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爛柯棋緣

第714章 不是說不會嗎?

更新時間:2020-08-18  作者:真費事
因為身在居安小閣,因為就在計緣身邊,所以棗娘對于自身進入毫無防備的觀書狀態沒有一點心理負擔。

對于閱讀《鳳求凰》時的所見所感,是棗娘從來不曾想象過的廣闊與美麗,而這種美到極致有如此自然的感受,以眼竅、耳竅、心竅相互交感,以自身作為天地靈根的特殊身份,仿若化為了那顆海中梧桐,陪同計緣一起觀鳳鳴鳳舞,也好似同鳳凰一靜一動互為舞景。

計緣在一邊自斟自飲,安安靜靜地享受著蜂蜜茶和院中的寧靜,即便他順手將《劍意帖》拿了出來放在一邊,其上的小字們也十分有眼色的沒有立刻吵鬧,而是一個個都從《劍意帖》上飛出來,全都在棗娘身后一起看著那一本《鳳求凰》。

作為真身就是文字的小字們而言,對于這種特殊的書籍總是十分敏感的,尤其是計緣所寫,更容易吸引到他們。

另一邊,在夕陽的余暉中,胡云在前領頭,帶著金甲一直往天牛坊外走去。

此時的天牛坊雙井浦也正是一天當中最熱鬧的兩個時候之一,原本圍繞著兩個大井和穿坊溪浦子嘰嘰喳喳聊個不停的坊中婦女們,忽然一個個都靜了不少,全都盯著路過的胡云和金甲看。

實話說以前胡云都是通過各種手段規避常人視線的,今天第一次按照心中標準,以幻化人形的方式出現在這么多人面前,還是有點緊張的,尤其雙井浦這么多婦人的視線都直勾勾盯著他,心中倒是略有得意,想著自己的外貌應該很有吸引力吧。

等到胡云和金甲路過了雙井浦,后面就一下子以遠超剛才的程度熱鬧起來。

“哎,剛才過去的那個少年真俊俏啊!”

“是啊,看著比小姑娘還水靈呢。”

“這是哪個大戶人家的公子啊?”“什么公子,我看啊,就是女扮男裝出來的小姐!”

“哎喲這背后的護衛,簡直太魁梧了,跟個鐵塔一樣!”

“嗯,看著是個結實的漢子啊!”“哈哈哈哈……”

“瞎想什么呢你們……”

“瞧瞧那小公子剛剛臉都紅成那樣了,和豬肝一樣,準是個雛,哈哈哈……”

“說不準是大小姐呢,帶著這么威猛的護衛,嘖嘖……”

“哈哈哈哈……”

“小聲點……”“這么遠聽不到的。”

雙井浦這邊的婦人平常就是這般調笑聊天的,而胡云和金甲都走遠了,自然無任何避諱,但胡云和金甲的聽力雖然不如計緣那么變態,但也不是尋常凡人可想的,對于后面的調笑議論基本聽了個八九不離十。

金甲自然毫無反應,而胡云的一張臉都漲得通紅,腳步一下就變快了許多。

以前聽計先生說過的,一群市井婦人聚在一起的口舌之能非同一般,以前胡云也偶爾旁觀旁聽,但這次自己被他們議論,算是真正領教了她們的威力。

等遠離了雙井浦到快要出天牛坊的偏僻巷子里,胡云立刻揮手渾身上下一番折騰,小小地改變了一下自己的外形,但基于心中的感覺,不愿意放棄這外貌太多,這已經是他修行中偶爾在心中所化的心像了,可能以后化形也會很接近這樣子。

“金甲,我現在是不是比剛剛更硬朗了一些?”

胡云抬頭詢問肩膀都和他身高差不多的金甲,后者原本目光平視,聞言只是略微斜著看向他,很容易讓人聯想出金甲眼神中透露著不屑,而見到這情況,胡云也忍不住揉了揉額頭。

“好的,我知道你意思了……小紙鶴呢,覺得是不是比剛剛好了些?”

“啾”

“還是你夠意思,也有眼光!”

不過小紙鶴之后兩只翅膀一直朝前比劃,還不時畫個形狀,再朝著西邊比劃比劃。

“啾唧啾唧”

“對對對,正事要緊,一會天黑了!”

一般這種小縣城,店鋪打烊的時間都比較隨機,很多時候都是店家自己看著辦,有客就開無客就關,趁著此刻夕陽還在,胡云帶著金甲一路小跑著往街上走。

縣中如今最不缺的就是書店和文貢事物的店鋪,很快就看到了一家書鋪,沒多想,胡云就帶著金甲沖了進去。

“掌柜的,你們這有沒有什么音律方面的書籍?”

