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木葉之影流

第三百六十四章 ??此地有大量漩渦

更新時間:2020-01-23  作者:紅葉知玄
云隱準備正式派遣使者聯絡木葉,商討作為“同盟國”在眼下這場戰爭之中的外交方略與進退問題……這是蛞蝓從木葉傳遞給羽生的消息。

其實這得算是一個不怎么重要的消息,或者說這個消息遠比羽生想象的要輕的多。

當聽到云隱開始活動的消息的時候,它下意識的覺得應該是那種“云隱毫無征兆出動三千忍者,悍然入侵某某國”之類的能造成戰爭轉折的重大消息才對。

準備向木葉派遣使者?對云隱來說這動作未免也太小打小鬧了點。

可僅僅從這個消息的描述上判斷,羽生就覺得云隱缺乏“誠意”。首先,如果是真正的盟國的話,在戰爭期間起碼是應該立場趨近、進退一致、攻守協同的,但從云隱身上,這些都看不到;其次,云隱切入這場戰爭的時間點就很有問題。

既然現在三大忍村在雨之國僵持,霧隱已經被打殘關起門來舔傷口,那么這時候云隱自然而然的就成了影響忍界平衡的最大砝碼,他們最合理的方略就是繼續等待、坐山觀虎斗,等到三大忍村疲軟的時候,無論他們想要采取什么動作,那個時候才是應該付諸行動的時機。

敵人全都歷經戰陣疲乏無比,而云隱卻是以逸待勞的精銳之師,那時候他們不就無可抵擋了么。

盡管對戰爭的再適應是個問題,但就算是“新兵”也是強出“疲兵”的。

所以綜合考慮的話,一直沉默的云隱這時候試圖發聲本身就是不怎么合理的事情,那種微妙的違和感讓羽生的某些記憶片段浮現了出來。

這個時期,云隱的八尾人柱力好像終于換成了羽生知道名字的那種忍者,然而八尾并不是那么容易被控制的。

在羽生記憶中的“故事”里,云隱正是差不多在這個時候派出使者進入木葉……可能要稍微晚一些,但大致是這個時間段……不管明面上的理由是什么,但他們真實的目的是試圖擄走漩渦玖辛奈,為的就是八尾的控制問題。

漩渦玖辛奈查克拉的特殊之處可見一斑。

然而,問題是這種事情發生的背景是漩渦族滅、漩渦水戶身死,漩渦一族只剩漩渦玖辛奈這么一根獨苗,木葉的漩渦玖辛奈是繼漩渦水戶之后的漩渦玖辛奈,所以她才顯得特別顯眼,來歷輕松確定、身份不難猜測,針對她的調查也想對簡單,所以云隱是有搞清楚她身上情報的基礎的。

但現在的情況就大不一樣了,漩渦水戶的生死是“絕密事項”,而木葉又是一個“漩渦扎堆”的地方……如何判斷九尾的轉移目標,如何把漩渦玖辛奈從大量的漩渦族人之中挑選出來?

就算在木葉,漩渦玖辛奈是下一任人柱力的人選這件事也只有極少數人知道,云隱怎么才能得知這種機密情報呢?

羽生覺得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云隱在木葉有內鬼,那內鬼也不可能高級到那種程度。

不過這也并不代表著此時的云隱沒有這方面的打算,如果對于人柱力來說八尾真的那么難以控制的話,那云隱是必然會尋求各種解決問題的方法的,而漩渦是其中的一個絕佳的、不會被輕易放棄的途徑。

所以從另一個角度上講,藏身到一片森林之中的漩渦玖辛奈相對安全了,然而這整片森林卻是危險的。

不排除云隱有隨機抓一兩個漩渦族人的想法,盡管不可能指望每個漩渦都有漩渦水戶或者漩渦玖辛奈那樣的天資,但他們大概率是能起到一定作用的。

只要有作用,那云隱就會有企圖。

這樣想來,羽生突然意識到了云隱不一定要對木葉下手,因為東西兩線戰場上都存在著不在少數的漩渦忍者……

事情好像變得有些麻煩了。

一個漩渦玖辛奈可以保護起來,但一整個漩渦一族怎么保護?

只能是加強警惕與防護,然后進行重點保護,盡量把危害降到最低,就像……以無敵的宇智波為例,普通寫輪眼有流落在外的可能性,然而萬花筒卻沒有這種可能性,所以寫輪眼流落出去的危害也沒有特別巨大。

當然這可能也是與有萬花筒的人都特別狠有關系。

“羽生大人?”

