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木葉之影流

第一百一十四章 春風化雨

更新時間:2019-11-26  作者:紅葉知玄
羽生最后所使用的雷遁·俱利伽羅大天象與他原本的雷遁·俱利伽羅的區別,就如同水遁·水沖波與水遁·大爆水沖波的區別一樣……也就是除了術的規模之外,沒有任何區別。

這種威力巨大,視覺效果也異常可觀的忍術,往往有著共同的特征——極其耗藍,所以僅僅這一擊,羽生幾乎已經把藍條打空了。

所以這是一種要決定生死時才能使用的極端攻擊方式,大招開起來確實很帥,但一旦被敵人躲過的話,那他自己必定撲街……因此在戰斗之中,這樣的忍術能不用最好別用。

而且它的威力太溢出了,除了對付那種異常靈活的猴子,在與個體忍者交鋒的時候,根本沒有必要用這種招數,羽生要的是對戰,而不是拆遷。

不過這次,羽生覺得他的招數用的非常有必要,而且也沒理由擔心能不能命中的問題。

他重新站起身來,然后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流跌落下來的位置。

“如果可以的話,我并不想讓你以這樣凄慘的姿態死去……流,在最后的最后,戰斗的時候你為什么猶豫了?”他開口問道。

此時,流的樣子有些慘,他的半邊身體都被羽生的雷遁給削掉了。

羽生的話并不是什么假惺惺的偽善,他確實是這么想的,到了此時,雙方與其說是敵人,不如說是對手更為合適。

只不過,若非使用這種大招,羽生很難保證自己能取得戰斗的勝利。而實際上對于將死的人來說,死成什么樣子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至于羽生的發問,那是因為在剛剛的對戰之中,盡管流的攻擊跟之前一樣凌厲且致命,然而就羽生的感覺來說,他表現出的殺意卻不如以前那樣的堅決。

“忍術……是一種極端深奧的東西,然而正是因為它的深奧,忍者的修行生涯才沒有盡頭,只是可惜,像我這種小忍村出生的忍者,就算我個人能達到遠比現在的自己還要強大的多的程度,可我所能預見到的未來,就如我‘看’到的一樣,是漆黑一片的。

黑暗里大概什么都有,唯獨沒有希望。

現在的忍界,跟之前的亂世,本質上有什么區別嗎,或許世界正在變得更好,然而我還是看不到。

況且我死了,可我的術卻還活著……木葉的忍者,你是一個很有才能的忍者,甚至我得感謝你。

絕望的人赴死,希望的人活下來,這不正是忍者……不,應該說這不正是人類的宿命嗎。”

盡管都是忍村,但流的雨隱與木葉有著本質上的區別,雨隱好戰,但無取勝的實力,所以流認為自己沒有希望。

而他死了,他的術卻還活著,這是極其重要的事情,甚至他的體術在羽生的身上還能發揮更大的作用,所以他……生,不慶幸;死,不可惜。

流的聽力很好,他能從羽生與蛞蝓的對話之中得知到羽生的名字,然而羽生卻從未正式的介紹過自己,所以他自始至終對羽生的稱呼都只是“木葉的忍者”。

忍者的生死觀,羽生到現在還沒有徹底的理解,然而他卻能明白對方最后所說出口的內容,都是異常沉重的東西。

那么作為回應,這時候羽生也應該說一些恰當的話語:

“我什么都不能保證,能決定的唯獨只有一點,那就是作為一個忍者,從生到死我都會越來越強,不闋時月。”

“……那就足夠了啊……”流最后說道。

是嗎,足夠了嗎。

一語過后,對方無聲無息,不再發出一言,于是羽生最后看了對方一眼,然后邁動步伐,開始從這片戰場上撤離。

剛剛他的雷遁,就像是一個探照燈一樣打到了空中,所以肯定會有人注意到這邊的異常的,而此時羽生的查克拉狀態已經不能支持他再進行那種全力作戰了,所以他必須盡快從這里撤離。

大戰都打完了,這時候如果他被趕過來的小兵來個Shutdown,被收下人頭,那未免也太冤了點。

羽生被認作是有希望的忍者,但他并不能證明自己身上的“希望”究竟在什么地方,然而起碼他不能在對對方做出了那樣的保證之后,隨后就緊跟著死去,那樣的話,剛剛兩人之間對話就顯得有些搞笑了。

這時候,羽生已經有相當長的時間與外界脫節了,一般來說像他這種失聯這么長時間的忍者,肯定會被當做陣亡處理,其實,現在他不返回木葉也沒什么關系了,然而……除了木葉,羽生似乎也沒有其他地方可去。

“以后,應該在村里留下一只蛞蝓了……”羽生禁不住的想到,如果現在他在村子里留有一只蛞蝓的話,那就可以快速回程了。

現在他可以或者從這里直接返回木葉前線,或者先去到濕骨林,再從濕骨林一路返回木葉村,但濕骨林距離木葉的位置還要遠得多,羽生覺得自己還是從這里出發直接回前線為好。

像羽生這種消失了這么長時間的忍者,再度出現的話是肯定會被村子懷疑的,這與他是個外來者的身份無關,就算是土生土長的木葉忍者,也會在失聯然后返回之后遭到審訊,畢竟長期消失、又不傳回聯絡而后突然出現,這分明就是被其他村子抓住然后被訓練成間諜后接著遣返的標準套路。

然而羽生這邊卻沒那么復雜,不是因為他百分百值得信任,而是蛞蝓百分百值得信任——除了最后的這一場交戰,羽生看似一直孤身在敵境,然而事實上他從來都是跟通靈獸雙宿雙棲的。

他唯一的問題是在濕骨林滯留了太長的時間,但這也不是不能進行合理的解釋說明……都被人打到半身不遂了,他還不能先找個安全的地方養傷嗎?

就是不知道這一個月以來,木葉與雨隱的戰況究竟怎么樣了。

正當羽生這么想著的時候,他猛地止住了腳步——有忍者向著他這邊包圍了過來了。

羽生心里戈登了一下,果然,剛剛他的探照燈到底還是把黑暗騎士召喚過來了。

而正當羽生準備勉力作戰的時候,包過來的忍者之中為首的一人卻猛地舉起手臂,制止住了隊伍的行動,而后他們停在了離羽生不遠處的一棵大樹上。

為首的忍者用一種難以形容的眼神看著羽生。

這里明明是雨之國,但沒想到先一步趕來羽生身邊的人卻并不是敵人……盡管這時候他們也不是完全沒可能對羽生采取敵對行動,但起碼這群人應該不會立刻抽刀子招呼過來。

世界總歸的太小了。

“你是人是鬼?”

為首的忍者這樣對著羽生問道。

而羽生則用一種看傻缺的眼神瞥了對方一眼,這開口的第一個問題,問的未免也太不專業了。

“如你所見,旗木朔茂,大致來說我這種形狀的生物,應該能算是個人吧。”

盡管羽生有時候不干人事,但從生物學角度上來說,誰也不能質疑他的人類身份。


在搜索引擎輸入 木葉之影流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木葉之影流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木葉之影流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