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爛柯棋緣

第542章 字字如波

更新時間:2020-04-28  作者:真費事
‘好大的口氣!’

這是媒婆和那兩個男子心中共同的想法,同時不免也再次打量計緣,其人雖然衣著相對樸素,但氣質實在不凡。

那留著短須的男子不由開口。

“孫姑娘確實是難得一見的才女,但先生這話未免有些太過了,我們自然不會當真,可若是有心人聽去了,先生的話也會影響孫家風評啊。”

這男子的話在表達不滿的同時算是算是說得十分客氣了,一邊的媒婆雖然在笑著,但就稍微露骨一些。

“哎呦這先生說的什么話呀,您同孫家交情看來是不淺的,但我是做媒的,雙方家世都得了解清楚,剛剛那話確實有些言過其實了,當然您定是孫姑娘的長輩,此話也情有可原,呵呵呵。”

計緣笑著點點頭,這媒婆倒也不愧是常年做媒的,想必在媒婆之中也是屬于高手,說話的水平確實不低,就是諷刺人都不帶什么臟字,說白了就是在講孫家算不得家世清白,別說瞎話。這里的不清白并不是說孫家有人作奸犯科,而是指從事賤業,而孫氏幾代人都做鹵面,還是路邊小攤位,就是一種賤業。

媒婆才說完話,第一次真正看計緣的眼睛,也看清了沒用障眼法的那一雙蒼目,明顯是愣了一下。

“哼!”

孫雅雅在邊上也冷哼一聲,但并未說什么話,本質上她也知道這是實情,而孫家其他人則是聽不出來什么的,但也能感覺到計緣這話一出口,氣氛似乎有些緊張了。

“呃,計先生,這,畢竟原來皆是客……”

孫福硬著頭對著計緣這么說了一句,后者從媒婆身上收回視線對著孫福笑道。

“呵呵,是計某多言了,不過計某方才的話也非虛言。”

與計緣視線一對,孫福頓時有些恍然。

“哦,諸位喝茶,諸位喝茶!雅雅,給大家續茶水。”

“哎!”

隨著孫雅雅提著茶壺為眾人倒茶,剛剛微微緊張的氣氛也緩和下來,不過計緣來了,不管媒婆愿不愿意,主要話題都不可避免地從說媒的事情上岔開,孫家會講一講寧安縣這些年的事情,而且也很好奇計緣的見聞,而計緣也會挑著可以說的講講,算是滿足眾人的一些好奇心。

那兩個男子也細心聽著雙方的話,也算是想了解一下計緣這個人。只有媒婆依然不忘使命和自己的報酬,硬是拉著孫雅雅的母親在邊上不停講著這門親事如何如何。

大約一刻多鐘之后,老孫家的人陸續趕來,對于計緣比較重視的也就是孫福幾兄弟,以及孫福后來的直系子孫,但加上一種湊熱鬧心理,所以來的孫家人著實不少,當先的則是兩個垂垂老矣的老人。

就像是約好的一樣,孫家這么多人都在差不多的時候到了孫雅雅家,然后后腳追前腳般進了院中。

這群人熙熙攘攘地都來看自己,計緣當然也坐不下去了,出了客堂走到院中,一眾孫家老小在幾個老人的帶領下,一起朝著計緣行禮。

“我孫氏老小,拜見計先生!”

“不必多禮。”

計緣將兩個老人扶正,至于其他那些大多其實就是湊熱鬧做做樣子的則頂多點點頭。

孫福的二哥手臂微顫地抓著計緣的手,稍顯激動地感慨道。

“先生啊,多年未見了啊!當年就該和爹爹一起去拜訪您的!”

孫福三哥身子骨稍微好一些,但依舊老態龍鐘,在邊上也不忘和計緣說話。

“計先生,我是小毛,您記得我吧?當年您從幾個地痞手中花錢救下紅狐,我就在邊上扛米面呢。”

計緣笑著朝他們點點頭,但沒多說什么,以前他也在街上偶爾見過孫家兄弟,其實真正除了孫福,這幾兄弟當初對計緣尊重是有的,但也僅僅是對學問人的尊重,并不算多特殊,但顯然如今老了思想就改變了。

媒婆和那兩個男子,以及院中的四個轎夫,在邊上看得有些詫異,孫家上上下下居然拖家帶口來了大小三十幾號人,一起朝著計緣行禮不說,兩個顫顫巍巍的老人和計緣說話的語氣,竟是好似晚輩對著長輩,這種感覺真是詭異極了。

孫家人一起行禮之后,還鬧鬧哄哄的說個不停,孫福也就走到一邊,順勢向著來說媒的幾人委婉表達了送客的意思,畢竟家中今天確實不適宜談嫁娶的事了。

媒婆當然頗有微詞。

“孫老漢,這親事可是打著燈籠都找不著的,你們孫家可別誤了孫雅雅的終身!”

“是是,老漢我明白的。”

“我看你是不太明白,那馮公子啊不但家世好,學識也高啊,馬上要參加秋闈,定是能中榜,而且他此前也在惠元書院讀書,拉拉關系的話,和尹駙馬爺是一個書院出來的,將來去京城,說不準還能和尹相爺攀上關系……”

媒婆還在這吹著,孫福聽著卻忽然有些不耐了,他想起聽雅雅說過,尹駙馬爺當初帶著公主一起到居安小閣拜見計先生的事,眼前媒婆的喋喋不休忽然有些可笑。

“行了行了,老漢知道了,幾位請回吧!”

