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木葉之影流

第三百五十九章 ?旗木朔茂的憂郁

更新時間:2020-01-21  作者:紅葉知玄
旗木朔茂一絲不茍的巡視著前線,提防著隨時可能出現的敵人,然而當他的視線轉向海面的時候,卻有些出神了。

他的假期沒過完,這其實并不影響他的心情,他是一名忍者,懂的什么是忍者的職業特色,然而他并不清楚為什么羽生和漩渦紫蔻要匆匆返回木葉。

照理說身為前線指揮官的羽生這么焦急的返回村子,那村子里應該發生了些什么大事才對,可這段時間以來旗木一直就待在村子里,休假之中他過的很平靜,并沒有察覺到木葉有什么大問題。

不把自己結婚的消息告知自己為數不多的友人,就偷偷跑回村子結婚,老實說這樣的行為讓旗木多少有些羞愧,盡管是各種各樣的理由才導致他這么做的。

然而羽生離開前線之前,雙方交接的時候,還是送上了衷心的祝福,而且這種祝福在旗木的腦海里久久揮之不去。

“你老婆我不熟,但我保證你兒子特別棒。”

旗木的眼底染上了大海的顏色,這讓他有些憂郁了起來……怎么想都覺得這句話有點邏輯問題。

但是如果調整一下語序的話,邏輯問題倒是沒有了,然而它又變成道德問題了……那旗木就不該看海而該看草原了。

總之姑且往家里寫一封信,權且當做提醒。

而就在旗木被羽生不怎么好笑的玩笑搞得心態有點崩的時候,羽生與漩渦紫蔻已經返回了木葉。

他沒有休息,也沒有向三代火影匯報,而是直接來到了影流這邊。

“直奔主題……具體是什么情況?”

羽生很少見的并不廢話,就這么非常直接的對著走過來準備向他匯報情況的木香問道。

“是,羽生大人。

之前幾天水戶大人體內的九尾稍稍有些不安分,不過就在我們準備插手之前,水戶大人先一步自行壓制住了騷動起來的九尾,到目前為止情況暫時重新安定了下來。”木香盡量簡潔的說明了一下之前發生的事情。

這正是羽生被召回的原因。

在木葉,九尾的控制和“傳承”,人柱力的前后更替已經被三代火影默認是影流的主要工作了。

“只是這樣?”這樣的說明讓羽生暗中松了一口氣,“盡管隨著水戶大人的年齡增長,她的查克拉也在不斷衰弱,九尾的掙扎是必然發生的事情,然而……現在的九尾早就得到了相當程度的削弱,水戶大人的力量應該還處于優勢才對。”

他的話有所暗指,但沒用明確的在木香面前說明九尾已經遭到了分割……那個計劃還沒到徹底透露出來的時候。

所以木香也并不清楚所謂的九尾得到了相當程度的削弱指的是什么,不過她也沒有詢問……不該自己知道的事情,一個忍者也不會多打聽。

然而事情也并不像羽生說的這樣樂觀,否則他也不至于被召回村子。

只見木香咬了咬牙,然后繼續說道,“目前水戶大人已經更換了居所,她般離了木葉的中心區域,現在住在了村子的東邊最外圍緊靠森林的地方。

安全方面由影流的忍者和四隊暗部負責……這是水戶大人自己要求的,隨后得到了三代火影的默許。”

這話讓羽生停下了繼續往基地里走的腳步,他站在了原地。

位置的轉移已經足夠說明很多問題,漩渦水戶既然主動提出了這樣的要求,那至少說明她已經沒有絕對的信心壓制體內的九尾了,離開人口稠密的區域然后到村子邊緣獨居,她這是在擔心意外狀況。

萬一九尾失去了控制,那起碼也要限制它的破壞范圍……木葉對于有失控危險的人柱力的處理方式,倒還真的是“一如既往”呢。

但這是漩渦水戶自己主動要求的事情,羽生也沒什么好說的。

“我先去見水戶大人。”

“羽生大人,我為你帶路。”

