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木葉之影流

第一百一十八章 四大天王有三個不是常識嗎(下)

更新時間:2019-11-26  作者:紅葉知玄
羽生一腔熱忱返回木葉前線,卻發現他的部隊番號都被取消了,這是何等讓人悲愴的一件事情……好吧,其實并沒有。

因為傷亡問題,忍者小隊的各種變更其實都是很常見的事情,不管是成員變更,還是駐地以及任務變更,都是如此。

不過有一點需要注意的是,如果羽生再晚回來幾天的話,他的忍者編號就很有可能會被注銷掉,那樣的話事情就有點糟糕了,他等于很典型的“被死亡”了。

現在羽生有點擔心指揮部接下來對他個人有什么樣的安排,萬一有人不滿他的消極怠工,把他編入炮灰部隊,或者讓他擔當炮灰任務該怎么辦?

眾所周知,一個忍者在面對那種極端情況的話,往往有一個既定的應對流程:首先,掏出苦無在自己的護額正中間劃上那么一道漂亮筆直的痕跡;其次,愛干嘛干嘛去吧。

不過羽生的擔心有點多余,畢竟他可是一個有后臺的人。

羽生跟一般炮灰的最大區別不在于他的實力勉強看得過去,而在于火影很可能會親自過問他的事情,所以很多時候他是能夠免于那樣的極端狀況的。

他是千手族長的弟子,現在千手新去,如果他即刻遭到“迫害”的話,那丟的不是羽生的命,而是在打千手的臉,怎么著,千手這個姓氏才剛剛退出木葉的舞臺,就有人這么迫不及待了?

這種政治信號太過糟糕了,只會給三代火影帶來嚴重的負面影響,所以他會非常注意的。

實際上羽生對整個千手算個屁,但三筱關注他,就等于千手關注他,千手關注他,火影就得關注他……他不是不能死,但得死的正常點,比如上次的雨之國,他如果死了的話就很合理,沒有人會亂嚼舌頭。

在千手隱退以后,三筱身上的千手色彩非但沒有退去,反而是被凸顯了出來,畢竟她已經算是千手一族最后的明面上的人物了,而這種色彩明顯通過師承關系延伸到了羽生的身上。

因此,不管承認也好不承認也罷,很多時候羽生身上的千手色彩已經成了他的保護色。

有些諷刺也有些辛酸,千手一族最后的余暉,居然灑在了羽生這么一個在血緣上跟千手完全無關的人身上……他當然不是這樣的唯一一人,畢竟比起他來,起碼綱手要正統的多,然而這并不能掩飾他的意外性。

什么時候等三筱也退出了木葉的舞臺,那千手就會完成徹底的退場。

“你在練習土遁?”自來也從帳篷外面探進頭來,他觀察了一會里面的羽生之后,這么開口問道。

此時距羽生返回營地已經過去了三天,這些天來他有些無所事事,只待在了一個先前空置的帳篷里,這里是他現在的休息地點。

“嗯,我得抓緊點,畢竟就差這最后一種了。”羽生開口說道。

細數起來,此時他已經掌握了四種查克拉屬性的變化,至于剩下最后的土屬性查克拉性質轉化的修行方法,三代火影也已經像他做了詳細的演示,因此羽生空暇下來之后得以進行這方面的修煉。

羽生的遁術有點速成,不過就算他真正的完成了這方面的修行,但他的五遁還是跟三代火影的五遁有著明顯的差距——三代火影精通的忍術數以千計,他熟練運用的每種遁術都在三位數以上,但羽生呢?

暫時雷遁一個術,風遁一個術,水遁火遁少許,羽生此時掌握的術掰掰手指就能數的過來。

不過他是那種相比于術的數量,更追求單一術的威力的那類忍者就是了。

“土遁我有心得,相信很快就能完成了。”羽生又這樣補充道。

“心得?你已經練習很長時間土遁了嗎?”自來也驚訝的問道,羽生成為忍者才過去多久,他哪來的時間練習土遁?

