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木葉之影流

第三百七十四章 ?雖然不是同一個時間

更新時間:2020-01-27  作者:紅葉知玄
最后的三名敵人已經真的開始如同老鼠一樣在夜色之中東躲西藏了,但是要知道漩渦一族是盛產優質感知忍者的一族,所以任憑他們如何躲避,卻終究也無法逃脫追蹤。

羽生身后背著失去行動能力的漩渦玖辛奈,跟著暗部的忍者們一起行動著。

“能聞得到敵人的味道嗎?據說貓的嗅覺要比狗靈敏的多,然而貓這種生物好像性格格外乖張,且以為人類工作為恥。”羽生對著跟在自己身邊一起移動的黑貓這樣說道。

“喵?”

黑貓下意識的抖了抖胡須抽動了一下鼻子,但最終只是喵了一聲而已。

這一聲“喵”的意思是“雖然我的嗅覺確實很靈敏但周圍充滿了煙塵的氣味以及血腥的氣味除此之外的一切味道都被掩蓋了所以難以辨識敵人的位置”……它的句意雖然很豐富但是言語表達卻很短促,所以壓根來不及加標點符號。

羽生當然聽不懂貓語,所以他只好有些失望搖了搖頭的說道,“果然派出上用場么,或許我現在應該考慮一下究竟要不要從貓派退坑,轉而加入狗派了。”

這話對于黑貓來說,可真是個噩耗了。

敵人哪怕繼續東躲西藏、企圖周旋,但其實也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抓住他們只不過是早與晚的區別而已。

他們甚至都自認死亡已經是注定了的事情了,但哪怕如此,在死之前這些人終究還是希望能夠多實現一下自己的價值。

所以他們在躲藏,卻不會一直躲藏……他們在等待一些能夠讓自己死的更有意義的機會,比如,當背著一個小女孩的羽生背對著一個云隱忍者的時候,那后者自然是不會放棄這樣的偷襲機會的。

濃重的夜此時變成了更濃重的夜,積厚的云遮住了月初冷淡的上弦月,而與天象以及環境無關的肅穆的殺意,才是那種能夠刺破幽暗又創造幽暗的東西。此時此刻,最緊繃的弦其實就在敵人的腦海里。

隨后,他動了,為村子而死的決意全都融入了精湛的刺殺技術之中,他的步伐輕盈,身如鬼魅,他手中的苦無是最簡單的武器,然而在此時卻也能發出致命的寒光。

這名云隱忍者,集中精神,于此時施展出了此生最為完美的一次偷襲。

而他的偷襲對象,背上背著一個小孩子,腹誹著自己派不上用場的寵物,整個人顯得無比松懈,這……完全就是個靶子。

只要有一個敵人還活著,這里就是戰場,而在戰場上松松垮垮的忍者,是一種失格,是沒有資格活下去的。

敵人無聲而迅速的踩過尖頂屋檐的中線,再往前一步,他手中的苦無就能夠得到羽生的脖子,而后他只需要彎曲手臂、輕輕一抹……殺掉一個人不正是這么簡單的事情么?

但是,云隱忍者有點不明白的事情隨之發生了,為什么那么修長的一把武器能夠如此靈巧的出鞘?劍柄非常寫意的在男人的右手手掌之中轉了一圈,纖薄而鋒利的劍身帶著森森然的寒意從他的身與臂之間向后刺出,先是分毫不差的格開了那把苦無,接著精準無比的刺穿了敵人的右眼眼廓。

羽生頭也不回,即能解決掉突然冒出的敵人……他經常偷襲別人,所以精通偷襲之術,也常常被別人偷襲,所以更精通怎么反偷襲。

區區無聲偷襲,怎么可能殺的掉他?

羽生繞在背后拖著玖辛奈的手臂配合著背部動作輕輕一用力,將剛剛因為自己的反擊動作而往下溜了一截的玖辛奈再度托回了最舒適的位置,然后他這才有機會開口說話:

“臥槽,你特么哪里來的,怎么跟個鬼一樣,嚇死爹了。”

好吧,白夸他了。

盡管剛剛羽生的動作很凌厲帥氣,然而他的心情好像并沒有那么淡定……這貨被敵人的高水準刺殺嚇了一跳。

前方稍稍傳來一陣騷亂聲,然后很快的一名暗部忍者再度來到了羽生的身邊,“羽生大人,任務出了點問題,剛剛我們發現了一名敵人,但他的反抗太激烈,所以我們不小心把他給殺……”

命令是“活捉”,然而暗部卻殺了敵人,這是一個極其嚴重的失誤,甚至會導致執行任務的忍者們受到懲罰。

然而,過來匯報情況的暗部忍者話還沒說完,接著就發現了現在羽生正在擺造型呢。

“巧了,我剛剛也一不小心弄死了一個敵人。”

羽生手臂往前伸,同時手腕輕轉,他把自己的長刀抽了出來、送回鞘中。

不規則的圓柱狀物體壓過瓦片的輕微翻滾聲連續的傳來,隨后又是一聲沉悶的墜地聲……就像半片豬肉被從二樓扔了下去一樣。

暗部忍者失誤了,這是個大問題,好在現在給他們下命令的人也失誤了……剛剛羽生被嚇了一跳,一時沒收住手就把人給直接殺了。

“咳,這兩個敵人就當十分鐘以前死的,嗯,我們現在正在追蹤的是敵人的唯一一根獨苗,所以必須萬分小心,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千萬別不小心就把人給弄死了,明白么?

接下來動作輕柔一點、人道一點,可以不把敵人當人,但任何生物的生命都是很珍貴的……執行任務的時候,請不要忘記這一點。”

“……是,羽生大人。”

暗部忍者這時候在思考自己該不該認為羽生大人剛剛的話化解了某種尷尬的局面,接著他又意識到了這種思考根本沒有任何意義,這時候他只需要轉身去傳達命令就夠了。

于是對最后一個“珍貴的敵人”的搜索工作,得以繼續展開。

而又過了幾分鐘之后,對方的位置被很簡單的確認了因為那個來自云隱的精銳忍者,正在跟一個黃頭發的小學生進行著激烈的戰斗。

從實力層面上分析,最后一個云隱忍者是絕對勝過那個小學生的,他也能壓著對方打,然而詭異的事情發生了無論云隱忍者再怎么占據優勢,可他就是弄不死那個小學生。

單挑?打不死小學生?這不是個笑話么?

然而這真的不是笑話,而是一個悲劇……對于這個云隱忍者來說,好像是這樣的。

盡管波風水門身上已經掛彩,而且還掛了不少彩,但他好像逐漸找到了實戰的感覺……不客氣的說,他正在由一個忍者學校的學生蛻變為一個真正的忍者。

原來敵人才是最好的啟蒙老師(但不建議天賦不好的忍者嘗試這種啟蒙方式)。

所以當羽生趕到這場戰斗的戰場的時候,發現的是一個臉都氣的扭曲了的敵人,以及明明年輕的過分可戰斗方式卻活像個老油條的波風水門

我摸你一下,哎,這就縮回來,你打不著我了吧?

哎,那我再摸你一下。


在搜索引擎輸入 木葉之影流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木葉之影流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木葉之影流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