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木葉之影流

第三百四十七章 ?別問,問就是瓦斯爆炸

更新時間:2020-01-13  作者:紅葉知玄
羽生同學上輩子的時候,大概做過一段時間的天文愛好者。

宇宙的瑰麗雄奇是除非親眼得見、否則僅憑想象是無法感受到的,而天體的奧秘已經超出了地表上的人們的探知范圍,只有無窮盡的好奇心會向著更無限的謎團蔓延。

總之,羽生前生至少曾經觀測過木星,見識過什么是“木星大紅斑”,并且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所以他由好奇到心向往之,又由心向往之到開始了拙劣的模仿。

至于模仿的結果,也就是現在的狀況,可以用一句話來說明……

六尾炸了。

再進行點補充的話……

是羽生干的。

在霧隱炸的。

羽生的五遁之術,應該說是一種五遁相生之術,盡管查克拉性質或者屬性忍術之間的關系其實更應該用“克制與被克制”來形容,它們并不同于羽生所熟悉的那種五行生滅關系,但以他對查克拉性質變化的理解,終究還是能夠找出查克拉性質轉化之后、彼此之間的促進關系。

因為結果就那么明明白白的擺在那里……

即血繼限界、血繼淘汰乃至血繼網羅。

有一部分血繼忍者之所以強大,就是因為他們的屬性變化強大,足以碾壓普通的查克拉,11>2,這種促進即可以視作是相生的關系。

而羽生并不是血繼限界忍者,他無法使用復合屬性的忍術,但他身上終究有著同時容納全部常規性質查克拉的特質,而正是利用這種特質,他著手開發出了自己的五遁之術。

原理其實并沒有想象中的復雜,開發的過程中的心力耗費其實也是用在了“窮舉”方面,即不同屬性查克拉的亂七八糟摻和試驗。

比如,他轉化一份火屬性查克拉與風屬性查克拉,將其放置在一起,并且把這個組合標注為“灼”……即灼遁就是這么來的,然后依照此例,得到了沸溶熔磁爆嵐木塵等等。

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即簡單又麻煩了,也就是嘗試將這些組合一一糅雜在一起——非但要注意比例,還要注意順序,在慢慢地試驗之中不斷追求其自洽性以及最佳殺傷效果。

而在拿出了大發明家的氣魄與耐心、經過了無數次危險的嘗試,爆掉了無數的分身、感受了無數次的死亡臨感之后,羽生僅有的一點幸運使得他終于找到了傳說中的“羽式老方”——嗯,羽生也終于懂得這種超級危險的試驗要拿分身來做的原理,否則的話他自己幾條命都不夠折騰的。

幸運的是,新術在開發過程之中,所使用的查克拉并沒有像他的禁術那樣那么高的強度,所以分身是能承受的下來的……當分身承受不住的時候,它自然也就爆掉了。

所以說對自己狠的人才能對別人狠,自爆了上千次之后,才能得到爆掉別人的方法。

仰仗于自身的特質以及精確細致的查克拉控制能力,羽生最后完成了這個極其強大的五遁之術,甚至考慮到它最終的效果,羽生懷疑它都與他自身的查克拉侵蝕性有關。

簡單的說,這個亂七八糟復合而成的忍術,其實是個起爆裝置,它自身的能量在急劇的進行復雜轉變的過程之中,會引動周圍的查克拉也跟著變成一種極其不穩定的能量,進而被同化、突破臨界點之后……被徹底的引爆。

也就是說這個術的威力其實是由它攻擊目標的查克拉量來決定的,攻擊目標越是有料,那它的威力也就越強。

這也是為什么羽生會執著于解放尾獸之后再進行攻擊,因為他不確定如果攻擊人柱力的話,會有多大的效果……畢竟在人柱力嗝屁的瞬間,他體內的尾獸查克拉就會跟著消失掉。

而目前來看,無防備的尾獸也無法阻止這種引爆的發生。

所以也可以說羽生的這個忍術是專門為了對付尾獸這種大型目標而設計的,否則用來攻擊一般忍者的話,他還用得著費這種工夫么,直接一刀把對方捅死難道不好么,這樣大家都省事。

當然了,跟羽生所有的術一樣,他的這個忍術同樣也伴隨著巨大的風險,那就是……它既然能引燃敵人的話,當然也會引燃他自己,所以這個術的核心形成之后,羽生必須要在第一時間切斷自身的查克拉供給,然后將其打入敵人的體內——它只能零距離發動。

不要問羽生為什么會知道自己的術會連自己的查克拉都能引燃,這只能說明他的那些分身并沒有白白犧牲。

當這個術被開發成功之后,羽生當即就感受到了他的強大,緊接著他就覺得它能用在“處理”尾獸方面。

不過羽生也不是盲目自信,盡管在六尾之前他并沒有實際對尾獸進行過這種操作,畢竟木葉不趁尾獸,然而……在木葉起碼多得是九尾查克拉,而且那是羽生自己能夠自由支配的東西。

所以試著拿九尾的查克拉點點火總沒問題的。

而那樣的“小試驗”成功之后,羽生才制定了這樣的入侵霧隱的計劃,并且有了一定的把握可以提前結束與霧隱之間的戰爭。

把硬骨頭打斷,他們不就老實了么?

