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爛柯棋緣

第455章 夫妻雙雙把家還

更新時間:2020-03-15  作者:真費事
孫雅雅揉了揉眼睛,確認自己沒有看錯,但其實她并不認識狐貍這種動物,因為以前別說是活的狐貍,就是市場上的皮草,也從未見過如此鮮亮的。

“先生,那邊有只紅色的……大狗啊?”

孫雅雅拉了拉計緣的一角,指向石桌旁的胡云,計緣聽到這個瞅了瞅胡云,發現后者果然連毛都豎起來了。

“我才不是狗!你見過這么漂亮的狗嗎?我是狐貍!是狐貍!是赤狐!”

胡云張牙舞爪般站起來,跳到孫雅雅跟前手舞足蹈的同她理論,他平生最討厭狗,其次是地痞混子和流氓。

這可把小女孩嚇壞了,直接縮到了計緣身后,抱著計緣大叫。

“先生先生!它會說話!它會說話!”

胡云一下捂住自己的嘴,小心的看向計緣,后者微微搖了搖頭,走回了院中。

孫雅雅緊張的跟著,眼神則始終注視著胡云。

“先生,這個……這個狐貍會說話,是不是妖怪啊?他會不會吃人啊……”

計緣直徑走到了院中的石桌旁,坐下后細細品讀尹青的書信內容,指了指桌上的紙張道。

“雅雅,練字。”

“可是,可是……”

孫雅雅可是了兩聲,眼神一直沒離開胡云,然后再看看計緣,發現先生并無什么特別的反應。

胡云走回了院中,兩只前爪叉著腰,指了指孫雅雅又指了指自己。

“你,能看到我?”

孫雅雅再次看了看計緣,發現計先生正在認真看信中后面幾張紙,并未留意這邊的樣子,再聯想這狐貍的話,心中忽然一動。

‘難道計先生看不到這狐貍,所以才不理會?’

雖然孫雅雅沒回答,但小女孩的眼神焦距在自己身上,使得胡云意識到自己問了句廢話,于是他又凝聚起妖力,施展自己的妖法。

這還不夠,胡云知道計先生說過那種關注力的問題的,所以晃動一下身形,跳到了院中那口被石板蓋住的井后面去,使得自己消失在孫雅雅眼中,然后再次躡手躡腳的從井后走出來。

果然,這會胡云看到孫雅雅依然在盯著井的位置,并沒有注意到他已經出來了,說明又看不到他了。

計緣掃了一眼胡云,赤狐的動作他也看在眼里,看看孫雅雅的反應,只能說小女孩自身的神識已經開始敏銳起來了。

小女孩見那只狐貍這么久沒出來,看了看計緣后繞過一邊棗樹的樹干,到了井那邊望了望,發現狐貍并不在那,四處張望了一下,也沒有發現。

“雅雅,練字。”

計緣又叫了一聲。

“哦……”

聽到先生第二次叫自己了,小女孩應了一聲,乖乖回到了桌邊,拿起筆開始練字,但總是會心不在焉的不時在院中四處張望。

酉時剛到,孫雅雅就和計先生道了別,離開居安小閣回家去了,等孫雅雅一走,胡云立刻又跳了出來。

“計先生,雅雅剛剛真的看到我了,雖然有我開口引起她注意的關系在里頭,但她的眼睛可靈了不少。”

“沒什么好大驚小怪的,年齡小的孩子尤其是幼齡孩子靈性足,能看到一些奇異之事的不少,雅雅靈性漸強,能看到你自然也不足為奇。”

說著計緣又補充一句。

“其實很多孩子小時候可能都見過一些特意的事情,但長大一些了都會保護性失憶。”

胡云心中記下,隨后跳到石凳上看著說上的信件。

“先生,尹青具體什么時候成婚啊,他成婚的時候,若您要過去,能帶我一起么?”

“不急不急,你都不用過去,他會帶著準新娘來一趟寧安縣的,親自上門請一些如叔舅之類關系親密的親戚,當然也會來一趟居安小閣。”

按照寧安縣這邊的風俗,訂婚之事可大可小,甚至于有些指腹為婚的只要一句口頭應諾,但成婚這種事情,必須要親自到親戚家邀請。

本來以尹兆先和尹青的情況,不論是身份地位還是公務上的繁忙,都可以省略這一步,但顯然因為一些原因,尹青希望帶著常平公主一起來邀請一番。

“是嗎是嗎,什么時候到?”

