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木葉之影流

第六十六章 獅子猿(下)

更新時間:2020-06-20  作者:紅葉知玄
“噢,原來是羽生么。”

三代火影在半空中揮舞了一下他手中的武器,直接打斷了敵人的攻勢,再往下定睛一看,才發現自己剛剛救下的是羽生的小隊……此時羽生正拉著千千和的手臂,把對方往自己肩膀上扛呢。

接著猿飛日斬才看向了對面的砂隱忍者,“……真是一群麻煩的敵人呀。”

火影從天而降,只身攔在了木葉的隊伍與砂隱的敵人之間,然后手中的巨大鐵柱變化成碗口粗的鐵杵,在將其延伸到一定的長度之后,他將其往前猛的揮出,虎虎生風的鈍器就這樣將前方的敵人生生逼退。

就沖三代火影玩的這武器,一般人不寫是申請根本不敢用。

“三代火影的支援?他怎么到這個位置來了?”看到從天而降的猿飛日斬,羽生有些驚訝起來。

“分身……吧,我感覺是分身。”剛剛還聲稱一直掌握著三代火影位置的蓮十郎,用帶著疑惑的語氣說道……這家伙的判斷貌似指望不上了。

但不管是不是分身,“三代火影”表現出來的戰力是毋庸置疑的,在將敵人逼的稍稍后退之后,他雙手結印,接著忍術已成:

土遁·土流大河!

再接著,

土遁·火遁·土火龍炎彈!

先軟化地面,將敵人的立足之地化為沼澤,在限制住他們的行動之后,接著再補上一連串的烈焰丸子,一般的忍者在這樣的組合技之下根本沒什么反抗的余力。

不過三代目連續釋放了這幾個忍術之后,他的身影就隨之消失在了原地……如同蓮十郎說的那樣,看來這個支援過來的三代目確實只是一個分身,更確切一些的話,應該說是一個影分身。

那么現在這個分身是被召回了?還是單純的已經耗盡了查克拉?

正當羽生判斷著事情走向的時候,在另一側的木葉戰線之中,猛然爆發出了一陣喧嘩之聲,那騷動的聲響如此之大,以至于蓋過了戰場上其他全部聲響。

那是先前火影所在的方向,這聲音來如此突兀,以至于讓羽生不得不在意起來。

“走!”

羽生二話不說,當即帶著自己的小隊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迅速移動,他多少有些擔憂,該不是三代火影本體那邊出了什么問題吧。不過很快的,羽生就知道他的擔憂有些多余了,喧嘩之聲還未平息,緊接著木葉忍者的喊聲隱隱約約的傳來出來。

他停下腳步,然后皺著眉頭側耳傾聽,只是因為傳來的聲音太過嘈雜,他并不能聽清那邊究竟在喊什么。

“他們在喊什么?”羽生扭過頭來對著隊員們問道,忍者在戰場上開始大喊大叫,怎么說都得算是一種異常的狀況。

“好像是喊……‘萬勝’?”千千和仔仔細細的辨別著紛亂的聲音,之后對羽生的問題給出了這樣的回答。

“是我們的人在喊?”

“應該是吧?”

聽起來像是木葉的忍者在喊,然而因為戰場上混亂的局面,這一點誰都不能保證。但隨后,它就被確認了下來,因為大家的喊聲越來越大,越來越整齊劃一。

那邊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羽生暫時無從判斷,但因為是木葉忍者的情緒開始激昂了起來,所以他稍稍安心……能造成這種陣線忍者精神意志和氣勢正面增益的事件,應該是對木葉有利的事件。

于是羽生不再遲疑,他帶著隊友向著喧鬧的最中央沖了過去,而等他們抵達了那邊之后,發現了有些詭異的情況——明明有大量的木葉和砂隱忍者集中在這里,然而他們卻僅僅在對峙著,并沒有發生交戰,而雙方陣線中間留下的寬闊空地之中,只有三代火影與另外一名敵人在戰斗著。

“是風影嗎?”

