他的長大,對于這種感情的表達也會變得越發內斂起來。

現在,繩樹已經十六歲了。他是個忍者,在這個年紀自然會被視作成年人看待,所以……最起碼他現在肯定不會在見到綱手的時候二話不說就先往姐姐懷里撲了,除非他是個腦癱。

“繩樹,吃過午飯了嗎?”

綱手在靠近這座獨立而幽深的小院的時候,就已經看到了站在院子里正在進行查克拉提煉訓練的繩樹,不過等她推開外門之后,這才發出聲音這樣說道。

說話的時候,她還晃了晃提在手中的東西。

“姐姐,你回來了……已經中午了嗎,我還沒有吃過呢。”

綱手的聲音讓繩樹馬上停下了正在進行的訓練,同時他的臉上露出了一個發自內心的、十分欣喜的笑容……他大概一輩子也不會用這樣的笑臉來迎接羽生。

“那正好,一起吃東西吧。”

“好。”

這樣平靜的、日常化的相處時間越來越少,所以姐弟兩人自然對此倍加珍視。

以往這種時候,綱手是不會主動提及羽生的,而繩樹就自然更不會提到他了,這已經是一種心照不宣的默契,不過這次卻有點不一樣,繩樹主動提起了有關于羽生的事情。

“姐姐,你準備跟羽生大人什么時候結婚?”

突如其來的話題讓綱手楞了一下,她有點不明白為什么繩樹會突然提到這種事情,稍稍想了想,她決定還是進行正常的回答,“如果你指的是婚禮的話……誰知道那個人是怎么想的呢。

有時候羽生的想法很單純,但更多時候他讓人捉摸不透,哪怕是我也不能盡然理解他。

坦白說他是那種蠻封閉的人,而很多事情我會聽他的意見。

儀式什么的我并不是很在意,能相互陪伴在彼此身邊就足夠了……我們都是忍者。”

能一直平靜的相伴下去,就是忍者的幸福。

綱手想要反問繩樹為什么突然會關心這種事情,不過她很是猶豫……她生怕刺激到自己的弟弟。

果然,在聽了她的話之后,繩樹不再開口說話,只是沉默著一口一口的把眼前的食物吃掉,而等他吃過之后,這才又繼續跟綱手對話。

不過他已經換了一個全新的話題。

“姐姐,我有件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希望你能夠幫忙。”

“什么事實?姐姐一定幫你。”

繩樹的事情,綱手自然沒什么話說。

“姐姐,我想去雨之國……”

前言撤回,這件事得說一說。

“雨之國?為什么?”綱手下意識的反問。

“我已經十六歲了,但至今都沒有出過木葉,我了解過,其他像我這種年紀的忍者,早就開始在戰場上活躍了……然而我現在的練習只是練習。一點實戰經驗都沒有忍者,并不是真正的忍者。”

繩樹的要求,還算是那么一回事,這些年來綱手把他保護的太好了,以至于就連繩樹自己都在擔心自己是不是被養廢了。

“不行,雨之國的大戰雖然結束了,然而現在那邊進行的零星小規模交戰對于忍者來說才最為兇險的那種戰斗,你也知道,你現在沒什么實戰經驗,那片戰場對你來說太危險了,也太早了……

我已經明白你的意思了,想要增加實戰經驗的話,我們要從最簡單的開始做起……關于你的忍者生涯,我確實有些疏忽,稍后我就去三代目那里說明一下,你會得到最恰當的安排的。”

綱手拒絕了繩樹的請求,她的意思是準備讓繩樹從下忍級別的撿垃圾、找寵物、照顧菜園之類的“任務”開始。

本心來說,甚至綱手都不太愿意自己弟弟成為一個忍者,然而那太自私、太不近人情了……忍者這種職業自有其殘酷性,然而說到底它仍舊是很多人的夢想。

“姐姐……”

繩樹的表情一正,他知道自己這次無論如何都得說服綱手。

“千手一族隱其姓氏,消失于木葉已經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不管當時千手一族的消失是因緣際會還是迫不得已,想來總歸是有著相應的理由的,然而有著理由并不代表著這是一件正確的事情。

千手的后退是對于更高的榮光的一種背離。

但這并不是一件無法挽回的事情,我是初代火影的后裔,盡管我也知道現在的自己十分渺小,實力也沒有絲毫值得稱道的地方,但是……”

綱斷了繩樹的話,“你是這么想的?”

她有點難以相信自己弟弟會有這樣的想法。

“是的,姐姐。”

“你知道當時的決定……”

“我知道,我自始至終都明白母親從來都是最偉大的母親,賦予我生命之人的犧牲之處,這是銘刻在我靈魂里的東西,甚至如果不是我的出生的話,或許母親也不會死……我永遠都會以母親的血為榮。

然而一方面的偉大,并不代表著絕對的正確……姐姐,甚至母親連忍者都不是。”

綱手……突然有點生氣了,這可不是以自己的母親為榮的人會說出的話。

但她在壓抑著自己的情緒。

“姐姐,我知道我的想法可能與羽生大人有些矛盾……”

“錯了。”

“啊?”

“你想錯了,無論你是想復興千手還是想成為火影,這都不是羽生會在意的事情……他怎么可能會在意這些。”

甚至繩樹在腹誹自己的母親,以不是忍者這最致命的一點、以三筱的終生遺憾來指責三筱,羽生都不會在意。

繩樹是繩樹,三筱是三筱,這是最單純的區別。

三筱選擇生下這個孩子,只是因為她想那么做而已,她絕不是為了讓這個孩子對她感恩戴德才讓其降生的。

相反,這孩子對她隱隱有些批評又算什么呢?

與繩樹對三筱是怎樣的認知無關,羽生對三筱的認知是絕對不會因為任何事情、任何人而發生一絲改變的。

繩樹有一點說對了,那就是現在的木葉環境與當初千手隱退時候的木葉環境早已不一樣了,當時羽生還曾經幫忙抑制過千手的抬頭,因為那是在貫徹三筱的理念,然而現在那樣的做法已經不需要了。

千手已經存留了下來,三筱的目標已經實現了。至于接下來千手要干些什么,羽生沒有必要理會。

但不理會歸不理會,不在意歸不在意,現在綱手百分之百確認了一件事情:

她的丈夫與她的弟弟,絕不是一條路上的人。

“我知道了,雨之國的事情,我會好好考慮的。”

綱手緩緩地呼出一口氣,強自平復了心中的煩亂。

繩樹好像把一些事情想得過于簡單了,然而固執的少年的思維是最難以矯正的那種東西。

今后還是讓羽生盡量跟這孩子少接觸吧。

這種時候,就連綱手也不禁產生了一些自欺欺人的想法。


在搜索引擎輸入 木葉之影流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木葉之影流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木葉之影流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