這媒婆是個極會察言觀色的主,隱約感覺到孫福態度變化,微微一愣便不再多說。

“那你們好好想想啊,改日我再來的。”

“好,幾位慢走,家中有客,就不送了!”

媒婆和那兩男子一起離去,前者上了轎子,后者上了馬,在離去的時候,兩男子依然回望孫家院落數次。

走在路上,那短須男子對著邊上的同伴道。

“寧安縣有計緣這號人物嗎?”

“沒聽說過。”

轎內的媒婆也在側簾處探頭。

“我也沒聽過,同孫家關系好的人家我還都打聽過的,哪有姓計的!”

倒是抬轎子的轎夫中,有一個壯實男子猶豫了一下開口說話了。

“若說咱寧安縣中姓計的人,小人倒是有些記憶……”

轎子是縣中叫的,所以轎夫都是寧安縣本地人,騎著馬的短須男子頓時露出感興趣的表情。

“哦?說來聽聽!”

轎夫一邊穩穩抬著轎子,一邊略顯猶豫道。

“小人雖然有些記憶,但,呃……”

“哎你倒是說話啊!”

媒婆對這些個抬轎的可沒那么客氣。

“是是!早年,嗯,在小人還很小的時候聽過計先生的事,好像是我縣中的一個奇人,住的是兇宅,還花錢給受傷的狐貍治病……”

這轎夫這么說起來,邊上三個同伴中頓時也有人出聲了。

“哦哦哦,就是‘狐貍拜先生’那件事吧?原來那先生姓計啊?”

“對對對,就是那件事,傳聞中那狐貍都快被地痞打死,快被狗咬死了,見計先生經過,拼命竄出來到路上跪拜求救,然后計先生就花錢從地痞閑漢手中買了狐貍,帶去救治了。”

“哎,我又想起來一事,傳聞尹文曲和計先生是好友,出仕之前關系極佳,也不知道真假……”

這些話聽得媒婆和兩個男子有些發愣。

“可若是如你們所言,這計先生得多少歲了啊?”

“是啊,所以這些事小人也拿不準嘛,哦對了,來的應該是計先生的兒子。”

“對對!應該是這樣沒錯了!”“我覺著也是,那大先生看著比我也大不了多少,可‘狐貍拜先生’的故事那會,我都還沒出聲呢。”

“哈哈哈哈……”

幾個轎夫都笑起來。

馬背上的人對別的話信得不多,但關系到尹兆先的事還是比較在意的,或許那剛剛那個叫計緣的人,其長輩真的和尹公是朋友呢。

這么想著短須男子和同伴都決定得好好打聽打聽這事,若是真的,也難怪那計先生敢說那樣的大話,雖然依舊夸張,但至少是真有一定底氣的,那馮家對孫家的這樁親事就更該重視了!

說親的隊伍遠去,那邊孫家院子里,計緣也終于應付完了一眾孫家老小,最終留在孫雅雅家準備一起吃晚飯的,也就孫福和他兩個哥哥,其他人則都已經回去了,連孫福另外兩個兒子也早就走了,讓沒來得及叫住他們的孫福暗暗懊悔。

晚飯是孫福親自張羅的,孫雅雅的爹娘只能在邊上打打下手,計緣就站在客堂門口看著廚房那邊,雖然看不清里頭忙活成什么樣,但雅雅他爹手忙腳亂的動靜,且頻頻受到孫福批評的樣子,讓計緣不由想著,孫記的鹵面很可能會失傳。

“先生,您看什么呢,過來入座了,菜很快會端上來的!”

孫雅雅在大廳里招呼一聲,里頭已經架好一張小圓桌,擺好了椅子等人入席了。

片刻之后,孫氏一家人圍坐在桌前,桌上有魚有肉有雞湯,更少不了孫氏的一大盆鹵面,以及羊雜,孫家人熱情地向坐在上首的計緣敬酒,而計緣也是來者不拒,敬幾杯喝幾杯,且始終面不改色。

敘舊的話題說得差不多了,最終還是拐到了孫雅雅的婚事上,孫福再敬了計緣一杯后,斟酌著道。

“計先生,雅雅能有今天,也是因為您教她寫字的緣故,如今她已經是婚嫁年紀,是該尋門好親事了,剛剛那馮家,您覺得不行?”

孫雅雅一聽這個就一陣煩躁。

“爺爺,那姓馮的當初在春惠府我見過,我不喜歡他!”

“婚嫁之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別胡鬧!”

孫父教訓了孫雅雅一句,后者憋著氣,直接離席回了自己房間。

計緣咽下口中的食物和酒水,放下筷子,很認真地看向孫福道。

“當年我在天牛坊外,曾說過,孫家有任何事,都可以來找我,那如今只是為了這婚事咯?”

計緣一臉笑意,視線掃過孫家所有人,孫福微微一愣,張了張嘴,口中一個“是”字卻咬著沒說出來。

“先生,您看!”

孫雅雅又回了客堂,手中展開了一副字帖,計緣轉頭望去眼前一亮,孫雅雅手中字帖是她的筆跡,但貼上之字靈動婉轉,仿佛一汪秀水,計緣視線掃去,簡直字字如波,可再細看,其中亦含冰棱!

“好字!”

“先生,孫家有事可以找您,但孫家其他人,代表不了雅雅!”

孫雅雅這句話說得鏗鏘有力,計緣展顏一笑,點頭道。

“有理!”


在搜索引擎輸入 爛柯棋緣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爛柯棋緣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