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爛柯棋緣

第589章 仙妙如此

更新時間:2020-05-24  作者:真費事
楊浩自己的失誤,計緣是不可能幫他買單的,所以這一夜對于楊浩來說是倍感煎熬的一夜,他連聲音都聽不到什么,只能在后半夜聽到一些喘息聲,證明王書生大概率最終還是沒能忍住。

對于李靜春而言,身為天子近侍的大太監,類似別人在里頭滾床單,他在外頭候著隨時聽宣的次數多了去了,完全就沒啥反應了,也沒有那個起反應的能力。

而對于計緣而言,其實他計某人覺著挺怪異的,他上輩子三觀算是端正,但食色性也,看小黃圖看小電影都是有的,但在這種環境下,以如此出眾的感觀,感受這種淫靡的場面,卻沒能在心中帶給他一種淫靡的感覺,至少沒能讓他心里起什么明顯的波瀾,但他明白自己的身體可沒出什么問題,只能說心神太強了吧。

若說有什么小插曲,那就是在中途,計緣懷中錦囊跳動,小紙鶴擠了出來,想要飛出來,被計緣一掌哎

大半個夜晚過去,廟中動靜早已經停了下來,王遠名、楊浩和李靜春也早就真的睡著了。

計緣背對著李靜春,側躺著好似睡得正酣,一雙光潔的腿赤腳踩著步伐走到了計緣幾尺外的近處,在站了一會之后,女子蹲了下來,抱著膝蓋看著計緣,身上似乎一絲不掛。

猶豫了許久,女子小心翼翼地伸出了手,想要去觸摸計緣,也是在這時刻,計緣朝外的手腕上,有一道金光亮起。

刷……

“啊嗚……”

女子被嚇了一跳,直接往后跌倒,但并未受到什么傷害,在她的視線中,計緣手腕上纏著幾圈金絲線繩,上頭還有一塊白玉質地且刻有銘文的玉牌,應該是哪里求來的護身符。

“哎……”

無聲地嘆了口氣,女子往一側一招手,衣裙飄來,瞬間就穿著完畢,恢復了之前清麗的模樣,隨后她走到門前,輕輕將門打開,過程中大門居然沒有發出什么咯吱聲。

在看了看王遠名光著腳的方向之后,最后又看了一眼計緣,才跨出廟門離去,隨后廟門又輕輕合上,同樣沒有什么聲音。

第二天廟內四人全都醒來,王遠名衣衫蓋著自己裸體,被楊浩好一頓笑,前者更是羞燥得無地自容,但楊浩笑歸笑他,其中那股酸味計緣聽得明明白白,但隨后就很熱情的想要王遠名聊細節了。

本來第二天計緣完全就可以解了妙法,但他們都已經答應要請王遠名吃幾頓好的,總不能食言吧,所以又在這城鎮中逛了三天,住客棧上房,吃城中酒樓的宴席,還贈送王遠名一些盤纏。

到了第四天清晨,四人在城鎮外相互道別,和王遠名一見如故的楊浩還有些依依不舍。

“王兄,今日一別,也不知他日有沒有機會再見,王兄保重啊。”

“楊兄也是啊,但王某相信,天下雖大,總有再會之時,如今我朝正陽圣人當政,已經恢復了科舉制度,或許他日我們能在科舉考場相會呢,還有李管事,計先生,兩位也請保重。”

王遠名知道這三人要同行一陣子,所以一一向他們道別,李靜春拱手回禮,計緣回禮之后只說了一句“保重”,隨后同楊浩兩人一起走向城鎮外的一個方向,而王遠名背上書箱,走的是另一條路。

在楊浩和李靜春眼中,走著走著,周圍景物的顏色開始褪去,光線開始越來越亮,直到有些刺眼,使得兩人忍不住閉上了眼睛。

等眼睛再次睜開,楊浩和李靜春發現他們回到了御書房,楊浩和計緣還是坐著,李靜春還是站在一旁。兩人都有些恍惚,他們看向窗口方向,天色就和離開之前一樣。

“計先生,我們這是離開了多久?”

楊浩這么問了一句,計緣似笑非笑地反問一句。

“陛下覺得呢?”

楊浩看看計緣壓在書上的手,又看向兩邊茶盞,里頭的茶水還在冒著熱氣。

“難道我們并未離開,剛剛只是一個夢?可這一切,也太真實了……”

大太監李靜春雖然沒有說話,但心中也強烈贊同楊浩的話,根本分不清是夢還是真實。

計緣將手從《野狐羞》的書冊上抽離,意味深長地說道。

“陛下,正如計某此前所說,什么是夢?什么又是真實?”

