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木葉之影流

第二百一十一章 賭神與獨身和獨身

更新時間:2019-11-26  作者:紅葉知玄
“堅定不移,認準就要堅定不移,買單還是買雙,最后兩分鐘……好,大姐頭出手了,出手了,又是單人買單,大家怎么辦?注意注意,搞不好這是一舉翻盤的機會!”

賭場里聲音嘈雜,然而一個荷官沙啞的聲音卻能壓過嘈雜的環境。

然而任憑他如何聲嘶力竭的忽悠,當綱手開始買注之后,這張賭桌上坐著的、以及圍繞在賭桌旁邊里三層外三層的賭徒們,全都下注壓到了綱手的對面……從綱手進入賭場十五分鐘到現在,這樣的場面一直在重復著。

盡管綱手已經換了好幾張賭桌,玩了好幾種游戲,然而唯一不變的是她一直在輸,甚至連一局都沒有贏過,所以某種程度上她成了賭場之中百分之百的“風向標”。

這導致了跟在綱手身旁的人越來越多,那群賭徒就像是恭維著黑社會老大的小弟一樣,圍在綱手的身邊,笑的特別親切、特別謙卑……嗯,這一切都是為了從她身上贏錢。

不要說大姐頭,只有綱手的手里還有錢,那賭場里的人渣們都會拿她當親媽對待。

堅果、果汁、小零食,壓根都不用綱手吩咐,反正那群貨都特別殷勤的把東西送到了她的手邊。

然而快樂是綱手的,也是能贏錢的賭徒的,卻唯獨不是羽生的。

整整一個下午,能保持連敗也是一種奇跡。而根據羽生這個“純外行”的觀察,綱手的賭博技術并不是很爛的那一種,只能算是稀松平常,不算是有什么大問題。

然而有問題的是她的思想,總的來說,她老想預判荷官或者其他賭徒或者賭桌的預判,比如賭牌的時候,明明根據桌面上露出來的牌已經能猜到下面的牌的概率了,然而這時候她總是會故意賭概率最小的那一種。

“贏了的話,那不就是翻著翻的暴富么?”

她是這么說的,這話說的也算有道理,然而她卻從來沒有贏過。

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很菜、又菜又想秀,這樣的自以為是王者的青銅選手,是真的恐怖。

況且綱手的賭品還算不錯,賭場門口貼著“禁止使用忍術的標語”,那她就絕不會在賭博之中用忍術……所以這樣的人不輸錢,那有天理嗎?

以前羽生以為綱手逢賭必輸是一種自然災害,但看了這一次之后他終于明白了逢賭必輸是人為因素居多,屬于自作孽不可活的范疇……自然災害有時候還能避免,然而思想出了問題那才是一輩子的問題。

贏錢?不存在的。

羽生可謂是這個世界的高收入人群,因為各種各樣的理由,他執行的任務之中高等任務居多,任務金也很是豐厚,而且作為一個忍者,他也沒地方花錢,所以基本上他的任務金都變成了積蓄。

然而到了深夜之后,羽生一輩子的財產已經縮水了百分之七十以上。

就算他想要止損,跟綱手反正壓也沒有任何意義,她輸一百萬羽生贏回來一萬,這贏與不贏有區別嗎?

到了這時候,羽生終于算是明白了過來,怪不得綱手這樣的人居然會一生獨身,“土塊”可不就是得獨身么。

“里面……沒有感覺到有忍者的存在,守衛在這里的都是普通的士兵。”

就在綱手沉浸在賭場中的歡樂時光的時候,三奈和旗木朔茂已經趁著夜色侵入到了任務目的地附近。

而根據三奈的偵查結果,這里的所有守衛都是一般人。如果僅僅是“士兵”的話,那這個任務就沒有任何難度了。在忍者面前,普通人的戰斗力只有五而已,普通人殺死一個忍者的概率不比殺死一個賽亞人高多少。

盡管羽生似乎曾經完成過這樣的工作,但嚴格來說,那個時候的他已經不算是純種的普通人了,當時他正處于變種的過程之中。

旗木朔茂點了點頭,然后對著三奈說道,“你留在這里,繼續監視周圍的情況,我去去就回。”

有一件事比較幸運,那就是盡管大名這邊已經得知了自己派往木葉的使者被殺,但由于事情發生的比較倉促,大名在得知消息之后又是忙著送走木葉的守護忍者,又是忙著招募新忍者守護自己的安全,所以他暫時根本顧不上人質這種小事情。

不然的話,那個侍女留下的位置信息也不一定有用。

旗木朔茂作為一個非常有名的西北砍王,潛入一座普通人守備的宅院簡直不要太簡單,如果他愿意的話,甚至可以采取標準的育碧式潛入用三到五分鐘的時間無聲無息的解決掉守在這里的所有衛兵,然后大大方方的走進了。

然而那是沒有必要的事情,旗木沒有必要屠戮普通人。

在進入宅院之后,旗木的目標也是非常容易辨識的。最簡單的說,他要找的人是個妹妹,而那個院子里除了一個妹妹之外,剩下的都是弟弟。

旗木朔茂很快進入了一間臥室,他無聲無息的走到了床邊,先是伸出了一只手捂住了正在熟睡中的一個小小的人的嘴巴。

對方的生活本就受監視,她每日都是忐忑不安的,因此一瞬間就被驚醒了……實話說,旗木似乎并不太適合這種救援任務,他的動作很容易被誤解為想把人給悶死。

“不要出聲,我來問你,你是叫做‘取月諾諾’嗎?我是受你姐姐委托來救你的……是的話就眨眨眼。”好在旗木還知道應該解釋一下自己的身份來歷。

如果羽生在這里的話,那大概就不用問這樣的問題了,因為這個女孩的臉跟死去的那位侍女有著八成相似,只可惜旗木并沒有見過侍女本人。

而在聽到了他的話之后,那個妹妹果然變得安靜了許多,她沒有試圖掙扎,而是盯著陰暗之中旗木的身影,接著開始眨眼,一下又一下。

“那就好,現在我松開手,記住,不要出聲。”

忍者都是那種注孤生的人,只要接下來對方出聲,那么旗木朔茂就會出手。

好在對方依舊很安靜,而旗木為了證實自己的身份,將那個染血的護身符交給了對方。

那個小女孩年紀看起來只有十一二歲,然而當她看到那個護身符的時候,一切就都明白了過來……淚水無聲的從她臉龐上滑落。

“還有什么問題嗎?”

“姐姐……離開前曾經說過,如果有人來救我的話,那就跟他走。”

女孩勉強控制著自己的情緒,小聲的說道……因為旗木告訴她不要吵,所以她哪怕悲慟,卻依舊安靜。

對方的反應與言語讓旗木朔茂沉默那個侍女在離開之前,肯定是不知道自己肯定會死的,然而她也做了最壞的猜想。

“那就走吧,我就是你姐姐說的人。”

旗木這樣說著,甚至不給對方換衣服的時間,就用被單將對方一罩一裹,然后背起這個瘦弱的身影,輕盈的離開了這里。


在搜索引擎輸入 木葉之影流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木葉之影流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木葉之影流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