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木葉之影流

第二百八十六章 ?卑鄙的外鄉人

更新時間:2019-12-16  作者:紅葉知玄
“一如既往的步驟,駕輕就熟地烹調

越是反復上演,越是離我遙遠

肌膚像是弄臟的泡沫

聞不出色彩,讀不出味道

在川之國最“繁華”的都城街道上,一男一女兩個流浪藝人正在進行著他們的表演。

女的在唱歌,男的則是一個魔術師,在他的手掌中間托著一個黏土捏成的小人,而現在那個黏土人正在伴隨著歌聲的調子和節奏跳著小小的舞蹈。

這種兩人組合倒是挺新鮮的,他的才藝也有特別……畢竟正常情況下,人們對兩人組的流浪藝人的印象,大多是那種眼瞎、拉弦子的爺爺,帶著年幼的孫女的組合。

據說這兩個人是表哥表妹,但誰知道究竟是什么關系呢?

川之國的國民素質堪憂,不少人的想法都是偏向齷齪的。

表演結束之后,圍在四周的看客中傳來了稀稀落落的掌聲,但是兩位可憐的藝人卻拿不到什么賞錢……不是因為藝人的表演不值錢,而且看客們大多沒錢。

或者很多人并不喜歡看撒狗糧的表演。

總之,又是沒有收獲的一天,兩個藝人無奈的收起攤子,背影落寞的離開了這里。

看客們也就緊跟著散去了。

“又是窮的叮當響的一天。”四下無人之后,羽生這樣開口說道,“我覺得我們的表演還挺精彩的,但為什么賺不到錢呢?”

知音難覓了。

羽生把手里的“生財道具”丟到一邊,他是一個土遁忍者,而如果涉及黏土人這一領域的時候,他甚至堪稱專家。

“我覺得是歌有問題,這么古怪的調子,正常人都欣賞不來。”綱手隨后這樣說道。

她覺得自己唱的沒問題,但羽生教她的歌本身就有問題,無論是歌詞還是調子,可能人家壓根就欣賞不來。

“是嗎?”

羽生陷入了思考,綱手唱歌確實沒問題,嗓音加上她的形象,完全已經達到了“為了拯救木葉,出道當偶像”的程度了。

所以歌真的有問題?難道這個世界上不流行這種唱、跳、rap的形式么……咦,那羽生為什么會覺得忍界會流行說唱呢,這是哪來的錯誤印象?

“那下次試試唱‘歌舞伎町的女王’吧,有搞頭么?”

“……羽生,難道我們真的要指望這樣賺錢嗎?”

這是個正中靶心的問題,它讓羽生陷入了沉默……他們是出來執行任務的,而偶像活動救不了忍界。

兩人一邊隨意的說著話,然后羽生不動聲色的對著綱手眨了眨眼睛,而綱手也微微點了點頭……

此時,有幾個人正在后面跟蹤著他們。

不過這并不值得緊張,因為跟蹤者只是普通人而已,他們隱蔽手段在忍者的眼中簡直太拙劣了,想不被發現都難。

身在異國他鄉的流浪者,如無根浮萍,自然會成為一些“黑惡勢力”的優先動手目標,然而一群想要對忍者動手的普通人,不得不說他們的心夠大的。

幸運的是,他們還不知道自己跟蹤的這兩個人都是忍者,這樣就不用承受什么心理壓力了。

川之國是一個千瘡百孔的國家,在這個國家呆了半個月,羽生和綱手已經進行了好幾次“反向打劫”了——即打劫那些準備打劫他們的人。

所以他們心照不宣、很有默契。

仿佛什么沒有察覺到一樣,兩人一路出了城,不緊不慢的繼續向西,然后沒多久他們就碰到了一群劫匪。

前后包夾,劫匪們總共有十多個人,可憐的流浪藝人成了甕中之鱉。

劫匪們的體態高矮胖瘦不一,但好像都很注意隱藏自己的身份,個個蒙著臉只把一雙眼睛露在外面,而他們手里的武器也五花八門……

就像在打劫羽生之前,他們先洗劫了哪個馬戲團的后臺一樣。

“異鄉人,把你們身上值錢的東西交出來,我們可以保證不傷害你們的性命。

千萬不要試圖反抗,否則你們就不單單會失去錢財了……手、腳、鼻子、耳朵,我們總能多在你們身上刮下點什么來的。”

