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木葉之影流

第三百五十六章 ?一邊和對不上的另一邊

更新時間:2020-01-19  作者:紅葉知玄
其實和平協定簽署之后,羽生這種級別的戰斗力也沒有必要一直呆在前線了,再用他在這里盯住已經偃旗息鼓的霧隱多少有種“大材小用”的感覺,尤其是這邊還有另外一個旗木朔茂的時候。

當然了,羽生自己倒是不介意繼續擔當他的指揮官,這非常有利于他“消極怠工”。拿著高出一截的前線工資,然后每天吃吃火鍋唱唱歌,何樂而不為呢。

但是,很遺憾的是三代火影當然不可能讓羽生這種人這么放松,吃人飯不干人事是不可能的,所以大概不久之后就會把他調離這里……不過現在因為旗木已經返回了,所以這個“不久之后”至少也應該是旗木朔茂回到前線之后。

原本應該是這樣的。

雖然忍者大多狡詐,很多時候“信用”這兩個字等同于放屁,腦子有坑才會絕對相信敵人,但是這時候的霧隱并不存在不守信的可能性信用是對強者的約束,是對弱者的保護。

因而木葉與霧隱兩者之間如果有誰企圖打破當前的“信任平衡”的話,那自然不會是后者。

完成了數量縮減為原本一半的前線忍者的重新整編之后……準確的說是“監督”這項工作完成之后,羽生也終于算是完成了對于東線的“折騰”,一切都變得“日常”了起來。

調走的那部分忍者會回木葉稍作休整,然后大概就要重新奔赴西面的戰場了。

東線這邊,和平協定簽署之后,盡管木葉的偵查小隊依然保持著高度活性,且偶爾的情況下也能夠碰到霧隱的忍者隊伍,但這種時候雙方都非常克制。尤其是霧隱,它的小隊甚至會選擇遠遠地主動避讓。

對于“迷途知返”、真正回歸到指揮官角色的羽生,卻被“困“在了營地之內,要應對的工作也大多變成了書面工作他只負責給一份份資料上蓋戳。

甚至這時候羽生都夠資格寫一本書了,叫做“忍界大戰記實如何做好一名前線指揮官”,而且他可以很輕易的列好大綱:首先,找一名好秘書;其次,把工作交給她。

期間羽生好歹也干了一件好事,那就是主動把旗木朔茂的假期由一個月延長到了三個月……他到底還是挺夠朋友的,既然旗木朔茂喜歡在老家造小人的話,那就讓他開足馬力可勁造。

嗯,要造就造最好的,不要生了才覺得可惜。

然而,旗木朔茂的假期最終還是被提前結束了……羽生好像天生就不是那種能扮演親和摯友的人。

這是不可抗力。

一份由木葉傳來的極度機密的情報,被交到了羽生的手中,而它迫使他不得不離開前線。

這種情況下為了穩定住前線的形勢,就需要有另外一個靠譜的高端戰力代替他來值班,那么這個代班的人除了木葉砍王之外還有誰?

木葉白牙能認識羽生,是他此生最幸運的事情,也是最“牙白”的事情。

此時,羽生神色深沉,沉思之中他無意識的摩挲著手中的信箋,過了一會之后,他好像才回過神來,把它交給了一直靜靜地等候在一旁的漩渦紫蔻。

“把你手上的事情跟奈良渚交接一下,馬上召回旗木朔茂,等旗木位之后,你跟我返回木葉……”

這時候或許羽生應該慶幸,正是因為前線的統籌工作和日常事務一直都交由了部下們負責,否則的話在突然失去他之后,這邊的運作肯定會陷入癱瘓。

“羽生大人,你批準的旗木的假期才剛剛過去了一半,出爾反爾可不……”

漩渦紫蔻一時沒有注意到剛剛羽生話語里的情緒,所以習慣性的以為他在開玩笑,然而當她接過那封信,發現上面究竟寫的是什么之后,聲音立刻就隱匿下去了。

隔著薄薄的一層紙,羽生已經看不清楚紫蔻臉上的表情了,但是他還是能夠察覺到對方這驟然變化的感情。

“我馬上就去安排。”