木香在前,羽生接著轉身、腳步向外,而漩渦紫蔻則緊緊地跟在了他的身后。

一行人離開基地,腳步匆匆,不久之后就來到了林木掩映下的一座幽靜的房子。

有大量的漩渦忍者守護在這邊,同時這片區域由外到內至少張開了三層結界,守備可謂十分的嚴密。

羽生自然不會遭到任何阻攔,他徑直來到了那棟房子的前面。

經過剛剛的觀察,盡管沒有進行交流,但他至少發現了十三香中的八位都守護在了這邊,算上木香與紫蔻的話,那就是整整十人了。

再加上其他的漩渦忍者與暗部忍者,這一小片區域密密麻麻至少塞了五十名忍者,不可謂不重視。

而事件中心的漩渦水戶,羽生也很快看到了她。相比于周圍緊張的空氣,水戶本人到看似神色輕松,她此時正坐在一張椅子上曬太陽,懷里還抱著一只黑貓……好吧,這是哪只貓羽生自然一清二楚,它不重要。

“水戶大人……”羽生快步走上前去。

“有點太夸張了,”漩渦水戶并未起身,她只是微微揚了揚頭,示意了忍者最多的一個方向,“還沒到那個程度,把守在這里的忍者撤去一半吧。”

羽生稍稍一想,決定順從漩渦水戶的意愿,他對著木香稍稍示意,讓她去重新安排守備的事情。

木香好像想說點什么,但終究沒有開口。

“確實是有點多了。”羽生說道。

親眼確認了漩渦水戶的狀態之后,羽生覺得目前事情沒有嚴重到那個程度。

“我選擇更換居住地點不過是為了以防萬一而已,結果大部分人都會錯了意。”漩渦水戶先是搖了搖頭,接著她把視線轉到了羽生的臉上,然后問道,“前線的事情已經處理好了?”

“是,東線的戰爭基本上已經確認平息了。”

“嗯,那這樣的話,這段時間內你待在木葉算是一件好事。”

羽生看著習慣性的輕輕撫過黑貓緞帶般的皮毛的干枯手掌,再看向漩渦水戶的臉,發現不知不覺間,她已經是滿頭白發了……老人的樣貌讓他有些恍惚,因為在他的印象之中,紅發的漩渦水戶還歷歷在目。

好像,不知不覺之間很多時間都流逝了,只不過羽生到現在才注意到了這些。

“水戶大人,九尾……究竟是怎么回事?”最終,羽生還是問出了這個問題。

“我的查克拉的衰弱倒是在意料之中,它并沒有加速或者斷崖式的下跌,不過……我查克拉稍稍減弱之后,九尾的反應倒是出乎意料的——它有點狂躁,無時不刻不在嘗試沖破封印,而這種情況只在我剛剛成為人柱力那段時間出現過。

所以為了壓制它,我需要時刻保持警惕,而這相當耗費精神……就算我的查克拉沒問題,但我的精力卻不可能跟你們年輕人一樣。”漩渦紫蔻試著說明了一下她現在的情況。

聽了這些話之后,羽生也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坦白說這種情形之前他并沒有預想到。

漩渦水戶的查克拉現在仍舊可以壓制九尾,畢竟它是九尾的八分之一,然而問題在于這只尾獸察覺到了她查克拉的衰弱與封印的逐漸松動之后,它就變得異常活躍了起來。

小狐貍如此狂躁的理由,羽生想想也就能猜到,畢竟它被生生砍了好幾刀。

以前它沒得選,現在它有機會了,肯定想鬧事、企圖報復把它割了的水戶以及木葉。

見羽生的眉宇間染上了憂色,漩渦水戶只是微微露出笑容,然后說道,“放心,我還能堅持一段時間。

好也罷,壞也罷,我已經跟九尾這樣相處了不知道多少年,現在還沒有到我與它必須分別的時候。”

壓制尾獸的成就、身為人柱力的悲情、一個忍者最后的自信,都糅雜在了她的這句話之中。

水戶的經歷,羽生聽聞過一些也見識過一些,但感慨與感同身受,并不足以讓他徹底的理解對方。

漩渦水戶的一生,只有漩渦水戶自己一個人最懂……

這是一種無可避免的孤獨。


在搜索引擎輸入 木葉之影流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木葉之影流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木葉之影流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