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木葉之影流

第四百零七章 ?無限鐵制

更新時間:2020-02-08  作者:紅葉知玄
相比于羽生與三代水影之間的戰斗,加藤斷這邊就比較樸實了。

他打來打去,然后被成功解決掉,僅此而已。

然而加藤斷“寄生”的忍者的死亡,絕不能算作他本人的失敗,甚至它得算是一種成功……畢竟那是敵人之間的自相殘殺,你殺了我跟我殺了你效果是一樣的。

當加藤斷的“靈化之軀”被迫顯現出來的時候,砂隱這邊的人終于明白了發生了什么——他們的同伴既非間諜也非陷入了幻術,而是遭到了“駭入式”的遠端控制。

有那么一個人,不小心連上了敵人家的wifi,后來他死了。

加藤斷被逼出之后,毫不慌張,顯然這種事情他已經在戰場上遭遇過無數次了,只見他一朝顯形,然后下一刻就撲向了另外一個敵人。

這是一種絕大部分男人都無法拒絕的“投懷送抱”。

于是,二對一的戰斗變成了一場solo。

不得不說,余下的那個敵人的實力是很強的,他應該不是什么無名之輩,比起剛剛被“群毆”的時候,現在的單挑反而讓加藤斷覺得越發的吃力了起來。

不過哪怕是這樣,加藤斷的殺傷效率也已經遠遠地超過了羽生,他這邊已經解決了一個敵人,而羽生那邊現在才僅僅完成了一輪試探。

擺在羽生面前的問題是如何才能突破三代風影的“絕對防御”,然而他物理攻擊屬性最高的水遁·水斷波剛剛都被攔了下來。

而且羽生還得保證自己在進攻的過程之中一點都不能夠被三代風影的鐵砂割傷,因為他無法確定那些鐵砂之中有沒有摻毒……不,應該說風影根本沒有不摻毒的理由。

那有點蠢,而風影明顯不是蠢人。

物理上的攻擊無法奏效的話,難道要采取精神系的攻擊?硬件砸不壞就干脆黑掉敵人的操作系統,這種思路是正確的,然而……羽生只會一個威力特別過剩的意識封印式的“幻術”。

殺敵一千自損一千,這里可是雨之國,羽生要是在這里因為自己的術而撲街的話,那很有可能就是永遠撲街了……他不可能完全相信加藤斷那樣的忍者能夠守護他。

“小人之心”、“陰暗”的說,羽生死了,難道不香嗎?

更關鍵的是現在又不是跟上次一樣陷入了絕境,那羽生就更沒有理由使用那樣的術了……現在他好像奈何不了三代風影,但反過來說,三代風影也無法輕易的處置他。

在攻擊風影這種敵人的時候,羽生的速度優勢好像沒有發揮出來,然而優勢就是優勢,超高的速度起碼羽生能夠在戰場上進退自如,讓他掌握著戰斗的主動權。

所以,在對付羽生這種跟猴子一樣滿地亂竄的敵人的時候,首先不能離他過于近,不然他就能慢慢撓死你,其次……需要用一個籠子把他關起來。

剛好,三代風影就是那種造籠子的專家。

為了對著三代風影“漬水放電”,此時羽生的站位也剛好合適。

于是就見三代風影雙臂一張,周身的鐵砂就如同一張蛛網一樣潑灑了出去。

一根根鐵色的荊棘自天空之中蔓延開來,如同瘋長的藤蔓一樣肆意而凌亂的對著羽生當頭罩下。

可以打控制,可以做攻擊,甚至可以當位移,這就是三代風影的磁遁秘術·砂鐵界法。

羽生一下心神緊繃。

在?您就是古城荊棘王?

然而,把自己身邊的防御道具清空真的好嗎?

變線、閃躲、突刺,輕飄飄的雨幕混雜著肆意蔓延的鐵枝,然而雷光卻對這一切都不曾管顧。

羽生打算貼近過去對無防備的三代風影進行一頓痛毆,然而好像風影本人沒有那么呆,要是真的為了困住羽生而清空了自身的防御能力的話,那種舉動無異于舍本逐末。

超高速移動的羽生在馬上就要觸及到三代風影的時候,猛然駐足,因為他再往前沖的話,就會一頭撞上一面布滿鐵尖刺的屏障——那等于自殺。

羽生并不知道三代風影最多能夠一次性操縱多少鐵砂,然而毫無疑問現在還沒有到他的極限……很明顯,他這是又從褲襠里掏出了一把鐵砂。

嘗試攻擊的舉動沒有任何意義,而且浪費的這些時間導致了天空中的鐵網快要完成閉合了。

羽生想也不想,足下的查克拉猛然爆發,他的身體下一瞬間高高躍起,幾乎貼近了那張罩下來的鐵網,接著他雙手并攏結成“壬”印。

隨即,他的一個分身就出現在了那張包圍網外。

再接著,鐵網內他的“本體”噗的一聲消失不見了……很明顯,這是他的“忍法·讓二代火影特別丟人之術”。

羽生掙脫束縛,單腳在鐵網上一踩,然后整個人飛躍出去。

三代風影瞇了瞇眼睛,覺得羽生有點名不虛傳的意思了……靈活到這種程度的忍者,確實有些難以處理。

隨后他單手一招,細密的鐵砂即在他的掌心匯集成了一根長矛,接著他就向著正在滯空中的羽生一擲而出!

羽生自然在注意著風影的動作,所以對方的攻擊即刻就被他看在了眼中。

鐵矛的投擲路線徑直奔向他而來。

然而羽生并沒有做什么特別大的閃避動作,他只是微微的扭曲身形,那長矛就貼著他的腹下傾斜著刺入了天空。

嗯,他從容淡定。

就是有點涼颼颼的。

再下一瞬間,羽生身上那湛藍的雷遁猛然變成了熾白的顏色。

然后,另一支投矛接踵而至。

但跟剛剛的攻擊不一樣的是,鐵矛在斜刺過來、距離羽生的身軀數十米的位置的時候,就開始染上那種特殊的雷光。

羽生調整體態微微旋轉,他仰面向上,接著腰腹一沉,整個人硬生生向下移動了一個身位,然后,那只快速奔進的鐵矛就出現在了他的正上方。

就在這一剎那的“重合”,羽生抬起單腳,仿若輕點在了那刺殺過來的長矛之上,接著猛烈的雷遁在他的腳下猝然爆發。

以此為踏板和著力點,羽生的身軀徑直折下,如同奔雷一樣自天空之中急速下移,那劃過的白色的軌跡,遠比流星還要筆直、還要迅勢。

正在跟加藤斷纏斗的那位砂隱忍者,只覺得身后的雨勢突然一緩,就像是被什么東西掃空了一樣,然后當這一切恢復了過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的眼前突然多了個人。

不對,應該說是他的身后突然多了個人,因為就在他并未察覺到的剛剛,他的腦袋已經“不由自主”的旋轉了一百八十度。

清脆的骨折聲讓所有聽到的人都下意識的縮了下脖子……

雨勢恢復了,但雨聲對某些人來說卻永遠的停止了。

敵人撲倒在了泥濘的地面上,仰面朝上、胸口向下。

搶……

咦,這次不算是搶人頭,加藤斷好像對付不太來這個精英敵忍,所以他只能拿個助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微信關注“優讀文學”,聊人生,尋知己


在搜索引擎輸入 木葉之影流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木葉之影流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木葉之影流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