她沒有再多說什么,只是匆匆的走出了這里。

故事里的變化都是接踵而至的,因為所有的故事都是基于現實的加工與空想,而現實從來都是比故事更加劇烈的。

雨之國不過是彈丸之地,但這里現在已經被分屬于各方勢力的忍者部隊穿插分割,“犬牙交錯”都不足以形容這里的狀態……事實上雨之國現在已經混亂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程度了。

除了各方穩守的前線營地以及營地之外小范圍的重兵力控制區外,剩下的戰場已經被徹底的打亂,呈現了嚴重碎片化的狀態。

你在打我,我在打他,他在打你,最后終究是變成了“誰在打誰”。

這是在上一次大戰之中未曾出現過的狀況。

然而就算戰場如同煮開的沸水,可總有那么一瞬間,總有那么一點點的“立錐之地”是能夠呈現出一種特別的“寧靜”狀態。

也是特別的危險的隔絕、特別的危險的狀態。

比如,就在他們的腳下。

在這片戰場上聲名鵲起、在東線戰場上“載譽而歸”之后,三忍終于遭遇到了自參戰以來最為危險的時刻……就像安靜無聲卻劇烈燃燒著的火焰,無比沉寂的“狩獵”開始了。

或者說,它已經快要結束了。

“怎么辦,要逃了么?”

高頻度的喘息之中傳出的對話,標志著說話的人已經陷入了相當疲憊的狀態。

“呵呵,三對八,正常情況下肯定是有的打的……如果敵人里面沒有這個‘半藏’的話。”

世界是一副畫,時間是畫上綿延的線,而當線與線交織在一起的時候,有些事情是注定要發生的。

三忍已經成了西線戰場上的木葉最高戰力,而半藏則是雨隱的最高戰力,雙方能夠相遇不算是特別的事情。

“我的查克拉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快點拿主意。”

“為什么會在這種地方碰到敵人的首領?這里根本不可能是他的活動區域……我們不過是過來執行日常的清繳任務而已。”最先說話的自來也又這樣接著說道,他的語氣里有些抱怨,還是不太明白為什么會在錯誤的地方碰到了那樣的敵人。

“而且我們的情報有誤,上面不是說半藏是旗木朔茂那個家伙都能輕易對付的敵人么?”

好吧,他確實是在抱怨。

山椒魚半藏的實力與木葉的描述不符,然而這并不能說情報有什么錯誤,它只不過是過時了而已……數年前的旗木朔茂曾經嘗試過對付半藏,但是也失敗了。

自來也的說法明顯有問題,旗木可從來都沒有“輕松地”對付半藏,當時的木葉砍王是被半藏追著砍的。

“這個世界上可不只有我們的實力會增長,你能明白么……”

這樣的道理誰都懂,然而大蛇丸這么說只不過是反諷自來也的抱怨而已。

“而且在這片戰場上,無論在什么地方遭遇什么樣的敵人,都不是特別奇怪的事情。”

最后一句話,他好像在暗示什么,但又好像什么都沒說。

“對方有點像有備而來,但也不一定,雨隱的首領就算是正常的巡視戰場,身邊的護衛力量也應該是這樣的。現在我們已經解決了其中的大半,就算是退走也勉強算是平局,只不過……”綱手咬了咬牙,沒有把后面的話說出來。

只不過與傳言中他們爆破了霧隱的說法不符,就這么撤走的話剛立起的“人設”就有點崩了。

正常來說,忍者們該溜就得溜的,這是從職業屬性決定的,強如忍者之神,鍋蓋頭的幼年時期不是也得溜么?

然而……

紫色而詭絕的霧氣涌向了背靠著三角站立的三個人,霧氣之中人影幢幢,其中站在匍匐的巨獸頭頂的那個,更是陰沉的讓人無法忽視。


在搜索引擎輸入 木葉之影流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木葉之影流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木葉之影流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