這樣說來,盡管都是五屬性并用,可羽生的生天目大虹斑與三代火影的五大連彈之術就完全是兩種概念了,三代火影的攻擊,外在看起來非常華麗,威力也堪稱巨大,是標準的群傷技能,但原理卻非常單純。

而羽生的攻擊則是設計復雜、強調的是內部破壞,且只能攻擊單一目標(?),發動之前樸實無華,是那種非常忍者、非常典型的“陰招”。

但陰招在使用過后,卻會顯得非常亮堂。

遭到攻擊之后的六尾,爆破的外延不斷向外擴大,而羽生也跟著在前面“狼奔豕突”了起來。

如果他要是被這樣的攻擊卷進去,然后撲街掛掉的話,那事情就搞笑了。

羽生一邊往前沖,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人來堵截與攻擊他了……敵人自己逃命都來不及,根本顧不上羽生。

接著,他當先就看到了正在與三代水影交戰的自來也與綱手。

喔,因為不遠處那熾熱而刺眼的白光,這時候他們已經同時住手了……雙方都搞不清楚那邊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水影下意識的就覺得這是木葉發動的攻擊。

而自來也則認為這是霧隱為了驅逐己方這幾個入侵者,干脆自己把自己的村子給炸掉了——我自己搶先一步把自己在地圖上抹掉,但絕不讓你們多破壞一分。

霧隱,居然剛烈至此。

“還愣著干什么?跑跑跑!”

羽生的身影疾馳過自來也幾人正在戰斗的樓頂,然后他根本沒有任何停歇,而是直接把還在發懵的綱手攔腰抱起,接著飛快離去。

等自來也聽清楚羽生剛剛說的究竟是什么的時候,那兩人的身影已經出現在前方百米以外的位置了。

“發信號,任務已經完成,讓我們的人撤。”根本不管身后的自來也做何反應,羽生又這樣輕聲對著綱手說道。

綱手這才回過神來,然后她從羽生身后的忍具包之中摸出了一把特制的哨子,接著將其以特殊的旋律和節奏吹響。

高頻的響聲瞬間在整個霧隱回蕩,它能傳到每個活人的雙耳之中,而這就是木葉眾人約定的緊急撤退信號。

“羽生……你干了什么?”

發完了信號之后,綱手對著羽生這樣問道。

盡管她并不清楚那足以照亮夜空的白芒和光球是怎么回事,但直覺告訴她,這應該與進入霧隱之后就鬼鬼祟祟單獨行動的羽生有關。

而且在奔跑之中,她還能看得到羽生肩頭那已經顯露出的查克拉封印的痕跡,顯然,它已經被解開了。

“沒什么特別的,只不過是放了個大炮仗而已……我感覺這東西輻射超標,怪危險的,我們最好趕緊離開。”

嗯,那個正在不斷擴大的光球確實很危險,但這種危險理論上跟輻射沒有半點關系。

“不過想想的話,查克拉應該是一種生物能源……生物能源,應該算清潔能源的吧?”

羽生的思路,發散起來誰都逮不住。

這時候,他又看到了不遠處旗木朔茂正拖著大刀跟一個霧隱忍者邊打邊退……真無語了,這時候還不快溜?有癮嗎?

“旗木,你是不會跑所以才不跑的嗎?要不我把綱手放下,然后抱著你跑?

看清楚了,這可是公主抱。”

這話讓旗木朔茂猛地打了個激靈,然后他直接把手中的大刀一扔,二話不說掉頭就跑。

那樣子,好像比一直標稱自己是速優忍者的羽生還要快好幾分。

與旗木纏斗的那個忍者,這時候也放棄了旗木,轉而去尋找被扔掉的鮫肌了……可見這個敵人先前說的很對,鮫肌確實失而復得了,而且霧隱回收的還是船新版本的鮫肌。

盡管以木葉現在持有的鮫肌數量來說,這東西往后早晚是會被遺失個幾件的,畢竟戰場過于混亂,而鮫肌又不是那種百分百必須保全的東西,不過……誰能想到第一把鮫肌居然是被旗木朔茂丟掉的呢?

他可真是個菜雞……

嗯,指的是在心理承受能力上,旗木是個菜雞。

居然一點小刺激都受不住。

書友圈開了個日常征集的活動,具體說明詳見置頂,前三名總計10000起點幣的獎勵,嗯,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起點幣。

這里面有個小故事,我之前以為這些活動基金是我辛辛苦苦求


在搜索引擎輸入 木葉之影流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木葉之影流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木葉之影流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