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木葉之影流

第二百九十四章 黑暗之環

更新時間:2019-12-20  作者:紅葉知玄
已經第一時間刷出這一章來的朋友,請于10分鐘后在面長按本章標題,得到“是否重新下載”的提示之后,點擊確定可以刷新到正確內容。

深夜發的章節會二次覆蓋一下,希望正版用戶理解一下,因為我個人的問題給大家造成的麻煩,萬分抱歉。

這樣可以一來算是自我安慰,二來可以讓我保持一個好心情——有些惡心人的事情就不一一細說了,大家也懶得看什么狗屁倒灶。我感覺自己好像得罪人了似的。

總之給正版讀者添了麻煩,真的很抱歉,卑微作者,在這里給大家磕頭了。

淅淅瀝瀝的雨水不斷從半空之中落到林間,陰云向著遠邊一直延伸著。這場不知不覺間下起的秋雨,亦讓人無從判斷何時會停下來。

“好涼。”

被雨水不斷沖刷著的樹葉顯現出一種令人奪目的翠色,而透過一層層地樹葉滴下來的雨滴更是分外的冰涼。

更不要說這雨滴剛好落在了少年修長的后頸上。

皮膚上面傳來的涼意讓他迅速彎曲手肘,抹掉了滴在自己后頸上的水滴。在人跡罕至的深林之中,他正安靜的蹲在一棵大樹的下面……跟時下的天氣一樣,他有著一個同樣的叫做“雨”的名字,更進一步說,應該是“羽生雨”。

不管是細雨、叢林還是人類,都是稀松平常、不值得驚訝的事物,然而在這里總歸是有一些應該讓人吃驚的事情……

“真是慘到不行的死相啊。”

除了滴雨聲之外,叢林之中就只有羽生輕輕地低語。

雨聲的細微與嘈雜、人聲的單獨與輕喃,這些聲音僅僅是分外安靜環境之中的小小點綴而已……與大自然的雨境無關,在不就之前這片區域曾爆發出了令人難以想象的巨響,所以周圍的動物俱被驚走了。

此前的動靜有多夸張,現在的場景就有多安靜,兩者是能夠相互驗證的……這里是一片戰斗已經止息下來的戰場,也就可以進一步的說明為什么在羽生的眼前會有一具慘死的不成樣子的尸體了。

雨水在盡力的沖刷著周圍的血跡,然而卻不能在短時間內將一切都洗掉。

羽生對于尸體并不會感到恐懼,原因不在于勇氣或者勇敢,只因為他已經習慣這種事情了。世界正處于戰爭之中,死去的人并不是什么難見的景象。

如果是活人的話,羽生絕不會靠近這種幾乎要把“危險”兩個字寫在臉上的人物,但死人的話就另當別論了。死掉的人沒有任何威脅性,也不會帶來一絲一毫的危險。

在這周圍一共有三具尸體,從他們的著裝看來三人是屬于兩個陣營的,剛剛的戰斗是一場二對一的交戰,戰斗的過程不得而知,但親眼可見的結果是雙方已經同歸于盡了。

三具尸體分布在三個方向上,他們彼此之間的距離差不多都在十米左右。

羽生簡單的翻弄了一下尸體,企圖收集一些有價值、可用的東西。在相當程度上,孤身一人的他正是靠著這種方式生存下去的。此時他剛剛從這里回收了一個葫蘆形的容器,以及一件看起來不怎么合用的寬刃劍。

接著他將葫蘆背在身后,雙手提著那把劍,開始走向了第三具尸體。這兩樣東西未免有些太過沉重了,因此他行走的速度很是緩慢。

不過總歸羽生要移動的距離不遠,因此他很快的就來到了第三個人這邊。

嗯,起碼在死相上來說,這人比前兩者看起來要強一些,盡管他半邊臉血肉模糊、半邊臉滿是污泥,但起碼他還保持著人類正常的體態,不能讓其他人用肉泥或者肉醬這樣的詞來形容。

對羽生來說,這人跟前兩者的區別在于其遺物比較好收集……從人身上摸東西總比從湯湯水水里撈東西要簡單的多。

可正當羽生準備俯下身來、將一只手探向對方的時候,那張沒有任何血色的死人臉上,雙眼卻突然張開了。

平靜的如同深潭,決絕而充滿了殺意,僅僅這一剎那,這雙眼睛就已經足夠用來說明自己的主人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人了。

