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木葉之影流

第一百四十四章 直到來了事兒精

更新時間:2019-11-26  作者:紅葉知玄
“但不管怎么說,到了現在,隊長已經算是一個很有名的忍者了。”蓮十郎這么說著,仿佛要把話題給繞回去一樣。

羽生刺殺了雨隱首領,其實這種說法相比于以訛傳訛,倒更像是單純的在故意造謠,看看蓮十郎,可見人類的八卦是一種天性,哪怕是忍者也不例外。

于是羽生干脆就不搭理他,而繼續對著奈良渚問道,“今天的任務呢?也是例行的巡邏嗎?”

“嗯,前一段時間霧隱的騷動已經消失了,他們再次安靜了下來,”奈落再次強調了一下這條情報,仿佛在給自己增加信心一樣,“所以我們的任務也就沒有那么頻繁和高強度了,現在只是每天在海面上轉一圈而已。”

“線路呢?”

“從渦之國南面的海域出發,向霧隱方向偵查,不過我們并不會越過兩國海域之間的中線,這樣繞過一圈之后,我們從渦之國北面返回,這種環形偵查線路現在已經沒什么太大的變化了,算是我們的既定巡邏路線。”

憑一支小隊當然不可能監控的了整片寬闊的大海,但木葉的偵查小隊當然不可能只有這么一支,更何況除了木葉的偵查小隊之外,這里還有渦之國和漩渦一族,因此木葉的偵查密集程度是十分可觀的,如果霧隱有什么大規模行動的話,基本上不可能逃得過這邊的眼睛。

“我懂了,聽起來就像是郊游一樣,也就是出海看看水……說起來,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看到過大海了,現在倒是有了觀光的心情,所以任務什么時候開始?”羽生問道。

“隨時可以出發。”奈良渚說道。

大家都是忍者,他們當然不會因為羽生的到來而終止日常的任務,也因為羽生是慢慢吞吞來到這里的,因此并不存在什么需要休息的問題,他是能夠直接參與進任務的。

“那我們準備一下,然后就出發吧。”羽生一邊這么說著,然后當先走出到了小屋之外。

說起來,他現在依然只是個下忍,然而重新回歸自己的隊伍之后,卻能自然的下達命令,而小隊的其他隊員們,也樂得聽從他的話。

說是做好準備出發,實際上也沒什么可準備的,畢竟只是例行的任務,所以千千和只是帶上了一只鷹隼,然后隊伍就出發了。

忍者下海,甚至連船都不需要,羽生小隊從岸邊離開,然后就那么踩著水面就走向了大海的深處。

離開火之國、踏上海面不久之后,羽生就看到了一座并不算太大的島嶼,接著他停下了腳步,憑他腦海里的地理知識,他能夠判斷的出來這座島就是渦之國。

“羽生,有什么問題嗎,我們……要去拜訪渦之國?”見他停下腳步,奈良試著問道,這時候他以為羽生來到這邊,身上或許會有關于渦之國的機密任務呢。

“不,沒什么,現在還不是時候。”羽生搖了搖頭,然后繼續向前走去。

越過了渦之國之后,在往前走,放眼望去已經沒有任何的遮擋物了,目之所及都是或是平靜或是波瀾的海面。這種廣闊的開放感,讓羽生有一種胸臆直抒的感覺,世界如海,人生卻能孑然獨立,這不是很好嗎?

羽生是一個很實在的老實人,既然三代火影讓他來散心的話,那此時他的注意力壓根也就沒有放在執行任務上,而只是在單純的看風景而已。在他的帶領下,盡管小隊沒有越過海域中線,但卻逐漸偏離了既定的巡視線路。

是的,羽生此行是挺老實的,然而有一個問題是這樣的……客觀存在絕不會因為羽生的主觀心情而發生什么變化,而且大自然的因果律也不允許他想散心就能夠散心的散漫行為。

由于風浪不斷、波濤起伏,越往大海的深處走,其實一切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樣一覽無余,在起伏的海浪之中,藏幾個人是非常簡單的事情,甚至如果沒有偵查忍者的話,那所屬不同的兩隊忍者就算抵近到非常近的距離,也不一定能有所發現。

羽生的小隊在海上閑逛了半天,名義上是看風景、實際上是喝了這么久西北風之后,狀況突然發生了。

原本在海面上正常行走的蓮十郎,突然蹲伏下了身體,而見到了他的動作之后,小隊的其他人也毫不猶豫的矮了下來。

“什么情況?”羽生壓低聲音開口問道。

“有人靠近了我設置在海面上的監視浮標,應該是中等規模的忍者隊伍,我估計人數在二十人左右,方向正南,但我沒有辦法確認與他們之間的實際距離……不過因為他們超出了我個人的探知范圍,那保守估計那支隊伍也應該在數公里之外。”蓮十郎說道。

他的“插眼式”偵查,在海面上能發揮出更大的作用,只要把他的偵查術式往漂流瓶里一塞,然后往大海里一撒,指不定什么時候就能瞎貓碰到死耗子,偵查到重大情報。

然而神奇的是,到現在為止羽生也沒有搞清楚蓮十郎的偵查能力究竟是怎么回事,能夠以術式確定敵人的規模與方向,卻無法確認與對方之間的距離……真是有些矛盾了。

“這種規模的忍者隊伍,肯定不會是木葉的偵查小隊,是敵人的可能性非常高,看來我們得抵近過去,偵查一下究竟是什么情況了。”羽生嘆了口氣,然后這樣說道。

剩下的三人相視一眼,頓時感受到了某種既視感。

“真是流年不利,我明明只是過來旅游的而已,為什么會攤上這樣的事情……你們幾個里,該不會有人是本命年吧?”羽生倒不是在故意開玩笑,他真是這么覺得的。

他羽生雨,明明白白是個受害者。

這種自然而然的倒打一耙,真的讓人無語,究竟誰是倒霉體質還不夠清楚么?

羽生來這里之前,大家的偵查活動都很正常,沒有遇到過什么特別的狀況,然而他才剛剛來到這里不超過十二個小時,小隊就攤上事了。

三個人心中的委屈,又能跟何人訴說?

接下來,按照羽生的要求,小隊悄悄地往那個方向移動,最終視野之中出現了那隊忍者的身影。

奈良瞅準機會,隔著距離用一個望遠鏡看向了那群人,再接著他的瞳孔微微一縮,為首的那個忍者的相貌,清清楚楚的映在了他的眼底。

接著,奈良深吸一口氣,然后縮回身來說道,“攤上大事了,是霧隱的忍者,而且為首的那個穿著格外騷包的忍者,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他應該是鬼燈幻月。”

“誰?”羽生一直在西線活動,所以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奈良渚說的這么名字代表著什么。

于是,奈良又重復了一句,“為首的是二代水影,鬼燈幻月。”

奈良三人早就做好了攤上事的覺悟,畢竟因為羽生在這里,那么小隊總會遇到一些意外狀況的,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們總會有一種會置身某些事件中心的感覺,然而現實總能給人帶來驚喜,攤上事歸攤上事,可畢竟誰都沒想到過會攤上這么大的事,不是嗎?


在搜索引擎輸入 木葉之影流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木葉之影流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木葉之影流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