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木葉之影流

第三百三十二章 ?其實我是第五層

更新時間:2020-01-05  作者:紅葉知玄
不管剛剛旗木朔茂是不是真的掛掉了霧隱的指揮官,就算指揮官非死而逃,可在這個地方的忍者們被一鍋端掉之后,霧隱的指揮體系就已經被破壞掉了。

沒了“大腦”的軍隊,只能進行小范圍的各自為戰,隨后的結果已經可想而知了——這個時候能夠力挽狂瀾的只有那種實力高超到“一人壓全軍”的壁掛式忍者。

只是可惜目前霧隱好像沒有這樣的忍者,所以他們的希望近乎于無了。

木葉的突擊部隊刺入霧隱的指揮部、完成了自身的使命之后,接下來要面對的事情也是非常重要的……他們需要抵擋狗急跳墻的霧隱忍者們的集中攻勢。

在這個只有數十平米的區域,最為激烈的戰斗開始了。

而到了此時此刻,不管突擊隊能撐得下去或者撐不下去,其實已經無礙于木葉的勝利了。

突擊隊的反擊,不過是自身的掙命而已。

解決了指揮部內的敵人之后,旗木朔茂為首的最精銳力量,再次掉頭向外,開始迎擊那些數倍、十數倍于己的敵人。

但這時候羽生卻沒有再采取什么動作,他只是安安靜靜的留在這個被破懷的亂七八糟的房間內。任由外面的廝殺聲音如何的激烈,他也仿佛不為所動。

現在留在他身邊的人,就只有那位宇智波緒山了,此時此刻羽生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交代對方一樣。

“就算忽略掉剛剛的那一把火,這里留下的有價值的東西其實也不多……甚至應該說幾乎沒有,這里留下的都是軍隊的調度安排一類的常規文件,但接下來霧隱陣線就要被擊潰了,這些文件也就失去了應有的價值。

如果能在戰斗之前就得到這些東西的話,那它的價值另當別論。

想來在我們的突擊行動開始的時候,他們已經有所意料,所以開始銷毀那類最重要的機密文件了。只要指揮官有這樣的魄力和預見性的話,哪怕只有短短的數分鐘,也足夠他們做好這種處置了。”

羽生大致翻了翻這個指揮部里還存留下來的資料,然后就把它們隨手丟到了一邊。想想也是,霧隱又不傻,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怎么可能會把最重要的情報留下了呢。

忍者以明文而非暗語書寫的東西,又不加以封印保護的話,那么基本上就可以認定這些東西的價值是有限的。

眼前的文件雖然不少,但能夠運用到當前戰局之中的內容卻幾乎沒有……所以羽生最多也就是把這些東西運回木葉,充實一下木葉對其他忍村戰略研究的一手資料而已。

“羽生大人,就算現在我方的勝局幾乎已經奠定了,但這時候你這么松懈真的好嗎?起碼要等戰事結束、戰場平息下來之后,再研究這些東西吧?”

宇智波緒山有點不理解羽生此時的態度,外面都打出腦漿子來了,你卻在這里讀文件?

而對宇智波來說,這樣的不理解是能夠直接詢問的……哪怕這樣的詢問之中帶有質疑或者指責的意思在內。

不過,他對羽生的稱呼從“指揮官大人”轉變成了“羽生大人”,這好歹也是一種進步,算是一點點接納羽生了。

哪怕是宇智波,該服氣的時候也是需要服氣的。

“不是松懈,一來我是想從這里獲取一些機密情報,二來……本來我身為指揮官的職責,我已經履行完畢了,接下來的收尾工作自然有人完成。

就算是在戰爭之中,不同的忍者也是需要各司其職的。”

羽生這樣說道。說著,他甚至還坐到了一張椅子上。

宇智波緒山無言以對,這時候他對羽生稍稍好轉的印象又開始變壞了。

外面的木葉忍者還在奮戰呢,或許就在羽生說這句話的時候,就有忍者犧牲掉了,然而那些忍者的作為和付出,僅僅用“各司其職”這樣的字眼就能概括的嗎?

“那你先前交代給我的機密任……”

但是沒等宇智波把這話說完,只見原本還“非常松懈”的羽生身上突然爆發出了一陣異常強烈的查克拉。

一、一言不合就喊打喊殺?宇智波緒山整個人都震驚了。

羽生上一幀還像個坐在海邊曬太陽的懶散阿三,可下一幀就已經是戰立的姿態……

那是保持著巔峰戰斗狀態的戰斗姿態。

宇智波緒山的寫輪眼,緩緩地張開,甚至他從未感受過這么細致的開眼過程……時間在他的感官之中被放慢了。

只見羽生身上先是纏繞起藍色的雷光,隨后整個人周圍散發出褐色的查克拉外衣。

他看似輕輕地抬起了自己的右腿……

隨后,時間這才仿佛恢復了正常的流速。

“轟!”

