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木葉之影流

第四百一十八章 ?逗號

更新時間:2020-02-11  作者:紅葉知玄
雨之國,木葉營地。

羽生藏在自己那個小小的帳篷之中,此時他雙手合十,正在進行著某種嘗試……掛在脖子上的左臂能夠輔助他完成這樣的動作,真是可喜可賀。

然而,在連續努力了三個小時之后,他長長地出了一口氣……這訓練,取得了一些成果。

這些成果都能簡稱為毛的成果。

“感覺怎么樣?”

一旁的綱手正在幫著羽生收拾東西,她把他的所有用品都分門別類的放進了一個雙肩包里……這是她自己的背包,她的東西也放在了這里面。

考慮到羽生現在不方便背東西,所以一切就交給她了,反正羽生的私物也少的可憐。

“還是失敗了。”羽生滿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真是可惜……不過你不要灰心,我聽蛞蝓說過,那本就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綱手對羽生進行了默默地鼓勵。

“我覺得蛞蝓肯定不是那么說的,不過……我并不覺得灰心,畢竟能夠成功一次,就說明我沒有器質性損傷,剩下的就是不斷的練習摸索了,這種事情跟那種事情一樣,可能努力很久都不見動靜,也可能不經意一次擺正姿勢,就當場中的了。”

羽生反而覺得正常,他這種沒有血脈優勢的人,在練習仙術的時候可不就得這么一步一步的來嗎。

“你……你這人在胡說些什么?”綱手一開始聽的連連點頭,羽生確實就是這么個有毅力的人,然而她越聽越覺得哪哪不對。

“仙術啊,你以為呢……年紀輕輕,別老瞎想。”

羽生站起身來,胡亂揉了揉綱手的頭發,“收拾完了吧,準備走吧。”

撩開帳篷,外面依舊是雨之國無止息的雨。

“其實我并不討厭這個國家的天氣,哪怕它是這樣的一成不變,然而連續的陰沉會讓一切東西都散發出一種腐朽的味道,又酸又臭。”

“我昨天洗過澡了啊……”

“我知道,又沒說你……”

砂隱勢力撤出雨之國,已經是兩周前的事情了,隨后在經過與三代火影的匯報與商議之后,木葉這邊終于也做出了同樣的決定——砂隱既退,雨之國的戰事已經沒有必要維持下去了。

現在雨之國的勢力,只剩下了木葉與雨隱。雨隱會在砂隱撤離的時候幫忙站班,但形勢明朗到目前這種程度之后,雨隱必不可能再用同樣的態度來對待木葉……恰恰相反,此時雨隱半藏最有可能做的事情就是狠狠地咬木葉一口,以證明他的雨之國并不是一個想來就能來,想走又能隨意走脫的地方。

木葉撤退是既定戰略,反正又不能因為撤退過程之中遭到了重大損失就再度決定與雨隱開戰……火影的命令、國家的意志本就不是那種能夠朝令夕改的東西,而且更關鍵的是現在的戰爭環境、國際大勢早已改變了,木葉不會做那種會讓自己的力量持續性損失的決定。

所以木葉這邊只能花時間、分批次的撤離,后隊拱衛前隊,而除了撒出去的依然會待在雨之國的偵查小隊之外,羽生他們是最后撤離的一批。

羽生和綱手走出帳篷的時候,最后的大概三百名左右的忍者已經集結了起來。

為了保障安全,最先撤離雨之國的是那些沒有直接戰斗力的醫療與后勤單位,而最后撤離的忍者們,則都是那些巨能打的……半藏想要來攻擊的話,肯定會提到鐵板。

完成了集合之后,一部分人將不方便帶離雨之國的各種物資堆砌起來、潑上火油,然后一把點燃。

輕裝簡行,火之國家大業大,些許鍋碗瓢盆,爺不要了——by木葉。

潮濕的環境與微弱的雨并不能阻擋火勢的蔓延,當一切都熊熊燃燒起來的時候,營地的守護結界被打開,大量的木葉忍者排著隊伍開始返回木葉。

“忍者集群”,這樣的詞組聽起來就顯得有點呆,而親眼所見的話……更呆,中學生做課間操嗎?