劫匪的首腦向前走了一步,然后這樣開口說道。

這個強盜頭子看起來身材有些矮小,威懾力不怎么足,而且盡管他好像在努力說狠話,但這話怎么聽都不夠狠。

所以羽生一眼就看穿了這群人不是專門的業內人士,他們大概率只是走投無路的普通人……如果不是有人閑的蛋疼準備玩什么打劫游戲的話。

劫匪們只見兩個可憐人像是被嚇傻了一樣呆在原地,強盜頭子也以為自己的威脅起效了,于是他對著部下們點點頭,然后那群人開始小心翼翼的往前圍攏了過來。

“怎么說?”綱手對著羽生問道。

“危害等級算是中等吧,按照之前的處理方法就成。”羽生這樣說道。

這群非專業強盜只是想劫財,既沒有見色起意,也沒有揚言要割掉誰身上的什么重要器官,所以羽生覺得沒必要對他們喊打喊殺的。

而他口中所謂的“之前的做法”,只是把這群人打劫個精光,然后把光溜溜的他們捆樹上涼一涼就算了……

現在雖然不是嚴冬,不至于凍死人,但對果人來說也夠冷的了。

好在這群劫匪選的地方不錯,這里不算什么小路,所以大概沒幾個小時就會有行人經過的……吃點苦頭之后,希望他們能迷途知返,或者好好磨練一些職業技能之后再出來從事專業工作。

羽生只想給這些人一點教訓,他可沒什么閑工夫對他們進行說服教育。

“惡趣味。”綱手這樣小聲嘀咕了一句。

對于這種指責,羽生只是攤了攤手,對普通人動手的時候總是需要考慮尺度問題的,這時候他反倒是希望來打劫的人是一群忍者了,那樣起碼下手的時候不用猶豫。

下一刻,劫匪們氣勢洶洶的沖了過來,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包括稍遠一些的那位劫匪頭子在內,他們壓根沒有做出任何反應,然后就發現自己已經撲倒在了冰涼的地面上。

他們的意識很清醒,但腦子沒有反應過來,手腳更是動不了。

“現在該我剝玉米了。”

接著他們睜大了眼睛,變得驚恐了起來,因為他們看到了那個男人不知道從什么地方掏出了一把長刀來,然后一步一步來到了他們身前。

這就是所謂的惡人自有惡人磨了,羽生也不嫌麻煩,他甚至樂此不疲的把一個又一個凍得牙齒打顫的劫匪捆到了樹上。

但羽生其實還是非常人道的,他只是體罰劫匪們的身體,絕沒有踐踏對方人格的意思……每個劫匪身上都留著兩塊布,一塊遮著他們的臉,另一塊擋著他們的屁股以及屁股前面。

很快的,輪到了那位劫匪頭子。

作為首惡,原本羽生是打算給他點特別待遇的……其他人是捆著,他起碼該被吊起了。

然而就在羽生順手剝人的時候,對方突然大叫一聲,用不知道哪來的力氣推了羽生一把之后,然后轉身奮力的向著遠處逃跑。

一邊跑,一邊神經質的大叫著——劫匪都被嚇壞了。

羽生很是無辜的眨了眨眼,然后默默收回雙手,一副沒搞明白這人是怎么掙脫重擊后頸導致的身體麻痹的。

“辦事不牢靠。”綱手搖了搖頭,然后準備把對方給追回來。

她表面上在譴責羽生的惡趣味,但這應該只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形象而已,她內心好像也覺得這種胡鬧挺歡樂的。

但這時候羽生卻伸手攔住了她,“讓對方跑吧,畢竟是老大,被在手下面前扒光了的話,以后還怎么混?一只漏網之魚而已,也沒什么關系,反正我也不虧。”

“不虧?”綱手有些摸不著頭腦,不過兩個人又沒有真的被打劫,確實沒有虧損什么。

被羽生這么一攔,這時候那個人已經跑出去一段距離了,所以綱手也就懶得再去追了。

隨后羽生仿佛是怕這群人凍死,于是特別好心的幫他們點燃了一堆篝火,這火焰著的又快又猛,一個個劫匪感受到了那一片溫暖,不少人甚至流下了感動的淚水。

人渣啊,非但扒了人家衣服,甚至把這些衣服給當面點了。

“朋友們,改過自新,爭取以后成為我這樣的好人嗷。”

羽生最后叮囑了一句,然后與綱手轉身離開了這里。

他們在川之國已經停留了足夠的時間,接下來會轉入風之國,而下一個具體的目的地就是風之國的大名城。

夜色逐漸降臨,溫度更是降低了下來。

碰到羽生的那群劫匪,真的流年不利,他們非但試圖打劫精英上忍,更倒霉的是在被凍了大半天之后依然沒有得到解救。

明明這里離城市不遠,而且平時這條路上是行人不斷的,但這半天卻一個人都沒有出現。

“怎、怎、怎么辦,我、我們、會不、會被凍死?”

“別、別別烏鴉嘴,大、大大小姐、不、不是、跑了么,她她會、回來救我們的。”

“不、不是說了么,要叫大、大姐頭。”

“好、的,但、但我覺得不、不靠譜,大小姐好像被、嚇了個不輕,第、第一次出門,就、就碰到了臭流氓。”

“嗯,臭流氓。”

明明一個個被凍得牙齒打顫,舌頭僵直,但劫匪們在罵臭流氓的時候卻格外流暢。

可哪怕是被人誤會成臭流氓,但有些人依然不虧。

畢竟是大小姐。


在搜索引擎輸入 木葉之影流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木葉之影流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木葉之影流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