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木葉之影流

第二百六十八章 ?祭品與追光者

更新時間:2019-12-09  作者:紅葉知玄
羽生站在一個空曠而漆黑的地下空間之中,哪怕是影流的地下基地,也不會有這里的這種寂寥感。

鬼知道這種規模的地下工程,是被怎么建造起來的。

然而除了空曠之外,這里對羽生而言也是一個熟悉的地方。在來到了木葉不久之后,他就曾經到過這里,那時候村子里的宇智波不太老實,于是他從前線回到了木葉,加入了暗部成了一名暗部忍者,在這里拿到了一張暗部面具,然后執行了監視宇智波的任務。

只是……這一絲的熟悉,究竟是加重了羽生的寂寥感,還是減輕了他的寂寥感,這件事就連他自己都說不清楚。

物是人非了。

于是羽生就這樣小小的沉浸到了自己的情緒之中,完全對圍在周圍的四位暗部忍者視若無睹。

雙方就這么干站了好一會之后,暗部的忍者終于忍不住的開口說道,“是影流的羽生雨大人嗎,不知道羽生大人來到暗部有何貴干?”

“呀,奧。”

羽生這才反應了過來,他撓了撓頭,意識到現在不是抒發心情的時候,于是他掏出了三代火影的命令,交給了剛剛那個開口說話的暗部忍者。

對方接過那個手書命令,特別嚴謹的確認了上面的內容,確定什么沒有任何問題之后,這才將其收了起來。

“羽生大人,請跟我來。”他接著這樣說道。

羽生點了點頭,然后跟在了這支暗部小隊的后面。

在這個地下空間七扭八扭轉了很長時間之后,暗部忍者帶著羽生來到了一座隱秘的地牢前不管是地上還是地下,暗部的據點有很多,但這里應該是最重要的一個。

羽生來到這里,目的是要帶走七個“罪無可恕”的重刑犯,而且必須是那種實力強大、查克拉素質超出一般水平且身體承受能力偏強的重刑犯。

他需要這樣的忍者,不管對方之前是其他村子的間諜,還是木葉自己的犯了罪的忍者。

在地牢前,羽生打量了一下前面那個窄小的門口,伸出雙手稍稍比劃了一下之后,他最終決定解下身后的鮫肌,將它提在了手中……

“動用武器”不是因為羽生想搞什么破壞,而是因為眼前這個門太窄。而剛剛羽生是把鮫肌整個橫在自己身后的,可這東西的長度至少有兩米,反正它是橫著進不去的。

于是有點古怪的場景發生了,羽生拖著一把大砍刀進入了暗部的地牢之中,大有看誰不服就砍誰的氣勢……

走進了地牢之后,羽生馬上就察覺到了手中的鮫肌蠕動了一下,不過這種反應不是不能理解,因為這里彌漫著一股腐朽的血腥氣。

就算是進入了地牢,對方也不可能任由羽生挑選帶走的人,這樣的工作只能是暗部代為操作,反正暗部給出的人選只要能符合羽生提出的要求就可以了。

所以羽生只能在這里“參觀”,不過他在走了幾步之后,他就猛地停下腳步,將視線轉向了右側的一件牢室……只見那里面有一個男人被綁在了十字架上。

對方的雙手、雙腳以及脖子都被牢牢地固定著,腦門上刻著一個羽生看不懂的封印術式。那人的一只眼睛緊閉著,可眼皮卻塌陷了下去,他半邊臉上都是干涸的血跡,顯然他的一只眼睛已經被摘掉了。手機端::

但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羽生看到了對方僅剩的那只眼睛……虹膜是血玉一樣飽滿的紅色,而且瞳孔的周圍還分散著三個勾玉。

是宇智波一族,可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了。

“羽生大人,這個人是不能帶出暗部的。”

那個暗部忍者見羽生停下腳步,并且順著他的目光看到了他已經注意到的人后,這樣提醒道。

“這種麻煩的事情,我可不想摻和,這人給我我都不要。”

羽生說道,他有毛病才會想沒事搞個渾身帶血的宇智波,這個有什么用?擱在家里鎮宅嗎?