“嗯,我知道了,這就回村子。”

對云隱此行進行了種種分析與猜測,把自己的思緒捋了一遍之后,羽生這才離開了濕骨林,通靈回了木葉。

然后他又一路去往了火影辦公室……這是趕著去開會。

等到他抵達目的地之后,發現小范圍的會議已經開始了,在場的僅有三代火影與兩位顧問,因此會議沒有那么正式,氣氛比較偏向隨意。

見羽生來到這里之后,他們之間的交流也沒有停止,三代火影只是用煙斗輕輕一點,示意羽生坐在一旁。

羽生一邊不動聲色的坐下,雙耳之中聽著他們在說的事情,一邊又禁不住的在心底默默地想著,如果團藏沒有回歸的話,自己這豈不是已經成了木葉“四巨頭”之一了?

好吧,有點太膨脹了,木葉還各忍宗的族長呢,羽生能時常參與這種高端會議,理由多數在于一方面他的戰斗力比較受到期待,另一方面則是他的思路往往比較清奇,可以開拓眾人的觀點,以及能夠幫大家查缺補漏。

三代火影和顧問們想要在云隱的使者正式抵達之前盡量摸清他們的目的,但這不是僅憑猜測就能做到的事情,也有羽生這個外來戶能摸到點門路,身在局中的其他人這時候只能亂猜,所以商討策略的會議漸漸變成了統一思想的會議。

“總之,我并不認為云隱是真的為了同盟與戰爭中的共同進退問題才派遣使者來到木葉的,他們并不值得信任,我們要做的是保持嚴肅、加緊防范,雖然不能以敵對行為來對待云隱,但保持針對性的敵對思路是不會錯的。”水戶門炎這樣說道。

盡管這些話沒有給出實際方法,也起不到實際作用,但總的來說他這次說的還算是人話……這樣的看法是正確的。

云隱的作風看似粗獷莽撞,實則狡詐無比,是必須加緊防范的對象。

三代火影默然無語,只是微微點了點頭表示認可,隨后他就把視線轉向了羽生,“羽生,你怎么想?”

羽生思索了一下,決定把自己的“猜測”說出來,畢竟如果僅僅保護漩渦玖辛奈的話,憑影流甚至憑他自己都能做到,然而如果要保護影流乃至漩渦一族的話,那肯定是要木葉配合的。

“會不會……跟云隱尾獸和人柱力有關系?”

“嗯?為什么這么說?”

三代火影有些疑惑的問道,先前他們的思路都集中在戰爭方面,是在擔心云隱又在準備偷誰的屁股……確切的說他們在擔心云隱會突襲火之國,使者到來只不過是放出的煙霧彈,然而為什么羽生沒頭沒尾的把話題轉到了尾獸上?

對于羽生這種誠實的人來說,謊言和借口簡直就是信手拈來,“只是單純的有些推己及人而已,目前水戶大人的情況想必諸位也是知曉的,影流在負責照顧水戶大人,而我則是在訓練下一任人柱力的預備人選,所以有感于尾獸的控制與交接問題。”

說著羽生意有所指的看了三代火影一眼,然后繼續解釋道,“我們做了那么充足的準備,人柱力的人選來自漩渦一族、堪稱完美,可依然在擔心尾獸控制的問題,那么云隱的二尾和八尾呢?是那么簡單就能控制得住么?”

木葉這邊已經先一步極大的削弱了九尾的力量,同時有著最好的封印術式以及近乎完美的人柱力人選,可云隱呢?

作為一個與尾獸以及人柱力有很深淵源、進行過幾次親昵接觸的人,羽生對于這方面的情報還是比較關注的。

他在霜原之戰中遇到的那個人柱力,“慘遭”三代雷影殺害,隨后云隱更換了人柱力的人選,那次更換發生在二尾復生之前。

但因為契合度的問題,那個人柱力短短數年之后就再也無法擔當這個使命,撲街了。

所以云隱這才又換到了現在這一位人柱力,如果沒什么意外的話,羽生能夠知曉對方的名字——那個人柱力應該叫做布瑠比。

三代雷影可能生來就比較克搭檔,到了目前為止身為A的他已經至少換了三位B了。

“火影大人,最近村子有收到關于云隱的尾獸或者人柱力的消息嗎?”

三代火影吸了一口煙斗,然后給在場的另外三人塞了一鼻子二手煙之后,這才開口說道:

“你懷疑云隱是為了這樣的事情來到木葉的?為了更好的控制住八尾?

所以……他們的目標是漩渦一族?”

“我自然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我的說法只是有感于近期經歷的一些猜測而已,但我覺得這是有可能的事情,所以我認為木葉至少應該做到有備無患……大家肯定不希望云隱的八尾或者二尾人柱力是那種能夠完美控制尾獸之力的人柱力吧?”

羽生最后的這個問題,自然是不需要回答的。


在搜索引擎輸入 木葉之影流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木葉之影流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木葉之影流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