羽生對著自己的小隊成員問道,他從樣貌和身體特征上并不能區分出那個敵人是不是風影,畢竟從一代到四代風影都不是那種能給人深刻記憶的人物。在羽生的記憶之中,本身在這個世界的故事之中就對風影著墨有限,再有更主要的則是歷代風影似乎也沒什么值得在意的外在特征。

不過想來能與火影對等戰斗的人,也應該是風影才對。

果然不出所料,奈良點了點頭接著給出了肯定的答復,“是二代風影。”

三代火影正在跟二代風影單挑?這肯定不是因為雙方在尋求什么一對一的公平對決,要知道這里可是戰場,沒有人會做那么兒戲的事情,然而當火影與風影開始交手之后,或許是因為一般忍者插不上手兩位影級強者之間的戰斗,總之,場面上逐漸演變成了這樣的單對單戰斗。

而一旦微妙的平衡形成之后,一時之間是無法被打破的。

不管是木葉的忍者還是砂隱的忍者,內心當然是想要盡快下場去幫助自己的影的,然而問題在于他們在相互警戒著,一時之間誰都無法妄動,一方面因為心系首腦的安全而內心焦急,另一方面卻不得不繼續對峙下去,老實說這讓雙方都十分的焦躁。

木葉忍者之所以歡呼,則是因為三代火影占據了場面上的主動。

從外貌特征上看,二代風影并不算老邁,但他也應該已過壯年,而與他相比三代火影可真是年輕的多了。

此時火影確實已經占據了上風,兩人交戰的場地之中殘余著種種遁術和忍術留下的痕跡,水跡沼澤、燃燒的火焰與閃耀的雷光等等不一而足……

火影這個稱號或許并不適合猿飛日斬,他更應該被稱呼為大元素使。瞧著他制造的這些特效,就算突然說出一句“代表月亮消滅你”來都能完全契合他的氣質……僅限于遠觀的話,是這樣的。

而實際上此時猿飛卻是須發皆張、戰意凌然,他以駭人的氣勢和超絕的戰斗能力硬生生的壓制著與二代火影輩分相同的老派影級強者。

到了現在,在這片戰場上誰都得承認,如果只是說實力的話,猿飛日斬已經是二代火影的合格繼承人了。

三代火影站在當面,相對的二代風影則是半蹲在地上不斷的喘息,此時他單手捂著自己的一條大腿,而那腿上則是插著一支苦無。

鮮血正從那傷口上潺潺流出。

“今后的世界,將會是年輕一代的舞臺了嗎,然而……像我這樣的老家伙可不會那么心甘情愿的退場。”一邊這么說著,二代風影拔出腿上的苦無,當啷一聲將其仍在了地上,然而就在他試圖重新站起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身軀不受控制了——他僵在了原地。

風影的視線下移,然后看到了一道道黑色的印記從他的腿上蔓延開來。

“這是……咒縛之術?”

一瞬間他就明白了,以他拔出那支苦無為契機,某種束縛之術被發動了。

三代火影深吸口氣,繼而說道,“風影大人,我剛剛的戰斗可不只是為了跟你兜圈子的……戰爭早就該結束了,而你的死則會變成邁向和平的重要一步。”

這時候,砂隱忍者也發現了風影的異常,于是他們終于無法克制,為了救下受困的風影,他們一起沖向了交戰場地。

然而,這時候為時已晚了,因為三代火影準備為自己的同行兼前輩獻上一場華麗的葬禮。四個影分身同時出現在了猿飛日斬的身體兩側,緊接著,他們聯合發動了一個奧義級的復合遁術。

這是羽生在戰斗開始之前一直心心念念,想要見識一下的獨門絕技……

五遁·五大連彈之術。

爆炎、洪峰、奔雷、氣卷、土浪!

難以形容的威力、領域極廣的攻擊范圍,這個忍術瞬間就將前面的敵人全都給囊括了進去……

不管是正前方、正中央的二代風影,還是正沖過來準備營救的砂隱忍者,都是如此。

在搜索引擎輸入 木葉之影流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木葉之影流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木葉之影流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