但是團藏大人就是這么安排的,有什么辦法呢,他的風格就是如此——帶領最后一批人離開的,當然會是志村團藏,作為最高指揮官的他只能最后撤離。

不過這只是“中央集群”而已,隊伍很呆,但志村團藏肯定不至于犯蠢,大股部隊自然是前有偵查、后有警戒、左右各有拱衛的。

大量的四人小隊都被撒了出去。

羽生跟三忍組合,則吊在最后。這是時隔多年之后,這支臨時小隊的再度組合,而地點依然是雨之國。不過可惜的是,現在已經跟當年不一樣了……當年的三小只,那么可愛,而現在呢?

除了綱手更可愛了之外,剩下的兩人都會讓羽生禁不住產生一種“丑拒”的感覺……小自來也的陽光帥氣,小蛇丸的嬰兒肥Q彈,都特么的喂了狗。

現在這倆貨,一個人高馬大、肌肉隆起,能去砸更衣室的門;一個瘦骨嶙峋、臉色蒼白,可以直接去演僵尸片。

“羽生,為什么你的傷還沒好?”

更令人惱火的是,這次換自來也來問這個問題了。

綱手側著眼睛看向了羽生,意思是準備聽聽他接下來要怎么回答。

“咳,其實好的差不多了,只不過我想一直生病下去,這樣就能夠得到一某些人一直的照顧了。”

羽生說的好,這是一種告白,也是一種“試圖彌補”,更是一種求生欲的掙扎。

答案……差強人意,于是綱手默默地收回了自己的視線。

羽生暗中松了口氣,心說這下我的手可以康復了吧?

“你這家伙……”自來也只感覺冷冷的冰狗在他的雨臉上胡亂的拍,但當他準備繼續說些什么的時候,大蛇丸打斷了他。

“羽生,你覺得山椒魚半藏會出現嗎?”

看到沒有,大蛇丸才是轉移話題小能手,羽生的好朋友……仔細瞅瞅,他的僵尸臉還是蠻耐看的。

“應該說半藏會不會進行追擊并不是問題,身為雨隱首領,他不可能連樣子都不做就直接放任木葉離開……要知道,木葉可是雨之國的侵入者。

然而,問題在于半藏懂不懂見好就收。”羽生說道。

隊伍的規模擺在那里,所以行動起來并不算快,羽生估計差不多需要一日時間這批人才能離開雨之國。而這期間,足夠半藏洞察八百回木葉的動向,并且策劃八十回攻擊了……他是雨隱首領,不可能對此一直沉默。

追擊木葉并不是軍事訴求,而是政治訴求,半藏決定來追木葉是政治正確,不追就是錯誤,是屁股坐的有問題。

似乎是為了佐證羽生的話,隊伍出發兩個小時之后,一個日向忍者從側翼趕到了羽生等人身邊。

“羽生大人,各位,隊伍后方有了動靜,應該是雨隱的追擊到了。”

羽生只問了一句話,“半藏在嗎?”

“在的,查克拉特征完全符合。”日向的忍者回答道。

“知道了。”

羽生對著三人組偏了偏頭,一隊人的速度立刻就降了下去……半藏不動,他們也不會動,半藏出現了,那他們就要去干活了。

半藏帶著大概兩百名雨隱“精銳忍者”飛快的沿著木葉大隊的經過路線進行著追擊,這種大規模移動的痕跡,不可能被掩蓋掉,所以他們是一追一個準的……然而兩百這個數字,其實已經說明了很多問題了。

半藏沒那么自大。

當這群人追到了某個區域之后,相當突兀的、任何人都無法忽視的大規模查克拉反應突然爆發了出來。

“停!”

半藏大聲命令隊伍停止下來。

“真沒想到……會有這么大的陣仗。”

當周圍單單的煙塵被連續的雨幕充數掉之后,就像一個巨大的舞臺拉開了帷幕,生動的演出就此開始了——只不過雨隱的人,大概不會喜歡這樣的開幕式。

所有人四面環視,然后令人驚恐的一幕發生了:擋在他們身前的,是一只體型巨大的蛞蝓,它體長至少有兩百米開外。

所以立在它旁邊的二十米高的蛤蟆,顯得是那樣的“迷你”。

但這些并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這群雨隱忍者的周圍,嘶嘶的聲響此起彼伏——他們已經被一條條的巨蛇團團包圍了起來。