胡云一下激動起來,跟在京城那種束手束腳的地方比,寧安縣這種家里面可就自在多了,甚至都可以帶著尹青去牛奎山中玩。

如今就奎山中不論是一些個精怪還是豺狼虎豹等兇猛野獸,都不敢招惹胡云,不是胡云厲害到山中無敵,而是山中動物和精怪都怕陸山君,連帶著也怕上了經常和陸山君一起出現并且留有相似氣味的胡云了。

甚至這牛奎山多年來始終沒有山神,也和陸山君有極大關系,陸山君這個名字,當年他從一眾倀鬼中習得文字學識之后,自己起的時候就有“山中之君”的意思,某些冷僻的書上也以此指代山中獨尊的猛虎。

除非有必要,否則計緣一般是不會隨便去算朋友生活瑣事的,而這種情況顯然沒什么,于是掐指一算,便對著胡云笑道。

“他們的樓船已經在春沐江上了,估計沒幾天了,你可以準備準備,他成婚未必好去參加。”

“知道了,那我先回一趟牛奎山!”

胡云留下這句話,就跳下石凳,到了墻邊一躍而出,而等他走后,計緣則微微皺眉看著手中信件。

“看來青兒很相信這個未過門的妻子啊!”

能在信中直接說會帶著常平公主來居安小閣,以計緣對尹青的了解,就很有種夫妻之間沒秘密的意思在里頭了,否則尹青可能連這趟寧安縣之行都不會計劃。

沒錯,不是計緣自我感覺良好,他知道尹青這趟帶著常平公主回老家,與其說是照著鄉俗一一邀請親戚中的長輩,不如說是特地為了來請他計某人的。

春惠府中,尹青帶著常平公主游覽了當初上學的書院,也一起到了那一刻歪倒橫江的大柳樹旁,一些個侍從護衛則離得稍遠。

“官人,這就是你當年在此求學時,常常要來讀書的地方?”

“不錯,這便是對江朗誦之地,既是陶冶情操,也是念給江中魚蝦聽的。”

常平公主以手中團扇掩嘴笑了笑。

“對對對,還有官人和我說過的一樁趣事,說你在此讀書的時候,偶爾會有江中一條大魚和一只老龜過來,就在水中游曳徘徊不去。”

“對了官人,到底多大的魚,多大的老龜啊?”

尹青面對著常平公主嬉笑的樣子,很認真的雙手比劃了一下。

“比人都大,反正絕對比你想得要大。”

這會有兩個護衛從城中方向趕來,他們沒穿什么侍衛服飾,而是勁裝打扮,手中各自提著一壇酒。

“大人,買到了。”

“這是什么?酒?”

常平公主疑惑一句,尹青則提過其中一壇晃了晃,解釋道。

“這是春惠府名酒——千日春,而這兩小壇,對了,是二十年的吧?”

“回稟大人,兩壇都是二十年埋藏的千日春,我們看著園子鋪東家去倉中酒土處挖的。”

尹青點點頭。

“好,銀兩沒少人家吧?”

侍衛笑了笑。

“自然是沒少的,若非那掌柜開始執意不賣,我都不會出示宮廷采辦的御令。”

“下次買不到二十年的就算了,沒必要出示御令。”

尹青淡淡批評一句,侍衛趕緊抱拳稱“是”,他們主要是護衛常平公主的,但這尹大人的話也不敢不從。

“好了,這春惠府值得游覽的地方太多,改日我們在來好好玩玩,今日看了書院和江神祠,又到江邊一逛,已經差不多了,我們該登船出發了。”

“嗯,聽官人的!”

于是幾人轉身開始往碼頭方向走。

“嘩啦啦……”

橫江楊柳那邊,有水波攪動聲,常平公主下意識轉頭望去,隱約看到一條很大很大的魚在波紋中遠去。

沿著春沐江,拐道小順河,最終一艘樓船停在了老樺山腳的碼頭上,尹青和常平公主在船上等了一段時間,隨后一起上了下人準備好的馬車,沿著山道穿越老樺山。

穿過山路欣賞風景的時候,常平公主突然問道。

“官人,老樺山深處是不是真有個碧水潭,有在煮湯的時候骨頭都會化掉的小魚兒?”

“是啊,有呢……”

作為公主與準駙馬,哪怕再低調,該有的人手是省不了的,前后三輛馬車,隨行十幾個騎手,在春惠府那種繁華地方還不顯什么,但到了寧安縣這種“鄉下”,立刻就顯得鶴立雞群了。

車駕隨從一眾進縣的時候,不少百姓在邊上議論紛紛,都在猜測是什么大人物到了,而馬車就在這種備受矚目的情況下,一路前往了天牛坊方向,并且沒有差人去通知縣衙。


在搜索引擎輸入 爛柯棋緣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爛柯棋緣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