隨著一聲大氣跟著爆裂般的爆鳴聲,羽生的腳掌狠狠地踩到了帶著斜度的地面上。

這時候,宇智波才看到了就在羽生落腳的位置上,不知道什么時候悄無聲息的探出了一只手臂。

奧,感情不是要打我?

隨著第二聲更沉悶的巨大聲響傳出,羽生腳下的地面跟著層層龜裂。在凌駕一切的暴力之下,巨大的凹陷、坍圮的建筑、地面上蔓延的裂痕、原本激戰著卻被這樣的沖擊搞得七零八落的雙方忍者,等等這樣的景象在一瞬間同時呈現了出來。

距離最近的宇智波差點因此而跌倒,然而比立足不穩更讓他痛苦的是,雙耳在承受了超過極限的聲音之后,現在正不斷回響著的耳鳴。

鮮血……沒有從地面以下滲出來。

現在要滲的話也是滲餃子餡了。

“想要挽回頹勢么?這種情況下稍稍有點出息的指揮官都會這么做,你只能賭,所以你的選擇沒什么問題,但……我好像已經受夠了這種偷襲了。”

部下在外面戰斗、自己在中間摸魚?這怎么想都不是羽生的行事風格。而他不過是稍稍賣了個破綻,以自己為餌,結果簡簡單單就釣上了一只心急如焚的大魚。

這破綻其實賣的不徹底,甚至問題多多,然而現在的霧隱太需要這樣“力挽狂瀾”的舉動了……只要解決了羽生,那霧隱就還有的打。

只可惜,這樣的事情霧隱知道,羽生自己也知道。

“羽、生……大人?”

旁邊的宇智波緒山,現在還是一臉懵逼。

“沒什么,只不過是秀了秀演技而已,你們宇智波好像不怎么喜歡這種行事風格,不過……或者是剛剛旗木朔茂解決掉的人,或者是現在我解決掉的人,總之其中總會有一個是霧隱的前線指揮官。

只可惜,現在這兩位應該都破相了,好像從外貌上已經無從分辨他們的身份。”

羽生看著露在外面的一截手臂這樣說道,同時,他散去了身上的土遁模式。

然而羽生的描述并不確切,被旗木朔茂與邁特戴夾擊而死的那個霧隱忍者,能算是“破相”,但現在被羽生踩死的忍者——沒聽說過破相的人會把自己破成肉餡的。

羽生蹲下身體,伸出右手與那個手掌輕輕握了握。

“你好,我們位置平等,雖然互為敵手,但現在卻得以平靜相見,這不是好事么……總之,請多關照了。”

擱這搞行為藝術呢?!

但如果羽生現在擊殺掉的人才是霧隱指揮官的話,那不得不感嘆一下先前那位暗示指揮官已經被殺的霧隱忍者……人家的那種演技,才算是真正的演員,好演員啊。

“羽生大人……你早就知道敵人的指揮官還活著,并且會伺機發動偷襲?”

羽生大人居然是這么一個測算無遺、計謀無雙的策士?

“沒有,只不過是留了個心眼而已,那個‘指揮官’死的太痛快了,像是不怎么有實力的樣子,所以我多少有點違和感……加上我被偷襲慣了,而且最近水逆,所以小心點總沒害處。”說著,羽生下意識的伸手摸了摸自己胸前的吊墜。

他不是最近水逆,他可能到死之前的一生都水逆,運道不好的人自然要格外謹慎……羽生走在大街上,搞不好都會被花盆那樣的高空墜物砸死,更何況是在戰場上了。

所以羽生大人并不是策士,他只不過是還在怕“初代目愛の咒殺”而已。

“而如果霧隱的指揮官還活著的話,只要我稍稍松懈,他是必定會出手的……說到底我不過是肯下餌而已。”

宇智波緒山沉默良久,終于有個槽還是不吐不快:

“羽生大人覺得剛剛的‘指揮官’死的太痛快了以至于讓你產生了違和感,可真正的指揮官現在死的不是更痛快嗎?”

這、這怎么回答?

“咳,身為一個忍者,你最好加強一下自己的保密意識,剛剛你都差點把‘機密’說出口了……我只是在演敵人又不是在演你,你怎么比敵人還容易上鉤,宇智波真的精神不穩定嗎?”羽生只得強行轉移了話題。

不,羽生大人,敵人雖然死的很脆,但你分明也演了我……

這句話,宇智波緒山勉強留在了心底。


在搜索引擎輸入 木葉之影流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木葉之影流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木葉之影流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