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木葉之影流

第五十九章 置身之處

更新時間:2020-06-20  作者:紅葉知玄
羽生并不知道如果真的讓他去執行那種屠戮任務的話,他究竟能不能做到泰然處之,但有一件事并不會因為他的這種不確定的態度而發生改變——今夜過后,大概會有一部分木葉人徹底的被抹消掉。

然而他們不過是用來政治交換的籌碼而已,而且這種交換并不是多么罕見的事情。一種制度跟另一種制度比較起來可能會更優秀,但一種政治跟另一種政治比較起來的話絕不會更干凈……羽生眼中的木葉隱村,變得更為復雜立體了起來。

但有一句話,今夜與羽生結伴的暗部忍者并沒有說錯,那就是忍術確實是一種讓人著迷的東西,它對所有的忍者都有著其吸引力,區別在于這種吸引力的大小而已,而在大部分情況下,如果一個忍者有機會為某個術鋌而走險的話,那他就會這么鋌而走險。

忍術之于忍者,永遠是一種稀缺資源。盡管二代目火影創立的忍者學校稱得上創舉,他使得忍術得以從忍宗向平民階層擴散,使得一般人也有了成為忍者的可能性,然而自始至終忍者學校所傳授的東西都是極為基礎的……本質上,忍者學校是為了查克拉的擴散而存在的,而不是為了忍術的擴散而存在的。

到目前為止,忍術的傳遞方式依然是傳統而低效率的一對一口耳相傳,如果想要成為一個能夠使用多重忍術、并且掌握大量強力忍術的忍者的話,那這個忍者首先要找到一個愿意將這些術教授給他的老師……當然了,上面所說的這些都是局限于正常合法程序的,如果有人能夠隨意盜取封印之書或者跟封印之書類似的東西的話,那另當別論。

羽生默默地伸手按住了自己的忍具包,如果不是機緣巧合的話,這個忍具包了放著的忍術是他一生都不可能接觸的到的。

“任務終了,我們可以解散了。”

天色將亮的時候,玲軌對著羽生說道,夜色里隱隱約約的聲響早已平息,血腥的氣味也已經達到最濃……因此作為一個被臨時征兆的暗部,羽生的任務已經結束了。

“真是累了,要知道,本來我現在還在休假之中呢。”羽生活動了一下自己因為站了半夜而有些僵硬的脖子,在看了自己的臨時隊友一眼之后,他就此與之分別。

羽生當然并不在意現在是不是他休息的時間,也不在意村子會不會給他發加班費,但現在他確實有些累了。

任務從深夜一直持續到黎明,而后,整個木葉的緊急狀態就解除了……不得不感慨一下村子的行動效率。

至此,暗部對于宇智波的監視任務在明面上也解除了,不過羽生估計也僅僅是“明面上”而已,本身村子對于宇智波的信任就十分有限,現在這種有限的信任再次出現了裂痕之后,它怎么可能這么簡單就彌補過來。一切的重歸于好都是流于表面的。

但流于表面已經是難能可貴了,宇智波會重新把族人派往前線。總的來說,盡管雙方在這件事之中留下了隱患,但木葉當下遇到的危機已經解除掉了。

在付出了血的代價以后。

為了對付宇智波的寫輪眼而被召回村子的羽生,到底還是沒有真的遇到那種與宇智波為敵的情況,這可以說是不幸中的萬幸了……換言之,就連羽生都覺得這是一件幸運的事情的話,那對于團藏和村子來說,自然更愿意接受目前的結果。

當初村子迫害風魔的時候,羽生沒有站出來……不然他就一起死了。

而后羽生返回了自己的居所,吃過早餐,沖洗身體,放空自己,然后倒頭便睡。正是因為他這個人容易想的太多,所以他才更容易疲憊。然而作為一個身份只是普通忍者的羽生,實際上只需要執行好自己的任務就可以了,他不需要腦袋太過活躍。

村子希望能把忍者培養成無感情的殺戮機器,這當然是一種極端,但像羽生這樣明明是一個小人物,卻容易操心火影該操心的事情,就又是另外一種極端了。

然而沒等他安穩的睡下多久,昨天的三人組就再次找上門來了,而且這三位甚至連門都不敲,直接就走窗子進屋。

“這家伙,連睡覺的樣子都不怎么可愛啊。”

“男生睡覺不都這個樣子么,倒是綱手你睡著的時候倒是比正常情況下可愛的多。”

“等會,你怎么知道我睡著了什么樣子。”

“呀?這個……對,我聽大蛇丸說的。”

“這么蹩腳的謊言你覺得會有人相信嗎,自來也,還有……裝睡的人再裝下去也沒什么意義吧?”

羽生只得睜開眼睛,然后用一種無可奈何的語氣說道,“第一,當一個人想要去到另一個人的家里的時候,先敲門然后得到許可,是必要的程序與禮儀,你當木葉是你們家……”

好吧,這句話羽生給吞了回去,某種意義上來說木葉確實是綱手他們家開的。

“第二,當一個睡眠不足的人,在裝作繼續睡覺的時候,你們應該離開讓我得以休息,這種程度的察言觀色不難懂吧。”

羽生拿不法侵入的熊孩子沒什么辦法。

“睡眠不足?喔,在這條街上確實容易睡眠不足。”自來也自以為聽出了羽生話里的重點,于是十分理解的點了點頭。

這貨懂的有點太多了。

羽生心說我住在這么高的地方,哪里那么容易會因為些許的風吹草動就睡不著覺?他嘆了口氣,然后接著說道,“任務,因為昨晚上的緊急任務我才睡眠不足的,實際上我剛回家沒多久。”

“對,就是昨天的事情,那個襲擊我的人究竟是什么身份,他為什么那么做……今天村子改變了對宇智波的態度,這跟那個襲擊者有關系嗎?”綱手馬上放棄了追究某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轉而對著羽生詢問起了昨天的事情。

她會關心這件事理所當然,畢竟誰也不可能對自己遭到襲擊的事情置之不理。不過,以這三人的情報能力,正常來說他們是不需要從羽生這里了解事情經過的,然而他們既然過來了,也就說明他們從其他的地方沒有得到相應的情報。

也就是說,那是不應該被他們知道的東西。

“誰知道呢,昨夜我跟大蛇丸一起將那個襲擊者交給了暗部,估計他是其他村子的間諜吧,而且還是個挺笨的間諜……這次算是有驚無險,不過你們這些身份特別的人,平常的時候最好要更小心一點。”羽生說道,在這種事情上,他不會多嘴。

綱手隱隱約約察覺到了羽生的回答是一種敷衍,然而她沒有辦法強迫一個人把自己不想說的話給說出來。

“是么,那宇智波呢,昨夜你的任務是監視宇智波吧,這個任務還要繼續下去嗎,你要在村子里呆很久?”于是她繼續旁敲側擊。

“不,宇智波的事情已經告一段落吧,他們迷途知返了,至于我……大概很快就會返回前線吧,那種地方才是忍者的容身之所,現在我只是臨時被調返了村子而已。”想了想之后,羽生這么說道。

宇智波給出了自己的態度之后,木葉也要做出相應的回應,首先村子就應該把集中起來的暗部忍者調回去——起碼雙方要在明面上顯示出“罷手言和”的態度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木葉之影流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木葉之影流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木葉之影流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