“不是,我的意思是說我上輩子就精通土遁。”

“……”自來也蒙圈。

而羽生則露出了一副追憶的神色,土遁他上輩子真的會用,且精通塑性之術,尤其擅長捏十五厘米到二十厘米高的黏土小人兒,成品多為女性且各個栩栩如生。

正是因為有這樣的心得,有上輩子的底子在,所以羽生認為自己很快就能再次精通土遁,都是土遁,又有什么不一樣呢,現在他要做的只不過是把“土遁·逢坂大河”變成“土遁·土流大河”而已,學習難度差不了多少。

“所以,你這么閑,沒有任務嗎?找我什么事?”羽生追憶了一會似水年華,回過神來之后發現自來也還待在這里,于是這么開口問道。

“羽生,你這是什么態度,我來幫火影傳達接下來對你的安排的,這可是正事。”自來也有些激憤的說道……正是因為在前線他確實有點游手好閑,所以被戳中之后才有些惱羞成怒。

“咦,火影親自作出的安排?說說看。”羽生心說有正事你不早說?

不過聽自來也這么說,他的態度還是馬上端正了起來。

“咳,聽好了,鑒于你的小隊已經身在東線執行任務,而我們的小隊剛好缺一個人……所以三代火影決定臨時將你補充過來。”自來也以一副我們很照顧你的語氣說道,仿佛沒了他們的關懷羽生就會孤單寂寞冷一樣。

然而聽對方這么說,羽生一巴掌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你、你什么意思,我發現你的態度一直有問題!”

這反應有點不對頭,自來也忍不了,他在原地跳腳起來,我們堂堂木葉黃賭毒……不是,他們堂堂木葉三萌,還從來沒有被人這樣嫌棄過呢。

“抱歉,我該將我嫌棄的態度掩飾起來的,是我太不成熟了,我態度上確實有點問題。”羽生趕緊這么說道。

自來也腦子轉了幾圈,到底還是沒有想明白羽生的“自我批評”有沒有批評對地方,這人是究竟是在道歉還是沒有在道歉。

“我這么說吧……自來也,我問你,你現在幾歲?”

自來也瞬間就明白了羽生想要表達什么了,于是他有些心虛的說道,“十……十歲了吧?”

這功夫不到家,撒謊的時候態度一定要堅決的。

“扯淡,你腦癱還是我腦癱,去年你七歲,今年你就十歲了?就這數學水平,長大也又得是個能把四支四人小隊總數算成十二人的貨色。”

一支忍者小隊里不是不能有一個那么年幼的忍者,然而卻不能三個成員全都是熊孩子,那樣的話羽生是來當忍者的還是當保姆的?

身在前線的三代火影,應該是異常忙碌的,他肯定沒有辦法時刻關照自己的弟子,所以等幫弟子們找個工具人不是?

然而如果這是火影做出的決定的話,那羽生再怎么腹誹抱怨,也只有被動接受的份。

“這支臨時小隊,我是隊長吧?”于是羽生只能退而求其次。

接下來他但凡聽到一個“不”字,如果他不是隊長,反而要聽從熊孩子的命令的話,那他當即準備掏苦無劃拉護額,誰來都攔不住他。

“……啊,是的。”

本來自來也還肩負著在隊長是誰的問題上與羽生討價還價的使命的,然而他一看人家這么嫌棄他們,當即也沒這方面的想法……要知道,想找一個能真正的帶他們去前線的忍者,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那還好。”羽生松了一口氣。

相比于之前的時候,羽生對自來也瞎扯一頓都要被火影專門提及的那種情況,這時候三代目主動把弟子們推過來,起碼說明了他對羽生的信任級別大幅度提升了。

羽生想了想,覺得可能是之前他在雨隱為隊友們獨自斷后的行為,在火影那里得到了大大的加分。

上位者就是這么現實,既然羽生肯為木葉身死,那他頓時就變得親切可愛了起來……盡管當時羽生的做出那種決定其實跟木葉沒有半毛錢關系,但不管怎么說,自己能得到更多的信任而不是懷疑,從結果來說算是一件好事。

這么想的話,暫時當個保姆似乎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事情了,畢竟木葉三忍有四個人,以后說不定也能算是一個常識。

凌晨時分,準時求票

誰讓你心動,誰讓你心痛,誰會讓你偶爾想要擁它在懷中?

如果作者,總是等到夜深,無悔付出青春,他就會對你真

想問票你在哪里,想問天問大地,或者迷信問問宿命

放棄所有,拋下所有,就讓我漂流在安靜的票票票里


在搜索引擎輸入 木葉之影流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木葉之影流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木葉之影流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