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木葉之影流

第六十四章 獅子猿(上)

更新時間:2019-11-26  作者:紅葉知玄
任何術自身都會有著相應的優缺點,傀儡術也是如此,而只要對這種戰斗技術稍作了解之后,就能深刻的理解到它的弊端何在——傀儡只是傀儡,永遠代替不了那些有血有肉,有思維能力和靈活攻擊手段的忍者。

想想看,為什么史上最有天賦的傀儡師要制作三代風影的傀儡?僅僅是因為一時興起?再想想看,以三代風影的尸體為基礎制成的最強傀儡,能敵得過那位風影本人么?

幾乎是不可能的。

越是了解,羽生越是覺得所謂的傀儡術,操縱的不過是一些精致的玩具而已。

忍者能夠得到的高度,在根本上取決于自身的才能,而使用傀儡術的忍者終身能夠達到的高度,非但會被自己的才能所束縛,同時也會被傀儡術這種技術本身狹隘的范圍給限定死。

最強的傀儡師,也成不了最強的忍者。

“老家伙,你不能指望你的玩具能永遠起效,甚至……亦不能指望它們現在能像上次一樣起效。”

門左衛門的近松十人眾,帶著極致的速度向著羽生沖了過來,在抵近到它們的攻擊范圍之后,傀儡之上的全武裝猛地張開:

槍、劍,毒針。

刀、鉤,斧鉞。

利刃滾滾,仿佛只一個瞬間、一個照面就能將羽生切成肉泥。

生死一線,但羽生卻仿若未聞,正當那些沾染著致命毒素的利刃就要切入他皮膚的時候,羽生身上的電弧猛然大盛,雷遁甚至侵染到了傀儡探出的利刃上。在方寸之間,羽生的身形旋轉騰挪,直到手中的印飛快的完成。

門左衛門絕想不到,雙方這第二次的相見與最初相見的時候相比起來,羽生的戰斗方式發生了什么樣的變化。或許最開始的時候,羽生只能算是那種需要與敵人保持距離才能亂丟忍術的忍者,盡管他丟忍術的方式有些特殊,但終歸戰斗能力并不突出,然而現在,雖說羽生的近距離戰斗技巧仍然生疏,但他飆升到極致的速度卻足以在一定程度上彌補這些缺陷。

門左衛門是老派的忍者,或許他已經忘了在短時間內一個年輕忍者身上能發生怎樣翻天覆地的變化,然而就算現在他再次回憶起了那些,也已經意義不大了,因為他們之間并不會再有第三次的見面了。

羽生猛然吸氣,接著唇齒相離,而后就見細長的水線就如同炙熱的光流,被他噴吐而出:

水遁·水斷波。

它并不華麗,但極為致命。

這是被稱為“水遁之神”的二代火影最有代表性、威力最為巨大的水遁忍術之一,也是之前羽生回到村子的時候,三筱交給他的所謂獎勵。

細長的高壓水流,分金裂石亦如刀切黃油,作為曾經被這一招正面命中,甚至可能是被正面命中之后唯一存活下來的羽生,對它的體驗可是無比深刻的,那可真是……始于酸爽,不止酸爽,始于疼痛,不止疼痛。

當然,同一個術在不同人的手里威力也是不一樣的,誰都不能指望現在的羽生能把這一招用的堪比二代火影,但不管怎么說,水斷波始終都是水斷波,應付眼前的場景應該是綽綽有余的。

細長的水線橫掃過羽生周身所有的傀儡,在幾乎劃了一個圈之后,近松十人眾已經全都被齊腰切斷了……如果這些玩具還能用的話,以后也只能作為近松二十人眾來使用了。

門左衛門手里的查克拉線猛地一松,相比于自己的傀儡在這么突然的情況下就遭到破壞,奇怪的是門左衛門此時的疑惑卻集中在了另一個問題上:

有誰,會把這種級別的忍術,教給這么一個年紀輕輕的忍者?

水斷波是三筱交給羽生用來保命的忍術,而什么叫做保命的術?不言自明,首先它得是個S級的超高等忍術。

其次,在殺傷能力方面,它不會有傷能力,只會有殺能力。

它也是羽生先前說的想要在戰場上“試驗一下”的術。

傀儡俱損,傀儡師身前門戶洞開,而身為一個傀儡師的門左衛門,他會有多強的體術格斗能力嗎?或許不同的傀儡師有著不同的情況,但是在面對羽生這種使用雷遁忍體術的忍者的時候,就算那種有著體術能力的傀儡師也不見得能將自己的能力發揮出來。

羽生身上洋溢著藍色的雷光,他整個人則仿佛化作了激蕩的光流,曲徑折躍一般從剛剛被傀儡們圍攻的位置消失,而后突兀的出現在了門左衛門的身前。

他左手握劍,寒光自上而下劃過一道弧線,砍向了對方的肩膀。

門左衛門的視線未必跟得上羽生的動作,然而憑借著數十年積攢下的豐富作戰經驗,他幾乎是下意識的揚起了一條胳膊。

“鐺!”

羽生的短劍砍在那條胳膊上,發出了全然不似砍在血肉之軀上的聲響,劍刃也并沒有切入,反而是羽生的胳膊被巨大的反震力量磕的高高揚起,連帶著他的半邊身體都有些失去平衡。

而防御下這一擊的門左衛門卻并未覺得欣喜,哪怕面對失衡的羽生他也并沒有覓見反擊的機會……忍者的戰斗終究不是回合制的游戲,此時他已經看到了羽生并指如刀的右手上閃爍著的雷光。

這是羽生準備好的必殺之技。

“干的漂亮,年輕人。”門左衛門這般說道。

對于年老的忍者來說,死在前途有望的年輕敵人手里,未嘗不是一種值得欣慰的歸宿,這說明到最后他都是在戰斗的……忍者和一般人終究都是要死的,然而忍者跟一般人不同的地方在于,因為隨時都可能會死,所以他們的死法顯得尤為重要。

“馬馬虎虎吧,前輩。”

羽生的右手手掌往前遞,同時他手上積蓄的雷遁也向前飛快延伸,瞬間變成了一道雷光之劍,它先是刺入了對方的心臟,接著隨著羽生的手臂上揚,切開了其人的胸腔,而后從肩頭穿出……這并非什么殘忍,傀儡師往往會對自己的身體動手腳,羽生得保證門左衛門會死在這一擊之下。

羽生揚起了自己的手臂,上面延伸出的雷光之刃擊向了空中。

雷遁·俱利伽羅。

這是他沒必要試驗但依然進行了試驗的第二個術。

周一繼續求


在搜索引擎輸入 木葉之影流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木葉之影流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木葉之影流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