可能不想讓羽生看到更多暗部的隱秘,暗部忍者的動作很快,沒多長時間就挑選出了七個囚犯。

然后他們趁著夜色幫羽生把這七個人送到了影流的地下基地。

七個人由影流這邊暫時羈押,至于接下來要怎么處理他們,這就不是暗部忍者所能知道的……事實上,他們對這樣的事情并不感興趣。

很多被充分拷問、榨取了最后一絲價值的囚徒,都會被木葉的各種部門帶走,好一些的會帶到木葉醫院,“協助”醫療研究;差一些的則會被帶到根部或者其他壓根說不上名字的機構,進行各種人體試驗。

所以面對“常有的事”,暗部忍者自然習以為常。

七名囚徒被帶到了影流最下層的一個隱秘房間,然后由一個漩渦忍者小隊負責看管他們。

囚徒們身上被施加著各種封印,所以他們想要掙脫束縛逃走是絕不可能的,看管他們的小隊的主要任務也不是防止有人逃走,而是要防止有人會用那種超出想象與常規的方式自殺。

對這群人來說,想死是一種非常正常的操作,鬼知道他們先前在暗部的地牢之中究竟經歷了些什么。

就是不知道能夠成為穢土轉生的祭品,對他們來說算不算是一種解脫。

一夜過去,第二天到來。

盡管不知道組織正在忙碌什么,但是影流的很多忍者都切身的感受到某種緊張而稍顯壓抑的氣氛,受到這種氣氛的感染,所有忍者都開始謹小慎微,每個工作與任務都變得一絲不茍。

畢竟影流成立的目的就在于此,接下來就是影流最為關鍵的一段時間。

再過三天,就是計劃開始實施的時間,因為擔心九尾造成的動靜太大而導致整個計劃失去隱秘性,所以它會在一個隱秘而不為人知的地方進行。

而直到現在,羽生才見到了除了漩渦水戶之外,另外八位準備參加行動的漩渦忍者為了確保被分割出的九尾查克拉的獨立性,計劃是趨于保守的,所以盡管以分身施展尸鬼封盡也具備可行性,但這種方式會給分割和后續的召喚帶來不確定性,所以它被排除了。

分割出的每一只尾獸,都會封印在單獨的一個人的身上,所以八個人已經是最小的參與人數了七人負責施展尸鬼封盡與四象封印,一人負責解開尸鬼封盡。

這是早就確定下來的計劃,但有些事情羽生卻是事先不知道的他在那八人之中看到了漩渦的老族長。

“族長大人,你……”

“哈哈,羽生,這有什么好吃驚的,難道我還不夠老嗎?”

羽生不知道此時該說些什么了,族長確實已經蒼老了,但他畢竟是漩渦的族長,誰都不可能要求他參與這樣的計劃……除非是他主動參與。

或許,這是身為族長的他在這件事上唯一能做出來的“負責之舉”吧……并不只是要求別人犧牲,自己也甘于犧牲。

這樣的行動能確保他身為族長的立場沒有任何的問題,也能證明這個計劃全都是出于公心。

身為族長都不貪生,這對其他參與行動的漩渦忍者來說,就是最好的說明了或許其他人根本不需要這樣的說明,但老族長卻認為自己應該給出這樣的說明。

“年輕人,新的時代要開始了,我們之前并沒有什么作為,但經過這件事后,也勉強能說自己是為漩渦一族帶來新時代的人了這對我們這些快要入土的老骨頭來說,不正是一個難得的良機嗎?

我們終于也算是大器晚成了,不過好像太晚了點。”

一個老人這樣說道,而這句話說完之后,其他人也跟著笑了起來。隨后,除了族長之外的七人一一向前,他們每人都將一個裝在玻璃瓶里的血液交給了羽生。

為漩渦一族的新時代開辟道路,這樣的想法究竟占多大的比例,羽生不能確定,但從他們豁達的態度看來,他覺得這群老人似乎更像是在為舊的漩渦殉葬一樣。

忍者都會死,可正因為忍者都會死,所以死的方式對他們來說才尤為重要的。

豁達又哀傷,哀傷又滿足,滿足之中又帶著希望,這一切都飽含在他們滿是皺紋、眼睛都迷的看不到的笑容之中。

所以,以羽生這種旁觀者的立場,這時候又能說些什么呢,他什么話都說不出口,只是默默地將那些血瓶收攏了起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木葉之影流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木葉之影流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木葉之影流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