書店掌柜正在整理里頭的書架,顯然是準備打烊了,聽到聲音回頭看看,一個俊俏的年少公子哥帶著一個壯漢在門口。

“音律?這種書我這可不多,我給客官找找。”

書店當然是要賣緊俏的書,胡云要求的那種很少備貨,找了半天,也就才找出一本琴譜,而且只是譜子,沒有教人怎么寫譜子的。

一連去了好幾家書鋪,有的鋪子里一本音律相關的書都沒有,最多的就是尹兆先的書,到了第五家,掌柜的在里頭找了半天,最后找出來一本遞給站在柜臺處等候許久的胡云。

“就一本啊?”

“是啊客官,就這一本,要不客官去別家看看吧。”

“哦……”

胡云接過書付了錢,低頭看看,好嘛,居然和第一家鋪子的那本琴譜一樣,都是《祝誦曲》。

出了店鋪,將書先遞給金甲,感覺今天完不成計先生的任務了,他看看提著宣紙和書籍的金甲,卻沒有發現小紙鶴在哪。

臨街的菜市場外,小紙鶴拍打著翅膀飛向一處。

“啾唧”

孫雅雅聞聲抬起頭來看向一側天空,面部頓時露出驚喜。

“小紙鶴!”

“你在這,那計先生是不是也在附近?”

孫雅雅提著手中的菜籃子,環顧四周尋找計緣的身影,但并未見到,倒是很快看到了比較顯眼的胡云和金甲。

“哈哈哈……孫雅雅!”

胡云邊跑邊和孫雅雅打招呼。

“你是?”

“哈哈,我就知道你認不出我!”

胡云雙手叉腰顯得有些得意,他看得出孫雅雅也算是修行中人了,但看不穿他的幻化。

“我是胡云呀,這位是金甲,先生讓我們出來買音律的書和宣紙,還有紫竹簫!”

“先生真的回來了?”

孫雅雅聞言面露驚喜。

“嗯,先生也才到的,對了雅雅,音律的書好難找,你知道哪有嗎?”

孫雅雅提著菜籃子想了想道。

“雅音難尋,但有樂器的地方應該會就會有些門路,你們簫買了嗎?”

胡云搖了搖頭。

“先生要紫竹的,方才我找到了一家樂器鋪子和雜貨鋪子,都說賣紫竹洞簫,結果那些紫竹簫都毫無靈韻可言,買了也不知道會不會被先生責怪,我都想要跑回牛奎山,去山中紫竹林找一根好竹帶來了。”

說著,胡云從金甲提著的一個簍子里拿出了一根簫展示了一下。

“那有問過老板書的事嗎?”

胡云搖了搖頭。

“他們那也就基本曲譜,先生是要學怎么寫曲譜,不一樣的。”

“先生學曲譜?我會啊!”

孫雅雅這話一出口,胡云和小紙鶴立刻盯住了她,甚至就連一直對大多數事都反應平平的金甲也低頭看向了她。

毫無意外的,孫雅雅立刻就被胡云拉著一起回去了,中途順道先去孫家放了下菜籃子并且會知一聲,然后直接到了居安小閣。

“先生!”

孫雅雅略顯激動地叫了一聲,計緣只是抬頭看了她和胡云等人一眼,點了點頭。

“來了?”

“嗯!”

“先生,東西我都買了,宣紙找了最好的,紫竹洞簫都是次品,只有這兩支稍好,書全都是曲譜,但是孫雅雅說他懂音律,可以教你!”

胡云招呼著金甲將手中提著的竹簍放下,語速很快地說了一遍大概。

“呃……只是,只是會一點的……”

孫雅雅有些不好意思,計緣倒是挺高興的。

“那正好,都坐過來吧,嗯,喝點茶,我先試試,一會你來指正。”

計緣為胡云和孫雅雅倒上茶水,至于不能喝的小紙鶴和金甲則一個飛到肩上,一個站在一邊,然后計緣抽出了其中一支紫竹洞簫。

吹簫的姿態計緣還是懂的,搭好手之后,嘴唇湊近。

“嗚……嗡……嗚咽……”

嘗試了一些音色,計緣心中有數之后,下一刻,一首優美的曲子就被他吹奏出來,聽得胡云愣神,更聽得孫雅雅差點把茶杯都摔了。

‘不是說先生不懂音律要學嗎?我還要來教先生……’

孫雅雅的臉迅速紅得如同火棗,覺得羞也羞死了,但很快,那種幽深婉轉的簫音就使得她無法自拔,深深陷入到了樂曲中去了,不光是她,胡云、金甲和小紙鶴,以及一邊原本沉浸在書中的棗娘和小字們,都被簫聲吸引了心神。

‘好美的簫聲……’‘好聽!’

‘這就是先生吹的鳳求凰嗎……’

計緣確實非科班出身,更寫不了曲譜,但他對音色的把握世間難有敵手,簡單嘗試過紫竹簫能發出的一些聲音和氣息長短輕重的影響之后,憑借著感覺,直接將《鳳求凰》吹了出來。

曲聲如酒,聞者自醉,若非居安小閣自有清靜隔絕,怕是整個寧安縣都會陷入只聞簫聲的安靜中……


在搜索引擎輸入 爛柯棋緣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爛柯棋緣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