大蛇丸現在是九尾人柱力,缺查克拉是什么感覺?他體會不到了,而如果他愿意的話,是能夠把整個龍地洞的通靈蛇都搬出來撐場面的。

這里是巨大猛獸的樂園,而人類不過是一片片小小的點心而已。

不是所有人都能像半藏一樣保持淡然,這一幕讓很多雨隱忍者驚叫著跌坐在了泥濘的地面上……雨隱的精銳不是木葉的精銳,而哪怕是木葉的精銳,面對此情此景也不可能無動于衷。

羽生與綱手聯合召喚出的大蛞蝓,輕輕向前挪動了一下,這片森林之中的巨木,就如春草一樣被碾的凌亂不堪。

一條蛇吐著信子,緩緩地向著半藏移動過來。

“半、半藏大人……”

有雨隱忍者顫抖著想要發動攻擊,但本半藏伸手攔下了。

果然,那條蛇過來之后,并沒有發動攻擊,而是向著半藏低下了腦袋。

半藏想也不想,一腳踏了上去。

巨蛇緩緩仰起,最終把半藏抬升到了跟羽生一樣的高度。

“先退巖隱,再退砂隱,三退木葉,雨隱的半藏,你的作為對雨之國以及雨隱來說已經堪稱偉業了,而你的威名也開始懾服忍界,然而……凡事都是需要適可而止的,如果你要繼續追擊的話,那集合我們四人之力,哪怕拼個一死二傷,也要把你除去。”

羽生的聲音,在雨幕之中擴散開來。

然而這話……半藏瞬間就懂了,這不是說給他聽的,而是說給他的部下們聽的。

“確實,就算是我,在對上木葉的羽生以及三忍的時候也不可能做到以一敵四,然而,你們給雨之國帶來的傷痛,[]難道指望這一點的威嚇就能一筆勾銷嗎?”

“戰爭是每個人所厭惡的事情,然而戰爭又是每個人都知道必然會發生的事情,其中的因果一時半會說不清楚,可現在和平的契機已經來臨了,在和平之前,你還要拼上性命嗎?

戰斗一旦開始,不管你是如何,但你的部下們肯定是撐不過一時片刻的。”

羽生的話音未落,無數的巨蛇仰起身軀向內收攏,就像是食人花閉合的花瓣一樣,而所有的雨隱忍者,已經成了它們的食物……這下,沒幾個雨隱忍者能站著的了,而能站著的人,又有幾個人能克制住身體的顫抖呢?

山椒魚半藏,長久的沉默之后,這才滿是艱難的說道,“我明白了,你們……我限你們六個小時之內退出雨之國,這是最后的時限。”

說著,半藏滿是“屈辱”的從那條蛇上一躍而下,這人很瀟灑的單方面的結束了談話。

羽生只是笑了笑,下一秒,他們四人,包括這里的所有通靈物,都消失不見了,只給周圍的森林留下了巨大的痕跡。

“半藏大人……”

“讓木葉的人走吧,這次……我應該單獨行動的。”

話里話外的意思是部下們拖了他的后腿。

哼,三忍又如何,羽生又如何,我跟他們談笑風生。

“羽生,憑你的實力,解決半藏不是多么困難的事情吧?為什么要說那些話?”

“是不難,但是……火影的命令是這樣的,木葉高層嚴禁我對半藏出手。”

“為什么?”

“因為跟上次一樣,火之國需要雨隱這樣的屏障,而只有半藏才能統合雨隱,他一死指不定雨隱就分崩離析了,所以我非但不能殺他,還得幫忙吹捧他……是不是很滑稽,忍者為什么要搞政治呢?”

“是……挺滑稽的。”

“嗯,但是還是比不上你滑。”

回望群山翠色,雨幕如織,多少的鮮血也染不紅雨之國森然的叢林,所以流多少血,好像也沒什么意義。

半藏說的六小時之類的屁話,羽生一點都不在意,他可以再追一次試試。

裝逼上癮?以一敵四?先打一打現在的大蛇丸試試吧。

第一次有火影命令,第二次呢?

傍晚時分,木葉的大隊進入了火之國。

再度回望那個方向,沉下的日光不禁讓羽生瞇了瞇眼睛……

生命是那么的渺小,以至于再多的鮮血也染不紅大地。

能染紅大地的,唯有夕陽。

木葉三十三年末。

木葉西線大隊,出雨之國入火之國,第二次忍界大戰“無疾而終”。

嗯……

戰爭僅僅是被畫上了一個逗號。

Ps:大章,不拆了。

(第四卷,卷尾)


在搜索引擎輸入 木葉之影流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木葉之影流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木葉之影流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