攝于對方眼神之中流露出的劇烈情緒,羽生瞬間就愣住了,而等他迅速的回過神來的時候,他知道事情要糟了……如同之前說過的那樣,這樣的危險人物是他絕不應該靠近的。

難以用語言形容的危機感驟然襲來,千鈞一發之間羽生勉強抬了抬自己的另一只手,將那個寬刃劍像是盾牌一樣橫在了自己的身前。

而他根本來不及慶幸,下一刻一道由水流匯集而成的利箭即向著他激射而來,那種速度根本容不得他再做出任何一個動作。

然而,擋在他身前的“盾牌”沒有起到任何應有的作用,水箭輕易的將其擊碎,然后按照順序先是輕巧地刺穿了他的身體,而后又如同重錘一樣敲碎了他身后的葫蘆。

強烈到無法抑制的刺痛感、凌厲的水箭、來自被擊碎的武器的激射著的刃片,等等這一切在一瞬間就與羽生的血肉之軀交織在了一起。

眼前這個“已死之人”波瀾不驚的眼神之中,似乎有了那么一點變化,但這一切都已經不是羽生能夠注意到、去在意的了,因為在那樣的沖擊之下,他立刻就失去意識暈了過去。

等到羽生在昏昏沉沉之中再度醒來的時候,他勉強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的頭頂是一片的漆黑,于是他把腦袋轉向了另外一側,更多的光線終于通過了他的瞳孔……他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個巨大的樹洞之中。

樹洞外面,細雨依然在持續著。

肩頭乃至整個上半身傳來的刺痛感,就像是某種脈沖一樣,一次又一次、持續不斷的刺激著羽生的大腦,這讓他明白剛剛經歷的一切并不是什么幻覺。

借著外面的光線,他檢查了一下自己的傷勢,身上的那一處又一處細小的刮傷姑且不論,他的左肩肩頭可真是被很干凈漂亮的給貫穿了。

也幸好僅僅是肩頭而已,如果這個攻擊再偏那么一點的話,那他被開洞的地方就會是脖子了……這么想的話,他現在的傷勢倒不是不能接受了。

有人已經幫他處理過傷口了,因此他不至于在暈迷之中因為持續的失血而不知不覺的死去。

“我……應該沒昏迷多久吧?”羽生用盡量平靜的語氣問道。

當然,這樹洞里不只有他一個人,還有剛剛那個“死掉”的人。此時,對方正坐在樹洞另一邊的角落里,他的正面則是對著洞口的方向……這人身上那鮮血染成的褐色盔甲與大大小小的傷口分外的醒目。

剛剛是他把羽生擊傷的,現在又是他對羽生施救的。

“嗯,只是過了幾個小時而已。”

哪怕已經開口說話了,可那人看起來還是跟死掉了沒什么兩樣,他的聲音低沉沙啞,他的呼吸一樣近乎于無,外面微弱雨聲似乎能把這些全都覆蓋過去。

“那就好……”羽生說道。

眼前這個人盡管渾身上下都透露著危險的氣息,然而好消息是他是可以交流的,只不過……羽生明顯不知道該跟這樣的人說些什么。

眼前這一切對于羽生來說都是無妄之災,然而他卻能理解對方的行為……剛剛結束了戰斗、正瀕死精神恍惚的時候,任誰都會毫不猶豫的直接攻擊貿然接近自己的人的。硬要說的話,這只能怪羽生自己太不謹慎了。

“無論如何,謝謝你幫我處理傷勢了。”他捂著自己的肩頭,掙扎著坐起身來。僅僅是這樣簡單的動作,扯動傷口的疼痛感就讓他額頭上細汗密布了。

他表示了謝意,因為對方明明可以對他置之不理的。

但那個人并沒有回應他的話,片刻之后,羽生忍不住又說道,“你自己的傷勢,不用處理一下嗎?”

對方身上的傷看起來可不羽生要嚴重多了,還能活到現在簡直就是一個奇跡。

這次,那人終于又開口了,他的話簡短而又能說明一切:“沒那個必要。”

說著,他抬了抬自己的肩膀,露出了肋下空洞的傷口……不只是皮肉,里面的臟器也俱是被重創到失去機能了。

是的,這個人能活到現在當然是一個奇跡,然而奇跡不可能永遠的持續下去。對方自知必死,因此不用施救。

“如果不是被你驚擾到的話,我想我已經死了。”他又補充了這么一句話。

接著他艱難的搖了搖頭,關于自己他沒必要多說什么。

“倒是你,為什么像你這種年紀的人會出現在這種地方?”

要知道這周圍可是沒有人煙的密林,就算偶爾能夠出現人類,也不應該是羽生這樣的孩子。

“為了……活下去吧,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羽生雨,是個流浪兒。”羽生說道。

在這樣的亂世之中,一個流浪兒出現在什么地方也不足為奇,從什么地方消失更是稀松平常,一切都是為了活下去而已。

說罷,羽生又看向了對方,那人也很快理解了這個眼神的意思……

“我?輪到我了嗎?”


在搜索引擎輸入 木葉之影流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木葉之影流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木葉之影流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