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木葉之影流

第二百五十三章 ??鬼燈與刀,孩提與遁(上)

更新時間:2019-12-03  作者:紅葉知玄
果然……有霧隱的參與。

因為侵入者的外在特征太過鮮明,所以羽生很簡單的就確定了對方的身份……起碼他是確定了其中一部分人的身份。

雖然數年前漩渦水戶剛剛威懾過霧隱,致使霧隱不敢對漩渦輕舉妄動,但現在漩渦一族全體撤離的舉動明顯已經超出了水戶威懾力范圍。

如果漩渦一族要融入木葉的話,那么就算會導致漩渦水戶的親自報復,霧隱也是必須采取行動阻攔這件事發生的……漩渦與木葉合流的話,那對木葉的增益實在太大了。

留下斷后的漩渦忍者有限,所以現在敵人占據了人數優勢,只不過因為戰斗是要在漩渦的忍村發生的,所以漩渦這邊毋庸置疑是有著地緣優勢的。

對漩渦的忍者來說,他們注定是更加擅長打陣地戰與防守反擊的。

所以雙方究竟隨意孰優孰劣,暫時還不好確定。

眾所周知,羽生是一個生性善良的人,甚至這個人由內而外都散發著一種圣母般的氣質,所以他是想避免戰斗的,如果能用語言勸服那群敵人,致使對方退卻,進而實現局部區域的愛與和平的話,不是更好么?

好吧,在漩渦已經立起結界的時候,其實羽生再說什么都沒有用了……事實上,不管是自己人還是敵人,都認為他剛剛說的話是放屁,只不過前者礙于情面不好直接he腿而已。

但敵人卻不會跟他客氣。

幾乎是頃刻之間,數倍的敵人就對著這邊直撲而來,看那氣勢仿佛是企圖瞬間將斷后的隊伍淹沒,然后突破結界前往追擊已經離去的漩渦族人一樣。

然而事情會有那么簡單嗎,羽生嚴重懷疑漩渦們現在立起的這個結界是那種就算施術者都死絕了也不會自動解開的結界。

除非能懂結除的印式或者能熟練使用空間忍術,否則的話任誰都不可能離開這種束縛。

只是這樣的事情羽生也來不及細想,因為有數人居然徑直對著他撲了過來。

廢話遭人恨?似乎不是這么回事。

沖過來的為首一人,身形壯碩,昏沉的夜色之中可以看得到他的半邊臉都包裹著繃帶,只有一只眼睛露在外面。他神色冷峻,手里舉著一個纏著白布的棺材板似得“棒槌”,隨著他雙手揮舞,那東西帶著猛烈的破風聲向著羽生橫掃了過來。

與此同時,微弱的藍色電弧在羽生身上亮起,纖薄的長劍自他的腰間抽出,接著他雙手持有劍攔在身前。

“鐺!”

猛烈而清脆的金屬撞擊聲傳來,然后隨著后續的微微顫鳴,羽生整個人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向外蕩出十數米,他的長劍在地面上劃出了一條筆直的痕跡。

又是一個狂戰士?

羽生先是甩了甩被震的有些發麻的手掌,接著重新握緊長劍……這武器的質量沒的說的。

接著,羽生把目光投向了對方的武器,只見上面纏繞的布條已經被撕碎了,它本來的“面貌”也就呈現了出來。

一個個漆黑的錐形鐵刺,層層疊疊的排列著,那怕是在夜色之中也在閃爍著更幽深的寒芒。

喔,原來那不是棒槌,而是狼牙棒。

“哪來的這么大恨意,我又不認識你。”

羽生把刀鋒指向對方,然后表示根本不理解對方為什么會對自己流露出那樣的情緒。

但是,他的這句話明顯更是激怒了對方,那人單手扶了一下自己受傷的半邊臉,然后說道,“我叫鬼燈長月,是霧隱的上忍。”

“所以呢?我還是不認識你,霧隱的鬼燈,我只認識鬼燈幻月。”羽生說道,盡管二代水影已經嗝屁了,但他確實只認識二代水影。

火焰在戰斗開始的一瞬間就燃燒了起來,漩渦的最后戰斗,也是漩渦的村子最后一次燃起燈火,所以……一切都可以盡量的光耀一些。

走遠了的、走到海面上的漩渦族人們,大概也能看得到夜色中的火炬。

旗木朔茂提著短劍,在羽生的周圍跟數個敵人戰在一起,而盡管羽生在故作不知,但這群人會把他當做優先處理對象其實是合理的。

名為鬼燈長月的霧隱忍者手里拿的武器,既不是棒槌更不是狼牙棒,那東西叫做大刀·鮫肌,而他是霧隱的忍刀七人眾中的一員。

忍刀七人眾有一個一直延續著的傳統,枇杷、西瓜、桃地、干柿、林檎、鬼燈等等,這個組織全都是由蔬菜瓜果構成的,因此它本身就有著一種容易被砍瓜切菜的獨特寓意。

那么問題來了,這個鬼燈長月為什么會受傷呢?

這個問題反正羽生是回答不了的。

如果這人是想找人比拼劍術的話,那很明顯他找錯人了,他應該去找旗木朔茂的……羽生的劍術雖然能看,但肯定到不了旗木那種程度。

可如果鬼燈長月是來報仇的話,那么恭喜他,他找對人了。

鬼燈再次揮舞起手中的巨大武器,邁動腳步向著羽生沖了過來。

據說使用這樣的武器需要特別的技巧,然而在羽生看來必備的其實不是技巧,而是蠻力。

敵人未及身前,羽生手中的印已經完成了。

火遁·火龍炎彈。

熾熱的火龍對著敵人延展而去,據說火遁是打不死人的忍術?但這怎么可能呢,要是被這種強度的火遁正面擊中的話,那正常忍者是絕不可能活下來的。

然而面對羽生的攻勢,敵人既沒有閃躲,也沒有施術加以反制,他保持著著自己的沖勢,然后將手中的鮫肌對著襲擊到眼前的火遁猛地揮舞了一下。

巨大武器上的尖刺掠過火遁的外圍,然后那熾熱而猛烈的火遁,瞬間半數消弭于無形,再接著他揮舞了第二下,火龍炎彈就消失了。

這下羽生突然愣住了,我火遁呢,那么老大個火遁,說沒就沒了?

隨后他才反應了過來是怎么回事——不同于其它七把忍刀,大刀鮫肌不是廢銅爛鐵,它有著瞬間吸收查克拉和某些純能量化的忍術的屬性。

這把刀很強,他羽生雨愿意將其稱之為霧隱七忍刀最強。

敵人的暴力沖鋒直接突破了羽生規模龐大的火遁,然后森森尖刺就對著他當頭劈了下來。

羽生舉刀架住,巨大的沖擊力使得他腳下的土地紛紛炸裂,而與此同時,他的長刀星冕上,無形的氣刃激射而出。

風遁·天尾羽張。

切割屬性的鋒刃足以磨掉任何堅固的防御,因此羽生想要嘗試一下它能否起效,然而在天尾羽張出現的同時,它就被吸收掉了,所以……半點傷害都沒有打出來。

但這只是嘗試而已,就算失敗了那也關系不大……

有另外一道水刃傾斜著向上斬出,蒼白的激流瞬間混合了殷紅的血液。

水遁·水斷波,這依然是羽生手里物攻最強的忍術,而且水流有形有質,并不是那種能被直接吸收的東西。

鮫肌……

似乎是一條活魚來的?


在搜索引擎輸入 木葉之影流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木葉之影流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木葉之影流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