說完,計緣站起身來,朝著御書房外的方向走去,楊浩本來還在恍惚之中,見到計緣起身,趕緊也跟著站了起來。

“先生要走了?”

計緣回頭看看楊浩。

“剩下兩個心愿,計某幫不上,而這第三個心愿我也算是幫過你了,還留在這干什么?”

“可是……”

楊浩思緒急轉,然后馬上想到什么,立刻接話說道。

“可是孤答應先生要請先生吃山珍海味的!”

計緣笑了笑。

“計某就當陛下已經請過了,告辭了。”

說完這句,計緣甩袖單手負背,直接走出了御書房,楊浩和李靜春一起追出去。

“先生,先生,在《野狐羞》中請先生吃的不能算啊!”

楊浩喊著追出來,但外頭只有守門的衛士,并沒有見到計緣遠去的身影。

“你們幾個,看到計先生出來了嗎?”

面對皇帝的問題,幾名守衛面面相覷,其中一人搖頭道。

“回陛下,未曾見到此前有誰出來。”

楊浩在門口站了許久,轉頭看向一側的大太監李靜春,后者只能微微搖頭。

“哎……”

嘆了口氣,楊浩也只得回御書房去了。

皇宮外,計緣正悠閑地走在皇城整潔的道路上,此刻他將右手置于眼前,展開握著的手掌,在掌心處,有一些銀子和金子,還有一些銅錢。

這些金銀全都是楊浩命李靜春花出去的,銅錢則是之前計緣付的茶錢,但計緣當初用出去的時候,銅錢是兩枚元德通寶和四枚一文錢,而此刻,銅還是那銅,可銅錢卻有十四枚,上頭印的是“正陽通寶”。

計緣所施展的妙法雖然耗費了大量心神和不少法力,但實際上這一切不過彈指一瞬的時間,更不是一個真的世界,但以計緣法力為依,至少在游夢書籍所化的天地中,那一刻自有運轉之道。

“嘿嘿有點意思!”

計緣抓起手中的金銀銅錢,一抖手將之收入袖中,唯獨留了一枚銅錢捏在食指與中指之間,隨后他以劍指夾著銅錢,往身后一飛,就頭也不回地走了。

原本計緣走了就走了,但見這銅錢,不知怎么的心中就又起了些漣漪,將銅錢飛出之后才帶著笑意大步離去,不回尹家,不入廟閣。

那枚銅錢化作一道黃銅色的流光,飛上天空,跨越皇城又飛入皇宮,最后悄無聲息地飛入了御書房,落到了御書房軟榻案幾的《野狐羞》書籍之上。

楊浩帶著失落回到御書房,本想在軟榻上坐一會,但才走到近處,就發現了案幾處書籍上的一枚銅錢,下意識就抓了起來。

“李靜春,李靜春!”

“老奴在!”

聽到皇帝的召喚,李靜春也趕緊過來,而楊浩此刻聲音帶著些激動,拿起這銅錢道。

“這是正陽通寶,正陽通寶啊!”

“正陽通寶!”

李靜春頓時反應過來,記得在“之前三天”中,王遠名說過,社稷敗壞民不聊生,幸虧新皇帝圣明,好似正陽之氣滌蕩污濁,也正好是號正陽帝。

想到這,李靜春趕緊取出自己的錢袋,在里頭翻找起來,他們之前花了錢,自然也有找零,其中也不乏銅錢,但他找遍了錢袋,卻沒找著銅錢。

“陛下,花出去的金銀確實少了,但并沒能見著銅錢……”

但楊浩卻不以為意,更是開懷大笑。

“哈哈哈哈……正陽通寶,好,好,何為夢,何為真?這就是夢,這就是真!我終于懂為什么人人想當神仙了,哈哈哈哈哈……”

洪武帝大笑著,低頭看向桌上的書籍,將《野狐羞》取到手中,口中喃喃道。

“仙妙如此,皇權何足道哉,何足道哉呀……”

說著,楊浩將書打開,把枚錢幣夾入書中,正好是插圖那一頁,他多看了圖畫兩眼,最后將書合上,在那圖上,王遠名伸直了腿抵地而坐,狐女月徐跨坐書生身上,二者相擁……

長出一口氣之后,楊浩帶著書坐回了御案前,陷入了長久失神狀態,大太監李靜春不敢打擾,悄悄退了出去,他自己內心震動極大,但看皇上這樣子,卻好似已經平靜了下來。

李靜春站到御書房外室位置,抬頭看向門外天空。

‘也不知道今天這事,史書上會不會記載呢,或許會留在野史之中吧……’

(本章完)


在搜索引擎輸入 爛柯棋緣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爛柯棋緣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